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像猎人盯上猎物,眼神危险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和邹舟发完短信,戚暖靠着舒适的沙发,不知不觉睡着了,总觉得有一双炙热的大手缠着她,然后是男人迷人的低喃:“小七。”

    ‘叩叩——’,戚暖被敲门声吵醒,窗外天色半黑,她看了眼时间,六点钟。

    她连忙起来,打开门时秀眉拧起,她记得她有锁房门的……

    门外的人是张姨:“戚小姐,韩少在书房等你,我带你过去。”

    “好的。”戚暖压下疑惑,跟着张姨走,白皙手指梳理自己的头发,睡了几个小时,也顾不上整理形象。

    刚才的卧室,有些闷热,她忘记开窗通风。

    到了书房,戚暖一个人进去,里面没开灯,仅有窗外晚霞的余辉,半黑半暗,韩应铖站在半高的书桌旁,面庞染上神秘阴影,目光如炬。

    戚暖觉得这个男人,气场很强,不出声也能给人压力。

    她缓缓走近,将那钱归还:“韩先生,我先将钱还给你,我不知道这原来是你的钱,实在不好意思。”

    韩应铖没动,低眸,审视她微乱的乌发裹着的小小脸蛋,双眼朦胧,红唇干干的似等着湿意滋润。

    他伸手,扣住她细巧的手腕,将眼前的女人往他怀里拽。戚暖还没反应过来,韩应铖的唇就强势吻下,带着浓烈的酒气,以及,淡淡的烟草气息,混合成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

    戚暖有一种被人肆意侵略的错觉,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男人强吻!

    与她紧贴的男性身躯,那么高大,力量是她的数倍。她挣脱不开,小手慌忙爬上他身后的书桌,摸索到一样东西,顾不上是什么,用力一推。

    “噼里啪”,台灯掉地上,破碎,声响很大!

    “韩少?”张姨听到动静。

    “没事。”韩应铖盯着戚暖,像猎人盯上猎物,眼神危险。

    戚暖唇都麻了,觉得自己是他的砧上肉,要被活吞下肚的那种!

    她赶紧大声喊:“张……张姨,台灯碎了,可能会扎伤人。”

    不一会,张姨闻声进来,戚暖顺利挣脱韩应铖,站得远远的,低头,口唇里里外外都染上他的男人味道。

    张姨看了眼地上的情况说:“我下去拿个扫把上来。”

    戚暖顿时急红眼,张姨一走韩应铖不会又来吧,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喝醉酒。

    她可不想留下来再被轻薄一次——“我……我还有事,先走了。韩先生,你的钱我搁在这,再见。”

    说完,她不敢回头看韩应铖的表情,跟着张姨出去书房,逃的似的离开别墅。

    外面的保安,看她出来时的眼神,说不出的古怪。

    她视若无睹,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离开,在车上才敢拿出化妆镜,照照自己,眼红脸红唇也红,确实不正常。

    发春似的!

    回到家。

    邹舟已经喂饱龙凤胎吃晚餐,三缺一正在玩飞行棋。

    戚暖脱下黑色高跟鞋,换拖鞋进屋。

    七夕七年过来接她,弟弟七年酷着小俊脸说:“妈妈,今天在学校,有个男同学想掀姐姐的裙子,我阻止了!”

    戚暖大脑当机一下,这才幼儿园中班:“男人都这么流氓吗?”

    “我不流氓我绅士!”儿子一副骄傲样,特有性格。姐姐七夕轻拽她的过膝裙:“妈妈放心,我不早恋。”

    戚暖瞪了眼邹舟,龙凤胎的词汇量惊人,邹舟经常带他们去看乱七八糟的电影和节目,接地气得很。

    四人围着一张小桌,凑齐角玩飞行棋。

    邹舟用手肘顶了下戚暖,问她韩应铖的事:“咋样?”

    “炸了。”戚暖连扔五把骰子,都是一点,她今天倒霉透顶。

    邹舟倒吸一口气,搞砸了大客户?

    事实上,戚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搞砸,她洗完澡躺在床上苦恼得很,还好七夕七年在身边,给她揉肚子,缓和了经痛,想想也不是那么难过。

    无非,就是被男人占了便宜,失去个大客户而已。

    她也知道人没钱就很难倔起来,可目前情况,她想挽救也挽救不了。

    她刚才走了,不走的话,韩应铖不知道会对她如何?

    戚暖没想下去,事情百分之九十九已经搞砸,她多想无用。肚子上的四只小手,慢慢停下来,她看儿子女儿就睡在自己身边,调了个位置,盖上薄被,关灯睡觉。

    小日子有小日子的过法,还是挺乐观的。

    快要睡着的时候,戚暖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身边熟睡的俩娃儿动了动。

    戚暖连忙捂着手机下床,轻手轻脚出去卧室,不想吵到孩子。

    手机来电显示:韩应铖。

    戚暖心脏狠狠一跳,现在晚上10点钟,不早也不算很晚,她以为韩应铖不可能再找她,他女人不少,她刚才的表现,估计,已经倒尽他胃口。

    却……

    戚暖按下通话键,韩应铖的声音在夜里,更添几分魅惑,很性感很性感的哑:“你走得这么快,不是要和我谈公事?”

    戚暖脸儿泛红,还好他看不到——她刚才确实走得快,是逃跑。

    她自觉韩应铖在给她下台阶,她顺着下台阶说:“我以为韩先生喝醉了,你需要休息,我就不好再打扰,公事下次再谈也不迟。”

    韩应铖沉默几秒,说:“明天中午,12点,明珠酒店。”

    强势如命令,不容拒绝!

    戚暖觉得他应该是要谈公事了,利索应下:“好的。”

    挂了电话,戚暖挑挑眉——真的喝醉酒了?现在酒醒?

    被一个喝醉酒的男人强吻,戚暖告诉自己只能节哀,她喝了杯水,唇上仿佛仍有男人炙烫的余温,挥之不去。

    她这个身子,开发过的男人,只有一个,还很生涩。

    韩应铖的电话后,戚暖什么睡意都没了,她干脆在客厅陪邹舟看非诚勿扰的重播,顺便,将明天中午去见韩应铖的事,说说。

    邹舟喜出望外:“还好没搞砸,我都考虑要不要给你报名上非诚勿扰,好钓个金龟婿!”

    戚暖点头,赞同:“你钓吧,你是七夕七年的干妈,你钓到个有钱男人,我们也能沾沾光。”

    邹舟碎了她一句没出息:“你一个女人养两个孩子多不容易,找个男人分担一下你可以轻松很多的。小七,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还真的傻得打算为那个渣男守身如玉一辈子?”

    戚暖讪笑,没说话。

    邹舟一直以为她18岁时年幼无知,被前男友始乱终弃了,所以,才怀孕远走他乡独自生下两个孩子。

    她对此,从未解释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