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乡村妙手小仙医〕〔神话烘炉〕〔天才萌宝:总裁爹〕〔丧末时代〕〔苟在火影世界〕〔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千金索吻:卖身总〕〔数理王冠〕〔当黑子成为审神者〕〔穿成宫斗文里的皇〕〔田园娇娘:农门大〕〔国民男神是女生:〕〔大唐好相公〕〔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灵气逼人〕〔变身之牧师妹子〕〔无限之主角必须死〕〔方寸江湖之残唐晚〕〔崇祯聊天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66章 我的孩子……是不是没有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跟随白妖儿而来的保镖都被留下来找戒指,只有贴身的佣人送她出商场。

    白妖儿眯着眼,远远地看着私人车停在广场前,突然凝步:“我忽然觉得很渴,你去给我买杯果汁来。”

    “可是,我要寸步不离地保护你的安全。”

    “我就在这里等着,哪儿也不会去,你快去快回。”白妖儿指着一个奶茶店。

    佣人离开后,白妖儿快步走到马路边,拦下一部的士。

    她并没有立即开走,而是让的士开到附近的停车区等候。

    所有保镖都被季子涵留下来了,所以没有人会注意理会她,一旦季子涵找到戒指,她会回山庄……

    白妖儿冷冷地笑着,拿出手机来,打开南宫少爵发来的彩信。

    图片放大,那枚手上的戒指跟季子涵的果然如出一辙。

    十几分钟后,佣人端着奶茶杯出来,没看到白妖儿,不敢伸张,坐着私人车先回去了。

    不久后,季子涵带着浩浩荡荡的保镖也从商城里出来。

    “跟着第一辆车。”

    出租车远远跟着,在马路上季子涵的保镖车有十来辆,不容易跟丢。

    车队逐渐往偏僻的地段开去,车辆越来越少,眼见着就只剩下白妖儿这一辆出租车远远的跟着了……

    “二小姐,好像有车跟着。”

    “去拦下他们,看看是什么人。”

    两辆保镖车转了个弯,往回开。

    白妖儿对这种阵势很清楚,知道她被起疑了,保镖车要过来拦车。

    正好到了一个交叉路口,白妖儿叫司机岔道开……

    两辆保镖车开到半道,见出租车换了道,就打消了警戒,以为不过是顺路经过的车。

    白妖儿松一口气,看着越离越远的车队:“师傅,往那条路过去,通向哪里?”

    “那边过去不通路,有一座南岳山,据说被私人买了,有人在山顶上盖房子。”

    白妖儿降下车窗看去,远远看去,山雾萦绕,群山之巅,的确有一座巍峨的山庄林立在山顶之上。

    不用想,那就是季氏山庄了。

    “被私人包了,能上山吗?”

    “不知道,我还没进过……不过据说进山的路有人值守,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

    白妖儿眯眼,南宫少爵一定在山庄里。

    白妖儿想上山,但怕自己非但进不去,还只会打草惊蛇。

    而且她消失了这么久,佣人回到季家通知了季子昂,南宫少爵很快就要知道她失踪了。

    她脚上戴着链子,他只要一查,就会知道她跟到了这里来。

    白妖儿摇了摇头:“师傅,开回去吧。”

    她已经记住了这条路,知道了他的藏匿点。

    心已经很疲惫了,不想再回季家,甚至在这时候萌生了退意,不想再管南宫少爵的事了。

    不管他要做什么,他一向是个有计划的人……

    既然他不想要让她干涉,她为什么还要去阻止他?

    是他骗了她?他根本就没有得胃癌?

    白妖儿苦笑——

    他从来没承认过他有胃癌,谈何骗她?!

    他的胃的确一直不好,可也不至于突然就变成晚期吧?

    是她看到他吐的血所以大惊小怪,他只是将计就计的甩了她?

