第二十七章 脚麻了,起不来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的办公室里,薄茜沙发上翻看今日的杂志,美腿优雅地翘着,目光移到精品的男人身上。

    他正在与陆子对接工作,两人无交流很认真,戚暖的那个信封摆在男人视线显眼的左手侧,还没拆封。

    薄茜放下杂志起身问:“应铖,过两天你有空吗?”

    韩应铖峰眉微沉,没抬头,陆子回的话:“薄小姐,韩总这一个星期的行程,都已经安排满了。”

    “哦。”薄茜美丽一笑,走到韩应铖办公的大班桌旁,美手轻轻覆上左侧上的戚暖的那个信封。

    薄薄的,仿若无物,薄茜还没拿起信封,手就被韩应铖一把结实攥住,他抬头,五官俊美锐气逼人:“我工作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我旁边打扰,这样会令我分心。”

    “你今日不是要给薄安祈福吗?去吧,你也只能是祈福了。”

    薄茜的手动也不动,她说:“我会请寺庙的和尚给韩爷爷念金刚经,让他身体早日康复。”

    “嗯,很有心。”韩应铖放开薄茜的手,低头,继续工作。

    陆子送薄茜离开韩应铖的办公室,在电梯里,薄茜看到自己娇贵的手,有很明显的红印,韩应铖刚才,很用力地攥她!

    工作结束。

    韩应铖拿起旁边戚暖给他的信封,修长的手将封口优雅拆开,将里面的两张薄纸,取出来,一张是30万的支票,另一张是寥寥几个感谢他的字。

    诚意不足,敷衍有余。

    韩应铖很喜欢戚暖的字,此刻,薄唇勾起冷笑,陆子在身旁看得心惊胆战,不知道戚暖做了什么坏事,这是一个绝对不善的笑!

    “你说,我是不是太宠她?她是第一个连感谢都对我没有诚意的女人。”韩应铖侧着俊颜问陆子,手上那张30万的支票,掉在地上,被他踩在脚下。

    他手里紧紧攥住戚暖写的那张纸条,气息由内而外地愠怒:【多谢韩少出手帮助,钱先还给你,不敢拖欠。】

    不敢!

    陆子不敢应声,韩少从不宠女人,戚暖算史无前例的第一个!

    早上还明朗的天气,下午就下起了大雨,台风来袭,如男人凝聚阴霾的面庞,写满风雨欲来!

    戚暖趁下午的时间,坐车回去一趟以前的戚家别墅。

    她知道乐祁泽一直是一个在工作上很勤奋努力的男人,他这个时候不会下班在家的,肯定还在集团。

    她想回去戚家,拿一些东西,他逼她签的那些合同,应该还锁在他卧室暗室的那个保险柜里,他的密码,她知道!

    小小的雨伞顶着狂风骤雨,欲歪欲斜,戚暖按下戚家别墅的门铃,她有以前的钥匙,但她知道门口的锁肯定已经换过。

    她的家,早已被人鸠占鹊巢,无家可归。

    ‘叮咚’,门铃响了好几声,才有人开门。

    戚暖想,应该是管家要不就是佣人开的门,她都能忽悠过去。

    正如乐祁泽知道她的所有事情一样,她同样知道他不少事,可以让别墅的下人相信她是乐祁泽新聘的女秘书,过来拿文件的。

    开门的人,却是韩城的第一美人,戚筱。

    戚暖拧眉,忘记这一茬,戚筱还真闲,这个时间还在家,一副刚刚睡醒的朦胧仙气范,贵妇一样的生活。

    “有事吗?”戚筱柔声开口问,手指,撩了撩漂亮的卷发。

    戚暖应对如流:“我来拿我妈妈的一些衣物,和以前放在她床头上的我跟她的合照。”

    戚筱看着门外的戚暖,她和她今天都穿着同样白色的裙子。

    她冷淡着仙气的脸蛋,不悦地问:“姐,你认为我会让你进去吗?”

    戚暖淡淡道:“这里,原本就是我家。现在,也是归乐祁泽所有,好像还轮不到你说话。我发现你,一直很喜欢抢属于我的东西。也对,你当我的替身那么多年,是有点心理不平衡的。”

    ‘砰’,别墅的门,被戚筱重重关上。

    她出来了,站在大雨滂沱的草地上,柔弱娇怜地淋着雨,眼睛泛水地看向戚暖:“我没带钥匙,你也开不了门,我们就这样耗着吧,等祁泽回来,看他让不让你进去。”

    真毒,戚暖看出戚筱的心思了。

    蓦地,戚筱‘扑通’一下,双膝跪在戚暖的面前,污脏的雨水,溅花她的白色裙子,也弄脏了戚暖的裙摆一角。

    戚暖撑着雨伞,看着跪在草地上的戚筱,凝眉摇头。

    戚筱仰起头,任由雨水洗涮她绝美的脸:“姐,你这次来,不止是要拿妈妈的衣服那么简单吧?你还要拿走你和妈妈的合照,你想将你的身份公诸于世吗?然后,将我这个冒牌货踢走。”

    “你有没有想过祁泽的处境?当初,他接管妈妈的公司,也是熬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才重振起来的。他有今日的成就不容易,我在韩城的名气可以帮他带动公司的股市。你一回来,就要逼他到困境吗?”

