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只想榨干你的身体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用指尖轻抚唇瓣,红肿酥麻,还附上男人愠怒而狂野的气息。

    她想,韩应铖如果知道七夕七年是他的私生子女,以他的只手遮天,必定会先狠狠报复她,然后强势掠夺一双儿女,不可能是刚才那种暧昧不清的态度。

    显然,是她心虚想多了,自己吓自己而已。

    看着时间,戚暖到玄关边上,按印象,取出她上次穿的那双男士拖鞋,白净的脚儿套上去,还是松垮垮的大。

    她尝试找过一下两旁的木质鞋柜,硬是找不出一双女式拖鞋,都是男士穿的,而且给客人备用的也不多。

    戚暖有些无语,韩应铖不是单身贵族,有女朋友的男人,薄茜竟然不添置一双?

    两人在私底下,难道各过各的?

    戚暖耸耸肩,关上鞋柜进厨房做饭,韩应铖和薄茜的事与她无关,他们一个韩城第一贵少,一个名门显赫千金,金光璀璨,里里外外都是天作之合的一对。

    她纯粹站在路人的角度去看一则真实版的豪门公子与千金相敬如冰的交往。

    做好了饭,四个菜,有荤有素,搭配用心。

    戚暖还特地给韩应铖做了解酒的汤,他喝了不少酒,尽管没有醉,但解解酒气有利于她等下开口问他借钱。

    有求于人,态度就要摆正,戚暖毫不掩饰自己此时此刻是想讨好韩应铖的,绞尽脑汁的那种。

    端着一碗解酒汤上楼,戚暖这顿饭做得慢用时长,有了上次的经验,她知道韩应铖洗个澡需要很久的时间,避免饭菜放凉影响可口的口感,她算着时间做的。

    ‘叩叩’,戚暖敲了敲韩应铖卧室的门。

    没人应,他应该还在浴室洗澡。

    戚暖转动门把,开门进去,基调黑色的卧室,总给人一种气场很压人的感觉,只因为这卧室的主人是韩应铖!

    她将解救汤搁茶几上,看到乱丢一地的男人衣服,想了想,弯下身逐一捡起:领带,衬衫,长裤……

    仿佛在触碰韩应铖的男性身体,戚暖粉润的指尖,微微发颤,热热的,好似还残留着他高得吓人的体温。

    韩应铖洗完澡出来,便看到戚暖在床边叠弄他的衣服,黑色的地毯,黑色的大床,视觉沉寂单一,戚暖柔软地嵌在其中,肌肤白嫩得不像话,如玉一样。

    介乎于清纯与媚色,简单的几个叠衣服动作,轻而易举撩起男人的欲念。

    戚暖转眸看韩应铖,有些被他凶猛不善的视线,吓着。

    是否,不喜欢她擅自碰他的衣服?

    戚暖强装淡定道:“我给你煮了解酒的汤,你先喝吧。衣服……我看到丢在地上就顺便帮你叠好了。”

    韩应铖性感的薄唇,撩起一个笑:“嗯,很乖,你想要什么奖励?”

    戚暖看他,直说:“我还差26万。”

    “戚暖,我发现你还挺狡猾的。”韩应铖坐下茶几前的真皮沙发,拿起温度适中的解酒汤,戚暖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喝,挺拔的身材只穿着一件睡袍,依然很赏心悦目。

    他的五官精致俊美,气质矜贵:“讨好我,嗯?为我煮汤,做饭,还帮我叠衣服,然之后呢?还想怎么更进一步对我示好?”

    戚暖掰着自己白净的手指头,这种可爱的纠结看在韩应铖眼里,有一吻芳泽的冲动。

    她自觉远离他的床,坐下沙发的另一侧,看他:“你帮了我,我自然会对你好,我又不是冷血的人。”

    言下之意,他不借钱给她,他就是个冷血的人?

    韩应铖薄笑,将一碗解酒汤喝完,舌舔过嘴角盯着戚暖的红唇,说道:“我喜欢甜一点的味道。”

    戚暖点头,唇像有感应一样,酥麻,很清楚韩应铖的视线在看她哪里:“好,我下次会放糖。”

    这话,取悦到了韩应铖,他起身,修长的腿走向书桌前,拉开一个抽屉,优雅的手指夹着一张薄薄的纸,叫戚暖过来:“给你。”

    戚暖接过韩应铖的支票,上面,30万的金额。

    她抬眸看韩应铖,支票他早就写好了放在抽屉里,就等着她向他开这个口。

    这男人很乐意看她纠结为难,然后顺便将她征服一把!

    戏谑一样的调戏心态!

    戚暖忍着,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她揣着韩应铖的钱被他戏弄一下也无妨,毕竟,这是妈妈的医药费,救命钱!

    她真心感激他的:“多谢韩少拔手相助。我们写张欠条吧,以后我赚够钱,肯定会将30万还你。”

    韩应铖的钱,她不敢欠着不还。

    敢借是一回事,一直欠着又是另一回事,她节衣缩食都得还上他!

