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雨大宋〕〔狂狼大少之王者降〕〔幻想乡的内津世〕〔不一样的僵尸道长〕〔狂妃凶猛:压倒冷〕〔逆天狂妃:杠上冷〕〔超级全能控卫〕〔战狼特种兵〕〔知青女配已上线〕〔桃花赋之一裹儿传〕〔从祖师开始修仙〕〔我在末世打王者〕〔修炼狂潮〕〔我的东海我的家〕〔财迷黑科技系统〕〔不灭灵主〕〔绝世战神〕〔异灵战线〕〔重生都市修仙〕〔超神信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133章 因果
    墨羽的大手在距离陈长老面门仅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陈长老眼中骇然,他微微喘了一口气,背后更是被大片的汗水所浸湿,陈长老知道他这条小命算暂时保住了。

    他犹豫犹豫开口,“如果我说了,妖王大人能否保证不杀我?”

    “你没资格跟本王谈条件,不说便死!”墨羽并没有太多废话,语气淡漠的响起在陈长老耳边,似乎只要陈长老拒绝,他便当场将其斩杀。

    陈长老咬了咬牙,他能感受到墨羽声音中蕴含的那种不容拒绝的强势。

    片刻后,方才缓缓开口,“其实有关器宗月沧海的事情,我也是无意中得知些许的情况,月沧海暴毙根本不是自然死亡,而是一场实实在在的阴谋。”

    “我想妖王大人或许也猜测到,包括这次行动,都是与那方势力有关,跟准确的说是与那人有关。”

    一直保持平静的墨羽,半晌后,才吐出两个字,“血宗!”

    虽然声音冰冷,但陈长老却能感受到冰冷下所藏的深深杀意。

    陈长老,看着没有动作的墨羽,他继续说道。“因为那人对我的许诺,所以我才策划了此次行动,而当年因为妖王大人的旧友剑魔的事情,所以便惹怒了那人,因此,在那人的授予下,他买通了铸器师公会的某些人,对月沧海下毒,虽然并不知道具体事情是怎样,但最后的结果我想妖王大人应该知道了,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

    对此,墨羽只是轻哼一下,什么都没说,陈长老有些诧异,他这次没有感受到墨羽所带来的任何情绪,如同他只是个局外人,只是静静倾听一般。

    虽然有些奇怪,但陈长老并未多想,毕竟现在的他可是一心一意的祈求能活下来,至于墨羽所怎么想的关他何事。

    墨羽没有言语,那双大手也没有收回,就那般静静地伫立,这可苦了陈长老,他的掌心都是渗出汗水,他面色苍白,内心煎熬的等待墨羽的发话。

    就在陈长老内心快崩溃时,  好半晌后,墨羽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才渐渐响起。

    “哼,本王就奇怪,就算天清子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只派你一人前来,原来你早有异心,你知道本王生平最反感的是什么?”

    陈长老内心忐忑,他有种不好的感觉,他咽了咽吐沫,双手都是紧握了许多。

    “什么?”

    “呵,也没什么,只不过就是叛徒而已,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墨羽的声音如同死神之镰不带任何波动,缓缓回荡在陈长老耳边,陈长老面前大变,他苍白的脸庞陡然凶狠起来,愤怒的喊道,“该死,墨羽你不要我活,我也要拉你一起死!”

    他的脸色此时涌现一股潮红,身体都是不自觉的膨胀了许多,一股强横的气息猛的扩散开来。

    墨羽那双大手,如若未闻一般,在陈长老惊悚的眼光下,陡然伸出,将他的脖子狠狠掐住。

    陈长老如同被待宰的鸭子一般,双眼瞪的滚圆,想要开口说什么,都是做不到,紧接着,陈长老膨胀的身体像似到达一个临界点。

    砰的一声,爆炸开来。

    强横的冲击波朝四周席卷,首当其冲的便是墨羽那只手掌,不过那手掌如同一根定海神针一般,不管周围肆虐多么狂暴的冲击波,却纹丝未动。

    而陈长老自爆所带来的冲击波,很快便减弱,最后缓缓消散,只剩些许的气流四处乱窜。

    看着眼前好似什么事情都未发生一样,墨羽平淡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哼,本王生平最恨的便是叛徒,这也算本王替天清子清扫门户了,既然敢擅闯死亡山脉,便要付出代价。”

    片刻后,墨羽的手掌才缓缓收回,方才转过头,注视着此次入侵死亡山脉的最后一人,弑魔老人。

    弑魔老人脸色十分难看,在刚开始决定联手时,他的心底其实还是有些顾虑,他知道眼前的墨羽绝非他们能联手抗衡,但他也明白,眼下,联手是最明智的选择。

    所以刚才,他没有保留,使出自己压箱底的武学,他也看得出,其他六人也没有保留,让他没想到的是,陈长老竟然在最后时刻利用他们反身逃跑。

    就算是以弑魔老人的年纪,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就连他都未能从墨羽手中逃走,陈长老又有几分本事。

    结果,就那么一瞬间,墨羽瞬间将六人斩杀,虽然他看到陈长老以极快的速度彪射而去,他的心中却是摇了摇头。

    当他看到墨羽的手掌缓缓收回时,他便明白陈长老以被斩杀,虽然他并不明白墨羽为何会留他一命,但他也绝不会傻到,墨羽会放过他。

    就在弑魔老人思索时,墨羽轻轻的声音响起,“呵,你是否奇怪,你我并未见面,但为何知道当年那颇为隐秘的事情?”

    弑魔老人瞳孔一缩,在刚才他便将心头的疑惑压下,可现在,在这等时刻,墨羽又将他的疑惑给勾起。

    不过弑魔老人也不是傻瓜,看着墨羽平静的眼神,他很快像似想到什么,有些不确信的开口,“难道?”

    “这或许就是因果吧,当年剑魔兄种的因,今日就让本王替他了解这段果吧。”

    墨羽揭过弑魔老人的疑惑,淡淡的声音回荡在弑魔老人的耳边。

    还不等弑魔老人反应,墨羽白皙的手掌轻轻一扬,声音清冷,“老怪物,借剑一用!”

    白尘风点点头,长剑一甩,很快落在墨羽的手中。

    虽然墨羽并不是修习剑道,但凭借强大的实力,长剑也不过是一柄趁手的武器而已。

    长剑轻吟,似乎有些激动,墨羽只是一笑,长剑一甩,以一种极速斩向欲反抗的弑魔老人。

    弑魔老人脸色大变,到这时,他怎能不明白墨羽与那位剑修的关系,看着那道掩埋在他记忆深处向他斩来的剑影。

    虽然面色骇然,但弑魔老人依然没有放弃反抗,毕竟每一个高手都有自己的尊严,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屈辱死去,当然像陈长老那样就是个例外。

    不过那长剑并没有给弑魔老人一个反抗的机会,剑尖散发着毫光瞬间刺破弑魔老人的防御,以一种无匹的声势将其胸膛贯穿,剑身轻摆,很快回到了白尘风手中。

    弑魔老人双手环抱,他有些艰难的低头,看着胸膛一个血洞成形,汩汩鲜血流出,他的脸上竟然有种淡淡的解脱。

    嘴巴张了张,似是说了什么,不过众人却什么都没听到,片刻后,弑魔老人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墨羽,他笑了笑,很快身体一沉,便跌落半空,朝着地面坠落。

    墨羽神色平静,双手负与身后,身体散发着平和的气息,好似如普通一般,声音平淡,像似自言自语一般。

    “剑魔兄,沧海兄,你们的因果便让吾替你们了解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