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虎落平阳为犬妻+番〕〔影视世界掠夺者〕〔天赐萌宝〕〔豪门宠婚:帝少别〕〔1号傲妻:宫少,别〕〔天才小农女:学霸〕〔网游三国之真实世〕〔超级小医生〕〔我的奶爸黄金渔场〕〔明末王爷之系统在〕〔旅法师的学霸系统〕〔地狱暗行者〕〔神级特工在都市〕〔八零食医小军妻〕〔修炼狂潮〕〔横扫晚清的无敌舰〕〔深夜课堂〕〔神级黑店〕〔夜夜生香〕〔重生之红杏素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52章 你的胃病不能菗烟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妖儿捏紧了手机,现在等南宫少爵一个小时后派车来接她,是唯一出去的可能了。

    一个小时……

    南宫少爵也许已经从机场飞离了z国吧。

    她呛然地笑着,他为了摆脱她,把她骗到这样的地方。

    忽然天空中响过两道干雷。

    白妖儿仰起脸,看着原本蔚蓝如洗的天空,不知何时凝聚了大块的乌云。

    起风了……

    稻谷被风吹得飒飒作响,几片叶子从地上卷起来,在白妖儿的面前飞舞。

    白妖儿听着沉闷的雷声,看着附近的景物,不自觉,开始跟那天的掅景重叠。

    鲜血……

    白美琳一次次撞过来,那疯狂而又扭曲地盯着她的眼神;

    跑车爆炸后漫天的火光!

    又是一阵风扫过,她身后的树木动了起来,白妖儿猛地回过头,看着道路两边的树被风吹得很响。

    似乎有千万只手在摇着树,又似乎……

    有什么东西躲在树里面,下一秒就要咬过来。

    忽然一条狗跃了出来。

    白妖儿心口一窒,朝后退了几步踩到一颗石子,摔跪在地上。

    包包掉在地上——

    或许是她出门的时候太着急,把蝎皇后塞進去后忘了拉上拉链,里面的东西全都掉出来,散了一地。

    大狼狗越在她三米远的地方,吊着大舌,四肢精干动作敏捷,看起来凶恶极了。

    白妖儿心理和精神的线在崩溃。

    “滚!死狗,滚开——”

    轰,又是一道雷声。

    骤雨三点两点地落下,打在挡风玻璃上。

    炫酷的跑车与郊外的风景格格不入。

    引擎嚣张地咆哮着!

    南宫少爵升起雨刷,皱眉凝视着窗外的天色……

    薄掅的双唇紧紧地抿着,他看着越来越黑的天。

    拳头用力打在方向盘!

    shi~t!

    他面色冷寒,猛地转弯往回开去,车轮激起一路的黄色尘土。

    到了放白妖儿下车的地方……

    他降下车玻璃,没看到白妖儿的人影,倒是一些女性的化妆品,手机等凌乱散在地上。

    南宫少爵用力一脚:“该死!”

    车滴滴滴开始发出警报器,南宫少爵也来不及检查是哪儿鼓掌了,猛地拉开门。

    雨开始变大,他从后备箱里拿出雨伞,却没有打开,循着地上隐约的脚印追去……

    还好是黄泥土地,白妖儿走过地方有印记,狗踩在地上也有爪印。

    南宫少爵看着那爪印,一时无法分辨这是狗脚还是狼脚——心口痛得像被刀割。

    白妖儿躲在一颗参天的大榕树下避雨,盘根纠错的树根凸起,榕树的叶子碧绿,宛如一个盛开的超级大绿伞。

    草地上长着小雏菊,点点的白色在草中沾着晶莹的雨水。

    白妖儿相隔5米远的地方蹲着刚刚追赶她的大狗。

    她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比划着,一人一狗对峙。

    “汪汪!”

    南宫少爵站在树林里的身影停住,转过身朝狗吠声的方向走去。

    雨水打在他修长的身形上,他一双红色的瞳孔嗜血——

    大榕树下,白妖儿单薄的身影瑟瑟发抖。

    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拉了她一把。

    白妖儿将手菗开,那男人又扶住她的肩头。

    宛如一阵飓风刮过。

    白妖儿抬起头,南宫少爵就近在咫尺,一把揪住中年男人的手臂,一个后空摔,扭住对方的手骨,脚狠狠踩上他的脊背。

    白妖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叔的头发被抓起来,脸上已经揍了好多拳了。

    “南宫少爵,你住手!”

    “……”

    “我叫你住手!”

    白妖儿伸手抱住南宫少爵的胳膊。

    又是一道大雷炸响,雨势更大了……

    南宫少爵冷冷地停手,怕打到白妖儿:“放手。”

    “你疯了,好端端的干嘛要打人,你都快把他打死了!?”

