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宠妻无度〕〔我的禁魔世界〕〔八十年代小萌主〕〔万人迷今天虐渣攻〕〔辰启大陆〕〔我不是神医〕〔萌妻来袭:大叔别〕〔枕上婚约:古少宠〕〔笑傲九天()〕〔网游之女帝攻略〕〔透视狂医在山村〕〔木叶之鼬神再现〕〔漫威世界的术士〕〔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爆笑修仙:帝尊要〕〔你似星辰伴月光〕〔穿越七零:首长,〕〔捡来的倒霉媳妇[快〕〔契约娇妻,总裁太〕〔恃宠而婚∶总裁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镯镂记 第237章 有问必答
    在得知山河是海印的弟子后,祝瑛的脸上立刻爬满了疼爱与怜惜。

    第一时间将跪在地上的山河拉起,还不由分说的给他按在了那唯一的石凳之上。

    无论对方如何谦让,她也不肯让山河起身。

    随后,祝瑛又从戒指中取出了一个小玉瓶。

    打开瓶盖,亲手给山河的脸颊上涂抹了一层不知名的白色伤药。

    伴随着一阵清凉之感,山河刚还又肿又痛的脸蛋,很快就舒适了许多。

    “唉!刚才是老妪心急,误伤了小友,真是不好意思。”

    见祝瑛不仅给自己让座、涂药,如今还道起了歉,受宠若惊的山河赶忙摇头说道:

    “没事、没事,前辈不用在意。呵呵,涂了这个药膏,我现在一点也不痛了。”

    “哦,那就好……此药名为九曲愈元膏,乃是一位高人赠送于我,对跌打损伤有奇效。留在我这也没什么用,如今就送给你好了。”

    将玉瓶强行塞入山河手中,祝瑛又从附近找来一块大石,摆在山河对面充当了座椅。

    安坐之后,这才露出了一副半信半疑之色,挑着眉毛向山河问道:

    “小家伙,你当真是海哥的弟子?”

    “是啊!”山河强装镇定的回道。

    “真没骗我?”

    “没、没有的,前辈!”

    “那你怎么又叫我前辈了呢?刚不是还口口声声的叫我师娘吗?”

    因一时口误而忘了叫师娘的山河赶忙吐了吐舌头,满脸歉意的说道:

    “呃,对不起师娘,可能是还不太习惯,一时叫错了。”

    闻言,坐在对面的祝瑛却似笑非笑的说道:

    “哦,若是因为还不习惯,倒是无妨。但是……你若敢骗我,那我可轻饶不了你!”

    之前,由于太久没有听到海印的音讯,乍一听对方是海印的弟子,祝瑛是格外的激动,想都没想便相信了此事。

    可是,待兴奋之情渐渐散去,重回理智的祝瑛对山河的身份,很快便产生了怀疑。

    首先,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仅靠自报家门就想让祝瑛深信此事,那肯定是不现实的。

    再加上,山河本身就有求于自己,现在突然讲出此事,就更加令人难以信服。

    于是,片刻思量之后,祝瑛便开始了她一些列的查问:

    “你若真是海印的弟子,那为何昨日不说?”

    伴随着一声轻咳,山河微低着脑袋回答道:

    “咳咳,师傅早前就叮嘱过弟子,平日里不可轻易打扰师娘。所以,弟子刚来时没敢透露身份。”

    “哦,那为何现在又说了?”

    “是因为……弟子实在没办法了。那一年的考验期对弟子来说,真得是太过漫长,为了尽快学到幻颜术,我只能违抗师傅的嘱咐,将身份告知师娘了。”

    针对类似的问题,小镯之前就已经教过山河该如何应对了,所以他此刻才能对答如流。

    “噢,是这么回事啊。”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后,就听祝瑛又问了一句:

    “对了,我记得海哥曾告诉过我,他是有一个弟子来着。虽然我没见过此人,但按照年龄来算,他至少也得四十开外了,绝不像你这么年轻啊?你是……他的师弟?”

    关于海印还有其他弟子的事,小镯跟山河均不知情,所以毫无准备。

    听完此问,山河当场就慌了,赶忙在心中求助道:

    “小镯,这个问题我怎么说啊?承认他是我师兄吗?”

    “不行!绝不可以!”而小镯立马阻拦道:

    “海印到底有没有徒弟,咱们都不知道,所以千万不能乱说。万一这是对方设下的圈套,你一踩就露馅。所以,你只能绕开陷阱来回答……”

    在小镯的指导下,没过多久,就听山河煞有介事的回道:

    “回师娘的话,其实弟子是几个月前才刚刚拜入师傅门下的。您说的那位,可能是我的大师兄吧,但我从未见过……”

    “什么?你竟然没见过?这、这怎么可能呢?”

    看祝瑛是一脸的狐疑,山河便按照小镯的要求,将几个月前他与忘戒大师在巾沙古镇结识的情形全部告知了对方。

    包括在古镇的两次相遇,以及后来在沙漠中,忘戒从肥遗口中救下自己的事,他也一股脑全部道了出来。

    只不过在故事的结尾处,他加入一小段谎言,谎称自己最终拜入了忘戒的门下。

    “哦,这么说来,你是刚认识海哥啊?难怪没见过他之前的弟子。”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后,祝瑛对这番真假参半的话语倒并未起疑。隔了几秒后,又问起了忘戒的事情:

    “哎,那海哥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改名叫忘戒呢?还有啊,他怎么会离开无相寺的?”

    关于此事,山河其实也不太清楚。

    大部分的内容,他都是通过忘戒的只言片语猜测而来的。

    但见祝瑛问起自己,作为忘戒的“弟子”,他又不能表现得毫不知情,便只得将他之前的推测大概其的讲给了对方。

    “什么?你是说海哥他二十多年前就离开了无相寺?而且这期间他一直都在世俗界苦修?”听到这儿,祝瑛的脸上再次显出了困惑之色。

    在她的记忆中,无相寺就是海印的家。若没有特殊原因,他是绝不会弃家而去的。

    再加上一听到“苦修”二字,祝瑛便猜到二十多年前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海印绝不会踏上这条赎罪之路,心里面也不自觉的担忧了起来。

    “没错,师傅他这些年一直都在世间苦修。他虽然没告诉我原因,但我看得出,他肯定还在为当年的事而自责。”

    “唉!他这个人啊,就是这幅臭脾气。谁都能原谅,就是不肯原谅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就听祝瑛又忽然扭头问了一句:

    “那这次,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吗?”说话的同时,脸上还闪过了几许期待之色。

    见状,山河想都没想就开口答道:

    “当然是……”可刚说了几个字,就被脑中的小镯给制止了:

    “停、停、停!不能说是!你只能说是你偷偷来的!”

    “呃,这又是为什么啊?”

    “第一,若是忘戒遣你而来,定会带些信物。你有么?”

    “没、没有。”

    “第二,他二人既然能三十多年不见面,那肯定是有很深的隔阂或误会。按常理说,忘戒是绝不会叫你来的!你若答‘是’,她是会高兴一阵子,但很快就会起疑,得不偿失。所以,你听我的没错,就跟她说你是自己偷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人生若能两相忘〕〔傲娇帝少,宠翻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