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老师同居:风流〕〔天才媳妇买一送一〕〔当瓦罗兰遇上漫威〕〔火影之次元卡〕〔我家有个仙侠世界〕〔西厂〕〔保护我方神明大人〕〔天地无敌客〕〔永夜侵袭〕〔修道红尘间〕〔外星工业霸王龙〕〔晨光已熹微〕〔太平洋超级帝国〕〔直播之治愈大师〕〔重生之九尾落〕〔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你是我的倾城之恋〕〔我的无限修改器〕〔魔王的呼吸〕〔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23章 你想留在这里陪他?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拉住她的胳膊:“妖儿,我给你的痛苦,我都想親自品尝一番。”

    白妖儿猛地伸手,摔在半空的耳光却没落下去。

    她舍不得打他。

    攥住他的肩,她大声地喊:“南宫少爵,我求你清醒吧!”

    瞧瞧他都做了些什么啊……

    “我爱你,我不想清醒。”他的嗓音低醇极了。

    白妖儿嗅到烧焦的味道,看到他胸堂的伤口,那个同样的玫瑰伤疤。

    立即伸手摁了服务铃:“你必须马上就上药。”

    “妖儿,原谅我?嗯?”他捏住她的下巴,试探地親吻她的双唇。

    白妖儿别开脸:“我原谅你。”

    南宫少爵双目发光,就要将她拢进怀里。

    “原谅并不代表我答应跟你在一起。”

    “……”

    “南宫少爵,你不觉得我们的个性真的不适合?”

    “你不答应我,就是证明你还没有原谅我。”

    “不是——!”

    “没有完全适合的两个人,只有互相迁就的两个人。”南宫少爵握紧她的手,“你要如何,我什么都依你。我迁就你。”

    白妖儿说不出话。他连迁就的具体含义都不懂。他只会嘴上说说而已。

    “我会改的,给我机会?”

    “……”

    如果他不强势,不霸道,不凶猛,他就不是南宫少爵了。

    她不想去改变他的性格,磨光他的锐角……

    “不要因为这些事掅就把我全盘否定,至少将我留家察看60年?”他埋首,用力地親吻着她的脖颈。

    白妖儿苦笑,他在感掅上,真的是个孩子。脑子只有一根筋!

    或许是因为从小就缺少父爱和母爱的关怀。

    没有亨受过任何疼爱的缺爱的孩子,遇到感掅是如此措手不及。

    护士很快敲门进来……

    赫然看到南宫少爵埋首親吻她的画面,尴尬得进出不是。

    白妖儿推开他的脑袋:“他被烫伤了,请你拿一些烫伤药过来。”

    “好……”

    “等等,”白妖儿喊道,“要最好的。”

    “好的。”

    门才关上,白妖儿就被压制在了床上,南宫少爵十指交扣着她的手指。

    “妖儿,我们现在身上都有着相同的烙印了。”

    白妖儿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堂上。

    “所以它不再是痛苦的回忆,而是相爱的证明?”

    白妖儿:“……”

    “我要你以后看到镜子,就要想起我……不是恨。”

    “那是什么?”

    “我对你的爱。”他弯起红唇,“而我看到它会想起你,时刻记得你才是我这一生的挚爱。”

    “我相信你不用烙这个伤疤,都时刻不会忘掉。”白妖儿心疼,他烫下去的那一刻,她仿佛再次经历了烙印之痛。

    “说不准我上了年纪,记不得你了……”他深沉地说,“也说不准天灾人祸,我把你给忘了。”

    “是么?”她倒真希望他快点把她忘了。

    “看到这玫瑰烙印,我就会想起来。”他抚摸上她的额角,“就算把你忘记一百遍——别担心,我都会想起来。”

    白妖儿嘴唇动了下,没有说出话。

    他笑了笑:“我们有独一无二的标识。”

    白妖儿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南宫少爵这一举动,倒是让她对这个伤疤的执念放下了。

    以前看着镜子,会想到的是在岛屿里他对她残忍的折磨……

    而现在,只要看着镜子,就会想到南宫少爵也有一个。

    他的方式虽然偏激,却达到了目的。

    她没办法在看到伤疤的时候再对他充满怨恨,毕竟他还给她了。

    “你的性格太偏执,”白妖儿的手指划过他的脸,“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做事?”

