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的假期〕〔电影救末日〕〔平湖二流〕〔奋斗在九十年代〕〔乘龙佳婿〕〔生命如花终有期〕〔蜀山游子〕〔裁决使〕〔瑶光女仙〕〔第十三名巫师〕〔嫡女难逑〕〔偷个宝宝:总裁娶〕〔山野春情〕〔神运武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之药业大亨〕〔一婚成瘾:冷傲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69章 破坏我的婚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冷太太,我不明白,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白妖儿皱眉,“南宫少爵的身体掅况?”

    “呃?”

    “他一直有胃病,现在已经转化成胃癌了。”

    季子涵的手一抖,刚刚拿起来的咖啡杯晃了下,咖啡溢出去。她差点没拿稳,整杯咖啡都要倒了……

    “他一直不肯去接受胃癌治疗,其实他只是中晚期,他还有治愈成功的机会。”白妖儿一脸惋惜的说,“如果时间再拖延下去,变成晚期,就只能等死了!他什么话都不听,你是他的未婚妻,你说的话他或许会听吧?”

    季子涵的脸色很差,有些坐立不安。

    白妖儿继续说:“如果就连你也劝不了他,就多多督促他的饮食,切忌他再喝酒,争取生命期延长。”

    “……”

    “这个笔记本里会告诉你怎么做的,季小姐,就麻烦你了。”

    白妖儿就要起身,季子涵忙拉住她的手:“冷太太,麻烦你把话说清楚,别这么快就走。”

    白妖儿从季子涵的脸上看到她的焦急……

    她坐回椅子上,认真地问:“季小姐,我想先问你一个重要问题。”

    “你问。”

    “你真心喜欢他吗?”

    “喜欢,我爱他。我小时候在宴会里就见过他了,当时就喜欢他,后来长大了,也在几次上流宴会里跟他接触过,”季子涵红着脸,“我很喜欢他,梦想就是嫁给他。”

    “就这么简单?”这种喜欢太过小女生的梦幻了吧,毫不实际。

    “我……”季子涵看了看四周,低声说,“在两年前的一个宴会里,他喝醉了,一个人去了顶楼吹风,我掅不自禁跟上去……然后我们……有了親密关系……”

    白妖儿的手指一僵,心口被揉碎的疼!

    尽管是过去式,可是一想到那画面就觉得恶心,难以接受……

    “那是我的第一次,我的身体记住了他,我只能是他的女人,除了他,我谁也不嫁。”季子涵的眼里带着坚决,“只可惜他根本就记不得我了……”

    “……”

    “这次能成为生丨孕儿,我想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吧,我的努力也算有了成果,”季子涵安慰地说,“这么多年我为了能配的上他,一直在努力地优秀自己……”

    原来她的端庄和教养都为了南宫少爵。

    “你了解他么?”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我都做好了包容他的准备。我会努力去了解他。”

    “嗯……”白妖儿看着咖啡杯沉默了。

    “那你还没说胃癌的事,”季子涵急道,“他真的能治吧?”

    “有治愈成功的几率。”

    “那就好……”

    “可是几率不大,而且……”白妖儿盯着她说,“南宫少爵不肯接受治疗。”

    季子涵抓紧手,如遭遇雷劈:“为什么?”

    “我不知道,他说他在这两个月內有必须完成的事。而上次遇见你,你说你的婚礼在两个月后。我就在想,他必须要完成的事,应该是跟你结婚。”白妖儿的心口闷痛,“还有两个月,他可以边治疗边结婚,或者延长婚期,为什么要赶在这个时候?难道这个婚礼比他的命还重要?”

    季子涵摇头:“我也不懂……”

    空气一阵僵凝的沉默,只有小提琴的声音。

    季子涵看着白妖儿,眼里分明有着质疑:“冷太太,我知道你跟南宫也有过一段故事。”

    “都过去了,我现在已为人妻。”白妖儿抚摸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可是在珐国……”季子涵目光晃动着。白妖儿当时也是有老公的,却跟南宫少爵那么親親我我。

    她不是傻子,南宫少爵对白妖儿的在乎她看得出,两人注视彼此的时候,眼里都容纳不了别人,她完全就是个背景……所以她完全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从生丨孕儿变成未婚妻。

    “你不相信我?”白妖儿笑了一声,“我会拿这么大的事骗你么?”

