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韩应铖在韩城翻天覆地地找了你整整一个月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吃完了饭,戚暖还是借住在上次住的那间客房,依然稳妥地锁上房门,脱衣服洗澡的时候,也没忘记锁好浴室的门。

    韩应铖有所有门的钥匙,可以来去自如,她担心他突然闯进来,锁着等于给自己一个拖延穿衣服的时间。

    韩应铖这个男人,是个双面派,绅士的时候很绅士,流氓的时候很流氓,她不敢掉以轻心。

    戚暖洗了一个战斗澡,不敢再像上次那样闲闲慢慢了,她穿上浴袍,将腰带系好打结,乌发还是湿漉漉地就出去了。

    却见,韩应铖穿着黑色睡袍靠在她的床头,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拿着她脱下来的项链戒指在端详。

    目光转来,深深沉沉!

    戚暖心口一紧,吓得不轻!

    她以为韩应铖会和上次一样,拿了衣服给她便就会无声离开。

    哪知道洗完澡出来,他就在她床上!

    “我不是让你一直戴着的吗?为什么要脱下来?”韩应铖拿着他那枚戒指,问戚暖,俊颜有淡淡的愠色。

    “我洗澡的时候,不习惯戴着。”戚暖垂眸,这谎说得倒是挺顺溜。

    她原本打算,拿这当借口,就当她洗澡时脱下了忘记戴上,顺势就落在韩应铖家里,还给他。

    她想,以韩应铖的骄傲,送出手一次的东西,不会再纠缠着送她第二次的。

    哎,人算不如天算。

    想将戒指返还给他,还得顾及他的颜面,这个男人实在出身太显赫矜贵,她不敢做挫他锐气的那个人!

    韩应铖从床上起身,走向戚暖,修长的手指,捏起戚暖尖细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红润的脸儿:“一直以来都是女人倒贴倒追我,你是我第一个主动示好的女人。你这样子的表现对我来说还是挺有意思的。”

    戚暖觉得韩应铖这话,有很深的歧意,就是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歧。

    诚然的,以韩应铖的身份和他的一张脸,无可厚非绝对是韩城每个女性心目中的顶级男神,被女人追捧宠坏也是应该的。

    她不是这些个女人,所以对他来说才新鲜有意思?

    抑或,他的这个有意思,不是褒义词?而是警告她他的底线……

    韩应铖将圈着戒指的项链,重新戴上戚暖纤细的颈上。

    韩应铖很高大,整整一米八五,身形也矫健有力,戚暖比他矮不止一个头,他居高临下地可以若隐若现地看到戚暖在松垮的浴袍里,胸部丰满的曲线。

    他知道这件单薄的白色浴袍,包裹着戚暖一丝不缕的腴嫩身子,他只需要轻轻解开她腰带的结子,她便就衣衫尽褪,全倮在他面前。

    韩应铖喉结咽动,粗粝的手指滑过戚暖脖子上细嫩的肌肤,她的轻颤惹得他的身体很有感觉,清晰记得,那一晚她在他身下也是不停轻颤,白皙身子染上情欲的绯色。

    “你很敏感,接触的男人不多?”戴好项链,韩应铖俯下身,薄唇的热气弥漫在戚暖的肌肤上,邪肆。

    带有属于成熟的男人的男性荷尔蒙。

    戚暖不想颤的,可韩应铖离她太近,近得能清楚闻到他和她身上相同的沐浴乳味道,连带他炙热的气息都要侵入她肌肤一样,男人的手指滑过她脖子,无法抑制。

    生涩的身子包括她,都对男人经验不足。

    戚暖侧开红着的脸儿,看到床尾上摆着一套新的衣裙,知道是韩应铖拿来的,便转开话题:“你拿衣服给我的?”

    “衣服是其次,我想要你一个晚安吻,可愿意给我,嗯?”韩应铖矜贵地调笑,语气轻薄。

    一个刚刚借了30万给她,还给了她一个大单子,以及因他的关系老总和客户都对她待遇极好的男人,一个晚安吻,吻还是不吻?

    戚暖不装纯情,踮起自己的脚尖,吻上韩应铖,吻的是韩应铖嘴角的旁边,轻声说:“晚安。”

    韩应铖俊颜魅惑,声音是那种很低沉很低沉的喑哑。

    “晚安。”

    ***

    早上,8点。

    张姨已经在别墅了,戚暖在房间里洗漱好换上衣服,发现,韩应铖对女性的衣着品味,竟然偏好清纯一类。

    他给她的是一条白色连衣裙,很仙气的那种,牌子还是她以前一直穿的,每样款色只有一件,绝不重样,价格不菲的名牌。

    这种裙子只适合家里有私家车接送的千金名媛穿,像她这样要去坐公交车挤地铁的,一准一个脏。

    戚暖下楼的时候,张姨正在厨房做早餐,显然张姨没想到男主人家还有一位女客人在,很明显地一滞,接着微微向戚暖点一点身:“小姐早,请问早餐想吃什么?”

