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万一薄安死在外面,她用不用陪葬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

    韩应铖找她整整一个月!

    他和薄斯言真是狼狈为奸的好哥们!

    她跑都跑了,竟然还要掘地三尺挖她出来!

    “原因是什么?就因为我看到薄斯言和他那个宝贝妹妹的那点脏事?”戚暖底气不足的。

    她知道豪门水深,就怕被人玩死了做了鬼都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特别是薄斯言和薄安这对兄妹的惊天丑闻,肯定要动用手脚摆平过去的。

    “薄安不见了。”乐祁泽看着戚暖说:“我带你逃出薄家后,薄安好像也偷偷跟着我们走了。当时,她已经和韩应铖订了婚是韩应铖的未婚妻。加上薄斯言的爱妹心切,她突然不见了,罪魁祸首只能是谁?”

    戚暖迎上乐祁泽的目光,心跳‘咯嗒’一下,瞬间明白!

    豢养在薄家的女孩,清冷脱俗,与她有一面之缘。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等下斯言问你的名字的时候,你最好一个字都不要说,否则你以后会很惨。】

    薄安。

    戚暖冷冷凝眉,她可能是最冤屈最无辜的一个女炮灰了!

    她本身,并不认识薄斯言,被他强行带走只因他想找个女人气他的宝贝妹妹薄安。

    她倒霉撞上枪口还倒霉发现兄妹俩的豪门艳事,才因此被薄斯言禁锢了3天。

    薄安不见了的事如果算在她头上,一个薄斯言已经够她受,韩应铖发现她的话,也是不敢想象后果。

    “小七,韩应铖碰过你吗?”乐祁泽突然问,长手抓住戚暖,扯她身上的衣服嫉妒地吻着她细腻的脖子:“昨晚碰过了?还是在更早之前他就碰过你?”

    啪!

    空旷的天台,巴掌声尤其响亮!

    乐祁泽微微侧着头,舌头在嘴里顶了顶被打的左脸,满目阴狠!

    戚暖看他,手指很用力地泛起浅浅的青白:“是不是觉得很挫败?你保护了那么久的女人,到头来还是便宜了其他男人。以前,有我妈妈在,你不敢也不能。”

    “现在,你什么都拥有了,唯独我不是你的。”

    对乐祁泽而言,戚暖一直是一株长在高枝上,不容被人折下亵玩的娇花,那么的身娇肉嫩,清纯又矜贵。

    他窥觊已久!“你最好从这一刻开始,好好想清楚你以后要跟的男人,是我,还是韩应铖。你妈妈在医院由你照顾,但我还是会一直让人看着。”

    “记住,我于你不是外人,你的事情我知道得一清二楚,随时,能弄出点风浪来!”

    说完,乐祁泽就走了。

    戚暖神色落寞地看向外面,不禁担心乐祁泽说的话,他要弄出点什么风浪来,她还真阻止不了他。

    以前,她签过的文件合同,都在乐祁泽手里,不知道哪些具有法律效力,哪些没有。

    特别他逼迫她签的卖身契,细细条条下流露骨,都是她要卖给乐祁泽个人拥有的。

    原以为她对韩应铖低头,就能甩掉乐祁泽,事情却有变……

    她如果早知道韩应铖和薄斯言认识,她压根不会选择接受韩应铖的帮助,她宁可和乐祁泽结婚!

    真要被这个男人玩死了!

    ***

    戚暖在医院呆了一整天,先帮戚母换过另一间病房,主要要避开和韩应铖的爷爷住在同一层,万一倒霉碰到,她也不好解释的。

    晚上时分。

    戚暖离开病房,在电梯里碰到同样要离开的韩娉婷!

    两人均是一愣,自从上次酒店之后,戚暖和韩娉婷没再见过。

    期间,韩娉婷去了巴黎看了一场时装秀,散心!

    “小七,你怎么在医院?”韩娉婷说着,眼睛飞快瞥过戚暖的细腰腹部:“身体不舒服?”

    “不是。”戚暖摇头,斟酌一下才说;“我有一个亲戚住院了,我过来探病。”

    韩娉婷点头,出于人情世故道:“她住在哪一层?我要不下去买个水果篮去探望一下?”

    戚暖连忙阻止,戚母以前在商业圈子里,颇有名堂;“不用不用,医生说,病人现在不方便太多人探望。”

    “哦。”韩娉婷看着戚暖想:可能是很严重的病。“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荣光医院有私人的附属餐厅,味道和出品,尚可。

    韩娉婷吃不惯,毕竟是韩应铖的侄女,出身好也是个嘴刁的小千金。

    她喝了一口咖啡便搁下,里面用的是奶精,不是外国新鲜的纯奶。

    “你上次喝醉住在酒店,还好吧?”韩娉婷搅着杯里的咖啡问。

    “还行。”戚暖垂眸,想到那一晚她和韩应铖的缠绵不休,脸儿就有些发热。

    她不想在韩娉婷面前多说,韩应铖可是娉婷的小叔叔啊!

