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我偏偏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走近,正要上车,韩应铖突然攥住她的手,将她拉入他怀里,她的臀与他身前贴着,男人气息萦绕……

    戚暖抬眸瞪他,脸红如火——色狼!

    韩应铖一笑,居高临下的视野,可以看到戚暖衣领里的精致锁骨,以及白嫩肌肤,还带着他留下的暧昧吻痕。

    他声音渐哑:“想带别的男人送的花上我车?”

    戚暖才明白,左右不是地问他:“那怎么办?”

    韩应铖低眸一瞥,倒觉得她问得挺有意思:“扔掉。”

    戚暖拧眉想说,这样的一束花很贵的,不过韩应铖这种有钱贵少,不可能在乎那么一两万。

    她将乐祁泽的花,扔到附近的一个垃圾桶里,忽然想起以前,乐祁泽第一次送花哄她,她耍小姐脾气,扔掉了。

    乐祁泽可惜一句:“看来我的几个月工资还是太廉价了,不够哄你开心。”

    闪烁回神,戚暖缓缓回到韩应铖身边,坐上他的车。

    行驶在马路上,车窗外车流不息,戚暖不知道韩应铖要带她去哪,她目前是很被动的,反正,清白早就给了他,她除了七夕七年,没其他可失去的了。

    一颗心,也已经支离破碎。

    “戒指还给你,上次我忘了。”戚暖边说,边取下脖子上的项链。

    这枚戒指,就像个定时炸弹,她最怕被薄茜看见!

    “戴着。”韩应铖面上不悦,强调道:“要不扔掉,要不卖掉,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我喜欢聪明的女人。”

    戚暖握着项链上的戒指说:“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很蠢的,不够聪明,绝对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女人。”

    “我可以教你。”前方红灯,韩应铖停下车,眼眸一瞬紧紧注视戚暖。

    是男人看上一个女人的眼神。

    如今地步,要么接受,要么摊牌。

    戚暖不妨坦白道:“韩少,我们生存的环境不一样,你的圈子和我的圈子,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区别。”

    “你怎么教我,我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这是从本质上就注定了的事。我只是一个普通女人,还养着两个拖油瓶,实在没有做灰姑娘的潜质。”

    灰姑娘,不好做的,至少她和韩应铖是毫无悬念,没有将来可言的。

    韩城有两个名门望族,一个韩家,一个薄家。

    韩应铖的地位不可而曰,肯定要和薄家强强联手的。

    韩应铖笑得有些俊颜发冷:“我不介意你有两个孩子,你反倒介意我身份太高?”

    “是的,门当户对是老祖宗传承下来的规矩,我比较传统,只能接受一般正常的感情,门槛太高的我高攀不起。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就好好对她吧。”最后两句,戚暖完全是官方说词。

    韩应铖冷冷地一针见血:“你传统,会给一个不要你的男人生孩子?”

    戚暖失语,眸光涟涟地看向韩应铖。

    在男人眼里,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戚暖,你真不识趣。”韩应铖收回目光,面无表情。

    戚暖承认自己是不识趣的,能得到韩应铖的青睐,尽管只是一时图新鲜,她也可以从他身上,得到不少好处。

    相信他会给她钱,可观的钱,她拮据的问题也能得到改善。

    很简单的一道题目,就当她不识趣吧,她不想卖身。

    沉默久久。

    戚暖以为她和韩应铖算是谈清楚了,她的态度绝对是找死的,分分钟要得罪这位韩城大人物。

    但他没中途赶她下车,一路开车去到某个五星级大酒店……

    “下车。”韩应铖说罢,打开车门的自动锁,解开安全带,酒店的侍生已经替他打开车门,毕恭毕敬地恭请他。

    他长腿跨下车,贵族范儿,俊美倜傥。

    戚暖那边的车门也有侍生打开,她只能跟着下车,酒店门口,豪车一辆辆接踵而来,都是待遇很好的贵客,这样的派头,里面肯定在办上流的高端宴会。

    ……戚暖不太想进。

    “不走?”韩应铖回眸看戚暖,薄唇的那笑,性感。

    “我穿这样进去,应该不让进吧?”戚暖知道越上流的宴会,对服装要求越高,她这样子的进去,要掉档次的。

    “刚才不是嫌我身份太高吗?现在怎么没了底气?”韩应铖挑眉,插在西装裤里的手,伸出,握住戚暖的皓腕:“你是我带来的人,我就是你最好的通行证。”

    真狂。

    韩应铖有资本狂!

    戚暖不得不跟着他进去,一路轻微地挣扎被他握住的手。

    韩应铖斜眸一瞥,戚暖的小手在他手心里,皮肤摩擦。

    他说道:“再动,信不信我强吻你?”

    戚暖脸儿泛红,咬唇,没见过这么邪妄的男人!

