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韩应铖这无赖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面前有一道左狼右虎的选择题,卖给韩应铖,还是卖给乐祁泽?

    韩应铖韩城第一贵少,只手遮天。

    乐祁泽势头强劲新贵,风行雷厉。

    两人,都绝不好惹。

    关键是,她如果妥协和乐祁泽结婚,日后就算赚够钱想离婚,恐怕也要耗她半生的时间。

    卖给韩应铖的话……

    戚暖的一双水眸泛起迷雾,楚楚烟媚。韩应铖被戚暖的这个眼神,盯得身体窜过酥麻,销魂入骨。

    他伸手,挑起戚暖巴掌大的脸儿,对这张白皙小脸,念念不忘:“用这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被我征服了?”

    戚暖垂眸,何止征服,再这样赶尽下去她都要被降服了。她说:“韩少征服女人的手段,堪称一流,我今日领教过,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韩应铖挑眉,戚暖讽刺他的小嘴,很是撩人。

    若不是在医院外面,他更想将她堵在无人角落,狠狠吻她,直到她乖巧为止。

    “那你被我征服了吗?我不介意更下流一点。”韩应铖用着迷人的声线说着轻薄的话。

    天生纨绔范。

    ……戚暖憋得面红耳赤,这个男人是调情高手,她这丁点修行是望而不及的。

    她深吸一口气,挑明说:“韩少,我需要钱。正如你说的,我需要这份工作还要养活两个孩子,你对我下了通牒,我的客户都吓得不敢再接触我了。没有业绩,公司老总不可能白给我拿薪水。为了生计,你是想逼我卖身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卖你一次,如何?”

    没有人会想用自己的身体做长线,或者断线的拍卖。

    但从理智出发,她卖给韩应铖一次,总比卖给乐祁泽终身好!

    “卖?”韩应铖瞬间绷起面庞,并不喜欢戚暖说出的这个字眼。

    戚暖心里紧张,那抚摸着她脸的男人的手,好似在鉴定她一样,她斟酌说道:“我有一个亲戚得了很严重的病,我需要一笔医药费。五十万,我跟你上一次床。”

    韩应铖目光刺芒,在肆意地打量戚暖:“这个价格,就算放到我那个圈子里,也是属于最贵的交际花了,你值吗?”

    戚暖知道自己的斤两,她不值。

    可能在韩应铖眼里,她现在张口就要五十万的嘴脸,很不堪,借机狮子开大口一样。

    她努力保持冷静,浅浅淡淡道:“我本身是不值的,但韩少不是对我很有性趣吗?五十万,卖你一个性趣,我相信对你来说,还是很物超所值的。”

    “我不会用钱买你。”韩应铖冷硬着一张俊颜拒绝!真想封住戚暖那令他不悦的小嘴:“我不是嫖客,你也不是几女,我要你的臣服,是心甘情愿躺在我床上的那种。不是交易!”

    几女……戚暖眼睛泛酸,她是抛开自己的自尊心才向韩应铖艰难地开口的,结果,她愿意卖,他还不乐意买!

    戚暖紧咬自己的唇瓣,认了,此刻只想立刻离开这里,最好别再见到韩应铖!

    很屈辱。

    韩应铖手快地拽住戚暖纤细的手臂,很精明,这个时候不可能放她走!“你要去哪?找乐祁泽?”

    戚暖火烫着脸儿,人都丢了,她没什么可撑着的了,索性抬起头,直视韩应铖锐利的眼:“韩少既然不愿意买,我当然要去找乐祁泽!他肯定会买我!”

    别无其他选择了,戚暖绞尽脑汁都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在三天内,给她五十万的人。

    韩娉婷……不行的,娉婷肯定会主张找乐祁泽,然后劝她和乐祁泽复合,到头来,还不是一样。

    她只剩下乐祁泽一条路。

    “原来卖给我,和卖给乐祁泽,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看来你真的很想卖。”韩应铖面沉如水,猛地打横抱起戚暖,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戚暖被这突如其来的吓了一跳,小手,本能攀附韩应铖:“做什么?”

    “你不必跑去找乐祁泽,我买你!”韩应铖抱着微微颤抖的戚暖,炽热大手,明目张胆地抚摸她及膝裙下的细嫩肌肤。

    男人对女人的触摸,肉贴着肉,戚暖一句话都说不出,僵着身子。

    韩应铖一手打开车门的后座,戚暖被他扔进去的,还好,豪车的车座,质地很柔软舒适,并不疼,就是被吓到了。

    她看着挡在车门前的男人,高大的身形,充满强烈的侵略感。

    韩应铖低沉开腔,语气邪肆;“干脆我们先来一个车震,在外面做会更刺激。”

    戚暖背倚着另一边的车门,微张的红唇,无法拒绝说出一个不,她找的,就算屈辱,也得受着!

