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甩了那个男人,跟我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刚到南城的一个月,就知道自己怀孕,她本来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希望,意外的惊喜反而给了她一点点寄托的希望。

    她多想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亲人陪伴她,唯一的妈妈一直在医院昏迷,医生判定苏醒几率渺小。

    无底洞的医药费,加上家境巨变,没有亲戚愿意帮她,她依稀还记得当初的无依无靠,还好,七夕七年来拯救她了。

    孩子的父亲是谁,一点也不重要,她根本不想知道。

    次日,中午,12点。

    明珠酒店。

    戚暖和邹舟准备好资料文件,如约而至,酒店经理一路邀请她们上楼。

    一间高级包厢。

    饭局上除了韩应铖,还有昨天别墅里的那群男女,其中,和韩应铖打过牌的三个男,戚暖还认得。

    位置,只有两个,一个靠韩应铖身边,另一个是相邻的,靠着一个美女。

    那三男的其中一个,走过来拉开韩应铖身边的座椅,招呼戚暖:“小暖,快过来坐。”

    戚暖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他们这么熟,隐约记得这个桃花男,叫周景时。

    不得已,她客客气气地坐下韩应铖身边,邹舟坐着与她相邻,手指轻掐她大腿,好似在问:

    怎么搞的?弄得跟亲朋聚会一样,她们能开口谈公事?

    戚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她以为昨晚韩应铖给她酒店地址约她,是要出来谈公事的,谁想到,他跟朋友聚会竟然叫上她……

    这群人,男的是富家少爷,女的是千金小姐,个别是攀高枝的美丽女伴,尊贵的圈子,人上人,尽管已经是上流,可还有上流的阶级之分。

    韩应铖绝对是他们巴结的对象,一口一个韩少,他才是老大。

    戚暖在邹舟耳旁,轻语,既然已经来了,只能等吃完饭后,看能不能和韩应铖谈上公事。

    她目前,也被搞迷糊了,她坐在韩应铖身边,是个什么定位,他的朋友看她算是什么身份?

    戚暖觉得,这个圈子的人,都是人精,很多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不挑明不戳破就将她定位了,她自己还云里雾外的。

    菜上桌了,奢侈的华宴。

    戚暖扫一眼,能叫出七八个昂贵菜名。

    这顿饭吃得,犹如针毡,周景时和别的人,一直和她说话,她也不敢乱回,怕说错话给韩应铖掉面子,总是傻笑带过。

    估计,周景时他们也真当她是个傻的。

    倒是希望韩应铖能帮她解一下围,可他好看的手撑着侧颜,看戏一样,还叫她喝酒。

    他的酒杯与她的清脆相碰,道不尽的暧昧。

    戚暖觉得,韩应铖在报复她,比如昨晚,她打破他书桌的台灯,以及,好像还咬了他。

    恰好此时,手机有来电,戚暖顺势就不说话了,拿手机出来看,来电显示——亲爱的!

    她心口一颤,连忙起身离座:“先失陪一下,我出去接个电话。”

    七夕七年打来的,她和邹舟日常都要工作赚钱,龙凤胎上幼儿园开始,她就给他们买了一部小手机。

    单亲家庭的孩子比同龄的早熟太多,懂得有事就打电话给妈妈。

    戚暖心疼地担心孩子有什么事,没注意到韩应铖转瞬深谙的目光。

    转角的安全楼梯通道。

    戚暖接着电话,紧张:“怎么了?”

    手机那边,隐约听到女儿七夕的哭声,她的酷儿子此时声音也透着不安:“妈妈,有男同学想欺负七夕,我推了他一下,可能……可能要见家长。”

    戚暖首先问:“你有没有受伤?”

    戚年酷酷地说当然没有,手机转到女儿戚夕那,哭着小声说爱妈妈,敢情,是给弟弟求情,怕挨骂。

    “我也爱你。”戚暖温柔回应,缱缱绻绻的,女儿像她小时候,是个小泪包。

    ‘哒哒’步履的声响,戚暖猛地转身,看着不知何时在这里的韩应铖,双腿修长地一步步下着楼阶,目光如炬地盯她的脸。

    黑色男士西装下的气场,冷冽!

    戚暖拿着手机说:“我马上就过来,嗯,好的。等我,拜拜。”

    挂了电话,韩应铖已经在她面前,光从身高比例,他就足够高高在上了。

    戚暖想说她有事要先走,可他高大的男性身躯将她堵在角落,长臂一伸,围着,俊颜离她很近,冷冷问她:“有男人了?”

    啥?戚暖真傻了。

    韩应铖搂着她腰身,身前的结实胸膛紧紧压着她,大手在抚摸,男性气息,强烈。

    戚暖脸儿恼红,没见过性搔扰还这么猖狂的男人,他有资本猖狂,但她不从!

    韩应铖低低沉沉道:“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五年前那一夜,你为什么要走?”

    戚暖霎间僵住挣扎的手,心跳一顿。

    韩应铖挑起她的脸儿,肌肤嫩得能掐出水,腰身很软,胸围比以前更加之可观:“你可知道我找了你多久?本来,我已经对你止住念头,但五年前,是你先来撩拨我,一夜后你却人间蒸发。”

    “如今,你再次出现我面前,我还是对你很有感觉。甩了那个男人,跟我!我们的身体,很契合。”

    戚暖吓得腿软,五年前和她缠绵一夜的男人,竟然是他!

    回到吃饭的包厢。

    戚暖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拿起包包,拽着邹舟离开,管不上在座的其他人对她的看法,脸一直低低垂着。

    开门出去时,韩应铖刚好回来,戚暖抬头,迅速瞪了他一眼,拉着邹舟走人。

    韩应铖只觉得那一眼,销魂至极,让他身体起了感觉。

    离开酒店,外面的阳光很明媚,戚暖绯红的脸儿,连眼角都泛着媚光,邹舟看她一副含春样,吓一跳:“小七,你怎么回事?见鬼了?”

    戚暖咬着酥麻的红唇,觉得,比见鬼还可怕!

    坐上计程车,赶往龙凤胎的幼儿园。

    戚暖心里乱糟糟的,她以为和五年前那个陌生男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交集,谁知道,现在他竟然活生生在她面前,还是韩城的大人物——韩应铖!

    他记得她!

    她越想越后怕,如果,韩应铖知道七夕和七年的存在,甚至,知道得更多……她怕他要争孩子的抚养权!

    去到幼儿园。

    戚暖让龙凤胎就读的,是韩城有名的私立学府,幼儿园小学初中,一套制办,保送的高中也很优秀,教育和环境都很好很好。

    戚暖还是学生时,也读这个私立学府,她知道这里的学费很贵,但她想给七夕七年最好的,尽她最大的努力也要看着孩子好,这就是她目前仅有的,不能被人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