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男人斯文西装下的身体,结实强悍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一语惊人!

    戚暖匆匆看向韩应铖和薄茜,俊男美女形象般配,她垂下眼,神经已经很紧张,身上的目光更为之芒刺。

    “你……你有孩子了?”韩娉婷不敢置信,戚暖消失的几年是去生孩子了,那个那么害怕男性的小泪包。

    “嗯。”戚暖点头,看也不敢抬头看韩应铖,只能这么说:“我前男友的。”

    很少人知道戚暖有一对龙凤胎,公司的个人资料,只要求填写已婚未婚,她未婚,但有孩子。加上她刚回来韩城,周围熟人不多,除了邹舟,对其他人她警惕心很强。

    韩应铖把玩着如玉的茶杯,好似女人的肌肤,眼底冷酷。

    “是他啊。”韩娉婷喃喃自语。

    她一直知道戚暖以前,在学校外面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初恋男友——乐祁泽。

    戚暖总叫他小祁哥,是社会精英。

    点的菜很快上桌了,总算结束这尴尬话题。

    精致的护国菜,戚暖吃不出上乘的味道,烫得薄汗脸红,头皮发麻也不敢抬起半分,总觉得对座的人在盯她。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饭,戚暖说公司有事要先回了。高中同学韩娉婷跟她交换了手机号码,方便日后联系,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上馆外面,春光灿烂。

    戚暖迎光直走,整个人都是冷的,她刚才干了一件大事……

    薄茜和韩娉婷在聊天,韩应铖并不喜欢女人的话题,今日比平时来得更沉默。

    薄茜看着他完美的侧颜,忍不住挽着他手臂,脸蛋贴着他结实的臂膀,轻磨,想被这个男人强而有力地拥进怀里,狂野对待。

    韩应铖抓住薄茜的手,一点点缓缓挪开他手臂,起身,拿起外套说道:“你们继续聊,我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

    开门出去。

    服务生递上干净的热毛巾擦拭,高级中餐场所,待遇周到。

    韩应铖面无表情地擦干净双手,才离开。

    他接过泊车生递来的钥匙,上车,往集团的方向开去,沿路,春色明媚,女子迎着光走,衣裙单薄,身材曲线若隐若现。

    韩应铖看了一眼,方向盘一打,将车开驶过去,停下:“上车!”

    戚暖真的觉得她和韩应铖的孽缘太重,这里附近不好打车,倒是很前面有个公交车车站。

    她差不多走到了,韩应铖却突然杀上来……

    “要我下车请你?”韩应铖峰眉一动,强势。

    戚暖只能开门上车,哪敢不从,邹舟还在谈这位大人物的单子,上次碰壁那么严重,她不想再添堵了。

    车上沉默。

    男人天生的气场不可忽略,越安静越强烈。

    戚暖纠结要不要跟韩应铖解释,昨晚电话里,她觉得他好像生气,她担心会影响到邹舟那边,但也怕他提起五年前那一夜。

    成熟男人对这个字眼的态度,比她想象中还要开放……

    纠结中,韩应铖的手机响了,他用耳机接听,皱着眉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转眸,看着发呆的戚暖,薄唇微勾:“我要先去一趟医院。”

    戚暖点头,以为他会在路上让她下车,结果一路去到韩城最好的私立医院——荣光。

    戚暖愣在车里,韩应铖已经解开安全带,下车,见她还在车上,手指轻敲她那边的车窗,阳光折射,修长好看。

    绕心似的,戚暖咬着唇下车,双脚都是虚的,并不想跟韩应铖进这个医院。

    他深沉的目光,极缓慢地瞥了她一眼,单手插在西裤里,转身,进去。

    跟,还是不跟?

    戚暖急得鼻尖沁出薄汗,看着韩应铖的背影,还是跟上他。

    有预感她这一走,就真的彻底得罪上韩应铖了。

    小跑着进去,电梯门还没关,韩应铖紧紧盯着跟来的戚暖,手指轻按关门键钮,灯光下,目光幽暗!

    独立的vip病房。

    外面有几个保镖,还有单独照料病人的医生和护士。

    戚暖低着头跟韩应铖进去,病床上的韩老看孙儿来了,面色缓和一些,招手让他坐,并没有问他身旁的年轻女人是谁,只当是新来的秘书。

    “爷爷。”韩应铖坐下病床旁的椅子,给老人倒了一杯水。

    病房里只有爷孙俩,和戚暖三人。

    戚暖一个外人在这里靠边站她都觉得尴尬,很不自在,她向韩应铖的爷爷问了一声好,借由说不打扰他们出去外面等。

    医院的走廊很长……

    她一个人无所事事地走,其实,她没有理由跟上来的,但她摸不准韩应铖的心思,尽量就不想得罪他了。

    前面最后一间特级vip病房,戚暖慢慢停住脚步,没再靠近,失神地盯了很久,仿佛能盯出什么来。

    直到电梯‘叮——’一声,门开……

    戚暖回神,看到一西装正统的男人捧着一束鲜花出来,他显然也看到她,瞳孔震撼扩大,脚一顿,走向她,步步都像踩在她心尖上一样,目光对视,交缠着爱恨情仇。

    看向戚暖身后,乐祁泽出声:“韩总。”

    戚暖身子一颤,转头,韩应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高高地俯视她,衣领子上的喉结,在动:“有事?”

    不知问她,还是问乐祁泽。

    戚暖整个人的思维,都是混乱的,这个地球终究是圆的,这座城再大她和乐祁泽还是狭路相逢!

    她读书时候,唯一爱过的男人,就是如沐春风的乐祁泽,他是她的初恋,青涩交心,他却给她最狠心的背叛。

    “我来探望我岳母。”乐祁泽说着,看向戚暖。

    还是那么谎话连篇,戚暖心里发冷。

    韩应铖稍稍抬眉,眼眸深刻地扫过戚暖的脸儿,没有和乐祁泽再交谈,便走!

    戚暖跟着他进去电梯,一直盯着电梯门恍恍惚惚,出去时没留神绊到了脚,男人的手臂横在她胸部前,另一只大手扶住她的腰,炙热气息侵染她的肌肤。

    戚暖自觉太亲密,脸一红,白皙的手轻推韩应铖,他没反应,她抬头对上他灼灼炙热的眼神,幽深暗涌,仿佛随时都要强吻她一样。

    心一惊!

    上次被他强吻还能解释他喝醉酒,今次……

    韩应铖突然收回手,走了,无事一样。

    戚暖难以启齿地垂下眼,碰过他胸膛的小手,指尖微烫,男人斯文西装下的身体,结实强悍。

    上了韩应铖的车,戚暖一路忐忑,他寂静无话。

    终于回到公司楼下,戚暖才缓缓放松,礼貌道:“谢谢你,韩先生。”

    “慢着!”韩应铖眸光一凝,叫住解开安全带的戚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