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陪玩界钢铁〕〔为没好的世界献上〕〔我,阎王〕〔最强军师之鬼才郭〕〔洪荒天尊〕〔重生毒后:王爷有〕〔漫威世界的术士〕〔不朽神医〕〔从漫威开始的旅途〕〔毒妃新宠:邪性王〕〔重启全盛时代〕〔战狂傲天录〕〔帝仙界传奇之斗战〕〔神魂丹帝〕〔爱上千年老妖〕〔我有一座恐怖屋〕〔吾王来也〕〔重生甜妻:狠会撩〕〔朱门金闺〕〔医等狂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131章 返璞归真
    死亡峰峰顶,一道璀璨的雷光,夺人耳目,让人睁不开双眼,一股股实质般的冲击波连同音波朝四周席卷。

    响声震动,连死亡山脉边缘都能清晰可闻,此时蓝鳞水蛟和银纹风速狼联手再度将面前的一位宗师级强者逼退。

    他们猛然转头,看着朝他们蔓延而来的冲击波,心神一凛,他们都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气息,平静的脸庞布满浓浓的担忧。

    不过还不等他们分心,那被逼退的宗师级强者,带着狂暴的气息,再度与之交战在一起。

    蓝鳞水蛟和银纹风速狼不得不收回目光,脸色凝重的和面前的中年男子厮杀一起。

    与此同时,一处被蒙蒙大雾所弥漫的死亡山脉腹地,白晓柔同样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波动,和蓝鳞水蛟一样,他们根本没法脱身,前去相助,虽然焦急,也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

    那股恐怖的冲击波好片刻后才缓缓散去,乌云中心的璀璨雷光也是逐渐减弱。

    站在远处的陈长老三人好片刻后,才恢复了神色,他有些犹豫对着身前的弑魔老人开口问道,“就算这条妖龙有九条命,恐怕也要命丧在这天雷之下吧。”

    弑魔老人,神色微凛,他没有开口说话,目光死死的盯着那还未消散的璀璨雷光。

    好半晌后,弑魔老人瞳孔一缩,在那雷劫中心,一道身影猛然从其中坠落而下。

    那道人影浑身散发着焦味,狠狠地砸向地面,众人心头都是猛的一颤。

    墨羽模样凄惨,浑身没有一块好皮,森森白骨伴随汩汩鲜血,显露出来,下半身几乎没有完整的鳞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几乎连气息都感应不到,墨羽艰难的抬手,朝着面前一挥,周遭仅剩稀薄的天地元气,在墨羽的牵引下,形成一道连接天地的壁障。

    不过那壁障在弑魔老人眼中看来,根本没有半点防御能力,充其量只有遮人耳目的效果罢了。

    做完这一切,墨羽便没有任何动静,站在远处天空的陈长老,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前辈,这妖龙渡劫成功没?”

    不怪他如此焦急,毕竟墨羽渡劫成败,乃关于他们性命之威,容不得他们大意。

    弑魔老人眸光闪动,他的内心同样有些焦急,毕竟妖兽化形渡劫,颇为罕见,就连他也只了解,并未见过。

    而且头顶的天空,厚重的乌云似乎并未有雷劫降临,虽然依然能听到轰隆隆的雷鸣声。

    弑魔老人也不是犹豫之人,他神色一冷,当即挥手,就欲冲破那白色壁障斩杀墨羽。

    当他们的身形离那道壁障不过百米距离时,他们猛然抬头,虽然头顶的乌云被这道壁障所遮闭,但他们依然能感受到那厚重的云层内,似乎有着一道能量在凝聚。

    虽然比不上刚才那条黄色巨龙,但那股威势足以让他们感觉到危险。

    弑魔老人神色微变,身形当即暴退,在后退近千米时才停下,陈长老目露惊色,开口道,“怎么回事?天雷劫不是只有九道吗?怎么还有?”

    对此弑魔老人也是没办法解释,摇了摇头,用着不确定的语气说道,“老夫也不清楚,可能是天雷劫的余雷吧,毕竟这云层还未消散。”

    听着弑魔老人的解释,众人眉头一皱,想要说什么,可嘴巴张了张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说?

