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满满的都是爱〕〔倾世名医,废材绝〕〔帝医倾天:特工狂〕〔毒妃当道:摄政王〕〔独家宠婚:腹黑老〕〔属性之眼〕〔给前任他叔冲喜〕〔某美漫的机械主宰〕〔变身从精灵世界开〕〔替嫁悍妃〕〔功略女主这个渣〕〔变身之末日歌姬〕〔真的不是武侠〕〔我的技能下载器〕〔灵气复苏时代的搏〕〔重生之洗心革面〕〔潘多拉〕〔重生无敌升级〕〔反派锻造系统〕〔酷哥日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154章 埋伏
    就在柳林和十几个粗汉赶着马车进入前面那片茂密的树林时。

    尾随柳林身后的薛凌紧赶慢赶的终于赶上了前方的柳林。

    薛凌脚尖轻踩,站在一条粗壮的树干上,远眺前方的树林,身形并未在有所动作。

    片刻后,还不等薛凌开口,白尘风缓缓道。

    "你小子,现在应该告诉我你打的什么主意?"

    站在树干上,一直看着前方的薛凌,目光收回,微微点头,轻声道。

    "嗯,想必以师傅的眼光,定能看出前方树林的蹊跷吧。"

    听着薛凌那答非所问的回答,白尘风没有在意,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前方那颇为安静的树林说道。

    "嗯,看似没什么,但太过于安静了,但凡有心之人,都不会注意到这种情况,我想这个柳林的铸器师,还是经验不足,太紧张了,反而犯下了错误。"

    "没错,据情报来看,这位柳林的铸器师就是联合公会一位普通的一员,就连这次出任务都是第一次,就是个十足的新人。"

    "师傅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选择他,对吧。"薛凌话锋一转,开口说道。

    白尘风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听着接下来薛凌的答话。

    柳林,一位联合公会很普通的一员,但他的师兄却是月惊锋,而且关系还不错。"

    "月惊锋?月沧海最器重的弟子?"白尘风一愣。

    "没错,就是月沧海前辈十多年前收的唯一一位弟子,可谓是情同父子,更是抚养他长大。"薛凌淡淡说道。

    "可那又怎样?"白尘风反问道。

    毕竟这些信息,通过黑城的陈六,薛凌他们倒是也能了解到几分。

    可白尘风也知道,那位月惊锋自从月沧海暴毙身亡后,便彻底颓废了,这么多年,联合公会年轻一辈的,压根就没有他的名字,说白了就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就算薛凌通过柳林进去联合公会,找到月惊锋,白尘风也不相信,会给薛凌带来有用的消息,更别说会帮助薛凌。

    似是看出白尘风的疑惑,薛凌继续说道。

    "没错,我的确希望通过柳林进去联合公会,并找到月惊锋,不管他是否能给我们带来有用的消息,但至少你是月沧海前辈的唯一弟子,更是情同父子,就凭这个,我并不相信他会彻底颓废消沉,毕竟,当年他的天赋可不比月沧海前辈低,在当年也算是一位风云人物。"

    "话虽如此,但这一切的前提,皆是要这位名柳林的铸器师能带你进去联合公会,据我所知,联合公会的铸器师,哪怕品级最低的,也不可能将一个不识之人带进联合公会。"

    "嗯,没错,所以徒儿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接下来就看另一波人能否给我们带来好运气了。"此时,收回目光的薛凌,嘿嘿一笑。

    不用说,白尘风便明白了,微微感应,他便知道就在前方这片树林中,可是危机四伏,毕竟,以他的实力,哪怕及擅长隐匿行踪的高手,只要实力没有突破宗师级,就根本逃脱不了他的感应。

    感应收回,白尘风继续道。

    一个武师级,十几个武道级,你对付的了吗?不过,你即便将这个铸器师救下,你怎么能肯定他会带你进联合公会?"

    毕竟,以联合公会的规矩,任何人都可以没有阻碍的进去联合公会,只不过需要缴纳一笔费用,但如果想要进去内部,则必须要有一个铸器师或者练丹师的担保,否则管你是什么人,哪怕是宗师级巅峰的强者,也根本进不去。

    毕竟在这方面,那些强者们可是有着血淋淋的教训。

    "至于这个,虽然有些棘手,但徒儿还是能应付的。"

    "这位柳林的铸器师,身性温和,喜欢结交朋友,只不过因为品级低下,并没有多少人愿意与他交谈,换做他人徒儿倒是没有半分把握,但这位,至少一半机会。"

    "而且,只有这位柳林铸器师机会最大,而这也是最大的变数,徒儿也只能试一试了,倘若不行,倒时在见机行事。"说到最后,薛凌也只能无奈的说道。

    听着薛凌的话语,白尘风也不在说什么,因为在他看来,薛凌的计划虽然冒险,但目前来看,也是唯一的办法。

    就在薛凌他们静静等待着时机时,深处树林中的柳林,也是陡然停下脚步。

    领头的粗汉看着站在前方首位,突然停止动作的柳林,也是一愣,旋即走上前来,刚准备开口,只见脸色一直保持平淡的柳林,环顾一周,面色一变,突然大喝道。

    "糟了,大意了。"

    "柳林大人,怎么了?"领头粗汉疑惑。

    "来不及解释了,通知兄弟们快撤!"柳林大手一挥,急忙催促着身边大汉赶紧掉头。

    那大汉也没犹豫,转身招呼一声,旋即,那操纵着三辆马车的十几位大汉马鞭一甩,就欲将马车头调回。

    虽然柳林反应及时,但众人刚走数十米。

    "嗖!嗖!嗖!"

