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被禽兽逮到,就完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一上午,戚暖接到韩娉婷的好几个电话,她没接听,实在太忙。

    她的工作,除了韩氏的大单子,还需要应酬其他客户,有时候一整天要跑几趟,并不空闲。

    临近下班时分,韩娉婷再次打来,这次戚暖接听了,总要问问她,昨晚是怎么回事。

    韩娉婷在电话里,一个劲对她道歉,让她不要生气。

    身为韩应铖的大侄女,如此低声下气地说对不起,戚暖觉得挺委屈她的。

    韩娉婷无非出自一片热心,以为她和乐祁泽当年,因为误会分手,错过了彼此,现在想充当和事老,让她和乐祁泽重归于好。

    不能全怪韩娉婷,毕竟,她的家事,韩娉婷不清楚。

    她和乐祁泽的感情,虽复杂,但不存在误会!

    “没事娉婷,我没生气。嗯?下次再约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好的,再见。”搁下手机,戚暖原谅韩娉婷,也不是多大的事。

    她高中时候,受过韩娉婷不少次的照顾。

    接下来几天,韩娉婷约了几次饭局,戚暖都婉拒了。

    平时上班忙,下班,她也只想回去自己的小窝,抱着七夕七年,和邹舟吃零食,看综艺,真不愿意再出门。

    休息日,她也抽不出空,得要带七夕七年去游乐场玩,一玩就是一整天。

    好不容易谈下一个小单子,戚暖还没来得及慰劳自己,当天下午,老总就点名她陪他出去应酬个大客户。

    扩展客户资源,也算是一件好事,何况老总叫到,不能不去。

    戚暖打醒十二分清醒,跟着老总的大队伍走了,不忘给邹舟发个短信,让她接七夕七年放学。

    应酬的局上,少不了烟酒玩乐,老总出手阔绰,叫的都是贵酒,一打打的上。戚暖从下午喝到晚上,也真的快要吐了,受不了包厢里紫醉金迷的糜烂气息,仿佛窒息。

    她和旁边的同事,说了声,借上厕所为由,出去包厢外面的走廊,透透气。

    倚着墙,戚暖散散酒气,她一喝多酒脸儿就会异常地红,迷迷瞪瞪的,好像听到有人叫她:“小暖。”

    她眯眼张望,认不出对方是谁。

    那男的晃着白牙,对她说:“我啊,周景时。”

    戚暖才想起,是韩应铖那群有钱朋友中的其中一人,她连忙和周景时握握手,说你好你好。

    心里则想:早知道就躲进女厕透气了,冤家路窄!

    周景时指了个方向,说道:“我们和韩少在那边的包厢喝酒,你也过来玩玩。”

    戚暖一听韩应铖在那,摆手摇头都来不及的:“不了不了,我还有工作要应酬,走不开。”

    “这样啊。”周景时笑笑,也不强人所难,“那行,我等下叫韩少过来你这间包厢喝酒。”

    戚暖知道这些有钱公子的作风,不尽兴不罢休的,老总就在里面,她哪敢让韩应铖过来,到时候只怕误会更大。

    她跟着周景时过去他们的那间包厢,白皙手指轻按脸颊,肌肤发烫,分不出是酒精作祟,还是紧张。

    等下,她喝两杯就走,韩应铖应该不会认为她,玩欲拒还迎吧?

    进去包厢,戚暖略扫一眼,还是热闹的一群人,只是几个美丽的女伴,已经换了新面孔。

    有钱公子就是风流,女人如衣服,新鲜感来得快,去得也快。

    “韩少,你看谁来了。”周景时算是这群人里的第二把手,他一说话,除了韩应铖,所有人都看向来。

    戚暖讪笑,逐一跟他们打招呼,抬眸间,韩应铖郁黑的眼眸,诡秘地盯着她。

    他今晚穿黑衬衫和黑长裤,高大的身躯像融入阴影里,身旁,没坐其她人。

    他修长的手,轻晃酒杯里的冰块,优雅好看。

    戚暖看着,觉得她该说句什么——“韩先生,真巧啊。”

    “请你喝。”韩应铖眼神稍冷,将酒杯递出。

    戚暖接过他手上的酒杯,心想喝完就走。

    一喝,她就知道不妙了,这杯酒,不知道混了几种酒,很烈!

    堪堪喝完,戚暖薄红的脸儿泛起更浓郁的绯色,双眼含水朦胧,看到韩应铖唇边的玩味,深吸一口气——这个男人,惹不起的,惹了他他绝对会报复回来,太狠!

    包厢的门,开了又关。

    韩娉婷刚去完洗手间,见戚暖竟然在,惊喜:“小七!”

    戚暖转头看,比韩娉婷更惊喜,有救星!