    “吃韩少喜欢吃的就行。”戚暖浅浅淡淡地笑,也不尴尬。

    她不挑嘴,楼上的男人则不一样,其实有很大的少爷脾气。

    早餐将近做好时,戚暖想想,帮忙摆碗筷,她绝不上楼叫韩应铖起床的,吓都要被吓死!

    还好,韩应铖今天算起得早,不是没听懂昨晚戚暖婉转抱怨他起床气大。他沿着楼梯往下注视,戚暖正在布置餐桌,两人份的碗筷,她摆得仔细精致,就像别墅的女主人一样。

    戚暖觉得有人在看她,烟眉一动抬眸,不其然对上二楼男人的视线!

    一愣:这么早?

    韩应铖勾唇,目光光华流转,戚暖今天,特别漂亮。

    ***

    戚暖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时候,已经上午10点。

    邹舟和七夕七年都去上班上学了,她一个人在家,拿出韩应铖给她的30万支票看了半天,回神后拿起客厅的座机,打电话给邹舟请假!

    荣光医院。

    戚暖来到戚母的病房,乐祁泽也在,颀长翩翩的身倚在病床旁,一丝不苟的笔挺西装,斯文的手环着,审视地看她:“我猜到你今天一定会过来,钱有了?”

    戚暖边关上病房的门,边声音淡淡道:“从今天开始,妈妈由我来照顾,你和戚筱不用再插手,毕竟,你们只是外人。”

    “我是外人?”乐祁泽冷笑出声,带刺的。

    这个钟点,护工会帮戚母进行一些物理治疗,开门进去,却见里面的一对男女,气氛不妙:“乐先生,今天病人的按摩,还需要做吗?”

    “做!”乐祁泽走近戚暖与她擦身而过的时候说:“你跟我出来。”

    戚暖看了一眼有护工在照顾妈妈,转身,跟乐祁泽出去,与他一起进了电梯,到达医院最高层。

    阳光明媚的天台,只有他们。

    春日的暖光融化不了乐祁泽俊脸上的阴冷:“谁给你的钱?韩应铖吗?昨晚他带走的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你,我没有认错人。一晚,五十万,你还挺会找卖家!”

    那么乖的女孩儿,叫他小祁哥。

    清纯神秘地躲在窗帘后,偷看他,不可窥觊。

    戚暖浅浅垂眸,漂亮绵长的睫毛,狠狠在颤,到嘴的解释,变了味:“乐先生,请注意你的语气。怎么卖,我的事,与你无关。”

    乐祁泽很不喜欢这样的小七:“戚暖,你有必要为了报复我而惹上韩应铖吗?他能给你的钱,我一样给得起你!你明明知道,只要你开口认错,回到我身边,我会像以前一样宠爱你。”

    宠爱?

    【小七,字签在这,签下这些文件,你还是我最爱的女孩。】

    戚暖明明站在阳光底下,单薄的身子却由内而外地发冷:“逼我的人是你,背叛我的人也是你,你跟我说爱?不要侮辱了这个字,以前喜欢你,是我看得起你。现在我看不上你,谁让韩应铖比你显赫呢?”

    乐祁泽单手插着西装裤,斯文清冷,面上表情淡的薄情:“你是否认为有韩应铖当你的靠山就万无一失了?看来你还不知道,韩应铖和薄斯言,是从小就认识的哥们。关系,无人能及。”

    戚暖身子一僵,不敢置信地凝眉!

    乐祁泽继续说出利害:“薄斯言是韩应铖未来的小舅子。如果,韩应铖知道你就是当时那个,被薄斯言关着的女孩,你猜他会如何报复你?”

    “薄斯言现在在哪?”韩应铖,薄茜,薄斯言,戚暖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样的关系。

    戚家以前,素来低调不惹事,一直都很大气。戚暖虽然也是矜贵圈子里的千金,但戚母很疼爱女儿,不让她接触这个水深的圈子,将她妥善地保护。

    所以,那时戚暖根本不知道薄斯言是韩城里不能招惹的人物,更不知道,韩应铖和薄斯言,认识!

    乐祁泽摇头:“他目前不在国内,所幸你才因此躲过一劫,可他迟早会回国的。你在韩应铖身边,他很快就会发现你。”

    戚暖烟眉浅愁,那次,是乐祁泽冒险潜进薄家,带她逃跑的。之后,妈妈将她送出国外,匿藏了一个月,又因挂念她接她回国。

    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在那个时候,妈妈收养了戚筱做她的替身,想必,薄家的势力太大,戚家还不够浑厚的底气对抗!

    “他还会记得我吗?”戚暖怕极了薄斯言这个男人!

    “你知道你出了国之后,韩应铖在韩城翻天覆地地找了你整整一个月吗?”乐祁泽点出重点:“薄斯言不放过你,韩应铖也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