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越是得到过,就越是想占为己有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还没吃药,在酒店房间里,她尽量不想和韩应铖再接触那个方面,或者,任何暧昧的话题。

    刚才,一路坐他的车回来,看到药店她也不敢提出要买药,心里敏感,怕他问起五年前,她有没做避孕措施。

    只好回来再买!

    “你为什么要吃那种药?”邹舟憋着一肚子的话要问!

    “等下再和你说,幼儿园的校车快来了。”戚暖看了眼挂钟,没时间多说,赶紧拎着两个可爱的小书包,递给七夕七年:“你们跟着干妈下楼,妈妈今天有点累,就不送你们了。”

    说完,龙凤胎背上小书包亲了亲她两边脸颊,让她累了就去睡觉,很窝心。

    戚暖送他们出门,然后收拾餐桌的碗筷。

    她没有胃口吃早餐,煮了一杯热牛奶,放凉,等下吃避孕药前喝,不好空腹。

    回到自己的房间。

    戚暖第一时间脱掉身上的衣裙,就像个屈辱,分分秒秒都在提醒她,她的第一次、第二次,都给这个男人狠狠占去!

    韩应铖绝对是故意的!

    戚暖解开文胸的暗扣,用力扔地上,换上自己的贴身衣物,她真想不通这算什么个人嗜好,有男人会记住一夜情对象的衣着,包括内在的?

    瞥过梳妆镜子,戚暖难堪咬唇,肌肤上紫紫红红,男人留下的痕迹太多,想忽视都忽视不了的,这几天穿的衣服,必须要谨慎。

    免得,被女同事或者男客户看到,当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戚暖换上睡衣,挂在她胸前的一枚戒指,精致尊贵,她细细抚摸冰冷的花纹,秀眉浅蹙。

    韩应铖明显是挖个坑给她跳,这枚戒指,她见过他几次都戴在他手上,意义肯定是不凡的,她要是一时冲动扔掉,或者卖掉,搞不好还要赔偿他的。

    这个男人的心思,很坏!

    戚暖将戒指放入自己衣内,先戴着,她的房间七夕七年随便进的,不能乱放,之后,找个机会还给韩应铖。

    她刚才忘记这一茬了,太过紧张。

    出去客厅。

    牛奶温度适中,戚暖低头几口喝完,洗杯子时,邹舟回来了,表情怪怪的。

    戚暖擦干杯子,另倒一杯温水吃药,做好心理准备等着邹舟发问。

    “韩应铖在我们公寓楼下!他的车就停在门口,我还以为我眼花看错了,走过去瞧了几眼。他竟然主动跟我说话!”邹舟一副神叨叨道。

    戚暖一顿,狠狠吸气:“那七夕七年……”

    “打招呼呗。”今早的校车来晚了几分钟,邹舟工作很拼的,不放过任何抱大腿的机会。

    戚暖拧眉,越来越看不透韩应铖,他竟然一直没走,还看到了龙凤胎!

    邹舟也是看不透:“我们这里只是个普通住宅区,出租公寓的多,他哪个有钱朋友会住这种地方啊?”

    边说,边拿出刚买的避孕药,邹舟话锋一转,盘问戚暖:“你昨晚跟什么男人鬼混?是不是老总设计你?”

    戚暖摇头,是她自己走错了房间,她将昨晚的事,大致告诉了邹舟,但没提到韩应铖。

    邹舟顿时气道:“走错房间就要了吗?现在是法治社会,可以告他的!你知不知道哪个男人是谁?”

    诱什么,戚暖凭良心讲,韩应铖不算对她乘人之危的,他是在她有意识,并且知道他是谁的情况下,发生关系的……

    你情我愿。

    “你倒是说啊!”邹舟就是见不得渣男,曾经被渣男伤过!

    “韩应铖。”戚暖说了,轻飘飘的。

    邹舟瞪圆双眼,噎住!

    戚暖用温水服下避孕药,也是无话可说的,对方是韩应铖,退一万步讲还是她占了他便宜的,哪敢说什么,就像这几粒药一样,吃进肚子里,慢慢消化掉。

    “我今天要请一天假。”邹舟是她上司,请假还是挺方便的。

    邹舟泄气点头,批准,虽然痛恨渣男,但是韩应铖……不是一个级别的!

    “我先去上班,等我下班回来再和你好好想想。”邹舟让戚暖先休息,赶着时间走了。

    戚暖困得必须要补觉,一夜未睡,还做了场激烈的体力活。

    上午,高级别墅区。

    薄茜一早就过来找韩应铖,张姨给她开的门,她目前还没有韩应铖这个家的钥匙。

    张姨拿着一个篮子的衣服,准备要洗的,薄茜看见,走过去笑笑问:“这是应铖刚换的衣服?”

    “是的,小姐。”张姨不知道被套话。

    薄茜继续笑,说道:“你可以帮我煮一杯奶茶吗?”

