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兵王传说〕〔天皇巨星是怎样炼〕〔超星大导演〕〔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玩家信条之锦时少〕〔仙道隐名〕〔奶爸的娱乐人生〕〔重生之鬼界公务员〕〔战宠入侵〕〔次元法典〕〔咸鱼的自救攻略〕〔蚕食万界的饕餮君〕〔冰山女总裁的妖孽〕〔重生之绝世废少〕〔皇旗〕〔国民男神是女生:〕〔异世神王录〕〔混血八旗〕〔恶魔城的傲慢之子〕〔九剑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43章 她要找到南宫少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了解少爷,即便他醒不来,我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小翼深掅的目光看着司天麟,“恭喜你,你们很快就要有宝宝了。”

    “你以后也会有。”

    白妖儿无心的话,却戳到了小翼的痛处。

    她悲痛地说:“不会有了,我失去做妈妈的资格……以后再不会有孩子。”

    “为什么?”

    “少爷为了让我打消对他的非分之想,摘了我的子~宫。”

    白妖儿震惊,不敢置信。

    曾经她为了躲避南宫少爵,也动过摘去自己子~宫的念头。

    结果医生不敢接手。

    有权有势的人就是好,想摘谁的就摘谁的,想杀人放火就杀人放火,在他们的世界里,完全没有王法。

    “你不恨他吗?”最爱的男人对自己如此残忍。

    司天麟的确是个冷酷至极的男人,可他却为了白妖儿放弃了自己的性命。

    “从我决定爱上他的那刻起,他做的一切错事,都值得我去原谅。”小翼神色憔悴,爱得干脆,“既然爱上他了,还有什么事是比爱他更重要的?”

    白妖儿的心猛地一阵颤栗。

    比起小翼,她对南宫少爵的爱是多么浅薄,只懂索取,吝于付出。

    南宫少爵并没有做什么天大的错事让她不可原谅啊。

    连他的脾气她都无法容忍吗?性格不合可以彼此磨合……

    白妖儿的身体,忽然热血沸腾起来。

    “你说的对,没有什么事是比爱他更重要的。”

    “以后每天都来看少爷吧,”小翼淡淡的声音,“他会高兴。”

    “你呢。”

    “只要他高兴,我也会很高兴。”

    这样卑微到尘埃里的爱,一直是白妖儿最抗拒的,她害怕失去自己。

    “如果你不介意,以后可以把我的孩子当做你们的。”

    小翼没有生育能力,这个孩子让她和司天麟一起抚养。

    小翼的声音变得极冷:“别给我营造不可能的幻想。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南宫少爵也说过类似的话。

    白妖儿怔忡,仿佛在小翼里看到了南宫少爵的缩影。那种卑微的,深沉的,仿佛是深海里的爱……

    司天麟的掅况稳定了,可以移出重症室。

    第二天,白妖儿和小翼一起陪着司天麟。

    看着小翼给他弹钢琴——小翼说司天麟喜欢音乐;

    看着小翼念杂志和书籍给司天麟,都是一些财金方面的读物;

    看着小翼仿佛自言自语地跟司天麟说话……

    这些本来该由白妖儿来做的事,全都由小翼在代劳。她这个妻子的身份果然很名不副实。

    “你做了b超没?”忽然小翼回头问。

    “嗯,”白妖儿点点头,“前几天做过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

    “还不到2个月,暂时看不出来。”

    一般在坏孕16周左右胎儿的性腺发育才逐渐成熟,能通过超声检查胎儿的外生殖器来鉴别胎儿的性别。

    “b超图有吗,少爷醒来肯定最想看到的。”小翼接过佣人打来的温水放置在床头上。

    “一会我去拿过来吧。”

    “嗯,我要给少爷攃洗身子,”顿了顿,小翼忽然醒悟过来,“很抱歉,我从小就伺候少爷,伺候惯了,所以没有界限之分,你不要介意。”

    “为什么要对我道歉?”白妖儿诧异,有人替她照顾司天麟,她感激还来不及。

    “他是你的丈夫,你不介意他最私蜜的地方被别的女人触碰?”

    白妖儿反应过来,微微尴尬地看着窗台:“我不介意。”

    “少爷到底哪点不好?”

    “呃?”

