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的7号媚宠〕〔重生女配好坏〕〔九指烟尘〕〔游戏两万年〕〔星辰武帝〕〔异能之猛兽〕〔恶魔花式撩,小妖〕〔木仙传〕〔世不言仙〕〔真武传奇剑帝〕〔无限征途〕〔一曲落尽半生情〕〔一吻成瘾:总裁老〕〔超级兵王俏总裁〕〔对我说谎试试〕〔为美丽的舰娘献上〕〔我在美漫开超市〕〔美漫之最强系统〕〔位面小书店[系统〕〔官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动苍穹 第1章 薛凌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屋外一位似管家模样的老者,伫立在门外,犹豫片刻后说道。

    “小少爷,小少爷你都三天没吃饭了,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啊,您还是把门打开吧,否则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

    老管家又叫了几声,可房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半晌,就在老管家决定是否强行推开房门时,一道丝毫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传出。

    “知道了,薛伯,你下去了吧,不要在来了,我想静静。”

    老管家听了这话后,踌躇半天,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气一声,便缓缓的走开了。

    屋内只见一位约摸十四  五岁的少年半跪在一方蒲团上,身穿一身孝服,双手耷拉在地面上,稚嫩的脸庞上隐隐的还能看出两道泪痕,少年的双眸紧闭着,此人正是薛家小少爷,薛凌。

    这个地方名叫天玄大陆,天玄大陆辽阔无比,有众多帝国宗派势力,薛凌生活的冷月帝国只是天玄大陆中一个普通的帝国。

    而青阳城只是冷月帝国中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城,薛家则是青阳城四大势力之一,薛凌便是薛家家主薛震的小儿子。

    少年嘴上轻喃着“母亲大人,孩儿不孝,竟连母亲大人最后一面都没法见到,母亲为何不在等等孩儿啊,孩儿真的好想你啊。”

    平淡的声音却掩盖不了少年此刻内心的激动,就像一座被压抑许久的火山即将要爆发一般,一道灵牌赫然立在少年的正前方。

    少年越说越激动,身体不住地抖动着,双手死死的紧握着,手指因为用力都显得发白,就在薛凌即将爆发的时候,一双大手轻轻的搭在少年的肩上。

    就在那双大手搭在薛凌肩上时,薛凌抖动的身体就像残雪遇到烈火般极速的消退,最终归于平静,少年头也不抬,平静的声音响起,声音中蕴含着漠然。

    “父亲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见我了。”

    一位身材高大宽阔的身影站在薛凌背后,听到这句话后,那道人影便收回了双手负于身后,一会儿开口。

    “凌儿,我知道你还在怪于为父,可为父也有自己的苦衷,你如果执意这样的话,恐怕你母亲在天上看见了也不会放心。”

    薛凌片刻后,问道,“为何母亲走的如此突然,之前母亲还是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完,薛凌沉默着,静静的等待着父亲的回答。

    看见薛凌不说话,薛震也没说什么,就那样静静的站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内一对父子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气氛显得特别的诡异,空气就好像凝固一般,就在空气凝固到极点时,一道叹气声瞬间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哎,罢了,罢了!你这孩子,本来是想瞒着你的,看来,哎!”

    说完这句,便朝房门走去,就在即将踏出房门的时候,薛震停顿了一下。

    “其实,你的母亲并没有死!如果你想知道这一切的话,便跟我来吧。”

    刚才还低着头的薛凌,猛然转身,豁然睁开双眼。

    父亲,“你...你说...什么!这是真的吗?”

    此时哪里还有薛震得身影,薛凌急忙朝房门外走去,刚走几步,便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原来薛凌在屋内连跪三天三夜,一粒米都没进,当时或许是对母亲的执念,而支撑到现在,现在哪有力气行走,不过此刻的薛凌顾不得这么多了,刚才那句话在他心里不亚于十二级地震一般,心里翻江倒海,急于想搞清这一切,咬着牙支撑着身体站起来,一步一步朝门外走去。

    刚跨出大门,一阵刺眼的阳光射进薛凌的双眼,薛凌微眯着眼睛,片刻后双眼适应了阳光,前方只能隐约的看见薛震的背影,薛凌急忙跟了上去。

    小半会后,薛凌便跟上薛震,薛震走的并不快,好像故意在等薛凌一般,薛震在前面走,薛凌在后面跟着,一路上父子俩像有默契般一句话都没说,虽然薛凌的心中有一大团疑问,但是父亲这一路上并没有开口,薛凌也不问。

    薛凌知道既然父亲刚才要自己过来,就一定会告诉他想知道的事情,这么一想,薛凌便又平静了下来。

    抬头看看四周,刚开始,薛凌还觉得没什么,可到后来,薛凌觉得奇怪,因为这个方向好像并不是往族里的议事厅去,更不是通往父亲的居所。

    因为按照薛凌小时候的记忆来开,不管族里有什么事,都会在族里的议事厅进行,还是自己小时候调皮被父亲惩罚训斥的时候,都是在父亲的房间里,除了这两个地方就没有别的地方了,而且家族里的地方基本上薛凌都逛遍了,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

    反而这个地方让薛凌觉得有些陌生,但又有哪里让薛凌感觉有点熟悉。

    正在薛凌思忖时,似是觉察到薛凌的困惑时,一道声音像是自顾自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熟悉?”

    “  你小时候调皮怕被训斥,便一个人偷偷的乱跑,不知怎的,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不过你前脚刚来,你大哥后脚就把你给拉回来了,边拉你边小声的对你说,这个地方是个禁地,如果被父亲发现就不只是关禁闭了。”

    “你反而有点好奇问你大哥,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划为禁地了?”