    “好的,小姐。”张姨将篮子搁一旁,先去厨房做事。

    薄茜敛起笑,迅速拿起篮子里的一件黑色衬衫,偷闻,除了男人迷人的味道,还有浅淡的女性幽香!

    她不会猜错,韩应铖昨晚没有回家,一整夜是哪个女人取悦的他?

    很稀奇,他很少对女人亲近的。

    薄茜将男人的黑衬衫放回篮子里,上去二楼,门也不敲地打开韩应铖卧室的门,他正在换衣服,结实的身材,白t恤刚套上身,隐约瞥见他宽厚的背部,有暧昧的抓痕。

    “有事?”韩应铖问,换了居家服的他,俊美并慵懒。

    薄茜着迷地看着这个男人,面色一瞬即逝,她很爱韩应铖,第一眼看到他她就被迷了一颗心,那么多年才终于争取到能跟他联婚。他的魅力很性感,就算是性冷感的女人,也会被他引诱起欲望。

    她笑着走近他身边说:“我本来想约你一起吃午饭,不过来早了,干脆一起吃早饭?”

    “你自己吃吧,我想休息。”韩应铖按下按钮,落地窗前的帘子,缓缓自动拉上,薄曦的阳光,温煦他眼底。

    薄茜觉得他的心情仿佛很好,心里更在意!

    她环上他的腰,抬头,下巴轻抵他结实的胸膛问:“昨晚没有休息好?”

    帘子完全隔离室外的阳光,室内,昏暗。

    “有时间查我勤,还不如劝你弟回国。”韩应铖的声音冷了下来,连眼底的温煦也被没收。

    薄茜知道惹他不快了,一提起她弟,她不敢乱说话。

    韩应铖挪开环着他腰的手,有力但不失风度地拽着薄茜离开他的卧室,对她说明:“不要打扰我休息,有事找张姨。”

    关门,上锁。

    韩应铖去浴室洗干净手,才到床上休息,无法入眠,想到戚暖躺在他身下,身体就很有感觉,那团孽火,还在烧,越是得到过,就越是想占为己有!

    一次,两次,并不能够止住他的念!

    戚暖从上午睡到下午,一连睡了好几个小时,被饿醒的,起床的一刻,身子酸痛,腿酥软,是一种难以启齿的不适感。

    她将脸儿埋在枕头里,醒来后,还是改变不了她和韩应铖的孽缘,昨晚的缠绵历历在目。

    如果有钱就好了,她有钱的话,肯定带着七夕七年离他远远的,可她需要这份工作!

    韩城,有她不能再逃避的理由。

    戚暖在床上赖了好一会,才起床,她看了眼时间,幼儿园差不多放学了,她梳洗一下,换上领子高的衣服,出门接七夕七年放学。

    在公交车上,戚暖查看一下自己的手机,还好没有韩应铖的来电,她稍稍放心,应该,就此好聚好散了。

    韩应铖之前对她有兴趣,无非是想和她上床,现在,目的都达到了,他对她的新鲜感肯定就大大降低了,会另觅猎物。

    想想,她以后和韩应铖也不会有很多接触,顶多是工作上和他碰个一两面,其他的话,就只有他的侄女韩娉婷……

    私立学府,幼儿园部。

    戚暖接到龙凤胎放学,儿子七年很酷的,已经不让大人随便乱抱了,邹舟有时候想调戏他都会给他甩小脸子看的。

    女儿七夕,还像个小奶娃,要妈妈抱的,很喜欢撒娇。

    “妈妈,我饿了。”七夕抱着戚暖的脖子,她是个小宠儿,妈妈抱她,小书包还有弟弟替她拿。

    “我也饿了,我们去吃烤肉吧。”戚暖看着女儿肉嘟嘟的小脸蛋,很可爱。

    七夕看到戚暖的脖子上,戴了一条项链,以前没有的,她的小手指头勾了勾,将项链给钩了出来,好奇宝宝问:“妈妈,这是什么?”

    七年也好奇地扬起小俊脸看,一枚戒指,很漂亮。

    “七夕,收回去。”戚暖拧眉。

    薄茜讲着电话离开私立学府,司机已经停好车在门口等她。她将公文包递给司机拿着,目光瞥了瞥周围,倏地一僵。

    那戒指……

    “薄小姐,不上车?”司机弯着腰询问。

    薄茜闪了闪神,匆匆挂断电话,走向戚暖和戚暖的一对龙凤胎,小女孩的手里,什么都没攥着,乖乖抱着戚暖的脖子。

    薄茜深看戚暖的脸儿一眼,笑着邀请:“戚小姐,去哪,我送你一趟。”

    “不用麻烦了,我还要带他们去吃饭。”戚暖淡笑婉拒,拍了下女儿儿子,俩娃儿对薄校长说了声再见,戚暖才道:“先走了。”

    薄茜看着戚暖离开,那只戒指,很像应铖那只,但不可能!

    走远了,女儿七夕才小声问她:“妈妈,戒指为什么要收起来?”

    “因为是宝物,要藏起来,不能让人看到的。”戚暖胡说八道的能力,越来越信手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