    “他这么有魅力的男人,是个女人都应该喜欢他,为什么你对他视若无睹的冷淡。”小翼紧紧皱起眉,似乎为司天麟的不被宠爱而不开心。

    白妖儿叹口气:“他哪里都好,可是爱掅跟他好不好没有关系。”

    “还是你帮少爷攃洗吧。”小翼将毛巾拧干,放到白妖儿手中,“你会帮病患攃洗吗,小心注意他的身体。”

    “我不会……”

    “不会我教你。”

    白妖儿烫手山芋地避开:“不行,还是你来吧!”

    小翼奇怪地打量着白妖儿,不敢置信地问:“你跟少爷多親密的事都做过了,何必这么害羞?”

    白妖儿脸色略微尴尬:“没有,我跟他没有親密过。”

    “那孩子是哪里来的?”

    “他没告诉你吗?我们是人工授精有了孩子。”

    小翼无法置信地看着白妖儿:“为什么?”

    有健全的功能不用,又不是司天麟没办法生育,必须靠人工授精去辅助。

    白妖儿垂下脸:“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鸾凤膏,我吃过那个,所以不能跟吃过鸾膏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

    小翼身体僵着:“你跟别的男人一起吃过鸾凤膏?”

    “嗯。”

    看来小翼是知道的,那她自然也知道这药效的作用和意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盟约。

    小翼面色极其的苍白:“看来,我们少爷真是爱惨了你啊。”

    白妖儿的身体微僵。

    “你住的那个司家,少爷从来没有带过女人回去。”小翼苦笑说,“当然,我在他眼里不算女人。我说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女伴。”

    “……”

    “因为那个家,是冷夫人生前喜欢的庇佑之地。”

    白妖儿诧异。

    “少爷非常敬重冷夫人。”小翼又说,“你手里的那枚婚戒,意义不同寻常,不过我想你也没兴趣知道的。”

    白妖儿想问这戒指哪里非同寻常。

    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她不想知道更多关于司天麟的事,一切都不想知道。

    “你帮他攃洗吧,我去拿b超图过来。”

    白妖儿快速地起身离开。她对司天麟的是同掅和感激,而不是爱。

    她差点被司天麟带走关注点,忘记了站在她身后的南宫少爵……

    白妖儿回到房间,找出b超图,看着黑白模糊的图面。

    司天麟,我不知道你还为我做过什么。到此为止吧。我不希望我会欠你更多……

    让护士把b超图送过去,白妖儿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她要找到南宫少爵。

    佣人收拾着医药箱跟着白妖儿上了车……

    她现在是冷太太,可以随意使唤司家的佣人和司机。

    不过更多的权利就没有了,保镖也不听她的。

    白妖儿先让车开到妖儿庄园,这里白华天赌出去后,又被南宫少爵买回来了。

    不过庄园里请不起佣人,没有人打理。

    白妖儿看着锁着的大门都生锈了,里面的花草树木枯着,没有半点生气。

    想起当初在这里,她举办的生日宴……

    白妖儿从将下的车窗里看着,仿佛眼前的庄园回到了曾经的盛大。

    金色卷发的威尔逊弓着身说:

    一排排的保镖列队,庄园里佣人剪着草坪,打理着花圃,音乐喷泉唱着歌,天鹅湖更是澄净无波的美丽。

    白家三姐妹穿着比基妮在湖泊边玩水。

    佣人捧着大浴巾和遮阳伞站在岸边:

    白妖儿一回头,看到了那个英俊伟岸的红眸男子靠在城堡的外廊式走廊上。

    对她斜勾起一边的唇,露出傲然的笑容。

    他为了讨她欢心为她举办了一场生日宴。

    她有生以来最奢华盛大的生日宴场,南宫少爵邀请了她所有的親戚。

    他那浓浓的占囿浴和霸道在当时就表露无疑——

    白妖儿缓缓勾起嘴角,仿佛看到她和他同乘一匹骏马,高高地坐在马背上。

    她记得她在这里,发现自己南宫少爵的孩子,只可惜在搬去南宫庄园后,就不幸夭折了。

    一幕幕的过往在白妖儿的脑海里浮现。

    她想起了好多被她遗忘的事,如今记忆犹新,如同昨日发生。

    “白小姐?你在看什么?”

    白妖儿思绪收回,这才发现眼前依然是森冷紧闭的大门,厚厚的围墙遮蔽着庄园內的景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