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陪玩界钢铁〕〔为没好的世界献上〕〔我,阎王〕〔最强军师之鬼才郭〕〔洪荒天尊〕〔重生毒后:王爷有〕〔漫威世界的术士〕〔不朽神医〕〔从漫威开始的旅途〕〔毒妃新宠:邪性王〕〔重启全盛时代〕〔战狂傲天录〕〔帝仙界传奇之斗战〕〔神魂丹帝〕〔爱上千年老妖〕〔我有一座恐怖屋〕〔吾王来也〕〔重生甜妻:狠会撩〕〔朱门金闺〕〔医等狂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152章 铸器师柳林
    当薛凌的声音淡淡响起在陈六的耳边时,一脸堆笑的陈六赶忙开口。

    "真不好意思,是在下瞎了狗眼,薛少爷,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如果此时换做是熟识陈六的人在场,定会大吃一惊,毕竟,以陈六的职业来说,虽然他平日里需要看许多人的脸色讨生活。

    但仅仅也只是些许权利实力之人,对于其他大多数平常人,基本上是趾高气扬,爱理不理。

    就算眼前名叫薛凌之人,纵然是哪家势力的公子,陈六也不会如此热枕的讨好薛凌。

    因为在外人看来,陈六的表情根本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真心,甚至还有些许感激。

    想知道原因也很简单,如果上次不是薛凌出手,恐怕陈六早被杀掉了。

    外人或许看不出来,但陈六可是有这个眼力见的,毕竟他可是干这一行的,如果没有这种眼力,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上次,看上去是薛凌无意而已,实际上,陈六可是知道,那绝对不是无意,那是需要十分毒辣的眼光,特意的恰到好处的插进一脚来,一个不好,都有可能产生反效果。

    虽然不知道,这位薛凌少爷到底是干什么的,但陈六隐隐却是猜测到,接下来的时间,这位薛凌少爷肯定会有事情麻烦他。

    毕竟,他可深知天底下可没免费的午餐,特别还是这种救命的恩情。

    手摇折扇的薛凌则是不在意的摇摇头,一脸微笑道。

    "无妨,不过陈六,薛某交代你的事情可办好了?"

    "呵呵,薛少爷说的什么,你吩咐的事情在下可一直放在心上,时时刻刻的想着呢,你瞧。"

    一边说着,陈六连忙往自己身上掏出一张纸递给薛凌。

    薛凌只是打眼一瞧,随意的放在怀中,点点头。

    "嗯,陈六这次你干的很好,下次希望你也能让我满意。"

    "薛少爷说的那里话,有什么事薛少爷尽管吩咐,薛少爷,慢...慢走啊。"

    还不等陈六抬头说完,薛凌便从他的眼前消失了,只留下一袋比较丰厚的金币。

    对于薛凌的行为,陈六却是见怪不怪,这也不是薛凌第一次找他,加上这次,恐怕都有十几次,每一件事也各不相同。

    而且这些事情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毕竟干他这行的,多少会留下一点心眼,虽然每一次拜托他们调查的事情,都会有相应的回报。

    越有价值相应的回报也越大,同样,危险也越大,离死也更近。

    自然做他们这行的,都会从拜托的事情当中也能看出这件事的危险程度,从而选择是否继续还是放弃。

    不过,这位薛凌少爷拜托他的事情,压根一点联系都没有,都是很平常稍微调查下也能知道的事情,至于危险基本上是忽略为零。

    就连这次,也没多大危险,最多让他奇怪的是,这次,薛凌让他调查的是联合公会的一位很平常的一位铸器师,叫柳林。

    这不是让他最奇怪的,毕竟,调查联合公会的铸器师和练丹师是件很平常的事情。

    首先因为地理的便利,他们所接触的铸器师和练丹师的机会比他人多很多。

    特别是某些铸器师或练丹师的特殊爱好癖好,他们更是比其他人了解的多。

    而想要麻烦他们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了解他们的某些爱好和癖好,在投之所好,成功的机率定会大上许多。

    起初,陈六以为这位薛凌少爷也是如此,因此也没往心里去,但当他通过某些渠道了解到这位叫柳林的铸器师时,心中却是有些诧异。

    柳林,联合公会一品后期铸器师,师从三品后期铸器师黄易。

    毕竟,每一个拜托他们调查联合公会的铸器师或练丹师的,一般品级都是四品或者五品,最不济的品级也不会低过二品。

    虽然都是铸器师,但也分三六九等,而品级这个东西就能看出此人在联合公会的地位,这等事情,基本上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傻到调查一位一品后期的铸器师。

    而且,据陈六所知。这位名叫柳林的铸器师,并无什么厉害的天赋,只是联合公会一名很普通的一员,貌似这位很普通的铸器师似乎过几日会在黑城停留几日。

    陈六可不相信那位薛凌少爷是个傻子,但他也不会多言,毕竟,只是付出很少的代价便拥有丰富的报酬,这样的好事可并不多见,他何必自寻这个烦恼了。

    旋即,陈六哼着小曲,晃晃悠悠的朝着赌场走去。

    这种疑惑,不光陈六有,就连薛凌的师傅白尘风都有些看不懂。

    看着回到客房的薛凌,将手中的纸张搓成碎片,白尘风方才缓缓道。

    "你小子,这级日所做的,竟然连为师都有些看不懂了。"

    "起初,你为了不让陈六怀疑联系,故意拜托陈六十几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最终的目的恐怕就是今天这件事情吧。"

    看着白尘风不紧不慢的开口,薛凌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点点头。

    随后,白尘风话锋一转,继续道。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让我看不明白,如果你是想结交某位铸器师或者练丹师而进去联合公会,竟然只是一位一品后期的铸器师。"

    "不说你接下来如何获得那位铸器师的好感而进入联合公会,即便是你进入了,但仅仅是一位一品后期的铸器师,对你有什么帮助?"

    "而且,你应该知道此次我们进入联合公会,那背后肯定不是那般简单,背后的危机可不必死亡山脉,因为这次你面对的是人,不在是妖兽,你懂我在说什么。"

    "徒儿明白,人心的狡诈,徒儿的确不是对手,徒儿也知道自己做的选择,还有,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这不还有师傅吗。

    "师傅放心,现在徒儿还不能将徒儿的计划告诉师傅,不是徒儿不信任师傅,对此,徒儿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师傅放心,最迟不过七日,师傅定会明白这一切。

    看着薛凌那略显稚嫩的面孔浮现深深的坚毅,白尘风也不在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