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心潜龙〕〔海贼之超神天赋〕〔反派修仙系统〕〔怎么又是天谴圈〕〔女神的贴身男秘〕〔墨少蚀骨宠:甜妻〕〔奇门弄宝〕〔万界装逼帝师系统〕〔美女总裁的超级兵〕〔暖风不及你情深〕〔王爷,王妃卷款潜〕〔佳妻难腻:明先生〕〔心术:红粉撩人〕〔游戏行者〕〔修仙之重生仙帝〕〔独家婚宠:军少,〕〔毒妃在上〕〔斗罗大陆权利的游〕〔辣手小毒妃〕〔二次元收视比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96章 拜师
    当铁彪的声音有些突兀响起在这座青石广场时,众人的目光随之一转。

    薛凌眉头一挑,看着铁彪一脸坚定的神色,似是想到了什么,不过并未说什么。

    妖王墨羽则是有些诧异的打量着这位不太起眼的人类小子,的确在墨羽心里,从刚开始薛凌他们进来,到现在准备离去,墨羽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这小子。

    以他的身份和实力,如果不是薛凌和那老怪物是师徒关系,被老怪物看重,恐怕薛凌在他眼里也不过和其他蝼蚁一般无足轻重。

    看着不被自己在意的人类小子开口,墨羽脸色漠然,随后淡淡吐出两个字,“何事?”

    铁彪咬了咬牙,再度开口说道,“晚辈不才,还请妖王前辈能收我为徒!”

    随着铁彪的开口,薛凌明显感觉到空气都是一滞,薛凌的心里暗叹一口气,铁彪所说的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果不是因为屠村的那场剧变,恐怕铁彪也不会阴差阳错的走上修者的道路,而铁彪也没让薛凌和白尘风失望,不但将他们薛家的中乘级武学《金光拳》初步掌握,就连实力都是达到淬体八段。

    就连白尘风都说,如果铁彪早些踏入修者之路,在碰上一个好师傅,将来的成就可不会太低。

    薛凌当时也想要白尘风指导铁彪修行,但白尘风只是摇了摇头道,“对于淬体级可以,但长期而来却是等于害了铁彪,铁彪是天生的武修者的苗子,与我不符,虽然有心,但也不能害了他。”

    对此,薛凌也感到一丝无奈,铁彪平时虽没说什么,但薛凌依然能感受到铁彪对于强者的渴望,奈何这一路上没有指导,只能默默苦修。

    在今日铁彪刚一开口,薛凌就明了,虽然结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薛凌心中也是有一丝期待。

    就在薛凌心思回转间,一直没有说话的墨羽,双眼微眯,露出一丝危险的弧度,声音冷冷道,“哦!拜我为师?有趣,真有趣,难道你不知道人类和妖兽之间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吗,你信不信我一念之间便可要了你的性命。”

    随着墨羽略带冰冷的口气响起,铁彪的身体一颤,这倒不是因为铁彪内心害怕,而是墨羽不自觉散发的气息就在刚才加重了几分。

    “晚辈知晓,人类和妖兽之间的确有化解不了的仇恨,晚辈还知晓,前辈要杀我,就在一念之间。”铁彪承受着墨羽释放的若有若无的气息,沉声说道。

    “你小子既然知晓,为何还要找死,如若不是看在你和老怪物有些关系,就凭刚才本座足以杀你,”墨羽一脸漠然说道。

    “晚辈知道冒犯了前辈,但如果给我重来的机会,晚辈依然如此,因为晚辈要报仇,为丧生的一百余口的铁家村的村民报仇!”一直低着头的铁彪,忽然抬起头,朗声说道,那声音中蕴含着浓浓的仇恨。

    “哼,你小子有这份血性,让本座有些诧异,不过也仅此而已,如果每个人都因为报仇,都想拜本座为师,你把本座当什么了。”

    “还请前辈能给晚辈一个机会。”铁彪猛然跪下,头触地面,砰砰作响。

    对此蓝鳞水蛟却有所不忍,因为薛凌的缘故,随着接触,他倒是觉得这个眼前粗狂的汉子,倒是一个不错之人。

    或许是因为性格太过于单纯,他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个人类为了达成目的,做出这种无奈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叔叔有些不近人情。

    就在它忍不住开口时,薛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别冲动,看着铁彪这样我比你们更难受,我们都不是他,在怎么样都感受不了铁彪的那份心情,这是他所选的路,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在背后支持,虽然有些残酷,但这算铁彪所必须经历的事。

    蓝鳞水蛟嘴巴张了张,片刻后,则是叹了口气,他明白,薛凌说的的确是对的,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决定负责,不管是对或是错。

    虽然理解,但看着那个粗矿的汉子,头颅磕在青石板上,听着砰砰的响声,蓝鳞水蛟心里一颤,随即撇过头去,不忍在看。

    而身为当事人的墨羽则是冷眼观看,却不打算说什么,半晌后,墨羽像似没看见一般,转身,朝着自己的宫殿走去。

    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轰隆一声,两扇大门缓缓关闭。

    看着关闭的大门,铁彪依然头触地面,半跪着不愿起来,一直忍不住开口的蓝鳞水蛟开口说道,“铁彪你快起来,别在这个样子了,待会我去求求我叔叔,让他一定收了你这个徒弟。”