    “算了,毕竟五十万只能尚你一次,车里的空间太小,不尽兴。我房间的床,比上次酒店的要大,你躺在上面可要好好取悦我!”韩应铖冷酷得几乎不近人情,有力的大手重重关上车门。

    ‘砰’的一声,整辆豪车都震了一震,戚暖被这样的韩应铖吓坏了!

    有一瞬,她真想反悔下车,可她走了之后怎么办?没钱,她存折的存款也不够,妈妈的医药费怎么办?她这份工作薪水还是很不错的,可韩应铖堵了她的路,要是丢了饭碗,七夕七年怎么办?

    脑里胡思乱想地想着,戚暖咬着点点渗血的红唇。

    韩应铖上车后,先给助理陆子打个电话,交代他看好爷爷,他临时有重要的事情不上来了。

    挂了电话,韩应铖看着后视镜里的戚暖,垂着脸儿,睫毛在颤,那么楚楚可怜,很引入入性。

    他心里的一团孽火,烧得更难以克制,嘴上道:“不要再咬自己的唇了,你从这一刻起就是我的人,我不喜欢尝到血的味道。”

    戚暖顿时松开自己的唇儿,抬起眼眸看韩应铖,屈辱得浑身发颤!

    韩应铖启动豪车,开走,戚暖逆来顺受的屈服并没有让他感到愉悦,反而很生气。

    他开着车,满脑子想的却戚暖刚才眼红委屈的表情,唇那么红,脸儿苍白得柔弱。

    闯了两个红灯……

    40分钟,回到别墅。

    韩应铖将车停在车库里,打开车门,将神不守舍的戚暖横抱起下车,她很轻,脸儿微微垂下靠近他的肩,显得很顺服。

    韩应铖索性连地都不让她下了,抱着她,从车库进入别墅的屋里,没开灯,一切都在黑暗中进行。

    上了二楼,男人的主卧室。

    戚暖躺在韩应铖的大床上一刻,胸腔的呼吸变得薄弱无力,她闭上眼不敢看自己身上的男人。卧室里很黑,透着夜晚的青色,男人深邃的轮廓,若明若暗,魅惑。

    炽热的薄唇,强势地吻着她,透着凶猛和愠怒,仿佛要嚼碎她一样,唇齿纠缠中很用力。

    戚暖吃痛地躲避,白皙的手抵住在韩应铖结实的胸膛前,轻轻推搡,却被他一手反扣住,禁锢在她头上,霸道地欺压她。

    “痛……”戚暖拧起烟眉,忍不住溢出声,那手扭到了,唇也咬伤了,很痛很痛。

    “伤了?”韩应铖尝到血的刺激味觉,修长大手松开戚暖细巧的手腕,从她身上起来。

    戚暖别开潮红的脸儿,浅浅喘息,以为韩应铖停止是在脱衣服,她忐忑地等着。

    周围寂静无声,韩应铖迟迟没再压上她。

    反而听到一声打火机的声音,在她紧张的情绪里,吓得心脏狠颤。

    戚暖缓缓睁开眼,有些适应卧室的黑暗,她在大床上起身,看到韩应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点着一支烟在抽烟。

    隔着烟色,戚暖看不透他深奥的面庞,愣住。

    “一次之后,你拿了钱是否就躲我躲得远远?”韩应铖吞吐着烟圈,染上沙哑的声音,很低沉很低沉:“戚暖,如果真要交易,规则也该由我来定。我要你,不止一次!我要你以后,都跟着我!”

    “我可以给你足够多的钱!”

    足够多的钱=买断她一生!

    戚暖气得恼羞成怒,她根本不是要这样的交易,她就咬紧牙关卖一次,以后还是各走各的,谁要跟着他!

    她刚才所有的屈辱,都白受了,便宜全让他占去,他却要改规则!

    “我只要五十万,只卖一次!”戚暖起身下床,手指哆嗦地整理被男人扯乱的衣裙。

    韩应铖沉默不应,戚暖知道这是双方谈崩的意思了。

    不再久留,她快步开门离开,这个男人生气的时候,很可怕!

    怕韩应铖强来,戚暖走得很快,像上次一样,逃跑似的。别墅的门口,怎么都打不开,除了钥匙,还要输入密码!

    戚暖愣了一下,她上次离开,是张姨开门送她的,她没注意看。戚暖转而走刚才进来的车库,可车库的自动落闸,也锁上了,不知道怎么开关。

    韩应铖这无赖!

    戚暖深呼吸几次,无计可施了,她不知道门口的密码是多少,走不了,只能折回去问韩应铖。

    刚抬脚上楼,别墅的门铃,骤然响起!

    戚暖犹豫一下,先过去看看是谁,会不会是张姨?不对,张姨知道别墅的密码。

    凑近猫眼一眼,戚暖的神经再一次受到挑战,是韩应铖的女朋友,薄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