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茅山鬼术师 第124章 窒息之濒
    我一愣,然后恍然,心中直骂自己愚蠢。

    这两位可是医学院的学生,即便只是学生,对这种事也是驾轻就熟吧,我这啥也不懂的想要当主治医师,这不是搞笑吗?

    咳咳……。

    轻咳一声,我淡淡说:“这伤口很好处理,宝儿、禾娜,你们来处理就是,有麻醉剂吧?给他用上些,不想听他嚎叫,很刺耳的。”

    摆着架子吩咐一顿,将纱布、剪刀之类的东西,塞到忍着笑的金禾娜手中,到一边去坐下,掏出根烟来点上。

    “知道了,主刀大人。”

    金禾娜含笑讥讽,那一声‘主刀大人’雷的我几乎坐到地上去。

    持着烟点了点金禾娜,意思是‘我不稀罕和你计较’。

    咯咯咯……!小仙很不给面子的大笑。

    “这孩子,一点不知道帮她哥掩盖,白疼她了……。”

    腹诽着,发现萧宝儿无声的转过身去,却身躯颤抖。

    “好吧,这姑娘也在笑话我是吧?就当看不见好了。”

    我继续吸烟。

    吸完两根,金禾娜和萧宝儿已经手脚麻利的将伤口处理好了,荣大昌仍旧昏迷着,这是因为使用了麻醉剂,免得他感觉疼痛醒过来大喊大叫的烦人。

    这小子发烧了,金禾娜和萧宝儿给他挂了点滴瓶,这就算是处理过了,剩下的就看让他自己了,毕竟,他还有很多道诅咒攻击要承受呢。

    即便攻击力远远赶不及我所遇到的,也够他受的了,这小子运气好遇到了我,要是有诅咒攻击,三只女鬼在场,估计他的存活机率会大增……。

    真是好运气的纨绔啊!我怎么就遇不上绝顶高手帮着挡灾呢?

    吸着烟,看着安睡中的荣大昌,怨念满腹。

    因为,我是别人的贵人,但是,谁是我的贵人呢?上天缘何如此不公?

    很想将这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公子哥撇下不管了,但又过不了心理这关。得,就这么凑合着吧。

    只能如是想了,不然,心理失衡的我不知道如何平复心绪了。

    时间到了中午,荣大昌痛哼一声,缓缓清醒过来,迷茫的看向我。

    至少经历了三四秒时间,眼瞳才有了焦距,惊喜的喊起来:“方师傅,我不是在做梦吧,怎么就看到你了?

    方师傅,昨夜我突然发现自己一个人置身在树林之中,黑咕隆咚的,好几次我被尖锐的树枝刺伤,要不是命大,我哪有机会见到你啊……?呜呜……,我爸他不知道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办法救救他啊?三十六次攻击啊,他岁数大了,我担心,……呜呜。”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对着我咧着大嘴哭嚎,这场面……?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浑身恶寒,要是个大姑娘,特别是美貌一些的,我一定觉着怜惜,但此时,哪有这等心思?冷冷开口,打断他喋喋不休的话。

    “闭嘴。”

    两个字像是从地狱中迸溅出来的,霎间将荣大昌的哭嚎声定格在那,这厮眨巴着泪盈盈的眼,一脸冤屈的看着我。

    这个别扭啊!要是个美丽姑娘这样子,我会觉着赏心悦目的,但一个老大不小的成年男子,做出这幅姿态来,是来恶心人的吗?知道我吃的油腻,这是想刺激的我吐出来吗?

    狠狠瞪了他一眼!其实,心底对这人的观感好了不少。

    至少,这厮知道担心父亲,这就算是有心的了,那种遇到事儿时只顾自己,永远漠视他人甚至亲人的,才是可怕呢,相比之下,荣大昌还算是过得去,不枉救他回来。

    我对人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这人还有心,还知道良心两个字怎么写,就认定为有拯救的价值。

    社会太冷漠太残酷了,无心的人比比皆是,鬼都不如,那样的家伙真就无法拯救了。

    被我一瞪,荣大昌畏惧的缩着脖子,不敢吭声了。

    走到他面前,看看他绑着绷带的位置,没有血渗出来了,看来是没有大碍了。

    掏出一根烟点上,看看荣大昌,随意的递给他一根。这小子赶忙接过去,从我这里接过打火机点燃,狠狠吸了一口,这才可怜巴巴的看向我。

    无语了,这人就是狗改不了吃那啥是吧?这德行,看着就是在找揍。

    拽来一把椅子坐下,看向荣大昌说:“你小子别哭了,事儿已经发生,大家都命悬一线,你担心父亲很正常,不过,此时没有担心的资格,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其他吧,你父亲鸿运齐天,没准不会死呢,明白我的意思吗?对了,你母亲呢?”

