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武之巫法无天〕〔天价蜜婚盛宠妻〕〔黑骑〕〔人间如狱〕〔仙武寰宇〕〔臣本红妆:相国大〕〔Hi,我的萌系小甜〕〔妖异网咖〕〔奉孝夫人是花姐[综〕〔仙魔梦世界〕〔逆流战国当名嘴〕〔洪荒之吾乃盘古后〕〔修真高手在校园〕〔穆少溺爱成瘾〕〔自定义武侠〕〔万界之最强大反派〕〔剑下苍天〕〔吾名正义〕〔武当山上去学道〕〔游戏之刷钱人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118章 问心
    听着薛凌的回答,那黑袍人影原本没有丝毫变化的情绪,此时他的身体有些颤抖,片刻后竟然放声大笑,旋即冷笑道,“好一句沉沦既是罪,在你眼里虚幻的便是假的?假的便没有存在的意义吗?小子,你难道没听过存在既合理吗?”

    显然薛凌的刚才的回答似乎戳到他的痛点,让它十分的恼怒,一股恐怖的气息无形之中散发出来。

    薛凌却是摇头,没有言语,双方都没错,只是两个人所站立的角度和坚持的理念都不同,谁又分的清对错?如果天底下仅仅以对错来划分,那倒是简单了。

    片刻后,黑袍人影,手掌抬起,向前猛然一抓,沉睡在薛凌身边的穆婷婷如同人偶一般,凭空飞向它的手中,薛凌想要阻止,可他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薛凌脸色沉重,冷声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呵,不是你说虚幻便是假的?沉沦既然罪吗?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替你了解这眼前的虚幻可好?”黑袍人影声音有些残酷对着薛凌微笑道。

    薛凌一怔,旋即平静的脸庞瞬间阴沉下来,同样一股恐怖的气息席卷而出。

    “你敢动她一根汗毛,吾要你死!”

    听着薛凌那近乎威胁的话语,那黑袍人影却是不为所动,像似嗤笑道,“小子,你以为现在的你有资格挑战本座,莫非你还真当自己是半步王级的高手?可笑,真是可笑!”

    “刚才你不是还那般坚持沉沦既然罪,虚幻便是假的,现在到怎么了,既然这一切都是本座创造,那么本座依然也可将他摧毁,你又那么在乎干嘛,你不是应该感到高兴?现在到指手画脚了。”

    旋即黑袍人影手掌一招,在它的身侧凭空浮现几道人影,那几道人影赫然便是薛凌的家人,此时的他们眼神中有着无尽的空洞,如同木偶一般被人操控。

    薛凌看着那些熟悉的人影,心头一颤,虽然他知道眼前的一切终究是假的,是虚幻的,但他的内心依然会有痛苦的挣扎。

    他知道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就算贸然冲过去又怎样,这一切正如黑袍人影所说的一般,既然他可以创造,便可将他们摧毁,这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正因为如此薛凌才没有动作,因为这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看着没有动作的薛凌,黑袍人影不带丝毫感情继续逼迫道,“你不是认为这是虚幻的?现在倒是犹豫了?这就是你的道,你的本心所坚持的东西?回答我这就是你要的答案?回答我!”

    黑袍人影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狠狠砸在薛凌的心头,薛凌那颗本就坚固的道心,竟然有着些许的裂缝,薛凌知道他的道心产生动摇了,但却无可奈何。

    薛凌依然没有言语,只是神色漠然的看着黑袍人影,薛凌在思索,在思考一种合理的解释。

    不过黑袍人影显然并不想给薛凌机会,在薛凌漠然的目光下,它缓缓开口,“既然如此,那吾便让你小子彻底断了你那所谓坚持的道心。”

    说罢,在薛凌充满疑惑的目光下,黑袍人影缓缓伸出双手,下一刻变将头上的黑袍摘了下去。

    薛凌那冷漠的脸庞顿时浮现浓浓的惊骇和恐惧,因为那黑袍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他那温婉如水般的母亲。

    “怎么可能,不会的,这背后的操纵者竟然会是母亲,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紧接着薛凌猛然摇头。他的声音都是有些颤抖,他根本就是脱口而出否定眼前的一切。

    听着薛凌那强烈般否定的语气,一脸温婉的妇人依然保持熟悉的微笑,声音轻柔道,“呵,我的好凌儿,这有什么不可能?如果我也是虚幻,母亲应该也和他们一般被操控,被控制,而不是和你这般的对话?”