    韩娉婷动作一顿,笑了笑地看戚暖:“那你和乐祁泽和好了吗?”

    “没有。”戚暖拧眉。

    “为什么?都这样了,你还要跟乐祁泽怄气?”韩娉婷不明白,想不透戚暖。

    那晚在酒店,是她亲自将戚暖的房间钥匙,交给乐祁泽的,她知道那一晚会发生什么事。孤男寡女的,女的还喝醉了酒,铁定会擦枪走火。

    所以第二天,她就坐飞机飞去巴黎,逃避着散心。

    戚暖没解释,不想提乐祁泽了。

    “小七,你还爱着乐祁泽吧?不然,你也不会生下他的孩子。”韩娉婷见戚暖倔强得不肯说话,想到她住院的亲戚,便问:“你亲戚的病,是不是很严重?荣光医院的费用,比其他的医院贵很多,你亲戚的家境怎么样?你……”

    蓦地,戚暖抬眸,迅速打断韩娉婷没问完的话:“我问韩应铖借了30万。”

    “小叔叔?”韩娉婷明显措手不及:“你为什么不问乐祁泽要?小七,你傻啊!”

    戚暖就知道她会这样说,淡眸看着旁边桌的情侣:“乐祁泽身边已经有了戚筱。”

    说到戚筱,韩娉婷就气愤,这五年,乐祁泽多次带着戚筱出席宴会,戚筱的仙气容颜,惊艳整个韩城,抢尽风头。

    男人艳羡乐祁泽,女人嫉妒戚筱。

    渐渐,戚筱就被捧为韩城第一美人,比女明星还要万人迷。

    韩娉婷知道戚暖目前的处境,很不好,乐祁泽被个妖女给迷住,就算抢,也不是件容易事。

    “就算这样,戚筱也比不过你,你还有两个孩子是乐祁泽的呢!”韩娉婷从自己的名牌包包里,找出支票纸,填上30万的金额,以及盖上章,递给戚暖:“钱你拿着,尽快还给我小叔叔。”

    “你不懂行情,我小叔叔在韩城翻手覆云的。他的钱一天能翻你个10倍!他可能看在你和我认识的份上,才会借钱给你。一般人,提都不敢提的。”

    戚暖看着那张支票,问韩娉婷:“我能拿你的钱吗?”

    “你先拿着,就当欠我,慢慢还。”30万不过是韩娉婷一套礼服的钱,她不在乎的,她在乎的是:“或者,你叫乐祁泽还给我也行。”

    “谢谢你,娉婷。”戚暖权当没听到最后一句,接过韩娉婷的支票,这是她目前想要的!

    谁的钱,怎么还给韩应铖都不对。但韩娉婷的不一样,她是韩应铖的侄女,用娉婷的钱还,韩应铖应该不会说什么的。

    还了钱,就差他的人情没还,她得要在薄斯言回国前,甩掉韩应铖!

    ***

    次日。

    戚暖和信宏的老总以及几个高层,去韩氏集团,商谈合作的细节。大总裁韩应铖临时有私事不在会议上,韩氏的高层,不敢擅自取决方案,商谈进行到最后也没有结果。

    中午时分,散会。

    戚暖没有跟老总以及高层回去公司,说下午外面还有客户要应酬,就先不回了。

    目送老总的商务车离开,戚暖在韩氏大厦前等了许久,终于看到韩应铖的专驾豪车,回来了,开进集团的地下停车场。

    戚暖到附近的便利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慢慢喝完滋润了喉咙,才返回到韩氏集团,坐电梯上去大总裁的办公室。

    将支票里的30万,还给他!

    ‘叮’,电梯到了。

    戚暖定定神,白皙的手拿着用信封装着的支票,走出电梯,恰好,薄茜也在这里,正在和韩应铖的助理,陆子说话。

    她的视线转来,笑吟吟的:“戚小姐,这么巧,找应铖吗?”

    戚暖也浅浅淡淡地笑回去:“不是,找陆助理就行。”

    陆子满脸奇怪。

    “替我交给韩总。”戚暖将支票的信封,交给韩应铖的助理,陆子。

    “什么东西啊?情信?”薄茜玩笑一般地问戚暖,打量的同时,也在分析戚暖这个女人,正是应铖喜欢的清纯类型。

    “我们公司和韩氏有项目的合作,只是一些肺腑之言,老总让我交的。”戚暖说谎说得挺自然,她听得出,薄茜可不是在和她开玩笑那么简单。

    女人的直觉,在某方面异常敏锐,特别是聪明的女人。

    助理陆子接过信封:“好的,我会交给韩总。”

    “那我就先走了。”戚暖一直盯着韩应铖办公室的门,就怕他突然开门出来,给了支票,她就走了。

    进去电梯,戚暖连按关门的键钮,匆匆扫过薄茜婀娜的背影。

    韩应铖以前的未婚妻,是薄安,如今的女朋友,是薄茜。也就说,薄安不见了后,一直到现在,也没找到!

    呵!

    万一薄安死在外面,她用不用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