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韩应铖的这番自我人品问题的剖白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凝着眉后退一步,担心薄茜会直接开门进来,女朋友夜会男朋友家,是来谈情说爱的,她在这里既不合时也不合场合。

    转眸,看向二楼,戚暖考虑找一间客房先回避。

    不过门铃断断续续地响,却不见薄茜用钥匙,或者输入密码开门。戚暖意外挑眉,连做饭的张姨都知道别墅的密码,薄茜好像不知道……

    她摇摇头,费解韩应铖和薄茜这对男女朋友的关系。

    她放轻自己的脚步上楼,韩应铖刚捻灭手上的烟蒂,戏谑的眼眸,转瞬眈视戚暖,毫不意外她还在,她走不了的。

    他弯起薄唇:“想通了吗?”

    戚暖倚在卧室门前,不想谈这个,侧开脸儿说:“你女朋友来了,在楼下按门铃。”

    “所以?”韩应铖讨教似的在问戚暖,五官俊美,气质希贵慵懒。

    戚暖郁闷的,他反倒气定神闲,敢情,只有她自己在紧张!

    “不要开门。”她这要求也是提得不要脸的,薄茜是七夕七年读的学府校长,她不想因此带来不好的影响。

    “嗯,可以。”韩应铖声音悦耳,其实,就算让薄茜看到戚暖,也不会有什么,他与薄茜,并非寻常交往。

    戚暖没想到韩应铖会这么轻易就答应,她还以为他会为难她。

    楼下的门铃终于停歇了,不一会儿,轮到韩应铖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拿出手机看,国外长途:【薄斯言】。

    “不要接电话!”戚暖心里琢磨,以为是薄茜。

    她垂下眸,唇上的咬伤有些疼,还留着男人的味道,心情不能更复杂。

    “好。”韩应铖将手机搁下,温柔妥协。他起身,走向戚暖,好看的手伸出——想开灯。

    戚暖连忙阻止,白皙小手按住男人修长有力的大手。

    韩应铖被这微小之力阻止住了,女人的手柔若无骨,他反握在自己手中细细轻捏,俊颜俯下,吻着女人的白皙手背。

    这个出生极好的男人,总能将一些轻浮调戏的行为,做得赏心悦目,恰到好处。

    戚暖反而无法说他什么,默默抽回自己的手。

    韩应铖温声问她:“我可以开灯换衣服吗?”

    戚暖觉得他真是一个谜,生气时候冷酷可怕得吓坏人,现在又像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女士优先。

    “……关着灯换吧。”她不知道薄茜走了没,万一还没走,看到二楼的灯开了,韩应铖却没开门,不就露马脚了。

    哎,她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操心!

    韩应铖轻笑:“嗯,好。”

    【韩城第一贵少,从不对女人动心留情。】

    黑暗中,彼此的眼睛都适应了,韩应铖除下浅色的领带,优雅手指逐颗逐颗地解开白衬衫的衣扣。

    戚暖别开自己的眼睛,非礼勿视,只是空气凝固着寂静,连男人的皮带解扣声音,都变得非常明显。

    暧昧衍生。

    韩应铖换了身休闲的居家服,低领子的。他出去卧室,侧身,叫上戚暖:“过来。”

    戚暖跟着他,下楼梯时候他突然伸手,很强势地牵住她的手,黑漆漆地领着她下楼。

    门口玄关前,戚暖问韩应铖:“她走了吗?”

    韩应铖没应她,手往墙上按,‘啪’地一下,满屋吊灯亮堂。

    戚暖想,薄茜应该走了,她提出告辞:“那我也走了,你输入一下密码。”

    韩应铖摇头,高大的身躯屹立在雕花的扇门前,紧紧盯住戚暖,不轻易放人:“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走了,有好几次我没开门,她都会在别墅区外面等,你现在出去应该会碰到她。”

    ……戚暖半信半疑的,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男女朋友关系。

    韩应铖闲闲道:“我饿了,你还没吃晚饭吧,去做饭。”

    纯粹命令的吩咐,韩应铖不会做饭!

    真会使唤人,戚暖无语。

    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光着脚踩在干净的地板上,她高跟鞋的跟不算高,但一整天都穿着,很累。她知道这顿饭不做韩应铖不会让她走。

    这个男人想到什么就要做什么,很霸道的。

    韩应铖瞥过戚暖光裸的脚踝,那双玉足白得扎进他心里,他凭着印象,在鞋柜里找出一双新的男士拖鞋,客人备用的,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张姨做的。

    戚暖打开冰箱在找食材,韩应铖进来厨房,边洗手,边对她说:“玄关有拖鞋,你去穿上。我先洗个澡,饭好了叫我。”

    他说完就上楼去了,戚暖穿上摆在玄关前的一双男士拖鞋,鞋码很大,她的脚套进去空荡荡的,不过比赤着脚好。

    她在冰箱里取了几样简单的食材,随便炒两个菜就算了,不明白今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和韩应铖一起事情总会脱轨。

    说明这个男人,很危险,掌控着全局!

