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香烟爱上火柴〕〔死亡请帖〕〔军婚缠绵:甜妻有〕〔万古魔帝〕〔魂灯战纪〕〔独宠狂妃:鬼面王〕〔重生之带娃修仙〕〔妖非善类〕〔学妹的贴身杀手〕〔将出千禧〕〔小师妹每天都要喷〕〔屠戮传奇〕〔封神险〕〔担天〕〔搬砖工的逆袭〕〔网游洪荒之神级玩〕〔位面红包群〕〔神秘军少,撩上瘾〕〔重生邪妃:王爷请〕〔慕少的秘宠甜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从头再来
    许久,不知凌凤羽的决定的袁澈,终于进了寝殿。但是看到两张床头和床尾贴一起的床,他禁不住的蹙眉。

    先前,姬明珍跟他说话的期间,他有看到寂画带着几个丫鬟,将一张床搬进了寝殿里。听姬明珍说,这是凌凤羽吩咐的。

    刚才,他一开门,就发现凌凤羽裸着背,躺在床上,好似睡着了,他赶忙闭上了眼,便没有瞧见两张床是并在一起的。

    不过,等他望向凌凤羽的床,却赶忙又偏开了眼。原是见到了她依然裸着背,未曾盖上被褥的情景。

    这使得站在门口,刚关上门的他,又是一转身,想要就此离开。“哈啾……”可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是让他止住了脚。

    而后,迟疑了下的他,便一挥手。那在他进来之时,再度闭上眼的凌凤羽,就感觉到已恢复如初的后背被盖上了被褥。

    其实,修炼之人哪里会那么容易着凉呢?不过是决定验证一下,女追男隔层纱,这句话是否是真理的凌凤羽,适当的示弱而已。

    袁澈迟疑,也是由于觉得凌凤羽这一举动,有些古怪。

    但想起她没盖着被褥,裸露着背良久,受了伤定虚弱得紧,终还是止了步,扬手无形的替她盖上被褥。

    可如此做了后,他却是发怔的看着眼前的门。极其的不解,为何本对凌七没好气的自己,会在这一夜之间,变得在意她。

    莫非是由于她先前三日三夜,不曾停歇的为他治病,导致差点有生命危险,又在密室里宁死不屈,使得他对她改了观,便不想欠她的人情,这才救了她?

    假若真是这样,为何他先前反应快过思考?

    就像在密室里,他那时想都没想,就一直为她拉拢着他盖在她的身上的衣袍,遮住她那破烂衣裙下的身子。

    更是对那人产生了深沉的暴怒和强烈的杀意,以及还觉得姬洁被折磨,根本就是罪有应得,怪不得凌七会那么做。

    可姬洁才是他过后要迎娶的女子,但他竟是觉得她的妒忌,是不可理喻,以及令他心生厌恶。

    感觉到袁澈怔愣的站在门前,一动不动。闭着眼的凌凤羽,心思一动,嘴微微的一张“咳咳……”

    听到凌凤羽咳嗽的声音,袁澈赶紧收起自己的困惑,转身看向了床上的凌凤羽。

    见她微微的起伏,白皙的脸,因着咳嗽,泛了泛红,不知觉的蹙了蹙眉,迈步走向了凌凤羽。

    等到他走到凌凤羽的床边,见到她不再咳嗽,沉吟了下,便扭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谁知,转而却被攥住了手,使得他微眯了下丹凤眼,想要就此甩开凌凤羽伸过来的手,不曾想凌凤羽却先他一步,

    放开了他。

    这让他想甩开她的想法,顿时落了空。不过,袁澈还是有些不虞。望着凌凤羽那双清明的凤眸,他觉得刚才是被耍了。

    于是,他冷着脸,就迈开了脚。然而,凌凤羽却看出了他的不悦“要不是我感应到你,特意发出声音,你要一直站在门口?”

    袁澈一顿,停住了脚。凌凤羽见此,看了眼挨着的床,忆起刚才袁澈望了眼就转身。

    “今夜,很感谢你和明珍及时赶到,以及你的救助。

    这床是寂画让人放的,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歇息,你也恢复了气力。

    你可移到你想要摆放的地方去,就算把其他的摆设移开都无所谓。

    不必为此,而在外边站到天亮。虽说仅有一个时辰就天亮了。

    可夜露深重,你无需顾忌我,而在外边干站。”

    “你也不用担心,我跟先前一样,与你抢床睡,而让我们两人最后都昏睡过去,这才发生了今晚的事情。

    更甚至,就算是以后,我半夜也不会爬上你的床。

    否则,你可以把我打下床,亦或者杀了,我都绝不会有怨言!

    另外以后除了必要的医治,我也不会跟之前那样不合礼仪的碰触到你。

    这么说,你可能放心,与我同居一室了?要是还不能,那可能等明日?

    到时我恢复些气力,就让皇上给我再另找一寝室,今后我费事些走动给你治病即可。”

    袁澈蓦地转身,似是很诧异,凌凤羽的态度怎么会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原先,她将他当做魔翎,百般的与他作对,还不顾礼仪,亲昵的碰触他。

    如今,他不过是救助了她,她就转变了先前对他的热络态度,成了如今清冷的模样?

    如此说来,那她是觉得他不是魔翎,故而死心了?

    所以,此刻就跟他划清界限,以及还将一切都说得明明白白?

    思及此,袁澈的脸一沉,一抬脚就走到一旁的床,就此躺下。

    此举,让凌凤羽有些讶异“嗯,你这是……要留在这了?

    可你不是不喜两床挨着?行,我明白了,我明日就去找皇上给我换寝殿!”

    袁澈一听,觉得凌凤羽这是认清了他不是魔翎,急于就想要与自己脱离干系,所以才会这么说,也跟自己妥协。

    不然,先前她那么坚定的告诉他,他们俩定要两个月都同居一室。怎么会,忽然又告诉他,其实他们俩可以分开?

    想到这,袁澈终是沉声的应了句“你离开这,后续本世子突然发病,岂不是要猝死?”

    “先前的确是考虑到这个问题,这才会让我们同居一室。

    如今,为感你救了我的恩情,我觉得你先前的意愿,我有必要考虑一下。

    如此做,也算是尊重你。另外,我原名为凌凤羽!”

    “这么说,凌七是你的化名?”“嗯,是!此事仅有宫尘和你知晓,平时你还是可以用凌七唤我。”

    “凌凤羽,凤羽……”袁澈却没听,自个念叨着这个名字。

    这让凌凤羽听了,紧张地提起了心,甚至隐隐有了期盼。可袁澈说到了这,却久久都不出声。

    凌凤羽便暗暗的叹息,明白这是寻常的念叨。毕竟袁澈彻底的失去失忆,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记得她曾是他的羽儿。

    不过,既然已决定了从头再来,那就当这,是刚认识的自我介绍。

    且以他所能接受的方式接近他,让他慢慢的从厌恶她,到接受她,最终在她的努力下,重新喜欢上自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