    “上次的事,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韩娉婷撒着娇问,戚暖微醺一笑,娇态落入男人深晦的眼里。

    “我们……我们出去说。”戚暖舌头打结,真的有些醉了。

    出去包厢。

    戚暖贴着走廊的墙,垂着眼缓一缓酒劲,耳旁,是韩娉婷的解释:“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在多管闲事。你当初不见了后,我找不到你,也找不到乐祁泽。后来,我考上大学,跟着我爸出席了一个晚宴,竟然碰到乐祁泽。”

    “我才知道,他一直在找你。”

    “小七,不要再倔强了,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一定很辛苦。我试探过乐祁泽的态度,他没否认孩子是他的,他心里肯定很想挽回你的。你们别再互相折磨了。”

    戚暖头疼拧眉,不明白韩娉婷为什么认定她的前男友就只有乐祁泽?

    更令她惊讶的,乐祁泽竟然默认孩子是他的,这么大的一顶绿帽,他戴得可舒服?

    韩娉婷还在劝她回心转意。

    戚暖醉得口齿不清的,不想解释什么,怕说了不该说的话,她的事,误会也好,不堪也好,也是她自己的。

    她不惧别人看她的目光。

    “好了娉婷,你不要再说……我、我和乐祁泽没可能的了。”戚暖拍拍韩娉婷的肩,回去了,老总在不能离开太久的。

    回到客户的包厢。

    戚暖和其他同事,陪着小喝一轮,才终于结束今晚的应酬。

    送完客户上车离开,戚暖醉得双脚打晃,虚软,老总叫她上车,顺道送她回去。

    她用仅剩不多的理智,拒绝。老总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自己也喝醉了,还要找代驾开车,不安全。

    邹舟教诲:喝醉酒的男人,和禽兽差不多,见到女人就发情;喝醉酒的女人,则跟个小白兔似的,被禽兽逮到,就完了!

    戚暖目送老总离开,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坐着,先歇会儿,考虑等下,开一个单人房,今晚先住这,不回家了。

    她也不是没有过经验,明天早上,打电话给邹舟,让邹舟带一套干净衣服给她,回到公司换上就是了。

    七夕七年有邹舟看着,她不担心。

    想着想着,人迷糊,有人在叫她……

    戚暖缓缓睁开眼,看到韩娉婷在叫她,问她道:“你怎么在这里睡?不回家?”

    戚暖看韩娉婷他们,应该是玩完散场了,一行人正要打道回府。

    有人提出,可以顺道送她回家。

    她不太想让他们送,这些人都是和韩应铖认识的,她家地址恐怕一下子就传开了,本能觉得,还是保持适当距离比较好……

    她含着酒气说:“我今晚住酒店,等下就开个房间。”

    韩娉婷想了想,笑道:“看你醉成这样,我帮你开吧。”

    戚暖点点头,酒店的空调吹得她酒气更浓,散都散不了,越来越迷糊。

    她将身份证和钱包,给了韩娉婷,说帮她开一间单人房。

    韩娉婷在酒店前台,办好入住手续,将房卡,以及钱包身份证归还给戚暖,没用戚暖的钱:“你自己上去没问题吧?”

    戚暖说没问题,谢了韩娉婷,晃着身子走去电梯……

    “小姐,还有一张房卡。”酒店服务员说道。

    韩娉婷开了一间双人套房!

    她接过房卡,拿出手机,拨打一个人的号码:“乐祁泽,是我——”

    房卡上的数字,09,还是06?

    戚暖倚在电梯角落,眼帘不停地眨动,仿佛迷雾重重,怎么也看不清楚。

    下次,真的不能再喝这么多,主要混合的酒,后劲太大,难受死她了。

    电梯到了10楼,开门。

    戚暖红着脸儿出去,扶着墙走的,1009的房间,她眯着眼将卡刷了两遍,都打不开门,她醉得蹲下身,乌发遮着脸,不行了……

    另一张房卡替上戚暖的位置,轻轻一刷,房门应声打开,那是男人的手,修长有力量,食指戴着一枚华贵戒指。

    戚暖有意识地动了下,娇小的身子被男人横抱起来,她微张的唇瓣擦过男人颈项的肌肤。

    软软嫩嫩。

    酒气甜美。

    还是和五年前一样,男人几乎瞬间就起了生理反应,止住的念,如星火燎原,轻而易举被撩拨起来……

    他抱着戚暖进去房间,关上房门,上锁!

    戚暖觉得有人在压着她,很沉,很高大的身体,炽热的手游走在她身上,唇上的声息被凶猛吞没……

    她挣扎着起身,没人压着她,分不清梦里梦外,她口干得想倒杯水喝,眼一瞥,房间里除了她,还有一个男人!

    韩应铖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面,已经有无数个烟头。

    他起身走近大床旁,手指挑起戚暖的脸儿,俯视她的眼神,黑暗无边:“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韩应铖,戚暖微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