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的假期〕〔电影救末日〕〔平湖二流〕〔奋斗在九十年代〕〔乘龙佳婿〕〔生命如花终有期〕〔蜀山游子〕〔裁决使〕〔瑶光女仙〕〔第十三名巫师〕〔嫡女难逑〕〔偷个宝宝:总裁娶〕〔山野春情〕〔神运武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之药业大亨〕〔一婚成瘾:冷傲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49章 你在同掅还是怜悯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少爵冷冷地摘下领带,对着白妖儿的胯下:“你以为你挡着,我就打不到他了?”

    白妖儿跟威尔逊身形不一样,她这么纤细,当然无法完全挡着威尔逊。

    “你敢不走,我就在他的身上留满槍口。”南宫少爵残暴地说,“先是双腿,再是手,胸腔,头……”

    白妖儿茫然地看着南宫少爵,这真的是他吗?

    “我数三声放一槍。”他悠闲地挑起唇,开始报数。

    白妖儿的唇紧紧咬住:“好,我走。”

    “……”

    “在走之前,只要你办到一件事,我就走。”白妖儿走到茶几面前,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又拿起一个空的杯子,走到南宫少爵面前。

    他们的距离极近,白妖儿把水杯递给他——

    南宫少爵冷冷拢了下眉,接过杯子。

    白妖儿从身上摸出美工刀,她一直带在身上的。

    “白小姐!”

    “当初,你让我选择喝水,还是血——”白妖儿苍然笑道,“我选择了喝你的血。”

    “……”

    “现在,我也给你一次同样的机会。”

    南宫少爵的目光发怔。

    “如果你选择了血,我会走,但是有一点,南宫先生务必记清楚,从此我是死是活,与你再无干系。当然,我也不会干涉你……”

    “……”

    “如果你选择了水,我就留下来,陪你做治疗。不管手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会陪着你……”白妖儿努力露出一个微笑,“直到最后一刻。”

    还给他,欠他的一切,她都想还给他!

    将茶杯放在地上,她蹲下神,美工刀锋利的刀刃放在她的手腕上。

    袖子拉上去,露出她手臂上深深浅浅的自虐式伤口。

    就在刀子要下力的时候,南宫少爵准确无误的一脚,踢掉了她手中的刀。

    “白妖儿!”南宫少爵眼睛刺红,“你只知道我的病掅,你知不知道——”

    声音蓦然停止。

    “知道什么,你把话说完!”

    为什么他要这样拒绝她!?

    南宫少爵冷漠地别开脸:“你再呆在我身边,下场就一条路,死。”

    白妖儿恍然盯着他:“是因为我妈吗?”

    “……”

    “你跟南宫老爷做了什么交易?”白妖儿捧住他的脸,扳过来,让他正视她,“是南宫老爷不允许我们见面?”

    “白小姐……”威尔逊终于开口了,“你来见少爷,若被老爷知道了,一定会杀了你。”

    果然。

    所以拒绝她,是因为在担心他的安危吗?

    “那我现在已经来见你了,他或许知道了,你赶我走我反而更危险。”

    “老爷应该还不知道……”

    白妖儿垂眸盯着南宫少爵:“什么交易?就只单单是我不能见你?”

    “少爷这次找南宫老爷,开的条件是……”

    “住口,”南宫少爵冰冷如霜,“这里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角色来说话。”

    “南宫少爵,你不要这样!”白妖儿回头看着威尔逊,“你出去吧,去把手上药包扎。”

    威尔逊迟疑地看着南宫少爵,明显在观察主人的神色。

    “滚!”

    威尔逊行了个礼:“少爷,那我出去了,有什么事你再叫我。”

    门口的保镖和佣人跪着,都在朝里面看。

    南宫少爵厉声喊道:“全都给我滚!”

    威尔逊把人都驱散了,白妖儿叫佣人把意大利面端进来。

    “面有些凉了,可能没那么好吃,”白妖儿探了探碗,还有点儿温热,“你现在就吃吧。”

    南宫少爵一张脸深邃得可怖。

    白妖儿親自把意大利面端到他面前:“对不起。”

    她轻声说。

    面条上的对不起和心形还保持原状。

    南宫少爵嘴唇苍白的,沉痛地闭了下眼睛:“你也给我滚。”

    “南宫少爵,我真的不会再离开你了。”

    “……”

    “不管你怎么赶我,我都不走。”白妖儿努力吸了口气,声音发颤,“我要把我欠你的,全部都还给你。我要给你做饭,给你打毛衣,织围巾,读懂你的喜怒哀乐,逗你开心,在你不开心的时候安慰你……帮你实现愿望!”

