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爷余生请指教〕〔漫威里的lol系统〕〔神医娘亲之腹黑小〕〔星际暖婚之封少娶〕〔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开局成为诸葛大力〕〔天妃策之嫡后难养〕〔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将女重生:暴君要〕〔超级医生在都市〕〔繁花锁之魔君在侧〕〔律少追妻攻略〕〔甜宠娇妻:贪财王〕〔平行世界之彼岸生〕〔予君长生〕〔最是辛夷晚来盛〕〔黑客甜妻:影帝你〕〔神豪农女:王爷,〕〔神医农女:相公来〕〔穷拽的女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返回2006 第307章 领证之后的疯狂
    这天晚上,孙全又失眠了大半夜。

    一想到明天就要去袁水清登记结婚,他就兴奋,脑海中各种杂念就纷至沓来。

    这毕竟是他两世为人,第一次结婚。

    对象还是袁水清。

    后失眠大半夜的后果就是——第二天上午,他开车去接袁水清的时候,是顶着两只熊猫眼的。

    当袁水清看见他,看见他那双熊猫眼的时候,她怔了怔,表情变得有点无语,还有点失笑。

    相比之下,她今天就有点光彩照人了。

    黑色板鞋、黑色打底裤、红色的羊毛衫和红色的风衣,披肩长发,也在脑后扎了个干净利落的马尾辫,脸上画了精致的淡妆。

    事实证明,有些女人是不能化妆的,比如袁水清!

    她本来就天生丽质,非常漂亮,淡妆一画,简直不给别的女人活路,电力小区门口,来往的路人看见她的,无不侧目,特别是年轻的小伙子和小姑娘,走过去了,还频频回头看她。

    “上车吧!”

    袁水清没说什么,对孙全偏偏头,就当先走向副驾驶车门那边。

    孙全小跑过去,嘿嘿笑着帮她开门,袁水清含笑的目光瞥他一眼,轻声批判一句:“德性!”

    孙全嘿嘿傻笑。

    他今天虽然顶着两只熊猫眼,气色不太好,但此时此刻,他的精神是亢奋的,感觉自己忽悠一只小白兔,终于忽悠到最后关头,马上就能吃上肉了,那股亢奋的情绪,一般人根本无法体会。

    而这就是如愿以偿娶到自己最想娶的那个人的感觉。

    “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了吧?”

    上车后,孙全犹不放心地问她一句。

    袁水清懒得理他,给他一个白眼。

    于是他放心了,嘿嘿笑着,发动车子直奔民政局。

    登记、拍照、做体检,最后领证。

    当两只小红本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眼睛都是放光的,一本递给袁水清,一本他自己翻开,看见他和袁水清的合照贴在小红本里,照片一角还打着钢印,她的名字以他媳妇的名义出现在他的名字下方,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袁水清也在看着小红本,但她看得没孙全那么入迷,她看了两眼就转眼看向身旁的孙全,当她看见他脸上那幸福的笑容,她也不禁笑了,轻声说了句:“傻样!”

    孙全听见了,转过脸,忽然捧着她脸,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叭一声,亲在她脸上,得意笑道:“再傻也是你男人!这辈子你别想退货了!嘿嘿。”

    袁水清脸颊微红,扫了眼旁边笑呵呵的工作人员,白孙全一眼,转身就走,丢下一句:“走吧!别影响人家工作。”

    孙全屁颠屁颠地赶紧跟上。

    他已经忘了刚决定追她那会儿,他在心里给自己定下的原则——不做舔狗。

    而他现在和一只舔狗有什么区别?

    如果硬说不同的话,大概也是他这只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他已经乐在其中。

    ……

    领完证,两人坐进车里。

    袁水清问:“回家吧?”

    孙全皱眉想了想,忽然说:“不!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就这么回家太浪费了,咱们去浪一浪吧?”

    袁水清蹙眉,“浪?你想去哪儿?”

    孙全对她挑挑眉头,兴致勃勃地提议,“咱们去市里吧!找个游乐场,咱们去玩个够?”

    “游乐场?”袁水清哭笑不得。

    而孙全却依然兴致勃勃,“对啊!今天之前,咱们都还是个孩子,现在领证了,从明天开始,咱们就不是孩子了,所以,咱们去游乐场玩个够,就当是跟咱们的孩提时代做个告别吧?嘿嘿,怎么样?”

    袁水清抿了抿嘴,眼睛微微上翻,表情很复杂,“孩提时代?跟孩提时代告别?你确定?”

    孙全:“嗯!怎么样?你想啊!等以后咱们老了,回忆今天咱们领证的时候,还能想到咱们今天玩得有多开心,你不觉得很有趣很有意义吗?”

    袁水清下意识抬手扶了扶额,眼睛闭了闭,无力地说:“行吧行吧,你高兴就好!”

    “好嘞!那咱们出发!go!嘿嘿。”

    孙全当她愉快地同意了,当即驱车前往市区方向。

    他们县城是没有像样的游乐场的,但市区一定有。

    ……

    一个多小时后,市区最大的晨星游乐场。

    旋转木马处,两人混在一堆孩子和家长中间,各坐一匹旋转木马,一上一下地起伏旋转着。

    袁水清脸红红的,似乎觉得有点羞耻。

    孙全脸也红红的,但他是兴奋的,他的木马有点靠前,他就一直回头盯着袁水清,嘿嘿傻乐。

    片刻后,鬼屋。

    他搂着袁水清肩膀,又害怕又兴奋地走在黑乎乎的鬼屋里,长长的过道两边,是一扇扇窗户,窗户里有各种鬼受刑的场景,有的鬼被切成两段;有的鬼被拔舌;有的鬼被油炸……

    “唉,这些鬼做的质量太差了,一点都不逼真,差评!”

