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满满的都是爱〕〔倾世名医,废材绝〕〔帝医倾天:特工狂〕〔毒妃当道:摄政王〕〔独家宠婚:腹黑老〕〔属性之眼〕〔给前任他叔冲喜〕〔某美漫的机械主宰〕〔变身从精灵世界开〕〔替嫁悍妃〕〔功略女主这个渣〕〔变身之末日歌姬〕〔真的不是武侠〕〔我的技能下载器〕〔灵气复苏时代的搏〕〔重生之洗心革面〕〔潘多拉〕〔重生无敌升级〕〔反派锻造系统〕〔酷哥日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79章 救助蓝鳞水蛟
    漆黑的死亡山脉深处,一片寂静,偶尔还能听见道道的兽吼声,月明星稀,微风吹过,一切看上去,显得那么平静。

    不过平静的表面下,却是上演着一场场弱肉强食,每时每刻,一些弱小的妖兽都会被更加强大的妖兽残杀,吞噬,这便是死亡山脉真正的秩序。

    而此时,在一片稀疏的灌木丛中,正上演着一场弱肉强食的画面,一头低阶正瑟瑟发抖的看着一头颇为强大的妖兽,眼神充满残暴的神色朝着它一步步走来。

    如不出意外,这头低阶妖兽很可能在此结束它的性命,半晌,漆黑的天空有着沉闷的声音响起,犹如闷雷一般,缓缓朝周围扩散。

    那头颇为强大的妖兽只是疑惑的抬了抬头,随后,目露凶光准备享用这顿美食,忽然,那头瑟瑟发抖的妖兽,此时正满脸骇然看着远处的天空,更准确的说是,远处天空中极速放大的黑点。

    还未等那头强大的妖兽反应过来。

    “砰的一声。”

    好似陨石撞击大地般的巨响,瞬间一道实质般的冲击波裹挟大量的泥土,朝着四周疯狂的肆虐而去,方圆近千米的地方,连同茂密的树林立刻夷为平地,只余下袅袅未散的灰尘。

    约莫半刻钟,满天灰尘终是有隐隐散去的痕迹,穿过模糊的视线,隐隐能看见,有着一头浑身是血,鳞片似蓝色的身影,喘着微弱的呼吸,一动不动躺在能量爆发的中心。

    而在那头蓝色身影的身下,那头有些强大的妖兽,早已断气,只不过露出一副临死前的不敢置信,至于那头瑟瑟发抖的妖兽,只是被那股冲击波,产生的强大气浪给掀飞,昏迷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似乎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让死亡山脉有着些许的震动,仿佛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虽然此地依然一片寂静,但这片寂静将会在不久后被彻底打破,因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着这片半空,渐渐地,朝着远处飘散,隐隐间,都能听到些许兴奋的兽吼声传来。

    而在这流逝的时间中,远处,一道犹如灵猴般的身影,运用着灵活的身法,朝着这里而来。

    “蹭!蹭!蹭!”

    几个闪烁间,那道人影稳稳站在远处一颗粗壮的大树上,看着满天的灰尘,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那道人影微微挑眉,似自顾自的说道。

    “这冲击力,恐怕就算是大师级别的强者,恐怕也得当场毙命,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你小子别再这里感慨了,为师还是那句话,你小子可别待太久,不说是否会有危险,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也拖不了太久。”

    那道人影点了点头,旋即脚尖一跃,朝着被满天灰尘遮蔽的中心跃去。

    半晌,薛凌穿过无尽的灰尘,在距离能量所爆发不到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虽然在刚才薛凌就已经感受到这股能量所产生的破坏力,但当自己深处其中时,所带来的效果,却是截然不同。

    方圆百里,几乎可以算上寸草不生,刺眼的沟壑犹如土龙般呈放射状朝周边扩散,薛凌蹲下身来,准备抓起数颗细小的石块,石块刚一入手,竟然瞬间化为粉末,随风飘散。

    薛凌错愕片刻,薛凌站起身来,神色微凝,手持长剑,缓步朝着中心走去。

    “哒,哒,哒,”

    这片寂静的地方,回荡着脚步摩擦泥土的声音,约莫片刻后,那节奏有序的脚步声,则是忽然消失了。

    因为一头浑身是血,气息微弱的妖兽静静躺在距薛凌不足数十米的前方。

    “蓝...蓝鳞水蛟?”

    薛凌一脸的错愕,他实在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蓝鳞水蛟,更准确的说是,这里的大动静竟然是它所造成的。

    薛凌环顾一周,此时蓝鳞水蛟模样甚是凄惨,一身蓝色的鳞片大部都已断裂,殷红的鲜血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着凝固的迹象,全身有着数道接近一米的狰狞伤口,透过伤口,还能看见伤口内的森森白骨。

    “蹭的一声。”

    薛凌手腕一个剑花,长剑入鞘,此时的薛凌依然是一片平静,看不出有任何变化,唯一的变化,或许就是薛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白尘风似是觉察到了薛凌的变化,不过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等待着薛凌的决定。

    虽然和薛凌相处时间不长,但也并不算太短,白尘风明白,眼前这个少年,除了对自己认定的事情有着近乎偏执的执念外,对于人世间的事态种种,有着嫉恶如仇般的性格,而这也是白尘风所欣赏的一点。