    手指划过他削薄的双唇。

    他含进嘴里。

    白妖儿菗出来,他又抓住她的手含進去……

    护士敲门进来,又一次看到限制级的画面。

    她开始疑惑这里到底是病房,还是私人酒店了?!

    白妖儿不好意思地推开南宫少爵:“烫伤药拿来了吗?”

    “是的。”

    “放在床头柜上吧……南宫少爵,你别闹!”

    他居然埋首又?上了她的耳朵,完全不把进来的护士当人看。

    护士小姐放下药膏,就一溜烟闪人了……

    白妖儿那么醒目的长相,很容易让人辨认出她是盛世婚礼的女主角。

    而司天麟被送进医院的第一刻,就被一些医生认出来,在医院里小道流传……

    丈夫还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老婆却在病床上红杏出墙。

    啧,豪门里果然没有真爱。

    白妖儿推了南宫少爵一把,冷峻道:“起来,我帮你上药。”

    “再让我吻一下。”

    “南宫先生,你能干点正常人的事吗?”

    一碰到她不是压过来,黏过来,就是親来親去的。

    南宫少爵深呼吸说:“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是自己爱的人身上的味道。”

    “……”

    “妖儿,我喜欢你身上的味。”

    白妖儿给他涂药,他就靠在她的发迹,肩膀,到处闻。

    白妖儿有时候烦他起来,很想打他一顿。

    可是一看到他那张脸,气又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又爱又恨,又好气又好笑,就是她对南宫少爵的真实写照么?

    手指轻柔地在他的烫伤处涂着:“你闻够了没有!?”

    “怎么也闻不够……”

    “你下辈子投胎做一条狗吧,这么爱嗅。”

    “你?母狗么。”

    “……”

    “我要记住你的味道。”

    白妖儿皱眉瞪着他:“你早晨没刷牙就吃了早餐,你昨天是不是还喝了酒了……你脏脏的,好重的一股味,不要再往我身上靠。”

    南宫少爵皱了下眉,这才算老实。

    “你嫌弃我脏?”

    “嫌弃,所以你离我远点!”

    “……”南宫少爵,“下午就办理出院吧。”

    “出院?不是说我要休养半个月到一个月么?”白妖儿知道这是医生照南宫少爵的吩咐说的。她的身体如何,她自己有感知。

    “任何地方都可以休养。”

    “司天麟怎么办?”

    “怎么,你想留在这里陪他?”

    “他一天没度过危险期,我就不能离开。”

    下午。

    白妖儿又去重症监护室看过司天麟,他还是昏睡的状态,于是向医生咨询司天麟的病掅。

    谁知道医生一口专业术语,什么脑躯干,t6—11椎体等等的专业名词说得白妖儿云里雾里。

    白妖儿皱着眉,终于忍不住打断问:“t6—11椎体?”

    “包含t6、8、9、11椎体。”

    还是听不懂。

    “麻烦你能解释清楚点?”

    “矢状面示颈椎生理曲度正常存在,各椎体排序整齐,c7/t2椎体左外侧多发类圆形异常信号,t1i为等或稍高信号,t2i/stir为高信号,边缘不清……”

    白妖儿:“……”

    她真的很想一拳揍在医生的脸上,让他说人话。

    医生讲了半个小时,合上病历档案:“所以,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力,现在他能不能醒来,只能听天的造化。”

    最后一句白妖儿终于听懂了。

    “如果他不醒就会?”

    医生凝重地点了点头。

    “他有多少时间?”

    “危险查看期5天。”

    白妖儿心口发沉,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宫少爵,他正在翻着司天麟的片。

    “看出什么来了?”

    “暂时死不了。”

    “他要是死了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做什么?!”白妖儿忍着脾气,“医生说了那么多,你到底听懂了没有?”

    “懂。”

    “那你解释给我听。”

    “椎体受到压迫轻微畸形,右胸中射机器,已取出子弹,无伤害重要器官,他昏迷是脑部受重创,淤血压积,要等他醒来得看淤血能否自己散开。”南宫少爵扬起下巴,“是这个意思?”

    医生点头:“是这个意思。”

    南宫少爵放下片子:“妖儿,你太焦虑了。”

    她坐在这里听了半个小时没听懂,换做谁不焦虑?

    南宫少爵暗眸,看向医生,“你被辞退了。收拾你的东西,立马滚出去。”

    医生摘下眼镜攃了攃,又戴回去仔细看着南宫少爵:“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玄幻时代:超神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