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可知道,我从未被人这样耍过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努力淡定:“其实是这样的,五年前,我醉得一塌糊涂,那一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过来的。我醒来后,以为房间里就我一个人,我穿上衣服就走了,不知道原来你在。”

    “我那时,年纪还小,不懂事,事后也后悔了很久。我现在只想将过去的唐,告一段落,所以韩氏那边,我没再负责了……”

    戚暖坐在梳妆台前讲的这个电话,镜子里的自己,眸子泛水,还记得那一夜,男人矫健有力的身体。

    韩应铖声音冰冷:“所以,你就心安理得将我的私人号码给了你公司的同事?你可知道,我从未被人这样耍过?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你公司的电话!”

    戚暖猛吸一口气:“那合作——”

    通话被挂断!

    戚暖愁着眉,她的克星,除了乐祁泽,还有韩应铖!

    韩应铖将手机砸了,面无表情。

    薄茜刚好开门进来,看到地上的残骸,笑着问:“发这么大脾气,哪个高层又办事不力了?”

    “你怎么过来?”韩应铖看了她一眼,起身,拿起衣架上的西服外套,穿上。

    薄茜打开衣柜,给他挑了一条深色领带,温柔如爱人:“来提醒你,明天娉婷约了我们吃饭,你别忘了。”

    韩应铖没系薄茜挑的领带,不打领带就离开了,薄茜问他这么晚去哪,他沉默,并没义务告诉她。

    去到周景时约的酒吧。

    气氛很好,他却提不起兴致喝酒,眼前形形色色的女人,脸上都画着精致妆容,美丽的,妖娆的,清纯的,但都不是她!

    不是戚暖!

    他拿起一支烟,已经有人递上火点燃,弥漫的烟气,让他想起那张泫然若泣的小脸,白皙的,泛着不正常的旖红,身子是他喜欢的纤柔软嫩,在他怀里散发满怀的甜美酒香。

    她说她很难过,无家可归,眼泪碎在他手心上,烫得他不知所措。

    那一夜,他待她如珍宝,她却视为唐!

    韩应铖捻灭烟蒂,热情如火的夜场,他一身冰渣!

    第二天,中午休息时间。

    戚暖没想到会在蛋糕店遇到旧时的高中同学——韩娉婷。

    她原本打算给七夕七年订一个蛋糕吃,这蛋糕店,中午订,下午就能拿,很快。

    她一开始没注意,在前台看蛋糕款式,旁边的人在拍她的手,她才抬起头看——肤白高挑的美人,笑容夸张:“戚暖?小七!真的是你啊!”

    “娉……娉婷。”戚暖认出自己的高中同学,难得结巴。

    她回来韩城,是近乡情怯的,如今重遇熟人,更胆怯。

    韩娉婷是她高中同学兼好友,她读书时,是那种性子腼腆,和男生说句话都会脸红的人,经常被男同学欺负,韩娉婷是当时班上的班花,每次都很义气地帮她解围。

    韩娉婷瞅着她的脸问:“你当年怎么了?突然就不上课了,高考也不参加,找也找不到你,去哪了?”

    戚暖没订成蛋糕,和韩娉婷离开蛋糕店,才说:“家里出了点事。”

    话点到这,韩娉婷没再追问,23岁,人情世故都会了,肯定是出了不好的事。

    她打开自己宝马的车门,热情地叫上戚暖:“走吧!”

    戚暖一愣:“去哪?”

    “去吃饭。”韩娉婷已经拉住戚暖的手:“我们多少年没见了,该聚一聚。正好我约了我小叔叔和他女朋友,你也一起来吧,这次,你说什么都不准走了!”

    “不好吧。”戚暖心不在焉,挺犹豫的。

    断了五年的同学,她不知道该不该再有联络。

    “怕什么,我小叔叔你也见过。”韩娉婷推着戚暖上车,她才上车。

    说真,戚暖不记得韩娉婷的小叔叔,长什么样,但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忘了,随便点点头。

    唯一的印象,就是当时,她高二17岁,正是桃花的花期,她们的高中环境很美,外面是长长的人行花道。

    那日,风大。

    桃花花瓣,唰唰地掉,她在等乐祁泽,韩娉婷在等她的小叔叔。

    花瓣落了她一身,她怎么拍都还有,眼前不远,一个白衫长裤的男人踏着满地繁花信步而来,走近时,她才知道他长得很高,她必须要高高抬起头。

    她那时没敢抬头看,怕陌生人,更怕成熟的男性。他的手在她发上揉了几下,花瓣掉下来几片,她却觉得自己被异性轻薄,一直咬着唇瓣。

    直到,韩娉婷偷偷推了她一下,她才跟着小声叫他一声小叔叔。

    后来,乐祁泽来接她了,她就跟着乐祁泽走……

    上馆,吃高级中餐的场所。

    韩娉婷将车钥匙交给泊车生,戚暖跟着她进去。

    吃饭的包厢在楼上,服务生替她们开门,走廊颇暗,房里面极亮,主座上的男人,俊颜耀眼生辉,戴着一枚象征戒指的食指,轻敲桌面。

    抬眸瞬间,精准捕捉住她!

    眼神凌厉!

    戚暖脸上又红又白,要被吓出心脏病!

    韩应铖,韩娉婷……

    姓韩的人那么多,她就认识两个,竟然还是亲戚关系,她高中同学的叔叔是她一夜情对象!

    这辈分……

    戚暖真想立刻转身走人,可韩娉婷拉着她的手,笑颜如花地邀请她进去,她脚下像生了根,走不了,进也不太想进。

    伸头一刀,人都来了,她总不能撒手走,只能装若无其事。

    坐下舒适的座椅,戚暖如坐针毯,对座韩应铖的目光,锋芒刺着她的脸,一个字一个字沉沉地敲击她的神经:“我们认识。”

    是啊,真的认识,只是她不记得他而已。

    戚暖打死也不愿意说话的,捧着杯热茶在喝,肤色蒸出红润,她也没看韩应铖一眼,主要是昨晚她才在电话里跟他说了那些话,今天就巧遇上了。

    他怕是要误会她在耍手段。

    她想不到韩应铖真的有一个和她一样大的侄女,而且,还是韩娉婷。他看上去很显年轻,气质成熟,皮相还相当俊美,他多大?

    房间的门,开了又关。

    美丽的薄茜打完电话回来,看到韩娉婷身边还有个女性,走过去问:“这位是……是你!”

    薄茜认得戚暖,那个刁钻她的家长!

    戚暖一怔拧眉,这么孽的孽缘,她想不认倒霉都不行。

    “你们认识?”韩娉婷问,主要问戚暖,好奇她这些年,都在干嘛。

    戚暖没说话,手搁下白玉似的茶杯,指尖轻抚杯子边缘,白玉生烟。

    薄茜坐下韩应铖身边,看了眼戚暖说:“她的两个孩子在我学府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