    韩应铖好看的手把玩着一只钢笔,戚暖什么心思什么想法,他看透在眼里、心里。

    他将钢笔递给她,凉凉道:“那我用不用算你利息?”

    戚暖一愣,手指接过钢笔,30万她至少要还韩应铖几年的,算上利息利滚利再加上几年的周期,她岂不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做他奴隶?

    “韩少是想要做资本家,榨干劳动人民的血吗?”她怕韩应铖比放高利贷的利息还要黑心!

    “嗯。”韩应铖意味不明的一声,性感的嗓音,暧昧:“我只想榨干你的身体。”

    ……戚暖的俏脸生生一红,自知自己又被韩应铖调戏,她索性不说话,半俯下身子,就着书桌上写欠条。

    韩应铖站着的角度视野极好,戚暖穿的t恤衣领口子很宽,随着她俯下的动作,能看到她精致的锁骨,以及更深一点的白软嫩肉。

    韩应铖目光一动不动,非君子不会非礼勿视,胸膛的肌肉绷紧。

    “写好了,你过目一下。”戚暖白净的十只纤指,将欠条递给韩应铖,素颜的脸儿在窗外皎洁的月色下,晶莹剔透。

    韩应铖眉峰挑动,拿过欠条看,戚暖的字意外地端庄大气,和她幼齿的长相截然不同。

    是他喜欢的字迹类型。

    让她欠着他也好,不过:“你要记住,他日,就算你还清我30万,也不代表你戚暖还清我韩应铖的人情。”

    韩应铖的人情,价值连城!

    戚暖涉足人情社会有五年了,她明白像韩应铖这样的大人物,他的一个人情压下来,分量有多大多重,并非简简单单就能两清的。

    她能说,韩少行行好心,他借钱给她她很感激不尽,能否有点同情心收回他这个可以压死人的人情?

    “记住了吗,嗯?”韩应铖矜贵显赫,没有同情心。

    “……记住了。”戚暖无力得胃疼。

    “很乖。”韩应铖牵起戚暖的小手,清楚地攥住在自己的掌心里:“走了,去吃饭,我很饿。”

    餐桌上,饭菜可口。

    韩应铖胃口很刁,方才俱乐部的厨师出品,并不合他胃口。张姨也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煮饭阿姨,手艺不比星级厨师差,并不是随随便便乱选的。

    可能是私有偏心,韩应铖觉得戚暖做的菜也蛮符合他胃口,心情不错地对戚暖说:“今晚你住下来,明天早上我开车送你回去。”

    戚暖点头,又摇头:“不用送了,明天早上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我看过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也不是很远。”

    韩应铖似笑非笑:“拿了钱就想甩我?”

    戚暖哪敢,老实道:“我那天敲门叫醒你的时候,你好像睡眠不足,我想你应该不习惯这么早起吧?所以我就想,不要麻烦你送了。”

    戚暖在心里踌躇过一番,净挑好听的说。

    那天早上,韩应铖何止是睡眠不足,完完全全就是少爷的起床脾气,她要不是已经敲了门吵醒他,不得不问他门口密码锁的密码,她都后悔得想要哄他睡回去了。

    那张阴阴郁郁的俊颜,很吓人!

    “我确实不习惯早起,太早起来我会一整天心情不好。明天你起晚一点,等张姨过来做好早餐吃完再走。”韩应铖叮嘱好戚暖,免得她再犯错。

    “我想早点回去陪我两个孩子。”戚暖说,归心似箭。

    韩应铖皱眉,心里头颇不滋味,甚至,火苗撩起了生气,陪他不是陪?

    陪乐祁泽的孩子!

    “你两个孩子多大了?”韩应铖薄冷着脸问。

    戚暖很警惕,不懂韩应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除了乐祁泽,韩应铖从没有问过她家里的私事。

    她紧张地说:“4岁。不过我算的是虚岁,以前我在南城工作,那边的人都习惯算虚岁。”

    虚岁算半年,几个月,一年?

    就是说戚暖的一对儿女还不够满4岁,韩应铖的理解。

    他淡淡说:“他们不是还有你的朋友在看着吗?没有必要担心,这个年龄就该要开始培养他们的独立,怎么能时时刻刻粘着你。”

    ……她是孩子的妈,孩子黏她还不应该了?戚暖觉得韩应铖,对孩子真不是一般的冷血!

    但这些话,戚暖都不敢说,她不跟韩应铖争了,晚点回去就晚点回去吧,就怕他还要再问七夕七年的事情。

    她不能告诉他太多!

    这个男人不是一个善类,她不敢想象被他发现真相的后果,唯一庆幸的就是,他显然对孩子没有任何经验,戚年长得有五分像他的,他并没有看出来。

    孩子,可能是韩应铖这个男人唯一的盲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