    一路走一路看,看了一会,孙全本来紧张害怕的心,忽然变得有点失望,他的胆子比他想象的要更大一点。

    相比之下,袁水清胆子就要稍微小一点,孙全搂着她肩膀,能感觉到她不时突然一抖,听见他的叹息,袁水清紧紧搂着他的腰,低声说:“既然你觉得没意思,那咱们快点出去吧?”

    “嗯,好,哎呀……妈呀……什么东西?”

    某人本来平淡的语气忽然惊叫一声,整个人一蹦而起,搂着袁水清就往前一冲,浑身吓得瑟瑟发抖,脸色发白,连带着袁水清都被吓得面无人色,紧紧搂着他,不断问:“怎么了?怎么了?”

    孙全惊恐的眼睛回头望向刚刚经过的那个窗口,看见一个穿着大红鬼服的男人,摇摇晃晃地离开那个窗口。

    刚才他忽然感觉有一只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在这鬼屋里,毫无征兆、突然被一只手从后面拍了下肩膀是什么感觉?

    孙全刚才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诠释,当时他心脏差点跳出胸口,浑身汗毛瞬间倒竖。

    看见那个摇摇晃晃的人影,袁水清不怕了,她忽然笑得浑身发抖,一双笑眼转脸看向孙全,脸搁在孙全肩膀上,呵呵笑着说:“你胆子也就这么大呀?哈哈,你刚才不是说不逼真,差评吗?”

    孙全:“……”

    此时他仍然心有余悸,他没想到之前看见的全是道具做的假鬼,一点都不逼真、不吓人,却突然冒出一个真人扮演的假鬼,竟然突然伸手拍他一下。

    “走!我们赶紧出去吧!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他假装没听见袁水清的打趣,搂着她肩膀就走,脚步匆匆,神情警惕,不时突然回头看一眼身后。

    ……

    袁家。

    袁木盛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听着收银机。

    老太太坐在旁边不远处,戴着一副老花镜,拿着针线在一点点纳着一双白色鞋垫,一边纳着鞋垫,一边问:“老头子,几点了?清清去打结婚证挺长时间了吧?怎么还不回来?”

    老爷子袁木盛双眼半睁半闭,被太阳晒得正舒服,闻言,哼了声,说:“应该快了吧!可能今天打结婚证的人多,要排队吧!”

    老太太:“哦?今天这个日子很好吗?有那么多人领证?”

    老爷子懒洋洋地说:“我哪知道?要不你给清清打个电话问一下呗!”

    老太太想了想,摇了摇头,“算了!说不定小两口现在在哪里约会庆祝呢,还是不打扰他们了。”

    老爷子笑了笑,没有接话。

    ……

    而此时,市区晨星游乐园。

    一辆长长的过山车,轰隆隆地沿着走向很不规矩的轨道疾冲而去,在一片惊呼和大叫声中,忽高忽低,也许这一幕在看客眼里,还挺有几分美感。

    但对于坐在这辆过山车上的乘客而言,比如孙全和袁水清,就太踏马刺激了,头发被迎面的劲风吹得猎猎飞舞,当然这是形容袁水清的,对寸发极短的孙全来说,再大的劲风,也休想把他的头发吹得猎猎飞舞。

    但迎面而来的劲风,已经足以将他脸皮吹得胡乱抖动,袁水清在惊恐大叫,他也快吓尿了,神色惊恐,张嘴大叫,心中满是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作死坐这过山车?

    而且,刚才袁水清分明不愿坐,她还是被他硬拖着坐上来的,这是把她坑了,把他自己也坑了啊。

    当这趟过山车坐下来,下地的时候,孙全双腿一软,要不是有工作人员扶了一把,他就得跪在地上。

    袁水清也没好到哪里,一下来就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伸手去掐他胳膊,一边掐,一边气喘吁吁地说:“我后悔了,早晓得你领证要这么玩,打死我也不会跟你领证的……”

    孙全闭着眼睛靠在她身旁,有气无力地说:“媳妇……你不能怪我……你要检讨你自己啊!你已经是我媳妇了,遇到我很不理智的时候,你应该坚决拦住我啊……这是你的权利、也是你的责任,你懂不懂?啊……你以后一定要履行好你这责任啊!”

    袁水清气得翻白眼,一口咬在他肩头,哭笑不得地笑骂,“你属猪八戒的啊?还倒打一耙?明明是你拖我上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曾长大的九零后〕〔cosplay从入坑到入〕〔终极全才〕〔江绮心沈少杭〕〔女神养成日志〕〔都市之六界裁决者〕〔我成了病毒母体〕〔全京城都在盼着楚〕〔快穿之娘娘又跑了〕〔卫宫士郎的成神之〕〔万族修士〕〔第一豪婿〕〔罗依依和沈敬岩小〕〔叶棠采褚云攀全文〕〔爹地债主我来了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