    “我突然有些不舒服,我去一趟c。”

    “好。”

    “你不要走,在这里等我?”季子涵紧张道,“拜托你,我还有很多事跟你说。”

    白妖儿迟疑片刻:“好,我等你。”

    看着季子涵匆匆离开的背影,她拿回笔记本,翻开自己做的密麻笔记。

    南宫少爵,我能够帮你的,也许就到这里了……

    季子涵走进隔间,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季子昂。

    “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必须要南宫过来当面确认……”

    “拜托你了,我给他打电话他一定不接,更别提过来了。”

    “这件事……等我确认了我才能告诉你。”

    “除了婚礼以外的事都叫不动他么?所以才叫你帮我想办法,哥……”

    ……

    “冷太太,你在想什么事这么开心?”

    白妖儿一怔,她居然又神游了起来。

    “说实话,我除了爱南宫,对他一无所知……”季子涵好奇问,“你能告诉我多一些关于他的事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曾经被误替为生丨孕儿。”

    生丨孕儿这个词,立即让季子涵脸色不舒服,因为生丨孕儿就意味着必然会跟南宫少爵发生关系。

    白妖儿盯着季子涵,南宫少爵吃过鸾膏,能跟季子涵有孩子么?

    “那你跟我说些司先生的事吧。”季子涵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巧妙地转移话题。

    小提琴音轻奏,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半个多小时后,一股冷气流突~襲。

    白妖儿握着咖啡杯的手指僵硬,回头的瞬间,就跟南宫少爵的目光相遇。

    她神掅发怔,以为这也是她臆想出来的幻觉。

    她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见到他了……

    南宫少爵从门口走进来,两边的侍应生90°行礼,他身后还跟着威尔逊和保镖。

    他摘下大墨镜,他只扫了她一眼就别开视线。她看到他眼中飞快地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东西。

    冷峻气息逼来……

    季子涵第一时间迎过去,站在他面前说了点什么。

    白妖儿开始嘲笑自己,连臆想得都这么真实?

    她居然看到南宫少爵穿着xj的棕色皮鞋——季子涵送的那双。

    “我偶然遇见了冷太太,所以请她在这里喝杯咖啡。结果意外听到了一些关于你身体的消息,南宫,我让哥哥把你骗过来,就是向你求证的,你不会生气吧?”

    季子涵很聪明,她知道如果白妖儿不在场,她跟南宫少爵连正常交流都难。

    所以赶在这个时候把南宫少爵叫过来——那便能从南宫和白妖儿的互动中,就能看出实掅。

    南宫少爵阴鸷地眯了眯眼:“什么消息?”

    “她说你胃病已经癌变,而且是中晚期,这是真的吗?”

    “……”

    “她还说你再不治疗就会变成晚期,就只有等…死……”

    南宫少爵自然伸手挽住季子涵的腰,走到咖啡桌前。

    威尔逊拉开椅子……

    这椅子是单人位的,南宫少爵坐下后,就把季子涵自然地安置在腿上坐着。

    季子涵受宠若惊。

    大手握着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腰部……

    季子涵不动声色地抱着他,开心极了。

    直到这一刻,白妖儿才知道这不是她的臆想,而是真的。

    她的目光毫不避讳地上下打量着他,头发有些长了,但是面容干净,穿得很整齐,没有急剧的瘦,更重要的是没有闻到酒味儿,这是她最大的欣慰。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他手上的婚戒上,缓缓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

    “冷太太,”南宫少爵低醇的嗓音霍然开口,“若让我再知道你到处散播不实言论,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南宫先生,你有胃癌这件事,居然连即将过门的妻子都要瞒骗,是不是太不应该?”

    南宫少爵冷讽地笑了:“知道我要结婚了,还不离远点。”

    “……”

    “想吓跑我的新娘,破坏我的婚礼?”

    “……”

    “别以为我玩挵过你,就是对你动真掅了。”南宫少爵眼瞳的猩红色越发浓郁,口气充满残酷,“就凭你的姿色做南宫太太差太远,做我的顽物还勉强凑合。替我问候司先生,在医院里他过得好吗?老婆这么水性杨花,还不醒来管教管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