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韩城第一贵少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晚上,10点整。

    戚暖哄好七夕七年睡觉,客厅的座机响了,她抬眸看墙上的挂钟,接起电话,是邹舟,问她:“你手机怎么关机了?”

    “我没在意看,可能是没电了。”戚暖说谎,她故意将手机关机的,在躲韩应铖,怕他找她。

    邹舟抱怨说,老总前临时要求各部门主管开会,她现在在回来路上,晚饭还没吃,好饿。

    戚暖笑。“我给你下碗面做宵夜吧。”

    邹舟大呼好,快累死了:“我要多加荷包蛋和午餐肉的,不要放葱。”

    结束通话。

    戚暖去厨房煮面,打开冰箱取出几样食材,切好,水开了下面条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起,她先熄掉火,出去开门。

    以为是邹舟,门外,却是一个穿着商务西装的精英男。

    手里捧着一束法国红玫瑰,娇艳欲滴,空运来的。

    戚暖一愣,烟眉浅浅。

    “小七小姐你好,我是韩少身边的助理,这束花是韩少送给你的,请你笑纳。”陆子将精贵的玫瑰花递上。

    戚暖没接过,淡眸看着——法国红玫瑰品种众多,韩应铖送的花无疑是价值不菲的,加上空运费,少说要一万两万,不愧是韩城第一贵少,出手气派!

    如此攻势,普通女人能不芳心蠢动?

    果然经验丰富!

    陆子继续说:“韩少就在楼下,想邀约小七小姐下去一趟。”

    戚暖终于接过玫瑰花,隔着花香艳色,笑着婉拒:“我两个孩子还在闹着不肯睡觉,实在不太方便离开。”

    陆子多看戚暖一眼,这明摆是拒绝的意思。他道:“好的,我会将话转给韩少。先告辞了。”

    陆子有些意外的,多少名流千金争着抢着倒贴韩少,戚暖一个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有幸得到韩少青睐,好比一朝飞上枝头。

    按理说,该激动不已的。

    她的反应,没有讨好谄媚。

    鲜花配美人,艳丽的红玫瑰该配薄茜这样美丽的女人,或,韩城第一美人戚筱。

    配戚暖……艳色下,素颜白裙,烟丽清纯,有味道。

    陆子对戚暖点了下头,离开了。

    关上门,戚暖捧着玫瑰花束,手指拂过鲜红花瓣,皓白似玉——她很喜欢法国红玫瑰,以前,妈妈还为她一掷千金,在花园里培植了一批。

    知道她喜好的人不多,除了妈妈,就只有乐祁泽。

    韩应铖……应该是碰巧。毕竟,女人都喜欢玫瑰花,他品味又高贵。

    戚暖将玫瑰花搁沙发上,走出阳台,家里的方向刚好能看到小区门口,果然,停着一辆豪车,车窗缓缓降下,车里的男人扔出一个火光点点的烟头,很快,车就开走了。

    戚暖顿时长舒一口气,拧眉。

    还真怕韩应铖手段强势,她刚才的拒绝,其实很落他的面子!

    她现在什么侥幸的心思都没了,韩应铖送花给她,算是表态不给她装糊涂了,不知道他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戚暖越想心越沉,面条也煮不好,荷包蛋还煎糊了,再一次响起门铃时,间接吓了她一跳。

    这次,是邹舟回来了。

    邹舟脱掉高跟鞋,先洗手,再吃戚暖煮好的面,才两口,她就吃不下了。

    指着客厅沙发上的红玫瑰,问戚暖:“韩应铖送你的?”

    这花,不便宜,邹舟是有眼光的,戚暖认识的男人中,也就韩应铖这号人物送得起。

    加上,他们还上过床!

    “嗯。”戚暖将糊成一坨的面倒掉,心疼的。

    邹舟擦干净嘴,说正事:“你知道今天老总要我们加班开会是为什么吗?我们谈的韩氏项目有变,韩应铖亲自接管监督,目前,他不见我们信宏的人,老总担心项目要被其它公事拿下。”

    “怎么会……”戚暖吃惊,韩应铖之前明明说过,这个项目他交给韩氏的高层管的,他不会过多插手。

    现在!

    “小七,我认为韩应铖的突然变动,是在针对你。”邹舟的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发愁:“你懂我们现在的情形吗?我们极大可能要失去韩氏的单子,就怕韩应铖还不打算罢休,要更进一步的话,没人敢在韩城保你!”

    戚暖咬红唇瓣,懂的——男人要征服女人。

    韩应铖要她臣服!

    “哎,你怎么就这么倒霉,跟谁一夜情不可以,非要跟韩应铖。他可是韩城的一把手啊。”邹舟叹气。

    她是很支持戚暖找第二春的,可她不支持用一夜情的方式发展,毕竟,戚暖还有两个孩子,不用正正经经的方式交往,男方怎么可能突然接受两个小拖油瓶。

    戚暖悔得肠子都青了,韩应铖出尔反尔,以势压她!