    铁彪抬起头颅,不在意的擦了擦额头上因为用力,而造成的血迹,对着蓝鳞水蛟道,“呵呵,多谢你的好意,不过这算是我的坚持吧,你们都休息去吧,不用管我。”

    薛凌却是什么都没说,当即盘腿坐下,对此,铁彪则是一笑,随后也不在言语。

    蓝鳞水蛟看着两人的动作,有些生气说道,“薛凌,你这是添什么乱啊,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一个一个死倔死倔的。”

    看着二人像似入定一般,根本不理自己,蓝鳞水蛟有些无奈道,“罢了罢了,随你们吧,我去找找叔叔,看能不能成。”

    旋即嗖的一声,朝着青石宫殿飞去,不过这次蓝鳞水蛟却是吃了一道闭门羹,无论他怎样说好话,那两颗兽头就是不开这两扇大门。

    这倒是让蓝鳞水蛟小孩子的脾气上来了,大嘴一张,一道道水柱浮现,疯狂的攻击那两扇看起来有些脆弱的青石门。

    但这两扇青石门此时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水柱根本对它没有丝毫伤害。

    在差不多大闹了一个时辰后,蓝鳞水蛟则是气鼓鼓的,颇为不甘的离开了这里。

    而铁彪二人则是恍若未闻一个半跪在地,一个双腿盘坐,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晃高照头顶的炙热的阳光也是日落西沉,很快柔和的月光洒落下来,让人感受到一阵清凉。

    不过很快,这种清凉便被打破,忽然铁彪二人的耳边有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

    刚开始还不大,不过片刻,耳边的滴答声,瞬间如同钢针一般从天而降。

    暴雨倾盆,很快将二人弄成落汤鸡一般,二人依旧视若无睹,任由雨水沁入自己的衣裳。

    这要是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场暴雨不知怎的,一连下了三天,让铁彪二人可是苦了不少。

    青石广场上,两道人影如同雕塑般一动不动,不远处蓝鳞水蛟和白尘风只能静静地看着。

    “白师,你说他们都坚持了三天,再这样下去,恐怕撑不了多久啊。”蓝鳞水蛟有些担忧说道。

    “哎,这是他们的选择,谁都阻止不了,我倒是不担心薛凌,铁彪那孩子恐怕会撑不住,毕竟道级和淬体级的差距可是天壤之别。”白尘风摇了摇头道。

    “真不知道叔叔是怎么想的,以前他可不是这样啊。”蓝鳞水蛟转过头看着那紧闭的青石大门,开口道。

    “墨羽小子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他这么做,或许有自己的考量。”白尘风若有所思道。

    “考量,我还真没看出来,这叫折磨吧。”蓝鳞水蛟一脸的气鼓鼓。

    要知道在这三天,蓝鳞水蛟跑了不下二十遍,没回都是结结实实的吃了一顿闭门羹,这可让这个小家伙,攒了一肚子的怨气。

    一连被三天暴雨折磨的青石广场,此时则是安静了不少,虽然天空依然下了瓢泼大雨,但比之先前可是好了不少。

    一直盘坐的薛凌双眼微微睁开,他深吸一口气,一口浊气被他缓缓吐出,的确凭借他剑道级的实力,这暴雨基本上对他没有多大影响,最多只是让他有些狼狈。

    甚至这三天来,薛凌的实力彻底恢复,甚至隐隐都有向剑道级二段的增长,薛凌摇了摇头,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身影,面色平静的薛凌此时有着深深的担忧。

    因为距离关系,薛凌明显能感觉到铁彪的身体此时都是在不停的颤抖,粗狂的面庞都是有些紫色浮现,眼皮不停的抖动,似乎都有闭上的趋势,手掌死死的紧握,因为大力,指甲都是嵌入手掌之中,好用这种疼痛来缓解沉重的眼皮。

    薛凌知道,铁彪已经到了极限,毕竟铁彪只有淬体级的实力,而且先前受过重伤,虽说痊愈,但依然残存着些许的病因底子。

    可薛凌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双手都是微微紧握。

    就在铁彪身体有些轻微的晃动时,一道磁性的声音,响彻整座青石广场。

    “你小子,到让我有些诧异,要想让本座收你为徒也不是不可以,本座就给你个机会,走一趟鬼竹林吧,能否把握,就看你小子了。”

    身体摇晃的铁彪听着那道磁性的声音,微微一笑,轻喃道,“小雨,我...我赢了。”

    说罢,身形往后栽去,看了一眼接住自己的薛凌,铁彪眼皮彻底闭上,昏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网游之十倍暴击〕〔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成为首富〕〔重生六零俏媳妇〕〔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