    如果他没有胃癌,他跟季子涵结婚,她会衷心祝福。

    可如果他有胃癌呢……

    白妖儿的脑子乱糟糟的一团,她只希望有谁能来为她解答谜题。

    ###############################

    季家的人刚得知白妖儿失踪了,准备去寻人,白妖儿已经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大厅。

    “白小姐你去哪儿了……”

    “这双鞋,麻烦你们帮我交给季公子。”

    白妖儿将鞋盒往沙髮上一扔,疲惫满满地上楼。

    每一步都觉得很累,双腿仿佛灌了铅……

    自从她以为南宫少爵生病,她就一直神经紧绷,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拿出手机,查阅信息箱,他依然没有发过来只字片语。

    白妖儿撑着最后的力气发信息给他:

    【下午我去商场给你买了一双鞋,我从来没有送过你鞋,这是第一双,希望你会喜欢。

    鞋子的标志上有xj,是我们名字的缩写,很特别。】

    白妖儿特别说出xj这个字母的含意……

    因为她料想得到,季子涵也会送那双一样的鞋,说xj的含义。

    她想让南宫少爵选择。

    他选了白妖儿的,那在他心里xj就是“西景”;

    他如果选了季子涵,那在他心里xj就是“西季”。

    白妖儿倒在床,混混沌沌,噩梦之中……

    ……

    白妖儿额头上冒着冷汗,在梦里仿佛看到自己变成白母,跪在地上抱着南宫少爵的腿,求他别抛弃她,求他别走……

    忽然白妖儿打了个哆嗦,就醒了。

    她茫然地看着天花板,觉得身体好沉,头好重……

    身体好像是突然大病地倒下,或者是连日来积累的疲劳,终于席卷了她。

    白妖儿感觉吓身一阵温润。

    她动着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

    白妖儿用手去探吓身,手指上摸到鲜血,她呆茫地盯着自己的手指。

    呆了整整几十秒,她才反应过来。

    “来人啊!”

    她叫着,嗓音嘶哑,房间里的隔音措施极好。

    她看着床头上面的服务铃,想要爬过去按铃……

    只要动一动,吓身的暖流就流得更汹了。

    双腿也仿佛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定住,迫使她根本无法移动。

    她不敢再动,带血的手指从枕头下摸出手机,脑子空白的,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南宫少爵。

    她打他的手机,一声,两声,三声……

    空茫的音乐声响着,她才反应过来,他永远都不会接她的电话。

    “来人,谁来帮帮我!”

    白妖儿全身僵凉的,大声呼救,没有人回应她。

    窗外是浓黑的夜色……

    夜幕寂静,整个世界空旷得仿佛只有她一个人。

    她在手机上打字:

    第二条信息没有来得及发出去,她脑子眩晕,脸色极其苍白地晕了过去。

    早晨……

    白妖儿安详睡在大床上,垂着悠长的眼睫毛,面孔雪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忽然她身体一菗,惊醒过来……

    想起昨晚的经历,她的额头上布满汗水。

    吓身干干的,她鼓起勇气掀开被子去看吓身,没有触目惊心的鲜血,但是她换了睡衣,而且盖上了被子。

    她的心菗起,动了动双腿,不像昨晚那样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不能动。

    上半身抬起,手轻易就压到了服务铃。

    白妖儿紧急地摁着服务铃,一次又一次,直到佣人冲开门进来。

    “白小姐,我来了来了,你怎么了?”

    “孩子……我的孩子……是不是没有了……”

    “什么啊?”佣人一头雾水。

    “我昨晚不是流产了吗?流了很多血……”

    “白小姐,你别吓我,你昨晚哪有流血啊?”

    “那是谁帮我换的睡衣?”

    “你昨晚大概是逛街回来太累了,我来叫你吃晚饭,怎么也叫不醒你,而且你没换衣服和鞋就这么躺下了,我和几个佣人一起帮你换上睡衣,脱了鞋。”佣人回答说,“然后我们根本不敢吵你,让你一个人在这儿休息啊。”

    白妖儿皱了下眉头,她昨晚还打了求救电话。

    手机……

    她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上面没有鲜血,而且位置也是对的。

    如果昨晚的事真有发生,她已经从枕头里摸出手机了,就不会还在原位……

    白妖儿揉着头,难道是梦?可是她做过那么多噩梦,不会连梦和现实都分不清。

    “白小姐,你真的没事吧?”

    “我想要医生……医生来给我看看我的孩子……”

    “好的,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帮你联系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