    邹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惹上韩应铖,只能叫戚暖见步行步。

    很晚了,她回去隔壁自己的公寓,洗澡休息。

    ***

    戚暖轻手轻脚打开七夕七年房间的门,进去给两个宝贝蛋掖好被子。

    儿子七年白皙的侧脸,咋看之下,有几分相似韩应铖,吓得戚暖心里一惊,连忙出去,回到自己房间,拿起手机,开机!

    想打电话给韩应铖!

    ‘滴答——’几声,手机有她关机时候的几个未接来电,其中一个,正是韩应铖!

    戚暖霎间泄气,坐下床边,白皙手指紧紧攥住手机,转眸,看向窗外的夜色珊斓。

    深夜11点,这么晚打电话给韩应铖,很不明智的冲动。

    想起,昨晚在酒店,她和韩应铖独处的几个小时,他还算君子,没再占她便宜。

    可他侵略的目光,举手投足,都散发贵气的邪肆,这么一个猖狂的男人,怎能允许女人一而再的对他拒绝!

    戚暖倒在自己的床上,今晚为一个男人心潮起伏,彻夜失眠……

    ***

    次日,信宏的上午。

    办公室气氛,压抑。

    戚暖受不了,进去了邹舟的办公室,邹舟正准备打电话给韩应铖的秘书,预约见面的时间,见她进来,开了免提,让她也听听。

    电话接通,邹舟熟练道:“你好,我是信宏这边的负责人,想预约一下韩总的时间,见个面。”

    女秘书回道:“抱歉,韩总最近的行程很满,短时间内不接受不相关人等的预约。”

    ……不相关人等。

    情况,比戚暖想象中要坏,韩应铖有意要为难信宏,连预约都不给安排,要打压的节奏。

    邹舟在极力争取,韩应铖的女秘书也是训练有素的,并不松口,双方洽商无果,只能结束通话。

    过不了韩应铖女秘书的这一关,是找不到大总裁韩应铖的。

    除非,戚暖打韩应铖的私人号码。

    邹舟领教过一次厉害,是不敢再打的。

    戚暖倚着椅背,淡眸低垂——除了昨天的一通,韩应铖没再打电话给她,应该,在等她主动就范。

    他的私人号码,谈的是私事,她打过去谈公事,只怕要谈条件的。

    ‘叩叩——’,有人敲门,邹舟让进。

    一个女同事,打开办公室的门,找戚暖的:“戚暖,外面有你的花,签收一下。”

    戚暖烟眉一挑,目光和邹舟对视——又是韩应铖送她花?

    戚暖连忙出去,接收送花小哥的花束,还是法国红玫瑰,空运来的,娇艳欲滴,很美。

    办公室的同事,都是识货的,知道花的品种不一般,打趣问戚暖:“男朋友送的?”

    大家不是很熟知戚暖和邹舟的背景,她们俩是最近从分公司调过来的,以为戚暖背后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你猜啊。”戚暖开玩笑一般带过去。

    花束里夹着一张卡片,她拿出来,打开看,上面的字迹,熟悉得让她心如刀割,钝钝地痛。

    今次的花,不是韩应铖送的,是乐祁泽送的!

    问她——【不去医院看看你妈妈?】

    戚暖将精致的卡片,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废纸一样,连她的心都一并扔掉!

    年少时爱上一个人渣,现在还为这个人渣心疼得不能自己,没出息!

    ***

    一直到下午,下班时分,戚暖都在为乐祁泽送的花,惆然若失,落下一堆工作,还没完成。

    邹舟先下班了,替她接七夕七年放学,反正韩氏的单子要搁浅,工作就变得清闲起来了。

    戚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加班到7点,才完成工作,关掉电脑,拿包包和玫瑰花束离开公司。

    这么大的一束花,不好放在办公室,太碍事。

    公司门口。

    戚暖刚一出去,就注意到站在豪车前的韩应铖,质感的黑西装,薄唇挂着玩味的笑,五官立体,很惹眼的一个男人。

    他目光转来,眉峰挑动。

    戚暖几乎要下意识退回公司里,随即想想,有点太明显,只好硬气地走上前,在韩城,谁也躲不了韩应铖的!

    “看来送你花的男人不少。”韩应铖低眸俯视戚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折下其中一朵,扔掉,不屑的。

    戚暖看了眼地上的花朵,明明是无礼的行为,韩应铖做起来却是赏心悦目的,充满纨绔的贵气。

    优雅。

    她不会在乎一朵花的:“我们谈一下吧。”

    “上车。”韩应铖打开副驾那边的车门,目光深深地凝视戚暖的脸儿。

    捧着鲜红玫瑰的她,肤白胜雪,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