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父子、父女相见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别墅的客房,有配置浴室,很豪华。

    戚暖没有可更换的衣服,将自己身上穿的脱下,整齐叠好,仔细放在衣架上,弄湿就没衣服穿了。

    舒舒服服地冲了一个暖水澡,戚暖可惜地看着一旁的浴缸,没敢泡,毕竟不是自己家,在一个成熟男人的家里她还是有点女性的警惕心的。

    擦净身子的水珠,戚暖穿上吸水的浴袍,系好腰带,抱着自己的衣服开门出去。

    床尾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着一套吊牌未剪的连衣长裙,以及,女性的贴身衣物。

    戚暖愣了下,第一时间检查房门的门锁,一拧门把门就开了,她很确定她洗澡之前有锁房门的。

    不用多想,除了韩应铖没有其他人,他是别墅的主人,肯定有每一个房间的钥匙,她应该感谢他没有打开浴室的门,她刚刚洗澡的时候,没有锁浴室门……

    戚暖还是重新锁上房门了,也就是给自己一个心理作用罢了。

    她坐下柔软的床褥,看了眼韩应铖给她换穿的衣服,越看越眼熟,突然发现,这是她上次在酒店走错房间和他发生关系时被他撕烂的连衣裙……

    戚暖洗澡时蒸红的脸儿,越发旖色潋滟!

    她将衣服搁在一旁的椅子上,眼不看为净,不能理解韩应铖的个人嗜好,他太会玩女人!

    ***

    另一边卧室。

    韩应铖站在落地窗前,收回冷眸,按下按钮,窗帘缓缓自动拉上。

    他知道薄茜晚上过来找他的用意,薄茜不止一次对他表现出性的暗示,或挑侸,或隐晦,但他都没有想要的冲动。

    可刚才,他进去戚暖的房间,在浴室门外听到撩人的水声,想象她鲜嫩腴的身子覆满水珠,仅仅这样,身体就很有感觉。

    韩应铖脱了睡袍,躺床上,被褥好似还有戚暖淡淡的体香,想到刚才她颤抖地躺在他身下,任他恣意索吻,喉咙不禁发紧,真想狠狠地要她。

    ***

    次日,早上。

    戚暖很早就起了身,想韩应铖早点送她回去了。她昨晚彻夜未归,虽然给邹舟发了短信,但还是很挂念七夕七年,两个孩子最离不开妈妈了。

    8点整。

    薄茜开车过来韩应铖的别墅,这个时间,张姨已经上班,薄茜门铃,张姨尽职地给她开的门。

    薄茜踩着高跟鞋进去,微笑问张姨:“应铖呢?”

    “我来的时候,韩少已经离开了。”张姨今早没见到男主人。

    “哦。”薄茜温柔美丽的笑容,减了九分,淡淡的高冷。

    “薄小姐要用早餐吗?”张姨低微询问,厨房里还有碗筷要洗,一早都要忙碌很长时间的。

    “不必了,我吃不惯。”薄茜将自己的名牌沙发搁下沙发上,听到厨房的洗碗声,脚转了个方向,进去瞅了一眼。

    应铖今早很早就出了门,没吃张姨做的早餐,怎么会有碗筷?

    张姨在忙碌地洗碗,薄茜在旁边笑笑和她闲聊家常;“昨晚你给应铖做了什么菜?”

    张姨是个实在人,说的话也清清白白:“没有做,韩少昨天说不回来吃饭,不用准备晚饭。”

    “哦。”薄茜敛住笑,看着张姨洗出一份双人碗筷,应铖不会做饭,昨晚有人在这个屋子里为应铖做饭!

    薄茜的直觉告诉她,那人,是一个女人。

    应铖的朋友,都是矜贵的公子哥儿千金名缓,个个富二代家里都有负责做饭的保姆阿姨,可以排除肯定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原本,薄茜一早过来是想要问韩应铖,昨晚,薄斯言那么重要的电话,他竟然没有接!

    张姨洗好碗擦干净放好,开始清理垃圾桶里的垃圾。

    薄茜走近一点,眼尖看到一样东西:“那是什么药?”

    “贴手的敷药贴。”张姨想到昨晚韩应铖的电话,她没说这个事。

    薄茜点点头,张姨拎着黑色的垃圾袋经过她身前时,她伸手掩着鼻子往后站远几步,很嫌弃。

    ***

    将近到公寓楼下。

    戚暖坐在韩应铖的车上,远远就看到,邹舟带着七夕七年在小区门口等校车来。

    她的心惊了惊,笔直的马路不到百米的距离,想喊停都停不了,没借口拖延!

    邹舟看了眼手表,今天的校车有来迟了,交那么贵的学费,校车服务却很一般,真该投诉。

    她跟七夕七年碎碎念道:“你们妈妈在外面倒是逍遥快活,扔下我们三个在家等她,有好玩的也不叫我们。你们今晚一定要好好教育她,门禁门禁,知道吗!”

