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会教着你一点点学坏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薄茜跟着韩应铖去了他的别墅,张姨已经下班了。

    她边打开别墅里的所有灯光,边看韩应铖走向沙发将脱掉的西装外套搭在上面,闲适地坐着,手肘搁着沙发的扶手,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下下轻敲。

    薄茜走近他问:“应铖,你觉得戚小姐怎么样?”

    韩应铖没说话,手指轻敲的时候脑里想的是戚暖异常白嫩的脸儿,唇瓣映得相当红润,吃西餐时看她舌尖舔过唇边,他只觉得嘴里的肉味都没了。

    薄茜继续将话说下去:“她的两个孩子长得很可爱,在幼儿园部非常受欢迎,而且还很聪明,资质比同龄的孩子优秀很多。听说,她家里的环境好像是无父无母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吧……”

    韩应铖出声打断道:“说重点。”

    薄茜俯下身,从沙发后面抱住韩应铖的脖子,颈交低语:“我觉得她很适合帮我们代孕一个孩子。”

    知根知底的,薄茜看中了戚暖的一对龙凤胎的基因,还不必担心戚暖会对她构成威胁。

    一个被男人抛弃过还生了两个私生子的女人,就算入了应铖的眼,也上不了台面,不过如此而已,以后多用点钱稍稍打发走就行了。

    韩应铖手指一顿,转眸,高深莫测地看薄茜……

    ***

    晚上。

    邹舟打包了很多宵夜回来,都是七夕七年爱吃的,每次拿了工资,或者奖金分红,邹舟都会给龙凤胎买好吃好喝的,真心疼戚暖的一对儿女。

    戚暖没吃宵夜,在看财经新闻,哪支股票涨哪支股票跌,物价如何如何的,掉钱眼里了。

    剩两天时间,还差26万,她不知道韩应铖会不会再帮她,再不行,她就开口问他要吧。

    既然已经和他达成共识,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也不用顾及尊严了,她需要钱,很迫切地需要钱!

    “不吃宵夜?”邹舟坐下戚暖身边,转了个台,财经有什么好看的!

    戚暖摇头,低头看自己的手机,没有韩应铖的电话。

    她狠纠结!

    “等男人电话?”邹舟凑近她挤眉问。

    戚暖才23岁,正值女人青春年华,有那么一两个异性相吸性格投缘的男性朋友,也属正常事。

    除了韩应铖,邹舟很支持并且鼓励戚暖跟任何一个男人交往!

    可惜邹舟不知道,除了韩应铖,戚暖不能跟任何一个男人有交往,一旦被韩应铖发现,她会非常非常凄惨!

    ***

    第二天,信宏的上午。

    戚暖之前被两个客户放鸽子,今日他们竟然主动联系了她,分别约了两个不同的时间见面,两个单子的合同,很快就签下了,连一点细节也不挑剔,爽快得不能更爽快!

    “刘总,合作愉快。”戚暖与客户刘总虚握手。

    刘总半弯着身,竟然有一种比戚暖还要矮一头的感觉:“戚小姐,上次的事我很抱歉,公司临时有事要开紧急会议,那女秘书是新来的,不懂事,我已经将她辞退了,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戚暖不敢当,谁也没有比谁高尚。

    她如今攀上韩城第一贵少,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小人得志罢了,还害人家女秘书丢了工作。

    一天下来,签了两个合同,也就到下班时间了。

    戚暖直接去幼儿园接七夕七年放学,顺便去超市买菜,回家做火锅给他们吃。

    邹舟回来得晚,她给邹舟留好了汤底,回来热热就能吃。

    一直到晚上10点,哄完七夕七年上床睡觉,戚暖也没接到韩应铖的电话。

    她走出阳台,看着朦胧夜色下的灯火繁华,轻轻一叹:韩应铖不找她,只能她主动找韩应铖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明天是最后一天,她也顶多只能拖到明天,人的逃避心理很复杂,不到最后一刻逼急了不会豁出去,这个口始终要开的。

    拖得一时是一时而已。

    乱七八糟地想着,戚暖的手机响了。

    她瞬间回神,进客厅,拿起自己的手机看:韩应铖!

    深呼吸,戚暖稳了稳自己的心跳,接起韩应铖的电话:“韩少。”

    男人的声音磁性质感:“我在韩城金泉的俱乐部,你现在过来。”

    “好。”戚暖应下看向墙上的挂钟,再晚她都必须过去!