    数十道凌厉的破风声,带着寒芒朝着众人激射而去。

    "有埋伏!快撤!"柳林大喝一声,带领着那十几位大汉,疯狂撤退。

    可是还未走多远,那十几位粗汉近乎一半的哀嚎落马。

    柳林手掌一挥,刚将朝自己激射而来的箭羽折断,刚准备与身后的大汉会合,忽然目光一沉,只见原本朝自己激射而来的箭羽渐渐稀少。

    不远处,迎面走来十几位蒙面的黑衣男子,还不等柳林开口说话,那十几位蒙面的黑衣男子中,一位有些精干的男子缓步走出,冷笑道。

    "柳林大人,你可让我们好等啊。"

    柳林神色微变,他以为只是普通的盗匪,原本想要将其瞒过,没想到对方一语道破了他的身份。

    而且听对方的口气,似乎对方早就知道他们要走这条路,这就说明必有人泄露了他们的行踪,柳林现在根本没时间去想究竟是何人泄露了他们行踪,对方那名精干男子,继续说道。

    "怎么,柳林大人不打算说什么吗?莫不是吓破胆子了。"

    柳林神色一冷,缓缓开口。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竟然还敢劫持联合公会的东西,就不怕联合公会追杀你们吗。"

    对于柳林那近乎威胁的话语,那精干的黑衣蒙面男子却是并不在意,嗤笑道,

    "呵呵,我们是谁?就不劳柳林大人操心了,柳林大人少拿联合公会压我们,只要我们把你全部留在这里,不就没人知道这件事吗。"

    "你以为就凭你们能留的下我吗?"柳林同样语气冰冷。

    "哼,柳林大人你以为你是什么品级的铸器师吗?三品?四品?还是五品?以你一品后期那学徒级别的驭火术,我们会忌惮几分?"黑衣蒙面精干男子摇摇头,语气颇为怜悯的看着就欲反抗的柳林。

    柳林一怔,心中却是翻江倒海。

    虽然在外人看来,铸器师除了会一手高超的铸器术外,那一手的驭火术同样强大,虽然并不能长时间操纵,但也足够让人敬畏了。

    但柳林却是知道,铸器师的驭火术远没有外界传的那么神乎其技,其中一些幸密也只有他们知道。

    常人只知道铸器师通过品级划分,每一品级又分为初、中、后三期,但常人不知道的是,不管是铸器师还是练丹师,只要品级未突破三品,接被称为学徒级,虽然同样可以操纵驭火术。

    但不论威力还是时间都弱小无比,甚至连同等级的修者无法一战,只不过这类幸密,只有联合公会之人才会知道,外人压根都不会知道。

    毕竟,一品二品的铸器师和练丹师基本上不会单独出门出任务或历练,往往都是长辈一同随行,外人自然没有机会看到他们的状况。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柳林心中大骇,毕竟这类幸密,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莫非是公会之人?不可能!不可能!"柳林内心变化,很快又将内心的想法给掐灭。

    虽然他知道,他在联合公会并不受人待见,但他也知道,出卖自己公会的师兄弟,是何种严重的事情,轻则逐出联合公会,重则,必会受到联合公会中的执法队的追杀,毕竟,在联合公会的历史上,可是有先例的。

    精干男子看着脸色有些变化的柳林,轻笑着。

    "呵呵,柳林小子,本座还是劝你束手就擒,本座定会留你全尸!"

    "那好,我知道今日是我必死之人,我也不问你们究竟是何人,但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我们这次行踪的泄露,联合公会内是不是有你们的人!"柳林神色恢复平静,沉声问道。

    "柳林小子,知道的太多可不好啊,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乖乖上路吧。"那精干男子却是摇头,神色冰冷。

    听着精干男子的回答,柳林神色一冷,双手一摊,两团漆黑的火焰腾腾燃烧,不过,那火焰却是有些弱小。

    "兄弟们,今日我们会死!但身为联合公会之人,死也不能给公会丢人,兄弟们跟我杀出去!"

    那十几位受伤的大汉,目光坚毅,一咬牙挣扎的爬起来,神色发狠,就要和柳林朝着面前的黑衣人杀去。

    那精干男子看着还想反抗的柳林等人,神色一冷,手掌一挥,布满杀意的声音响起。

    "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用客气,全部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重生六零俏媳妇〕〔成为首富〕〔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