    “嗯...我也不知道,反正你以后别往这个地方跑了,知道吗?”回去跟父亲认个错就好了,再不济有你大哥了。

    “我说的对吧。”

    不知什么时候薛震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薛凌,也不等薛凌说话,薛震转过身,继续向前面走去。

    “还有一会儿就到了,该知道的你一会儿就知道了,”薛震淡淡道。

    薛凌此时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也不知道想什么,依然是一句话不说跟在薛震身后。

    父子俩慢慢的穿过了一片树林,脚下的碎石路不见了,放眼望去,一座小石桥伫立在小河上,河水清澈见底,甚至还能看见小鱼在嬉戏。

    石桥的对面是一座小山坡,山坡上一阶阶青石板铺成的小路蜿蜒而上,青石板路尽头隐约还能看见一座竹屋若隐若现。

    “这...这是禁地?”薛凌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么幽静的地方打死都没有人会说这是个禁地。

    “走吧,那竹屋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一刻钟后父子俩终于到竹竹屋的门前。

    薛震推门而入,薛凌也依然跟在身后,放眼望去,竹屋内的布置比较简单,一床,一桌,几个竹凳就是这房间的一切了。

    薛凌看着坐在竹凳上的父亲,一句话也不说,片刻后,薛震顿了顿,随即缓缓的开口。

    “我和你的母亲是在二十年前认识的,当时我年轻气盛就想去大陆上游历一番,看看外面的世界,在历练的途中我碰到了你的母亲,当初你的母亲身上似乎还有些伤,我就把你母亲带回了我住的客栈,不过并不算严重,经过一个月的调理你母亲的身体也就渐渐的好了起来。”

    “在然后我便和你母亲在一起,最后便有了你和你大哥,我原本以为我和你们母子可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可没想到的是,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

    “在后来的相处中,我总觉得你的母亲有些不简单,后来在我的追问下,你母亲也是简单的告诉我她的一些事情和身份。”

    “你不是奇怪,你母亲为何会突然辞世?就是因为这个身份,所以我们才对外宣布,你母亲因病故去,而真正的情况却是你母亲自己离开了,也可以说是你母亲自己愿意跟他们走的。”

    “他们?”薛凌敏感的抓到这个关键词,

    “因为你母亲背后的势力,虽然我并不知道有多么复杂,但是我隐隐的感觉到,那些势力不是们我能接触的,你也别问我,因为我答应过你母亲,是不会告诉你的,至少,在你没有绝对的实力前,为父能告诉你的,只有对于他们来说,我们不过是蝼蚁而已,是我们绝对不能招惹的。”

    “所以你就这样看着母亲被他们抓走吗。”薛凌的目光死死的看着薛震。

    “如果让他们发现了我们的存在,那么不只是你,我们整个家族都会覆灭,而这也是你母亲的意思。”

    “你眼里只有家族吗?那母亲了,你把母亲放在哪里!”薛凌怒吼着。

    “你以为我不想救你母亲吗!如果我孑然一身,就算是拼了我的命,我也会站在你母亲面前,但是我是家族的族长,你以为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就好过吗?没有强大的实力,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哈哈哈哈,”薛震慢慢笑了起来,那笑声却充满悲凉。

    “你母亲正因为怕你这样,所以在走之前,才找了个借口把你关了起来,随后让我们宣称她病故的消息,企图造成她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假象。”

    说完这话后,薛震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瘫坐在竹凳上,那双虎目却有两行泪水划过。

    薛凌此刻也沉默了,心里喃喃道。

    “是啊!父亲又何尝不痛苦啊,”这还是薛凌第一次看见父亲落泪,当年的父亲可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在薛凌的记忆中父亲虽然严厉,但是更多的是一副自信,就算是面对死亡的威胁,父亲也依然不惧,可现在看着父亲好像苍老了许多。

    “是啊,没有强大的力量,何谈保护家人,实力,强大的实力啊!”薛凌轻声道,这一刻薛凌突然理解了父亲很多。

    “你可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会被称为禁地,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你母亲建造的,因为你母亲大部分都在这个地方生活,整个家族见过你母亲的都不超过一指之数,就是为了保护你母亲的安全。”

    “还有些小私心吧,我想多陪陪你母亲啊,所以才划为禁地,呵呵,看来以后这地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说到最后薛震的声音越发的低沉,目光似有些涣散。

    半晌后,薛震缓了缓,继续说道,“对了,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玉佩,就算当做念想吧。”

    薛震从竹桌中拿出一块玉佩交给薛凌,玉佩呈圆形,上面并没有多少纹理,摸上去手里传来一阵温玉感。

    薛凌伸手把玉佩接过,紧紧的拿着这块玉佩,又看了看父亲一眼,随后便朝竹屋外走去。

    等薛凌快要跨出竹屋时,似是做了某个决定,一道声音传来。

    “父亲,这块地方还是继续保存吧,因为我会把母亲带回来的,请你相信我,父亲!”

    那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传入薛震的耳旁,听到这话,薛震猛的坐直身子,看着薛凌的背影,这一刻,薛震仿佛看到了一把古朴的宝剑显露出峥嵘。

    喃喃道,“这还是我们那个孩子吗?呵呵,瑾瑜,我们的孩子或许真的长大了。”

    薛凌走出竹屋,手里再次紧握了下玉佩,看着天空像是自言自语般。

    “母亲,孩儿一定会把你带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网游之十倍暴击〕〔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成为首富〕〔重生六零俏媳妇〕〔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