    ***

    主卧室里。

    韩应铖拿起桌上自己的手机,薄斯言久违的电话他没接,那一刻鬼迷心窍地依了戚暖的话,不接就不接。

    韩应铖看了手机片刻,沉默的时候可能在思考,他最后将手机放下,进浴室洗澡。

    今晚,暂时不想管其他事。

    30分钟。

    戚暖做好了饭,上去叫韩应铖,他还没洗好,她下来坐在偌大的餐桌前等他。

    久久,戚暖等累了,韩应铖才洗好澡下楼,发梢滴着水,穿着松垮的黑色睡袍,露出男性锁骨以及大片结实胸膛,性感。

    “菜都凉了。”戚暖不高兴的,心情和精神都不佳,今晚打击太多。

    韩应铖看了眼戚暖带有情绪的脸儿,走去液晶电视前,打开下面中间的一格柜子,拿出医药箱,他刚才打电话问的张姨。

    戚暖看韩应铖将医药箱放餐桌上,打开,拿出一片贴手的敷药贴,低沉问她:“手怎么扭伤的?”

    戚暖没说话。

    韩应铖撕开敷药贴,修长手指圈住戚暖细巧的手腕,给她仔细贴上,指腹摩挲,峰眉挑动:“疼?”

    戚暖回过神,摇头:“不了。”

    韩应铖颔首,坐下来吃饭。

    这顿饭,戚暖自己做的却吃不出是什么滋味,就像韩应铖这个男人,知道他一面,他却会露出更令人意外的一面,态度不明,是个很难下手捉到软肋的男人!

    吃完饭,戚暖收拾好碗筷没洗,再次提出离开。

    韩应铖单手侧着脸,斜眸看了眼时钟,慵懒道:“现在十一点零三分,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你要步行半个小时,不过现在末班车也没了。这个地段这个时间,你打不到计程车的。今晚,你就留宿在这里,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

    戚暖安静地问:“如果我说我要步行回去呢?”

    韩应铖正眼直视戚暖,字字凌厉:“戚暖,除去你的不识趣,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但我个人占有欲很重,非常不喜欢我看上的女人去求别的男人,你要求只能求我。”

    戚暖真想问问,韩少占有欲那么霸道,到目前为止究竟看上过多少个女人?那些女人不会到现在也一直为他守身如玉吧?

    韩应铖看不出戚暖在想什么,继续说:“明天上午10点,带你公司的同事过来韩氏,我们谈谈项目合作的事。你需要钱,我会给你。当然,你要是心甘情愿跟着我的话,我只会对你更好。”

    “就这么简单?”戚暖措手不及这个转折,如果成功签下韩氏的大单子,她能拿到头部分的分红,老总一个开心,说不定还能批准她预支工资。

    “条件是——”韩应铖修长的手指,一下下轻敲餐桌,逐字逐句道:“你如果去求乐祁泽,或者我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我知道后一定会报复你,你必须要弄明白一点,我不是个善类。所以你就算去求了,也最好做到不要让我知道,否则,我真的生气的时候,可能会吓哭你。”——

    这不止是警告那么简单了。

    戚暖默默记住韩应铖的这番自我人品问题的剖白,他确实不是个善类,很难想象彻底惹怒他的下场!

    “点头,嗯?”不需要签订纸张协议,韩应铖只要戚暖的一个点头,他就当她答应了!

    戚暖……明显意识到,韩应铖绝对是一个不能,不能招惹上的男人,但她已经招惹上了。

    她垂眸点头,与韩应铖达成共识。

    就目前而言,韩应铖的要求比乐祁泽的自由很多,她是个弱者,如果非要依附一个强者的话,那她就依附一个比乐祁泽更强的男人!

    至于日后如何脱身,总有办法的,也许她哪天走运中了彩票发财呢?

    “嗯,很乖。去洗澡睡觉吧。对了,你刚才做的那道豆腐我很喜欢,以后再做给我吃。”说完,韩应铖便上楼去了。

    戚暖愣是回味半晌,分不清韩应铖是在调戏她,还是真的觉得那道嫩豆腐,好吃?

    关掉客厅的灯,戚暖上楼找了一间客房休息,她现在和韩应铖算什么关系?同盟?情人?

    不算是情人,但确实有道不清的暧昧……

    戚暖不想多想了,生活的压力压下来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先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以后的,不急于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