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男人存心想跟她搭讪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3月,桃花盛开时,开往韩城的高铁在花海之间穿越。

    戚暖离开韩城已经有五年,今次回来,是有些近乡情怯的。她看着车窗外的桃花花海,感叹,变化真大,越来越繁华。

    一声声响,高铁包厢的门打开,戚暖转头望去,男人伟岸的身形,几乎挡住半开的门口,他微微垂首进来,手肘搭着西服,还拿着一个皮质的男士公文包,西装革履的,五官立体。

    男人坐下她对面座,戚暖发现,对方比她目测中还要高大,修长的双腿,伸直都快要碰到她这边的软座。

    女乘务员替他们关上包厢的门,这列高铁的乘客很少,戚暖原本是坐在外面的二等座,后来,被乘务员邀请到里面的包厢坐,估计,座位都空着。

    男人明目张胆地直视戚暖,眉宇轻挑。

    戚暖向他微笑点头,基本礼貌。

    男人勾唇,深邃的眼眸,流转异彩。

    戚暖的手机恰好在这时收到短信,她拿出来看,是邹舟发来的:“小七,你到了没?你家两个娃拽着我说想你了,我快要搞不定他们。”

    戚暖也想念自己的一对龙凤胎,想到过一会就能见到他们,心情就很好。

    她看了眼手表时间,笑着输入:“快到了,20分钟左右。”

    戚暖过去五年,都在南城生活,工作原因,她被调到韩城的总公司上班。

    龙凤胎转了一所幼儿园,需要提前一周先回来,邹舟帮她带着照顾,她交接完工作今日才回。

    和邹舟发完短信,戚暖总觉得有人在看她,不禁抬头,坐她对座的男人,好看的双手环胸,眼神恣意地打量她白皙脸儿,和,裹在衣服里的女性身材,声音质感的哑:“小姐,我们认识。”

    戚暖拧眉,没搭话。

    出门在外,坏人不少,流氓更多,尽管这流氓长得如斯俊美,可她自觉自己被男人调戏了。

    高铁即将到站。

    戚暖准备拿行李先出去。

    她自身的行李不多,龙凤胎的多,行李箱因此有些重。她轻晃一下,没站好,身后撞到一个男性的胸膛,肌肉硬硬的,结实。

    男士香水的气味,渐浓渐淡,将她包围。

    不知为何,似曾熟悉。

    戚暖有些恍惚……

    “我帮你拿。”性感的男音,戴着名贵腕表的大手从她身后伸出,很快将行李箱拿下来,递给她。

    戚暖从恍惚中回神,抿唇接过行李,男人的身体与自己若有似无的触碰着,她抬头瞪了一眼男人耀眼的俊颜——色狼!

    迅速离开包厢,戚暖在门口等着下车,半晌,有人轻拍她的肩。

    回头看,竟然是刚才那个男人!

    他很高,戚暖必须要抬头警惕:“有事吗先生?”

    男人目光垂视,递给她一张一百块说:“你掉了钱。”

    戚暖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包包,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

    钱,对戚暖来说很重要,她有一双儿女要养,平时生活能省就省,平白无故掉钱,事后发现要心疼死她的。

    接过钱,男人很快就离开了,戚暖纠结的一声谢谢没说出口,可能,不是色狼……

    到站,下车。

    阔别五年,戚暖再次回到韩城这座城市。

    五年前,她一无所有的自我放逐,上天眷顾她,给了她一双可爱的儿女,为了他们,她必须要更努力地工作、赚钱——给龙凤胎好的生活,和教育。

    戚暖吻了吻折着的一百块,人穷,爱钱。

    将钱摊开时,戚暖皱眉,钱的上面写了一串手机号码,以及,劲度凌厉的字。

    一看,就是男人写的字。

    “这是我的私人手机号码,记得联系我,韩应铖。”

    戚暖……后知后觉才明白,钱根本不是她掉的,这个男人存心想跟她搭讪!

    真土豪!

    用钱留的联系方式!

    韩应铖……戚暖觉得这个男人的名字,有些熟悉,可他人已经下车走了,她没见到他,想还也还不上,这一百块私吞算了,她没闲情别致和陌生男人打交道。

    何况,她刚才看他的衣着气质,非富即贵,有钱男人玩玩女人罢了。

    戚暖接到邹舟的电话,拉着行李箱快步出去,外面停车场,一眼就看到邹舟的小轿车,龙凤胎从车上跳下来,冲她喊:“妈妈。”

    龙凤胎长得不太一样,女儿像她,白白糯糯的,儿子越来越俊俏,俨然有成小帅哥的苗头,应该是综合了父母基因。

    戚暖蹲下身,将俩宝贝蛋抱入怀,一人亲一口。

    小帅哥不客气地回亲,然后看着姐姐和妈妈亲嘴嘴,很羡慕,他也想亲嘴,但姐姐不让,说他是个男生,不能当小流氓!

    姐姐叫戚夕,小名七夕。

    弟弟叫戚年,小名七年。

    戚暖当初执意生下他们,生活非常非常拮据,平日唯一娱乐就是对他们说话,后来龙凤胎长大,有模有样地跟她学。

    现在,俩娃说话非常顺溜,聊起来没完没了的。

    邹舟可不敢放任仨话唠:“行了三位小祖宗,赶紧上车,订的自助餐时间快到了。”

    “遵命干妈。”俩娃儿和戚暖异口同声,都将邹舟叫老了。

    上车,离开。

    邹舟开车,戚暖和她闲聊,讲起刚才在高铁上遇到的男人,也不知道算不算艳遇,不过一百块,也够她一位自助餐的钱了。

    邹舟奇道:“搭讪还能送钱?怎么送?”

    戚暖将那张一百块拿出来,邹舟瞥了几眼,猛地刹车——红灯!

    “你小心点开车。”戚暖边说,边转头看七夕七年,还好都系好安全带。

    “我去,小七!你这可不是一般的艳遇啊!”邹舟拿过那张一百块,瞪大惊喜的眼:“我们总公司接下来要拿下的大客户——韩氏。这位韩应铖就是韩氏的大总裁。他竟然跟你搭讪了,还留下手机号码,简直天下掉下来的馅饼!”

    难怪戚暖,觉得韩应铖这个名字,耳熟。

    她从分公司调来总公司也是为了拿下这个大客户,各个高层都很重视。

    韩氏是韩城第一把手集团,韩应铖是名副其实的大人物。

    没想到,这位大人物竟然主动杀上门!

    “……韩城有几个韩应铖?”戚暖想起男人俊美的颜和肆意的眼神,果然,非富则贵。

    “你说呢?”邹舟呵一声笑:“他这个名字的铖字,好像还是著名的风水师亲笔钦点的,说这个字能给他聚财生缘,一千万起一个字,能不聚财生缘吗?这个手机号码,你要是交给我们老总,他马上给你卡上打钱,你信不?”

    韩应铖的私人手机号码,从不给外人!

    戚暖却轻易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