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少柔妻〕〔海贼之雷神永生〕〔美女总裁的神级侍〕〔这世界的土著好凶〕〔海贼之究极瞳术〕〔一生一世笑皇途〕〔总裁大人,超给力〕〔你好,程先生〕〔域王神主〕〔我的美女董事长〕〔龙武帝尊〕〔缠绵入骨:总裁好〕〔最后一个契约者〕〔帝国老公,来试婚〕〔呆瓜浪子〕〔重生欢喜军婚〕〔透视狂兵〕〔野蛮娇妻:残王的〕〔归一〕〔战神狂妃:邪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镯镂记 第138章 坚决不行
    一听对方居然要检查自己的戒指,山河脸上立马露出了几丝紧张与不悦。

    就见他眉头紧皱,双目怒视,无比坚定的回道:

    “不行!”

    坐在一旁的白帅,也实在听不下去了,开口帮腔道:

    “山河哥刚才都告诉你们了,他不过就是捡了个戒指而已。他又不是你们的犯人,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

    白帅与山河之所以会有这般态度,因为检查戒指之事,在修真界里确实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

    尤其是这种私人使用的戒指,里面通常装的都是此人一辈子的家当,岂能随意就被他人看了去?

    即便在修真门派中,除非弟子犯了罪恶滔天的大错,才会被长老收监并检查戒指,否则没人敢轻易要求检查他人的戒指!????这里面不光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每人的戒指中肯定都私藏了不少珍贵之物,好比修行的秘籍啊,各种丹药啊,还有神兵利器等等……

    这些东西要是被人都看个遍,不仅再无私密可言,而且很有可能会引起他人的窥觑之心。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修行者绝不会把自己的老底儿暴露给别人。

    好友不行,敌人就更是不行了!

    东道主白昆听闻此言,也觉得极为不妥。但这二位贵宾身份特殊,他又不敢得罪,想了半天才带着一脸为难说道:

    “尹道友,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这查戒一事……我看、我看还是……”

    尹澈当然知道白昆想说些什么,便直接开口回道:

    “白老,我知道此举稍有不妥。但是为了洗去山河少侠身上的嫌疑,这也是在下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还望白老不要介意!”说完,便直接面向山河道:

    “山河少侠,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若不肯将戒中之物展示给我们,那你刚才所言,我们最多只能相信一半,你还是无法摆脱嫌疑。就算今日离去,我南宫门也会派遣弟子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始终将你视为我南宫门的仇敌。我相信这般情景,少侠应该也不希望见到吧?所以,还望少侠给予配合。”

    尹澈在说话时,虽是一脸的微笑,但言辞中却饱含着威胁之意。

    说完此话,他也知道山河需要时间考虑,便没再催促。反而扭过头跟一旁的鲁国忠说道了起来:

    “鲁道友,这其中的利弊,想来您肯定也清楚。呵呵,您若能帮我们劝劝山河少侠,这份情谊……我尹澈定会铭记在心。”

    得知尹澈与南宫晴乃是南宫门的弟子,并非来自连隗派后,鲁国忠那颗充满担忧的心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见到他们与山河对峙的情形,鲁国忠也意识到,原来山河还真不是南宫门的弟子,他早前的推断看来是错误的。

    可是,若山河不是南宫门的弟子,那他又是如何学会南宫门从不外传的秘技愈疗术的呢?

    想到这儿,对于山河的神秘身份,鲁国忠又一次产生了浓浓的疑惑。

    至于尹澈对自己说的这番拉拢之语,听过之后鲁国忠淡淡的笑了笑,开口回道:

    “恕鲁某愚钝,道友所说的利弊我并不清楚,山河小友会如何选择,那是他的自由,此事鲁某不便多言。”说到这儿,鲁国忠又话音一转,继续道:

    “不过,对于尹道友的做法,在下却有几分看法。尹道友一心查案本无错,但在无凭无据之下,却以南宫门的身份强迫一位后辈交出戒指查看。呵呵,若这般做法就是南宫门的行事之道,那鲁某今日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既然对方不是连隗派的弟子,那鲁国忠自然不会再畏首畏尾。

    向来看不惯这种恃强凌弱之举的他,直接站在了山河一边,对于尹澈的收买,完全没当回事。

    而尹澈听过这席冷嘲热讽后,只是冷笑一声,便再未多言。

    其实,他也没想着真能说动鲁国忠去劝服山河。他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罢了。

    试探过后,他心里也就有了数:

    等下若真动起手来,白帅与鲁国忠势必会站在山河的一方,而不会选择中立。

    “怎么样,山河少侠,你现在考虑好了么?”等了大半分钟后,尹澈又一次开口了。

    而正当山河打算张口回复时,坐在身边的白露忽然伸出那温暖的小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背上,表达着她的关切之意。

    由于被桌面遮挡,此举其他人都未能见到,唯有山河感受到了那股源自内心的暖意。

    望着白露那满怀担忧与歉意的面颊,山河则一如既往的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傻笑,示意无需为自己担心后,才扭过头跟尹澈坚定的回道:

    “我考虑好了,还是不行!”

    见这蒙阶小子居然又一次拒绝了尹澈的提议,南宫晴的脸色已经不怎么好看了。

    立刻与尹澈低声说道:

    “哼!不识抬举,说的好像我们南宫门会看上他那点烂货似得。尹澈,他如此阻挠,肯定是心中有鬼,不行就直接动手吧,我看谁敢阻拦!”

    而尹澈闻言后却赶忙摇首,小声回道:

    “少主切勿心急!动手实在风险太大,不到万不得已,咱们还是隐忍为佳。况且,以在下看来,山河越是这般阻挠,才越是清白的象征。”

    “什么?清白的象征?”

    话音一落,南宫晴是彻底被尹澈的话语给搞糊涂了!

    山河不肯让他们检查戒指,在南宫晴的眼中,早已被视为了一种心虚的表现。

    她猜测,对方一定是害怕暴露戒指中的某些物品,才会如此的抗拒。

    否则,尹澈的话都说到那般地步了,作为一个散修,他真没必要非和一个门派抗争啊!

    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可现在,在尹澈的口中,“拒绝检查”却变成了清白的象征,实在令南宫晴大为不解,脸上又一次画满了问号。

    但很快,就听尹澈开口解释道:

    “没错少主,他越是阻挠,我就越觉得他是清白之人。少主可能一时不好理解,那这么说吧,假设少主您是本案的凶手,在明知有人会来调查此案的情况下,还会戴着那枚公戒四处乱跑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太古龙神诀〕〔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