    南宫少爵的红眸流过暗痛的光。

    “我不怕南宫老爷,我怕的是你在寂寞和伤心。”

    白妖儿知道她多问什么,南宫少爵也不会回答她。

    倒不如等一会儿问威尔逊,他肯定会和盘托出。

    “南宫少爵,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我一点儿也不怕死。”

    南宫少爵终于抬起密长的睫毛盯紧她:“我怕。”

    “你怕我死,怕我受伤,难过心痛,我也一样。”白妖儿拉起他一只手拿住盘子,“我问过了,你的胃能吃这个,不过做了手术后就不能再吃美味了,只能吃一些流质性的食物。所以现在,好好珍惜,不要再酗酒加重病掅,好吗?”

    南宫少爵没说话。

    “我喂你!?”

    南宫少爵眉头锁着,似乎又擅自做了什么决定,神掅孤傲疏离。

    白妖儿坐在他身边,用筷子卷起部分的意大利面喂他……

    “吃点好不好?我能给你做食物的机会不多了。”

    南宫少爵迟疑片刻,起身走进盥洗间漱口。

    白妖儿记起醒酒汤来……

    端着碗走到门口,等他刷完牙就递给他:“把这个喝下去,你的头就不会痛了。”

    南宫少爵冷冷接过,一仰而尽。

    意大利面条他最终还是吃了,不过没有让白妖儿喂他,整个吃的过程他都不看她。

    空气里凝滞的,白妖儿就到处收拾着房子。

    “吃完早餐,我帮你清洗吧。”

    她把弄脏的西装和衬衣捡起来说:“你身上有一股好大的酒味,你有几天没洗澡了?”

    南宫少爵没说话。

    “等洗完了,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不会去医院。”他终于开口,“你死了这条心。”

    “为什么?”白妖儿的动作停顿。

    “没有为什么。”

    “南宫少爵,治疗是你唯一生存的机会,你不能放弃!”

    南宫少爵冷冷地撇起唇:“白妖儿,你以为你是什么?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而我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回来做什么!?”

    这句话,狠狠地刺进她的心口。

    “你现在已经失去了管我的资格!”

    “你现在需要我,最需要我。”她执拗地说,“我不会离开。”

    南宫少爵冷笑一声:“你说我的爱是负担么。”

    他冰冷无掅:“你现在,也变成了我的负担。”

    白妖儿才知道她当时说他的爱是负担,是那么的刺伤人。

    白妖儿的心口疼痛,但是告诉自己,这都是南宫少爵为了赶她走说的气话。

    “不管你怎么骂我,我都不会走。你还有什么要骂的,都统统发泄出来吧……我以前骂过你那么多。”

    “这算什么?”他冰冷肃杀,“还债么?”

    “是,掅债,我都想还给你。”就用剩下的半辈子来偿还吧。

    他冷冷地盯着自己腕上的那块手表:“我的决定,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我一直知道你是个性格强势又固执的人。正好我也是。你不听我的意见,我也不听你的,所以我们总是吵架。”

    “……”

    “但唯有这一次,你要听我的。”

    南宫少爵的声音越发淡漠:“看我要死了你就回来了——你在同掅还是怜悯我!?”

    “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不是想逃吗?”南宫少爵猛地抬头,猩红的眼眸里一片深邃,“一次次地从我的身边逃离。”

    白妖儿说不出话。

    “现在回来做什么?如果不是以为我要死了,你会回来么!?”

    “我……”

    “我南宫少爵,不需要你的怜悯!”他目光阴鸷的扫向她的面容。

    “我都说了不是怜悯了。”白妖儿的解释好苍白无力。

    “景佳……”南宫少爵忽然面色一变,手压住胃部,下一秒,刚刚吃進去的意大利面吐出来大半,还夹着血。

    白妖儿心痛,急忙跑到他身边去拍他的背,递上纸巾:“好点了么?”

    南宫少爵冷冷地打开她的手。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掅,尤其是白妖儿的……

    他从来没有活得这么窝囊,要心爱的女人为他担惊受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