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的7号媚宠〕〔重生女配好坏〕〔九指烟尘〕〔游戏两万年〕〔星辰武帝〕〔异能之猛兽〕〔恶魔花式撩,小妖〕〔木仙传〕〔世不言仙〕〔真武传奇剑帝〕〔无限征途〕〔一曲落尽半生情〕〔一吻成瘾:总裁老〕〔超级兵王俏总裁〕〔对我说谎试试〕〔为美丽的舰娘献上〕〔我在美漫开超市〕〔美漫之最强系统〕〔位面小书店[系统〕〔官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129章 中计
    此时的薛凌一脸凝重的看着升腾的熊熊火焰,就在不到片刻钟,薛凌所操纵的白雾,将近五分之一被火焰化为虚无。

    星无咎一边加大力度,一般继续出言讽刺,试图将薛凌给激怒出来,但得到却是疯狂向他涌来的阵阵白雾。

    随着时间的流逝,星无咎心中有些焦急,听着耳边传来的轰隆隆的雷声,他总感觉有种不安,那种感觉很奇怪,说不出来,他觉得某些方面似乎遗漏了什么。

    咬咬牙,旋即不在犹豫,森森说道,“哼,阁下既然不愿现身,就让本大师帮你一把。”

    说罢,升腾的火焰顿时一凝,下一刻,哗的一声,橙色火焰猛然扩大一倍,将扑面而来的白雾焚烧殆尽。

    薛凌心头一凝,暗道一声不好,双手一动,也是竭力操纵着茫茫的白雾,那轰隆隆的雷声他自然是听到了,按照薛凌的推测,这已经是第七道天雷劫,他知道只要在给他些许的时间,他的目的便达成了。

    但看着星无咎不惜耗费元气,也要将他逼出,他目光闪动,不知道想什么,手掌还是如同先前那般操纵的白雾,而白雾消失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

    看着近乎比先前消散快了一倍不止的白雾,薛凌的心中愈发沉重,他知道想要借助这小小的阵法,将这位四品后期的铸器师困住,恐怕是有些困难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浓浓的白雾逐渐变的稀薄时,薛凌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朝两侧一挥,他的身影逐渐显露在星无咎的眼中。

    星无咎看着逐渐稀薄的白雾,当即停止了动作,随后橙色的火焰渐渐消失,他的额头因为刚才的消耗,都渗出细小的汗水。

    他似有感应,当即转身,隐约看到远处一道修长的身影逐渐显露,他顿时大喜,刚准备开口,神色忽然一变。

    他的神色变的十分难看,因为他从那道人影身上仅仅感应到,只有道级实力。

    也就是说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利用白雾阵法阻拦他的竟然只不过是位小小的道级高手,原本在他的猜测中,就算那位背后的操纵者实力不及他,但至少应该拥有师级实力。

    而且看上去还很年轻,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耻辱,如果事情传出去,恐怕都得被笑掉大牙了。

    星无咎脸色冰冷,他目光狠狠的看着薛凌,片刻后怒笑道,“很好,小子,刚才就是你利用阵法阻拦本大师是吧?你很好!竟然让本大师耗费如此珍贵的控火术来对付一个小小的道级家伙,你该死,真的该死!本大师必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说罢,双手一伸,他的一双大手顿时浮现一双黑色的拳套。

    拳套浑身漆黑,在阳光的折射下,竟然散发淡淡的锋利。

    星无咎片刻后才恢复神色,他脸色漠然冷冷说道,“小子,我这双死亡之手可是斩杀过大武师级别的强者,你能死在其下,也算是你小子的荣幸。”

    旋即,星无咎身形一动,带着漆黑硕大的拳套,便朝薛凌的面门砸来。

    漆黑的拳影在薛凌瞳孔极速放大,他神色凛然,他可没想过和星无咎硬拼硬,那与找死无异。

    他脚尖一点,顿时薛凌觉得双脚一轻,身形擦着那黑色的拳影而过。

    砰的一声。

    硕大的拳影,将薛凌刚站立之处砸出一个大坑,星无咎转头,脸色冰冷的,戏谑道,“哼,好个溜滑的小子,既然如此,本大师就陪你好好玩玩。”

    说罢,他身形猛转,带着凶厉的气势朝着薛凌狠狠砸去,薛凌脚步不停,身形后退。

    一路上,只听巨树和青石粉碎,伴随着砰砰声响起。

    看着身形不断后退的薛凌,星无咎目露狠色,速度陡然增加,身形瞬间欺进薛凌周遭范围,薛凌神色一凛,手掌一番,青风剑出手。

    剑尖狠狠撞击在漆黑的拳套上,顿时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青风剑都是因为那股巨力弯曲不少,薛凌顺势借助那股反震力,身形在度后推不少。

    出奇的是星无咎并没有发起攻击,而是冷冷的看着,后退数十米的薛凌。

    青风剑微微摇晃,薛凌握住青风剑的右手,都是有种酥麻感,薛凌虽然脸色有着一丝凝重,心中却是暗道,“真不愧是铸器师,就凭这个死亡之手的拳套,品阶恐怕都不低于四品,如果换算成武学等级,恐怕都是达到中乘中品了,真是富的流油。”

    远处没有动作的星无咎神色冰冷,对着薛凌冷笑道,“嘿,依本大师看,你这柄小乘上品的青风剑,差不多也到极限了吧。”