    荣大昌闻言愣了愣,缓缓点头,勉强撑着坐起来,吸了一口烟,缓缓说:“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我爸离婚了,早就移民到……。唉,不说了,我爸这些年在外头有不少小老婆,但都没有明媒正娶的抬回来,是担心我受屈……。”

    说到这里,这小子又哽咽了。

    “我说,你个大老爷们,别哭哭唧唧的好不?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哭泣要是管用,诅咒早就解了,你运气好,不然,早被冻成冰棍了,心真大,还能哭呢?”

    我冷冷的呵斥。

    荣大昌的生命中缺少母亲的管教,这才变成那副德行,一切都是有缘由的,不过,这不是让人软弱的理由,因为,我们此时都没有资格去软弱,那会死的很惨。

    温室中的仙草遇到这种事也得变成野火烧不尽的杂草,不然,很快会死。我不得不给他来些猛的。

    果然,这一番话下去,这小子用袖口擦了几下脸,不哭了。

    我暗中点点头,没多说什么,有些时候,压力反而能促进人成长。

    “这人哭的像是只猫,胆子小,好没骨气。”

    小仙的话在我耳边响起,三只女鬼一直漂浮在周围,荣大昌是看不见啊,不然一定吓得魂飞魄散。

    我在心中笑了一声,对小仙说:’那是,哪像我们家小仙,连蓝衣女鬼都被你打跑了,小仙最勇敢了。”

    “咯咯咯……。”

    不出所料,小孩子就是喜欢听好听的,我这么一说,小仙高兴的直笑。

    荣大昌忽然眉头一皱,我看见了,不由问:“你怎么了?”

    “啊,有些内急,得去一下洗手间。”

    荣大昌愁眉苦脸的看眼点滴瓶又看看我。

    “这啥意思,难道要老子举着瓶子吗?”我很不客气的上前,将针头从这厮的手臂上拔下,消毒棉球一摁,示意他自己滚进洗手间去。

    荣大昌张了好几下嘴巴,没敢说出来。

    这小子享受惯了,不知不觉的就想使唤人,忘了老子的厉害了吧?我可不惯着他,皱眉说:“还不快去,等什么呢?别说这点伤你就不能动弹了,还要人扶着吗?”

    我有些不耐烦了。

    “呃,不敢,……方师傅不要误会。”荣大昌寒赶忙应着,然后,费劲儿的扶着墙一点点的向着洗手间蹭过去。

    我看的眉头直跳。

    “有没有那么疼啊?这个难受劲儿就别提了,反正,不管他,看他能不能走到洗手间去?”

    可能是发现试探了半天,我都冷血的无动于衷,这小子的动作忽然加快了,几大步就窜进洗手间去了。本来么,主要伤处在肩膀,走路为何那样困难?原来,就是等人扶啊,真是毛病!

    我坐在窗子那,看着外头阴沉沉的天,继续吞云吐雾,有些郁闷。

    这都折腾多久了,就发现了这么一个活物,还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带着这位,会将整体拖慢……。还有,自身诅咒攻击降临的时候,将这位安置在哪里呢?这是个问题。

    要是跟着我,没准就被牵连了,那我都保不住他。没有遇到活人前一门心思找寻,找到了忽然发现这是烫手山芋,我很想将这厮塞进纸箱,然后,从窗户撇出去!

    “哎呀,这是不正确的,要控制住啊,不能付诸实施。”

    悚然一惊,赶忙纠正自己的错误想法。

    就在此时,突然有惊悚感从后背流窜过去!

    反应超快的回头看向洗手间方向,正好听到一声沉闷的‘救命’喊叫,接着,就被什么东西掩盖住了,听不到了。

    “出事了……!”

    随手将烟头弹飞,向着洗手间就冲过去。

    随着我的动作,三只女鬼跟着飞窜出去,在我拉开洗手间门的时候,她们三个已经抢先一步飞冲到里面。

    我紧跟着冲进。

    洗手间中没有灯,但阴阳眼好使,加上高处有个小气窗漏进来了不少光亮,只是一眼就看清楚了,吓得我猛然停住了脚步。

    此时的状况分外诡异。

    只见一股水流宛似巨蟒一样将荣大昌紧紧缠住,水流覆盖在荣大昌挣扎不开的身上,最主要的是,水流包裹住了他的头部。

    在我的视野中,荣大昌窒息的脸孔憋得发黑了,正常人,只要窒息数分钟就死定了。

    他的诅咒攻击发作了!

    最简单、也是最惊悚的一种方式。

    日常生活离不开的水,此时宛似有了自主意识,要将荣大昌溺毙!这是何等诡异的一幕,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控制这一切?

    我没时间多想,只是对着女鬼们一挥手。

    三只女鬼‘咻咻咻’的飞到僵直在那儿、被水流固定住不能动弹快要窒息而亡的荣大昌身前,齐齐挥动鬼爪!

    空气被撕裂的声响中,覆盖在荣大昌身上和脸上的水都被切中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