    七夕将自己的小书包给了弟弟拿着,天真无邪地干妈:“妈妈是不是在处对象?”

    “唔,有可能。”邹舟摸摸下巴,也是怀疑。

    弟弟七年不高兴了,酷酷地板着小俊脸,哪个流氓抢他妈妈!

    邹舟张望一下马路,看看校车来了没,惊奇发现韩应铖的专驾豪车,想想她和戚暖目前在公司的困境,也是不愿意放过任何拍马屁的机会的。

    反正校车还没来,邹舟领着七夕七年走过去,龙凤胎长得那么可爱,也许看在孩子的份上,能激发出韩应铖的一丁点同情心!

    戚暖看邹舟带着七夕七年过来,脸都僵了,她熟知邹舟的性格,就知道一定会变成这样!

    韩应铖停下车,知道那两个是戚暖的孩子,他解开车门的自动锁,看着戚暖迫不及待下车,蹲下身抱着两个小鬼亲吻,真热情。

    韩应铖略不悦,之前他在车上见过这两小鬼一次,看得不仔细,但也能分辨出,戚暖的一对孩子,模样长得很好,父母基因继承得好。

    想到是乐祁泽的种,韩应铖下意识就不喜欢这两个小鬼。

    他拿起戚暖漏掉的一袋衣物,开门下车,走过去将东西递给她:“你的衣服。”

    戚暖接过东西,身子侧了侧,将儿子戚年挡在自己身后,不想让韩应铖看到。

    邹舟震惊不断,连韩总的马屁都忘了拍。

    韩应铖单手插着西装裤,低眸,看着穿着幼儿园校群的小女孩,问戚暖:“你两个孩子叫什么名?”

    戚暖按着女儿七夕说:“女儿叫戚夕,儿子叫戚年。”

    “嗯。”韩应铖俊颜微沉,更加不悦,戚暖给乐祁泽生了儿子还生了女儿!

    这两个小鬼真不讨他喜欢,韩应铖转身要走了,临时提醒戚暖记得上午10点去韩氏谈公事。

    “你是韩应铖?”儿子七年突然在她身后探出小脑袋,叫住高大的叔叔!

    韩应铖目光转来,打量戚暖身后的小鬼,颔首:“对。”

    “流氓!”七年耿耿记住韩应铖这个名字,倒是不害怕大人的,直接声讨!

    戚暖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打圆场解释:“他们天天追电视,都在学电视上的人说话,你不要介意。”

    韩应铖不至于跟一个孩子计较,尽管他不喜欢乐祁泽的种,不过,戚暖的儿子能叫出他的名字,肯定戚暖有在家提起过他,才会给她儿子学去的。

    流氓,戚暖对他的真实想法?

    韩应铖够唇笑,盯着窘迫的戚暖,有意思。

    迟到的校车,终于来了,戚暖连忙送两个孩子上车,父子、父女相见,真要吓出她一身冷汗的。

    还好,认不出来,也不可能认出来的,又不是想要孩子想疯的人,谁会闲着没事怀疑自己有私生子流落在外?

    目送韩应铖开车离开,戚暖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旁边的邹舟激动地抓她的手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从了韩应铖?”

    戚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从了韩应铖,她拍拍邹舟的手,安慰道:“总之目前来说,韩应铖可以帮到我们,他让我们今天10点去韩氏敲定合同了。”

    邹舟不乐观,哪有这么简单:“那之后呢?你拿了钱就甩他?这里是韩城,你怎么甩他?”

    是啊,怎么甩都不可能。

    “等我们赚够了钱,就离开韩城吧。”戚暖总爱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妈妈还在荣光医院,她走不了的。

    除非,她有足够的转院费!

    邹舟和戚暖走进公寓坐电梯,哼哼唧唧道:“你想得美,钱哪有那么容易赚够啊?还不如等韩应铖先甩掉你。”

    戚暖挑挑眉,邹舟的这个想法不错,韩应铖对她腻味了,自然而然就会甩她。

    她看他的那群有钱的朋友,换女伴换得很快,说明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男人都习惯了逢场作戏,谁会真的放真心下去?不可能的。

    特别韩应铖,他不是一个能让自己有软肋的男人!

    ***

    上午,10点。

    戚暖坐邹舟的小车,去韩氏集团,今次待遇很不一样,她们直接就会面了大总裁韩应铖,省去很多麻烦。

    合作谈得很顺利,已经签下初步合同,以后还有很多细节要慢慢跟进的,但签了初步合同,算是肯定这个项目归她们信宏的了,再大的变数也不会变这个。

    韩应铖在会议室上指明要戚暖全程跟进这次合作的项目,直到完成为止。

    戚暖知道他深一层的意思,这个期间,她不得不与他捆绑住,插翅都飞不远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