    毕竟剑道一脉,在没落前,可是拥有君子剑的美名,但凡心性不正,或有邪念者终究进入不了剑道之大成。

    沉默些许,薛凌看着双眼紧闭,奄奄一息的蓝鳞水蛟,刚准备开口时,白尘风轻声道。

    “为师知道你的意思,这件事你考虑清楚,毕竟人和妖兽之间可不是那般好相处,说的直白点,在天玄大陆,人类和妖兽之间的仇恨想必不用为师在说什么。”

    “徒儿知晓,徒儿也明白,但是,见死不久并不是徒儿的本性,再说,如果不是之前,蓝鳞水蛟误入我和蒙厉之间,徒儿说不定还难逃一劫,蓝鳞水蛟也算间接救了我一命,这或许就是冥冥中的定数吧。”

    “徒儿可没痴心妄想到,能通过这件事,改变人类和妖兽之间的仇恨,其实有的时候,妖兽或许比人类更好相处,难道不是吗。”薛凌缓缓开口,声音从开始的平静,到最后渐渐有着一股自信的说服力散发而出。

    白尘风点点头,眼神深处有着难以理解的目光闪过,似赞同,似欣赏,又或许是其他什么,片刻后,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你便自己决定吧。”

    薛凌点点头,没有犹豫,手掌一翻,数个小瓷瓶夹在薛凌的手指之中,微微用力,瓶盖弹射而出,手掌轻点瓶身,数股晶莹的液体缓缓滴落在蓝鳞水蛟狰狞的伤口处。

    液体刚一接触伤口,竟然有着滋滋的声音响起,隐隐间还能看到缕缕黑气升腾,最后逐渐消散,而蓝鳞水蛟双眼依然紧闭,但身体却是在不停地颤抖,微弱的呼吸都是急促起来,汗水密密麻麻的从蓝鳞水蛟的两侧的胡须滑落。

    显然,这种治疗让蓝鳞水蛟痛苦不少,薛凌看着点点黑气从伤口处缓缓消散,也是暗道。

    “看来五长老的毒素起了不小的作用,能伤到蓝鳞水蛟,恐怕这价格也是不菲,也不知道那场战斗,究竟如何。”

    “就算蒙厉没死,想要痊愈可能性微乎其微。”白尘风开口说道。

    薛凌也是颇为赞同的点点头,虽然蒙厉是半步师级的强者,虽然使用计谋让蓝鳞水蛟实力锐减,但蓝鳞水蛟毕竟是三阶顶峰妖兽,想要彻底斩杀,以蒙厉的实力根本办不到,哪怕他踏入武师级,也是如此。

    而且,在那种情况下,发狂的蓝鳞水蛟更不好对付,蒙厉能逃脱,捡回一命,恐怕就是万幸了。

    “师傅你发觉没,这个蒙帮大长老恐怕并没有表面那般简单。”薛凌轻声道。

    “这个大长老恐怕有些问题,毕竟,以他的速度,就算负伤,追上你也是绰绰有余,但事情的结果你也看到了,他竟然放过你一马。”

    薛凌点点头,眉头微皱,心中暗道,“恐怕蒙帮并没有我想象的那般简单,到时候前去,势必要小心些许。”

    而在薛凌二人交谈时,原本痛苦的蓝鳞水蛟身体忽然停止了抖动,那一道道狰狞的伤口则是以一种缓慢的方式在愈合。

    “你小子倒是舍得,从剑魔那小子得来的疗伤药液,恐怕都用了一半,虽然品级入不得为师的法眼,但对大师级别的强者来说,还是有吸引力,如果让一些大师级强者知晓,恐怕都得大骂你败家。”白尘风看着蓝鳞水蛟逐渐愈合的伤口,轻声戏谑道。

    对此,薛凌只是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随即没有言语。

    对于薛凌来说,虽然药液十分珍贵,但相比蓝鳞水蛟救了他一命来说,显然是不值一提,毕竟,世间东西在好,也得有命在说。

    而在药液近乎用了一半时,效果也是十分显著,虽然蓝鳞水蛟身上,依旧有着些许的伤口,但相比危及性命的可怖伤痕来说,完全是不值一提。

    随着时间的流逝,薛凌也是感受到奄奄一息的蓝鳞水蛟,气息逐渐变得悠长起来,隐隐间,似乎有着不同一般三阶妖兽的气息。

    “这...这是。”薛凌一脸错愕。

    “嘿嘿,你小子还真是福星,竟然几次碰到旁人突破的一幕,倘若让外人知晓,说不得会把你供奉起来了。”白尘风轻笑道。

    薛凌则是无奈的摇摇头,刚准备开口,满天灰尘外,远处的兽吼声似乎多了起来,旋即,薛凌开口道。

    “此地不宜久留,以蓝鳞水蛟现在的状态,说不定片刻后就会苏醒,到时候又得疼头一番,该做的已经做了,到时候,就看它的造化了。”

    “嗯,你小子也是得赶紧离开了,抓紧时间突破道级吧。”白尘风收起嬉笑的神色,一脸正色道。

    薛凌点点头,看了一眼沉睡的蓝鳞水蛟,旋即不在逗留,脚尖一点,朝着另一处方向跃去,片刻后,薛凌的身影便消失在满天的灰尘中。

    不过,或许连薛凌都没发觉,在薛凌转身的同时,沉睡的蓝鳞水蛟,双眼竟然微微睁开,隐约能从双眼深处,看到一位少年身背长剑,仿佛要将这身影永远印在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重生六零俏媳妇〕〔成为首富〕〔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