    反驳?那眼前轰隆隆的雷声是怎么回事?相信?但却让他们总觉得哪里不对。

    云层雷声轰鸣,因为弑魔老人站在远处,被壁障所遮闭,所以并不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

    他们也不敢冒险出精神去探查,如果真是天雷劫的余雷,一旦被波及,足够让他们喝一壶的。

    轰隆隆的雷声的大作,让弑魔老人等人焦急不已,虽然焦急但也无可奈何,好在,那雷鸣声在持续片刻后,终是渐渐停止。

    随后翻滚的乌云也是缓缓消散,天空顿时大晴,温暖的阳光洒落下来,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此时的峰顶不但没有丝毫温暖,更是寒气逼人,弑魔老人目露杀意,没有任何犹豫,带着陈长老三人身形直扑壁障后将死未死的墨羽。

    虽然中途与弑魔老人预料的有着些许的差错,却在承受范围之内,而且依他估计,恐怕这头畜孽多半撑下来了,而眼下就是他最虚弱的时候,有句老话讲,趁你病,要你命,就是这个理,在不动手就是找死。

    看着直扑而来的四人,远处一直护卫墨羽的两头五阶妖兽咆哮着,四足一踏,冲向众人,弑魔老人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只是淡淡挥手,身后顿时有着两道身影越过弑魔老人,旋即和两头五阶妖兽厮杀起来。

    很快弑魔老人带着陈长老便逼紧那单薄的壁障,声音冷冽,“孽畜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就让老夫送你上路。”

    说罢,干枯的手掌伸出,顿时一个直径百米的硕大的掌影成形,下一刻,掌影捅破壁障,就欲将墨羽擒拿。

    掌影捅破壁障,一道绚丽的剑光闪过,将那巨大的掌影都是切成两半,弑魔急忙收回手掌,看着干枯的手掌都是有着一道浅浅血痕。

    弑魔老人抬头直视壁障,神色冷然喝道,“睡,哪位不开眼的东西也敢与我等之事?找死不成!”

    一道白衣男子从破碎的壁障缓步走出,同时散发出雄厚的气息,弑魔老人目光一沉,他自然看的出眼前那白衣男子实力不过宗师级而已,只不过是仰仗着手中的那柄宝剑,方才伤了他。

    “该死,又是剑修,等等,那是?”

    很快,他便从那白衣男子身上嗅到一种熟悉的气息,那是七色灵液的气息。

    他眸光顿时涌现杀意,他知道,自己梦寐以求的好有些许的机会突破封王级的七色灵液,被眼前这脑子给吸收了。

    就算此行成功,他也什么没得到,一场徒劳。

    他不知道为何每次在生死关头对他产生致命影响的就是已经没落的剑修,虽然心中愤怒,但还未影响自己的理智。

    他分得清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什么都没说,身旁的陈长老却是会意,身形一动,双手回转间,便施展强大的武学,和白尘风纠缠在一起。

    他心中升腾熊熊怒火,现在他急于发泄,如果这畜孽一开始便将七色灵液交给他,或许他还能保他全尸,现在什么都白费,突破封王级也无望了。

    弑魔老人看着破碎的壁障,脸庞都是有着些许的狰狞,他现在恨不得将这孽畜抽筋扒皮。

    他脚步一踏,身形再次扑向半死不活的墨羽,他干枯的手掌伸出,彻底将墨羽抹杀。

    白尘风心头大急,从开始吸收七色灵液后,他紧赶慢赶的终于是在墨羽危机关头破关而出,没想到眼下被一个宗师级强者阻拦。

    如果放在他全盛时,一个小小的宗师级强者他可以一巴掌拍死,虽说七色灵液玄妙无比,但也不足彻底恢复他的伤势,勉强才到宗师级而已,毕竟,七色灵液主功效才是洗髓伐骨,治疗效果自然差了些。

    而陈长老看着白尘风急于将他甩他,他也是发了狠,像疯了一般拼命的阻拦,白尘风暗骂一声该死,手掌一转,手中颇有威势的长剑,发出一阵轻吟声,再度和陈长老碰撞一起。

    而弑魔老人干枯的手掌很快印在墨羽的躯体上,他冷笑一声,陡然用力,不过想象中的爆裂并未出现,只见好似沉睡的墨羽,双眼陡然睁开,身体微微用力,便将弑魔老人震开。

    弑魔老人脸庞瞬间大变,在他惊悚的目光下,墨羽原本凄惨的伤势竟然缓缓的愈合,那被烧焦的般的蛟龙尾此时也在不自觉的脱落。

    墨羽缓缓起身,并没有强横的气息扩散,只是有种出尘的感觉,他双眼明亮,片刻后,缓缓吐出几字。

    “不破不立,返璞归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