    “不可能的,我认识的母亲大人绝不会是这样,而且母亲大人也根本不会,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你到底是谁?莫不是想死!”薛凌猛然摇头,声音中充满冷冽。

    在薛凌的心底,觉不允许有人玷污母亲在他内心的形象。

    那妇人温婉的脸庞却是露出淡淡的失望,她将沉睡的穆婷婷放至一旁,随后缓步朝着薛凌走去,轻声说道,“怎么不可能,如若不然,你大可一剑杀了我。”

    说着,那妇人竟然还朝着薛凌多走了几步,她手掌一扬,一柄锋利的长剑便出现在她的手中,妇人将剑柄一卷,递给面前的薛凌。

    薛凌神色冰冷的看着这幕,他没有动作,他的内心此刻却处在天人交战,他知道眼前的妇人断绝不可能是自己所敬重的母亲大人,但要他动手结果此人,他又是做不到。

    “似是看出薛凌的犹豫,那妇人轻笑道,“呵,不敢?刚才还说的头头是道,现在也不过如此!你的那般理念现在看来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听着妇人的言语,薛凌的本心虽说并未到崩溃的边缘,但已经彻底动摇了,他知道,如果他不做出一个决断,恐怕离崩溃的边缘不远了。

    而薛凌的表现自然落在墨羽等人的眼中,而经过这三个月的消失,墨羽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在蓝鳞水蛟的眼中,他忽然看着这个一直以来颇为熟悉的叔叔,竟然产生一些恍惚。

    不过这种恍惚的感觉没过多久,耳边忽然响起墨羽的声音,“没想到,这小子的心魔劫竟然是因为他的母亲?”

    “嗯,当初我遇到这个小子的时候,他之所以选择重拾修者的道路,可以说他那近乎顽固的执念有一大半便是因为他的母亲。”

    “呵,话说回来,他跟某人还挺像的。”白尘风说道最后像似自顾自的说道。

    出奇的是,原本一直和白尘风斗嘴的墨羽,竟然没有开口,只是轻嗯了一下,片刻后,他继续说道,“不过这应该是他真正的坎,虽然我这迷雾海的心魔关比不上真正的心魔劫,但如果这小子不能彻底正视自己的话,那也甭谈有机会踏入封王级,毕竟心魔关乃是直至内心,退无可退,如果没有那股直至内心般的勇气和那种坚定不移道心,那时我看老怪物你还是别告诉有关他母亲的事情了,恐怕对他的打击会更大,到那时不过是自添烦恼。”

    “或许吧。”白尘风摇了摇头,只是淡淡的吐出几字,随后不在言语。

    墨羽看着屏幕上薛凌的身影,下一刻,像似自嘲一般,“呵,其实我还挺羡慕薛凌这个小子,至少还拥有一次重来的机会,就算是只有一丝希望,也要奋力一搏,如果当时我能有他那那般信念的话,或许我的母亲就不会......哎。”

    白尘风并未接话,他更了解这位看上去高高在上的妖王,有时候那些心中藏事之人,并不需要一个解惑者,更多的是一个倾听者。

    就在这气氛显得有些压抑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尘风笑着开口,“看来铁彪那小子要出来了。”

    墨羽和蓝鳞水蛟目光一转,只见身陷鬼竹林深处一直没有动静的铁彪,忽然那深处被一片黑暗所笼罩的鬼竹林,似乎传来一阵响动。

    紧接着,那阵响动越来越大,隐约还能听见铁彪传来的怒吼声,片刻后一道人影猛然从那片黑暗弹射而出。

    后退了数十步,才渐渐停了下来,只见那道人影全身被猩红的鲜血覆盖,身体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甚至有几处在那狰狞的伤口上,都能看到露出的森森白骨

    一身的气息随着铁彪厚重的喘息声而剧烈的起伏,长发激扬,他的脸上有着浓浓的疲惫,但却掩盖不了他身上涌现的冰冷杀气。

    砰的一下,

    铁彪似乎再也支撑不下去,身形就欲栽倒在地,忽然铁彪猛然伸出双手,矗在地面,以至于他的身体有个支撑点。

    下一刻,面前黑暗深处,有着数道响动传来,铁彪猛然抬头,死死的看着面前的黑暗,他的双手矗在地面,就欲站起身来,他的身体像似溺水的人一般,无论铁彪如何用力,他的身体反而越发的沉重。

    白尘风等人早就看出此时的铁彪不过是强弩之末,他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靠着他那股莫名的执念。

    很快,那黑暗处瞬间闪现几道人影,看去个个都拥有道级五段的实力。那几道竹傀儡毫无表情的看着不断挣扎的铁彪,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喘气机会,身形一动就欲将眼前的此人彻底解决。

    蓝鳞水蛟一脸焦急的看着神色漠然的墨羽,白尘也是转过头,他的眉头一皱,还不等他开口,就在铁彪即将难逃一死之际。

    一直没有动作的墨羽,方才手掌一扬,只见屏幕上挣扎的铁彪,陡然消失,那几道竹傀儡的攻击顿时落空。

    竹傀儡看着消失的人影,停止了动作,  紧接着,竹傀儡扫视一周,旋即身形一动便再度消失在黑暗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