    韩应铖慢慢瞥过戚暖红润的唇瓣,目光转深,幽深,握着她的手进去宴会的大厅……

    ***

    华丽的宴会,韩城上流的富商,以及名流聚集一堂。

    几个集团的大老板围着韩应铖说话,戚暖的手还被他执着,只能站在他身边陪衬。

    隔着这些响当当的人,戚暖看到不远处的乐祁泽,和他身旁的戚筱。

    他们显然也看到她,乐祁泽面色微变,戚筱微笑回望她,还是那么美,仙气十足,在这么多千金名媛里,戚筱是最美的一个。

    站在乐祁泽身旁,登对。

    戚暖的心不争气地疼痛起来,想到曾经,乐祁泽和戚筱,背着她纠缠激吻的一幕,有点透不过气。

    快要窒息!

    男人的心,说变就变,明明上一刻还对她一往情深,下一刻却在别的女人怀里。

    当戚筱挽着乐祁泽的手走过来时,戚暖有一瞬胆怯想逃。

    韩应铖弯起唇,对旁人优雅说道:“先失陪了。”

    他紧紧执住戚暖白皙的小手,带着她走,并不理会宴会上其他对他的示好,将vip卡递给酒店的侍生,刷开了特殊的vip通道。

    他牵着戚暖上楼,宴会大厅的上面,是一个奢华的房间,烟酒饮料设施齐备,还能通过露台,清楚看到下面宴会的每一个人。

    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符合韩应铖的身份。

    戚暖站到露台上,往下看,那么的多人,她还是很快和乐祁泽四目相对,他的目光充满对她的失望,生气的。

    仿佛她做了很丢他面子的事一样!

    戚暖的腰身被一双有力的手,揽住,男性身躯从身后霸道贴近她,韩应铖的薄唇气息,瘙痒她颈部敏感的肌肤。

    声线轻薄:“你是第一个敢当着我面和别的男人眉目传情的女人。”

    “放手!”戚暖咬唇低声,其实,她很怕和男人在肢体上的亲密接触。

    和韩应铖发生的两次性关系,都是在半醉的状态下,清醒时,她最怕就是韩应铖这种成熟又猖狂的男人。

    韩应铖凝视戚暖贝齿下咬着的唇,喉结滚动,撤回手,转身进去里面,需要喝酒解渴。

    戚暖也不想呆在露台上了,下面的宴会人多,避免被人看去和韩应铖传桃色绯闻。

    她刚才没暴露自己的姓名,最不堪顶多是被人当成是韩应铖用钱卖来的一夜女伴,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她不担心乐祁泽和戚筱,他们比她更不堪,不敢曝光她的。

    进去里面。

    戚暖看韩应铖倒了半杯红酒,好看的手轻晃水晶酒杯,魅力性感:“看到乐祁泽身边的女人吗?她是韩城第一美人,戚业集团的千金,戚筱。”

    “有这样一个女人在身边,乐祁泽不可能把持得住不碰她。你明明可以选择我,何必再看一个不要你的男人?”

    “……是娉婷告诉你的?”她和乐祁泽的关系,为什么韩应铖会知道?

    戚暖只想到他的侄女,韩娉婷。

    韩应铖但笑不说,将杯中的红酒一口饮尽,舌尖舔过薄唇,邪魅。

    他搁下酒杯,深味一笑道:“不过戚筱并不比你高贵,她只是一个冒牌千金而已。传闻,真正的戚家千金,清纯神秘不可窥觊。”

    戚暖身子一颤,韩应铖修长的手,抚上她嘴角,暧昧摩擦。

    戚业集团,早在几年前破产了,如今是乐祁泽在全盘操控,尽管还挂着戚家的招牌,实际上,已经是乐祁泽的囊中物。

    戚筱,不过是一个附属的美丽战利品。

    戚暖想问韩应铖,他怎么知道戚筱是一个冒牌千金!

    可她才张开唇,韩应铖就强吻袭来,男人唇中香醇的红酒味道,和她的气息相融,带着张狂,恣意地将他的味道灌溉给她……

    强大男人对女人的侵略!

    戚暖艰难地别开自己的脸儿,韩应铖滚烫的薄唇,擦过她嘴角,至脸颊。

    他低笑了声,纨绔贵少范。

    流氓!

    戚暖气红了眼眶,唇瓣酥麻发热,她以为自己已经跟他讲清楚的了,他还一再轻薄她!

    韩应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目光幽暗,还想继续刚才的深吻。

    戚暖急得豁出去道:“韩少,娉婷没告诉你,我给乐祁泽生了两个孩子吗?我这样的女人,你也有性趣?”

    韩应铖俊颜一沉,手上力度一猛,捏痛了戚暖,他才慢慢卸下力,盯着她道:“我发现生过孩子的女人,还挺够味道的。我偏偏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