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团召唤〕〔极品贴身家丁〕〔极品神医混花都〕〔万古界圣〕〔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帝少专宠小萌妻〕〔超品仙农〕〔车神重生高冷总裁〕〔废土王者〕〔都市之修仙天才〕〔暗黑破坏神之猎魔〕〔帝凰谋〕〔都市狂龙行天下〕〔我家王妃初养成〕〔绝色女总裁的贴身〕〔神级装逼升级系统〕〔我当道士那些年〕〔商女傲骨狂王夫〕〔成神只是开始〕〔纨绔世子追妻录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镯镂记 第18章 自我介绍
    晚宴开始,对面那几位仁兄方停止了私语。吹牛的吹牛,吃菜的吃菜,很快就把山河给遗忘了。

    除却陪白露给长辈敬酒外,山河基本没离开过座位,一直闷头吃菜。

    除非有人问起自己,否则他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乱说。一是怕说多了露馅,二来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整场都很拘束。

    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冒充白露男友的差事,并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不仅憋屈,还要受人白眼,根本算不上什么美差。

    再加上今天的白露也有些奇怪,不知为何,自打进到宴会厅,她对自己的态度又回到了之前那种爱答不理的状态,令山河是一头雾水。

    但既然答应了人家,那无论如何,这个临时“男友”也得装下去,不能半途而废。

    好在没过多久,台上就表演起了助兴节目,帮山河打发着时间。

    ……

    作为白家的嫡子,白学季坐在更靠前的主桌上。宴会刚一开始,他得空便会向白露所在之处偷望。

    他看的当然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坐在女儿身边的山河。

    可是,看了不下十几眼,他还是瞧不出这男子优秀在哪,不明白女儿怎会看上这么个傻小子。

    要形象没形象,要气魄没气魄,从头到尾就一直躲在桌前吃吃吃,既无交流也无眼色,比他之前推荐的那五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实在是令他大失所望。

    但女儿把人都领来了,他也不好再多说,只盼着等下在家宴中不要太丢人就好。

    ……

    大约八点来钟,宴会终于结束了。

    见厅内宾客已走大半,山河擦了擦油嘴,凑到白露跟前,小声问了句:

    “我是走,还是……”

    白露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稍安勿躁。

    不久后,就见白家的亲友们陆续起身,向一间侧厅走去。山河便跟着白露一同走了进去。

    侧厅不大,入内后大伙有序的落座。小辈靠东,长辈靠西,白老爷子和他的七位子女则单独靠北而坐。

    很快,就听白老爷子发话了:

    “终于轮到自家人热闹热闹了,呵呵。来,快让爷爷好好看看你们这些小家伙。哎,今年好像又多了几个新面孔啊?”

    老爷子名为白昆,今年七十有二,身子偏瘦但很硬朗,脸上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没有丁点苍老的痕迹。

    听老爷子说起了“新面孔”,坐在身后的长子白学伯率先介绍道:

    “爸,小羽今年交了个新朋友,孩子很不错,是从法国留学归来的博士,您看看怎么样?”

    说完,就见一打扮时尚的女子站起身来,略显紧张道:

    “爷爷,我叫张欣燕,很高兴见到您,祝您寿比南山!”

    “又换了啊?”白昆小声嘀咕了一句,方慈眉善目的冲张欣燕点了点头,示意请坐。而白学伯只得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在白学伯的抛砖引玉下,新人的介绍便一条接一条的开始了:

    “爸,这是小昭的男友——王辉,是光海市王氏集团的……”

    “岳父,我家琳琳也找了新朋友,刚从美国回来,给您介绍下……”

    “爸,这是……”

    ……

    听过这些介绍,山河发现在座之人各个都有一份“光鲜”的简历,要么海归博士,要么身出名门,听着都挺唬人。

    可他呢,什么都没有!万一要介绍起来,他该怎么说呢?想到这儿,山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几段介绍过后,厅内回归了宁静,白昆的目光停在了最后一张陌生的脸庞上。

    虽在晚宴上敬过酒,但不夸张的说,刚才至少有上千人给白老爷子敬酒,所以他很难记住谁是谁。等了半天也没人介绍,便指了指山河问道:

    “这位是……”

    见终究是逃不过去了,坐在身后的白学季回道:

    “爸,这是露露的……男友。”

    “噢?是……露露的朋友?”

    因为山河的外形条件实在是太过普通,所以白老爷子真没将他和自己最漂亮的小孙女白露联系到一起。略显惊讶后,带着笑容问道:

    “叫个什么啊?”

    见白昆问起自己的情况,山河猜测白露的父亲可能根本不认识他这个“冒牌男友”。于是乎,为了不让白露和她父亲尴尬,山河索性自己站了起来,对老爷子道:

    “我叫山河。”

    “山河?这名字挺有意思。你是做什么的啊?”白昆点了点头,又问道。

    听完此话,山河下意识望了眼白露,想得到一些提示。

    因为就刚才那些介绍看,自己的这份简历肯定是拿不出手的。山河倒不是怕被人低看,而是担心会因此给白露带去不好的影响。

    可是,白露此时却有意避开了他的目光,没有任何回应,搞得山河不知该如何答复,迟疑了片刻,只得如实回道:

    “我没出过国,也没有什么履历,今年刚毕业,现在在二院实习,是位实习医生。”

    作为白露的神秘男友,山河在众人的视野中已出现了两三个小时,但在此番介绍前,包括白露的父母在内,都无人知晓山河的真实身份。

    如今一听,此子居然只是一个医院的实习生,便纷纷低语起来。

    而白学季则是满脸惆怅,一边叹息一边低下了头去。

    唯有白老爷子依旧挂着笑意,说道:

    “喔?终于有个国产的了?呵呵,不错,不错。”

    说完这句也听不出褒贬的玩笑后,新人的介绍算是全部结束了。

    见山河已入座,白学伯的长子白羽又站了出来,手里还拿了幅字画,恭敬的交到了白昆手中,道:

    “爷爷,刚才宴会上人多,不便拿出。这幅画是山翁齐老的真迹,我和父亲找了很久才寻到,还望爷爷喜欢。”

    一听是齐老的真迹,对字画痴迷的白昆立马显出一抹欣喜,当场小心的铺开,边点头边称赞:

    “好!好!此画甚好!”

    见大哥送上了寿礼,次子白学仲的两个儿子也不甘示弱,将他们的寿礼也送了上去:

    “爷爷,我们也给您准备了一份礼物,是徐先生的佳作,请您过目。”

    就这样,坐在东侧的小辈们,一个接一个替他们的父母送上了寿礼。

    不难看出,每样都是孩子们精心挑选的,不仅很合老爷子的胃口,且价格也相当的不菲。

    眼看大伙一一送上了礼物,只剩白露和山河没表态了,诸多目光再次向他们投射而来。

    就听一男子问道:

    “山河,你是第一次参加爷爷的寿宴,肯定备了份大礼吧?还不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