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众神盟约〕〔热血仕途〕〔奥术世纪〕〔特种医王〕〔唐朝生意人〕〔超级纨绔〕〔恃宠而娇〕〔官运红途〕〔医手遮天〕〔力道〕〔美漫之诸天仙武〕〔我的女友是恶女〕〔我曾流浪〕〔命数之争〕〔盛宠金牌影后,总〕〔念云念你〕〔彼岸青藤〕〔九封天下〕〔陆家百年〕〔来自地狱的极品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凝脂玉甁
    足足一刻钟,魔翎都没有移目,不过转瞬后却是闭了闭眼,坐到了凌凤羽的身旁,执起她的手,轻柔的交握。

    “羽儿,不管苍曦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最在意的还是你的感受,仅要你不嫌弃我,就没有什么能够让我退缩。

    纵使,今后真的有人因为看不上我,而让我离开你。仅要你还爱我,我就不会离开你。知难而退,我仅对你例外。”

    最后一句,那冷幽的语气,异常的明显。以及那响亮的音量,转而飘散在空中,久久都像是在这一方的空间里莫名的流转着。

    随即,魔翎沉寂的感应着周围的动静。可好久都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异样,他也是不由的看向了苍曦。

    好半晌,见他也还是沉睡的状态,魔翎终是抛开了所有的思绪,轻轻的上了床,躺在了凌凤羽的旁边,安静的看着她。

    片刻之后,他的眸光一闪。那到了门外的众人,就忧心的看了眼紧闭的门,随即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其余的人不知羽儿能够自愈,以及跟他一样,无法救治羽儿,他自然不会让他们来打扰羽儿,自我进行自愈。

    但凡他们这里有上品的药帝,他都不会将他们拒之门外。然而,这里并没有,所以他们根本没法帮助羽儿。

    就算将他们放入这,他们最终也仅能够更加的担忧,那又何必。总归,现在这里谁都帮不了羽儿,那他自然不会让他们进来,看到羽儿糟糕的情况,徒增烦恼。

    至于青尊戒里本就拥有的帝级丹药,要是有适合羽儿的,相信苍曦出来时,就已经将它带出来,给羽儿服下。

    可他没有,反而仅能无奈的守在她的旁边,怏怏的进入沉睡。或者说,他跟他一样,也都想一直关注着羽儿的状况,可他的伤势不允许,致使他唯有就此沉睡。

    识海的受损,不是一般的丹药就可以治愈,羽儿拥有魂技,或许可以靠自愈,以及自我进行修复自己的识海,方才可能醒来。

    当然,要是有外物辅助,相信羽儿能够更加快的醒来。蓝樱果,本可以修复受损的神识,但如今羽儿所受损的不再是神识,而是识海。

    苍曦说了她已一再的透支精神力,引得识海出现危机,才会出现反噬。要是这种情况得不到完全的修复,羽儿过后又再一度的透支精神力。

    最终,势必会如苍曦所说,轻则痴傻,重则永远的成为活死人。如今的状况,更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得到缓解。

    思及此,魔翎的眸中盈满了忧色,就那么睁着眼,紧锁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凌凤羽,一瞬不瞬的看着,不敢眨眼,生怕错过她危急的时刻。

    期间,日月交替。那门外的人,却是静悄悄的来了,又忧心忡忡的无声离开,一次又一次。

    从白天到黑夜,再从黑夜到天亮,一波波的人来了,去了后,又再返,悄无声息如此的往返。

    而房里的那张床,一人则保持着定定的看着一旁躺着的人儿。那躺着的人儿,脸的侧边则趴着一条沉睡的金蛇。

    三天三夜,魔翎未曾合过眼,就那么强撑着盯紧凌凤羽的情况,见她没有丝毫的起色,他虽心急如焚,但却也唯有无奈的继续等待。

    直到天边翻鱼白,第四天开始算时,魔翎终是忍不住的眨了下眼,谁知就是这么一眨眼的时间,金蛇的旁边,便多出了一个玉甁。

    犹如凝脂的玉甁,突兀的出现,让魔翎不由的张望了下四周,最终却发现周围没有任何的人迹,更加没有任何的异样。

    迟疑的一伸手,魔翎将那玉甁握于手中,再度猛然的抬首看了下附近,发觉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他终是抿了抿唇,缓缓的拔开瓶塞。

    双眸一睁,精神不由的一震,好似这几日一直不敢眨眼,以及高度集中而极度疲惫的状态,都莫名的消除了。

    看到里边躺着一枚,仿似羊脂白玉的丹药,魔翎抬眸,将整间房都看了个遍。那几日未曾发话,以及进过一粒米和一滴水的嗓子,终是沙哑的出声:“多谢!”

    随后,轻轻的抬起凌凤羽的后脑勺,将玉甁凑到她的嘴边,微微的一拉她的下颌,便将那玉甁里的丹药,倾倒如她的口中。

    虽说,他要不想弄疼凌凤羽,完全可以衔接丹药,喂给她。但他却担心,这丹药是入口即化的,那这仅有一枚的丹药,就无法喂给她。

    要知道羽儿炼制的丹药,绝大部分就是入口即化。所以,他不能冒险,为此唯有极为轻柔的拉着她的下颌,将玉甁里的丹药,喂入她的口中。

    接着,他紧握着那个凝脂玉甁,紧张的看着服下了丹药的凌凤羽。虽说,不知这是什么丹药。

    可就凭他刚才仅是嗅了下那药香,精神就能如此的振奋,他相信这必定不是普通的丹药。

    半刻钟后,魔翎惊喜的发现,凌凤羽的脸色,好了那么一点点。就算是这么一点点,都已足够让他欣喜若狂。

    “前辈,多谢您赐药!”这股欣喜,惹得他未曾对人连说过两次谢,都破了格。其实,就算是一次谢,他都鲜少对人说。

    毕竟,他没有什么事,需要别人帮。若真的有,那也仅会以行动来感谢,嘴上真的极少会说,这么矫情的话。

    说完,魔翎直起那微微弯的腰,欢喜的看着凌凤羽。至此,他又开始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凌凤羽,紧盯着她吃下丹药后,一点一滴的变化。

    正是如此,时间再度飞逝,距离凌凤羽被魔翎抱回,已七天七夜。期间,魔翎就是眨了那一下眼,就再也没有合过眼,就那般的看着情况逐渐有了变化的凌凤羽。

    此情此景,则一览无遗的落在无人可见的一双眼里。事实上,那双眼里,这些天一直都掩映着整张床的情况。魔翎的付出,也全都尽收眼底。

    可那眼底虽为此,逐渐的浮现了些许复杂的神色,好似在纠结着什么。但转瞬,就好像想起了什么,随即那复杂的神色,蓦地变为了坚定,再也看不到一丝的纠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乱伦大杂烩〕〔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