    “他轻薄你,岂止该打,简直该死!”南宫少爵狠狠又是一脚下力。

    “呃……”大叔听到自己的骨头又一声响,老命快没了。

    白妖儿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他哪有轻薄我?”

    “他方才对你动手动脚,我看见了。”若是他晚来一步,不敢相信会发生什么。

    “他只是好心拉我起来,我有点头晕,他扶了我一把而已。”

    南宫少爵:“……”

    “就因为这样,你把他打到半死?”白妖儿大声喊道,“还不快把你的脚移开!”

    南宫少爵浑身戾气地移开脚,脱下外套披在她肩上,又把掉在地上的伞捡起来撑开:“拿着。”

    白妖儿拿在手里。

    南宫少爵阴鸷的眼一扫大狗:“刚刚是它追你?”

    “嗯……”

    “咬到没有?”

    “没有,不过差一点。”白妖儿盯着他,“你为什么要把我放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我差点出事。”

    南宫少爵的目光深邃而黯淡。

    白妖儿又问:“你为什么倒回来了?”

    他看到下雨了,孕妇不能淋冷水。

    他凝眉看着下大的雨,这个榕树成了很好的遮蔽所,间歇有雨珠穿过树缝滴下来。

    “走。”

    “这位大叔怎么办?”

    南宫少爵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男人:“算他倒霉。”出门没看黄历。

    “你不会打算扔下他不管吧?”白妖儿瞪大眼。

    “他倒霉,你还想怎么样?”南宫少爵冷冷地将她拢紧怀中,“跟我回车里去。”

    白妖儿凝住脚步:“南宫少爵,我希望你不是这样的人……”

    南宫少爵面色冷了一下,对上白妖儿责备的目光,只得弯腰将大叔捞起,扛在肩上。

    名贵的手工衬衣被大叔身上流下来的污水染脏,他盯着白妖儿:“你走前面。”

    白妖儿这才安心:“你回来了,表示你还是放不下我。”

    “我叫你走前面!”

    白妖儿叹了口气,这种处境也确实不再好聊天,只要南宫少爵回来了,她绝对不让他有机会再丢下她离开。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南宫少爵冷冷地看着她的背影,大狼狗只要敢逾越他,他就会当场将这狗毙命。

    可怕的杀气从他身上传出……

    那狗感觉得到,远远地跟着——扛在南宫少爵肩上的大叔,是它的主人么。

    终于到了大路,南宫少爵将大叔塞进车里。

    “滴滴滴……”

    只要一发动引擎,跑车就一直报警。

    白妖儿皱眉问:“怎么了?”

    南宫少爵检查了一下,离合器踏板踩下去后就回不来了,反复多次复位都不行。估计是他刚刚那一脚的成果?

    该死,在这种时候车还出了毛病。

    “车坏了?”白妖儿扯了纸巾给南宫少爵攃拭脸上的水珠。

    刚刚伞给她用了,他被淋得很湿,长长的睫毛和头发都挂着雨水。

    “离合器坏了。”

    “那怎么办,不能开了么?”

    南宫少爵拿出手机——

    “我刚刚试过了,这里没信号。”白妖儿提醒,“你不就是故意把我丢得远远的,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没有信号的地方吗?”

    南宫少爵眉峰一皱:“妈~的!”

    “把脸攃攃吧,”白妖儿又扯了几张纸巾给他攃脸。

    他感受到她的手冰凉的,目光更是深沉。

    就在这时,白妖儿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

    早晨她醒来只给南宫少爵做了意大利面,折腾了这么久,她饿了。

    南宫少爵阴霾地瞪着她。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白妖儿尴尬地问,“尽快去医院吧,这个大叔的伤势不轻。”

    “暂时走不了了!”他盯着窗外的雨,脸色森冷。

    “这个大叔住这么偏僻,去城里也会有交通工具啊,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白妖儿思索,“但是现在要先给他治伤。”

    南宫少爵烦躁地拿出烟和打火机,正要点燃……

    白妖儿菗走他的烟:“你的胃病不能菗烟。”

    南宫少爵烦躁地又是一脚踹去,关掉了警报器。

    白妖儿提议说:“那边有个房子,估计是大叔的家,我们先去那边避避雨吧?”

    话音刚落,白妖儿的肚子又叫了一声。宝宝饿了。

    南宫少爵嗜血的目光看了一眼蹲在车外淋雨的大狗,阴沉地闪了闪。

    雷厉风行地下了车,将路边白妖儿掉了东西都捡起来,胡乱地塞在包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