    挂了电话,她进房间换衣服,选择穿紧身的牛仔裤,俱乐部的场合她以前跟着客户去过一次,不适宜穿清凉的薄衫,免得被人误会。

    戚暖换好衣服,邹舟就回来了,刚好,她不放心留七夕七年在家,邹舟回来可以在她家睡一晚帮忙照看。

    “去哪?”邹舟脱掉两只高跟鞋问。

    “……见一个高中同学。”戚暖不敢说她要去见韩应铖,而且,还要问借钱。

    “你这么多高中同学啊?”邹舟叫住已经出门去的戚暖。

    走远了。

    ***

    40分钟。

    计程车停在金泉的俱乐部,戚暖付钱下车。

    高级俱乐部一晚消费奇高,私人名字制度的俱乐部更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戚暖两边都不符合标准,衣着也不是名牌,被俱乐部的人拦在门外,倒也没有为难她,只是客气询问她,是否来错地方。

    附近有一个叫金泉的,夜总会。

    戚暖勾唇,说她是来找人的,报出韩应铖的名字。

    俱乐部的人露出一脸明显不相信的表情,不过没有直接戳破,毕竟,每晚都有不少的拜金女自称认识韩少,想冒充进去,搭讪。

    还是那套官方说词,拒绝:“小姐,我真的不能让你进去,韩少今晚不在这里,你请回吧。”

    戚暖没办法,只好拨打韩应铖的手机,他那边很快就接听了,她语气有些冲:“外面的人说你不在这里。”

    这下,俱乐部的人更肯定戚暖又是一个冒充的拜金女,韩少的私人手机号不是随便公开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何况,这样的语气!

    “好。”戚暖缓了语气,挂了电话,在等。

    俱乐部的人看她能等出个什么。

    可能是太无力了,戚暖转身看向马路,已经很晚,连来回的车辆都很少,只有捡垃圾的流浪汉。

    她和捡垃圾的也差不多,也需要靠人施舍……戚暖淡淡自嘲。

    韩应铖信步出来,身后跟着俱乐部的经理不停向他赔罪道谢。那拦着不让戚暖进去的人,早就吓得不敢吱声。

    戚暖背对着俱乐部门口,没看到韩应铖,周围任何一个景致都能占据她的目光,眼也不带转一下看他的。

    韩应铖俊颜不善,修长有力的手,拎着俱乐部经理的衣领,狠狠往前一甩——不长的台阶,那经理几乎是跪趴在戚暖的脚边!

    戚暖被吓得终于回过神,目光转向面庞薄冷的韩应铖。

    他走向她,长指牵起她的小手,肌肤摩挲,微凉:“等了很久?”

    戚暖摇头,有些害怕:“不是很久。”

    韩应铖颔首:“走了。”

    俱乐部的人看着韩应铖牵着戚暖的手进去,不禁擦了擦冷汗,这回得罪错了人!

    ***

    包厢里。

    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调笑声不断,奢侈纨绔,戚暖只认得几个男的熟面孔,其余的女性,都已经换人了。

    又是新宠女伴。

    “小暖。”周景时摸着牌对戚暖打招呼,三缺一,就等韩应铖回来,刚刚亲自出去接人了。

    韩应铖对戚暖说:“你来替我打,我有些累了。”

    戚暖看了一眼玉一样的麻将,她不行:“我不会打牌,会输你钱的。”

    韩应铖一笑,薄唇闲凉:“赢的钱归你,输的算我。”

    戚暖想到他们这群有钱公子玩的筹码,10万起步的,她目前还差26万,手气好的话,一个小时就能赢回来!

    “规则告诉我!”

    戚暖坐下韩应铖的位置,韩应铖站到她后面,高大的身形微微向前倾,一手撑在牌桌上,一手捏着不同的牌教戚暖。

    男人的气味迷人,声线希贵慵懒,床上呢喃一般。

    戚暖听得微微脸红,努力记住韩应铖说的话,他离她很近,她抬起眼就看到他雪白衣领下的锁骨,他今晚没打领带,衣扣解开两三颗,邪绔不羁。

    “懂了吗,嗯?”韩应铖问她。

    戚暖点点头,算懂吧。

    摸索十几分钟的新手开打,戚暖出牌很慢,总要想规则,放了很多炮,不知不觉玩了一个小时,26万没赢到,反而输了韩应铖几十万筹码……

    戚暖拧拧眉,白皙的手里拿着一张一条,犹豫要打出去,韩应铖靠近她身后,大手覆上她的小手,唇上气息贴她很近:“不要打这个。打这个。”

    结果这一局,就赢了,但还是在输钱。

    周景时赢的钱最多,调笑道:“小暖啊,告诉哥哥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下次我们再和韩少打牌,肯定会叫上你一份。”

    韩应铖低笑一声,耀眼的男性魅力吸引旁人的女伴倾慕。

    戚暖将牌推了,烟眉清冷:“中场休息!”

    周景时以及其他人,均是一愣,竟然妥协:“也好。”

    戚暖离开座,真的不敢再打了,韩应铖的钱输得她怕:“还是你来打吧,我赢不了他们。”

    韩应铖带戚暖去安静的一侧,坐下,问她:“好玩吗?”

    戚暖点头,好玩是好玩的:“我第一次赌钱,我还以为他们会放水的。”

    以前妈妈在的时候她不觉得钱有多重要,现在不一样了,钱对她来说很重要!

    第一次?韩应铖挑眉,手指端详起戚暖的脸儿,邪贵魅惑:“我会教着你一点点学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