    戚暖低头看戚筱,雨好像下得更大了,俨然是一场风暴雨,戚筱那张脸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还是美得惊心动魄。

    她淡笑:“说来说去,你只不过是怕我抢走你戚家千金的身份。”

    戚筱没说话!

    乐祁泽的车,回来了,司机撑着黑色雨伞,替他开门下车。乐祁泽看到大雨倾盆下,戚筱正在跪着戚暖。

    他冷声一喝:“戚筱,雨伞呢?”

    “我在求戚暖!”戚筱听而不管,在盯着戚暖!

    “拿把雨伞过去撑着!”乐祁泽冷声吩咐司机,自己接过司机的雨伞,走向戚暖,每一步都践踏着警惕。

    “来做什么?”他问戚暖,语气还是温和的。

    “来拿我妈妈的衣服,和我跟她的合照。”戚暖说,看着司机匆匆忙忙地撑开雨伞,给跪着的戚筱遮着雨。

    乐祁泽闭了闭眼,缓冲着脾气:“我明天找人送给你。”

    戚暖垂眸,盯着自己被戚筱溅脏的裙子说:“我连自己的家都不能进吗?”

    “戚暖!”乐祁泽猛地一声,面上的温和已经消失不见,对戚暖很失望很失望:“你来做什么要拿什么,你我都不必要故弄玄虚!我不会让你进去的,你拿不走那些东西!”

    原来,彼此都在防着彼此。

    乐祁泽刻意提早离开公司回来,戚暖故意选他不在的时间过来,多么深爱过的人,才能如此了解彼此。

    戚暖抬头看乐祁泽,白净的脸儿有了湿意,浅浅淡淡的笑:“扶她进去喝姜汤吧,那么柔弱可怜,我看到都要为她心疼。”

    戚暖转身走了,雨伞挡住她落寞的倩影,乐祁泽多次忍不住想叫住她,想送她回去。可以戚暖的性格,他知道她不会接受。

    戚家别墅里。

    佣人给乐祁泽和戚筱递来了热毛巾,乐祁泽只是淋湿一下手臂,戚筱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很狼狈,可能要重感冒的。

    “祁泽,我是不是太冲动做坏了事?”戚筱气色羸弱地问。

    “你自己故意做的事,不要问我坏不坏!”乐祁泽扔掉热毛巾,转身,迈上楼,看也没看戚筱惨白的脸一眼!

    ***

    戚暖不知道,刚才那一幕都落在豪车上的男人眼里。

    她走了没多远,就走不动了,雨势越下越大,暴风刮疼她的脸,就像一直在打她的脸,告诉她现实有多残忍,她离开了五年,她爱过、信任过的男人,心里已经被另一个女人占据。

    没有人会一直长情地等另一个人,再爱也不会,轻而易举就被人乘虚而入。

    戚暖累了,在没有人的人行道上蹲下身,看着前方的一小滩积水发呆,她穿着平底鞋,两只脚都已经湿了,在大雨天气下,走路很不方便,不想走了。

    一辆黑色豪车停在戚暖不远的面前。

    韩应铖笔直修长的腿跨下车,陆子给他头上撑着雨伞。

    韩应铖慢条斯理走到戚暖面前,男士皮鞋踩在小摊的积水上,溅起动静:“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迷路迷到乐祁泽的家?”

    男人傲慢的声音掺着明显的怒意,戚暖蹲下的身子一颤,抬起头别过头顶的雨伞,看到韩应铖薄冷的一张俊颜,五官凛冽精致。

    气场比下着的暴雨,还要狂暴冷人!

    戚暖吓得一惊,知道他是来找她算账的,小手一松,雨伞没拿稳,掉地上了。

    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她脸上,发上,身上,迅速淋湿。

    韩应铖面庞一沉,有力的大手一把拿过陆子撑着的雨伞,上前一步给戚暖遮着了淋湿她的雨,不太温柔道:“起来!”

    “……脚麻了,起不来。”戚暖存心装死,就这么耍着赖蹲着不肯起身,被韩应铖发现她去找乐祁泽,她想都不敢想他要怎么报复她!

    韩应铖峰眉一挑,气到极致反而有些松软,他让陆子撑着雨伞,自己倾下高大的身,打横抱起低着头不敢看他的戚暖。

    这女人,欠男人收拾!

    戚暖轻呼一声,湿冷的一双小手挽上韩应铖的脖子,闻到他身上干爽矜贵的男士香水。

    比雨水泛着泥土味,好闻多。

    “做错了事,还敢向我撒娇的女人,你是第一个。”韩应铖这话,不知道是褒是贬,倒是抱着戚暖没让她淋到一滴雨抱上了他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