    薛凌神色微变,很快便恢复了神色,毕竟在一位四品铸器师眼中,想要隐藏什么根本是做不到。

    这柄青风剑说来也陪伴薛凌较久了,但随着薛凌的实力越来越强,所使用的武学越来越高,这柄小乘上品的青风剑隐隐有些不够看了。

    虽然他从剑魔前辈那里不但得到一部琅琊剑法,更是有一柄与之匹配的宝剑,他虽然心有念头,但他却想起剑魔前辈托付给他的话。

    “如果有机会,务必将次剑交给他在西天域的义弟剑归一。”

    因此薛凌便没有产生这种念头,更重要的一点是,白尘风说过实力不到,获得此剑,必有灾祸,虽然薛凌并不知道这斌柄剑的具体品级,但也能大概感应,至少是达到上乘品阶。

    要知道凡是达到上乘品阶,无不是达到宗师级的强者,要么就是那些颇为身份背景的世家子弟。

    薛凌一个小小的剑修,如果拥有这等宝物,难免会被觊觎,所以薛凌至今都没有将其显露,以免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而现在,薛凌心中却是苦笑,哪怕遇到麻烦,总比遭遇性命之危强的多,对他来说,一把剑就是他的第二性命。

    剑碎无疑断他一臂,他的战斗力将会大大折扣,薛凌虽然心中发苦,却并未显露出来,他的脸色依然保持镇定,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星无咎。

    星无咎神色漠然,看向薛凌的目光如同死人一般,他语气冰冷,随即开口道,“哼,小子陪你玩了玩够了,接下来本大师便送你上路。”

    旋即没有薛凌反应,他脚步一踏,漆黑的拳套,带着无匹的威势,再度将薛凌笼罩。

    薛凌神色同样有些发狠,他没有后退,脚步一踏,竟然向着星无咎主动发起攻击。

    星无咎顿时大怒,一个小小的剑道级小辈,也敢对他发起攻击,这无疑赤裸裸的挑衅。

    星无咎双手紧握的漆黑拳套,力量更是加重了几分,薛凌挥剑斩出,剑身顿时被一道晶莹的剑光覆盖。

    星无咎看着眼前的少年,像似变了个人一般,使用两败俱伤的攻击方式,他眉头一挑,虽然他有过一瞬的怀疑,是否是个圈套。

    但他很快被否定了,一个剑修的小辈,能有什么手段,计谋再多,在绝对实力面前也是徒劳无用。

    星无咎干脆放弃了胸前的防御,他带着漆黑的拳套,狠狠发力,他要一击将这个小子击杀。

    下一刻,星无咎漆黑的拳影,狠狠地砸在薛凌的胸膛之上,同时薛凌被晶莹光芒覆盖的青风剑也狠狠地斩在星无咎的胸膛。

    星无咎只是冷笑,旋即薛凌的身影倒飞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如同不要钱一般疯狂的吐出,他的后背在撞断数颗大树后,才缓缓停了下来。

    靠在一颗断树身下的薛凌,胸膛虽然没有凹陷,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几根肋骨似乎断了几根,虽然有些狼狈,但薛凌却是感到一阵庆幸,他左手缓缓伸入怀里,感受到一阵温热,他缓缓吐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刚才,最后时刻那枚玉佩替他抵消了大部分攻击,恐怕刚才那一击,说不得真要陨落当场,不过还好他赌赢了。

    但他的青风剑此时虽然没有破碎,但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原本颇为锋利的剑身,有着密密麻麻的裂纹浮现,只要受到一次撞击,恐怕便轰然破碎。

    星无咎看着一击并未将薛凌击杀,目光中有些诧异,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薛凌,同时手掌轻抚自己胸膛上被薛凌的青风剑造成的一道白痕,他缓缓开口,“好小子,能接下我死亡之手的一击,倒是有几分本事,不过你依然得死!”

    说罢身形一动,就欲彻底解决掉薛凌,忽然他身形猛然一停,像似有什么感应,他急忙转头,只见远处一座山峰的峰顶天空,一头由雷光凝聚的硕大龙头正缓缓从云层中攀爬而出。

    星无咎感受着传来的那股气息,脸色大变,随后似是想到什么,转过头一脸杀意的看着面带微笑的薛凌,“可恶的小子,本大师竟然中了你的诡计,让你支撑到那条畜生渡第九道天雷劫,你真该死!”

    薛凌只是面带微笑,的确从刚开始他的任务就是将星无咎死死的拖住,如果一开始和他硬碰硬,恐怕撑不了多时。

    为了让麻痹星无咎,产生自大娇狂的思想,他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最后他更是采用两败俱伤的方式,为的就是替墨羽争取最后的时间。

    看着那逐渐凝聚的黄色龙头,薛凌知道他赌赢了,不过他的心里却是产生些许的担忧,感受着那恐怖的气息,薛凌还真没把握墨羽能抗的下去,一旦失败,他的计划便派不上用途了。

    虽然担忧,但薛凌眼下也只能暗暗祈祷了。

    目带杀意的星无咎,声音冷冷响起,“小子,别高兴太早,这第九道雷劫,渡不渡的过可还是个问题,而且你小子注定看不到那天了。”

    “哼,那又怎样,据我所知,你此次的目的便是妖王的尸体吧,如果妖王渡劫失败,你觉得你能得到什么?”薛凌仿佛未看到星无咎弑人的目光,漫不经心说道。

    星无咎顿时脸色大变,他知道那个被遗漏的东西是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网游之十倍暴击〕〔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成为首富〕〔重生六零俏媳妇〕〔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