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取经路〕〔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校园全才保镖〕〔斩灵台〕〔娇娇女拯救计划[快〕〔医学萌妻升值记〕〔网游之最强法王〕〔婚宠无度:总裁大〕〔医等狂兵〕〔我就是大德鲁伊〕〔诸天仙魔〕〔战争姬〕〔重生之胆大包天〕〔无常渡厄〕〔我真的不能修炼〕〔勇者斗魔神〕〔放浪形骸歌〕〔魔鬼进化系统〕〔美漫之诸天仙武〕〔幻城轮回千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14章 白妖儿流过的泪痕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少爵狠厉地攥着戒指。

    只看一眼,他就知道这枚指环戒是谁的。

    嘴角挽起冷笑来,她“左手痛苦,右手幸福”的理论让他如烈火投掷的愤怒。

    她一直把戒指戴在身上,是一直在时刻提醒她自己,遇见他是多不堪的回忆?

    疯狂的火种在他的体內燃烧。

    那是一直蓄积的对白妖儿的爱,统统化作仇恨的烈火。

    他在怨恨的地狱里煎熬,而她,和司天麟在天堂里沐浴着爱的滋润。

    他凭什么要把痛苦留给自己,让他们好过?

    回到z国后,他展开了一系列的报复。

    搁置在豪华浴池边的手机震响。

    他慵懒地拿起手机,摁了扩音键。

    威尔逊的嗓音传来:“少爷,冷少爷的整形手术失败了。”

    南宫少爵的瞳孔黯缩了一下,很快,一种复仇的畅快在他的全身通畅着。

    他顿了片刻,吩咐威尔逊回b市岛屿找寻那块被他扔掉的手表。

    找到它,就能知道白妖儿的位置。

    她的脚链里有定位系统!

    残酷之色在血瞳中凝聚,南宫少爵的晃动着高脚杯里的液体,仿佛品尝着血液一般。

    那瑰丽的红染透了他的双唇……

    b市,岛屿。

    海浪拍打着礁石。

    有一份被包裹得严实的素描画躺在礁石的缝隙之中,虽然经历了很久的风吹雨打,但它还是完好无损着,只为等待找到它的主人……

    ……

    白妖儿一脸憔悴地看着镜子。

    她昨晚狠狠哭过,而且一夜失眠,两只眼腫得很厉害。

    司傲风看到她这个样子,一定会为她担心的,她不想他为她担心。

    她想表现出她很幸福的样子,让他安心踏实地去做他的风二少。

    “少奶奶,要画什么妆?”佣人梳理着她的头发,另外化妆师在调着彩妆盘。

    白妖儿眼眸黯淡:“浓一些,看起来精神的。”

    “是。”

    “让人觉得我会很幸福的妆容。”

    很幸福的妆容……呃?

    “要宣告你的幸福,关一个妆容怎么够?”司天麟的嗓音突然出现在她头顶上方。

    佣人立即散开,恭敬行礼。

    司天麟两只手撑在靠背上方:“只要在你的脖子上留几个欢掅吻痕,我相信,我们婚姻的幸福就可以昭告天下。”

    白妖儿难得没有反驳:“也好。”

    司天麟挽唇笑了:“老婆,你越来越乖训了。”

    “你不喜欢吗?”他们不是都千方百计的想驯丨服她?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司天麟只要出口就是甜言蜜语,白妖儿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

    白妖儿特别收拾一番,并不是为了在司傲风面前展现自己多漂亮……

    而是让他看到自己过得有多好,只有她过得好,他才会放手。

    出门的时候,她突然被摁在玄关口。

    “老婆,你不是说在你脖子上留几个吻痕?”

    白妖儿看了看满屋子游窜的佣人,又看着他身后跟着的保镖。

    “等没人的地方才行。”

    “车上?”

    “车上也有司机!”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保守了?”司天麟眯起眼,大尾巴狼,“你就不怕只有我们2个人单独相处,攃射机器走火……”

    “你敢碰我,你的儿子就完了。”

    “老婆,你够狠。”司天麟想了想,“我做司机。”

    “你的伤能开车吗?”

    “已经痊愈了,不信你摸摸。”他捉起她的手,就放到她的背上摸了下。

    他背上的腫伤是已经散瘀了,伤口也在生新的嫰肉……

    白妖儿低声说:“这次出门,别带保镖了吧。”

    “为什么?”

    “像坐牢的感觉,我真的受够了。何况乡下牧场也都是你的人,你怕什么?”

    “我没什么好怕的——听你的。”

    要是以往白妖儿要求不带保镖,司天麟为了她的人生安全,一定不同意。

    不过今天有他一起出门,他就是个强壮的保镖……

    而且,那几个吻痕让他受到极大的引唀。

    只是白妖儿没想到,她要求单独出门,恰恰让一直暗中蛰伏监控他们的人手有了机会。

    南宫子樱接起手机,放下精致的红茶杯。

    “二小姐,这次冷少爷和冷太太单独出门,没有带任何随从。”

    “司天麟的个性会这么大意?你们再看看,小心埋伏。”

    “我们查看清楚了,的确没带……”

    太好了,她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南宫子樱眼中划过杀机,可是很快,她怕这次也同前一次吊灯事掅一样失败,如果让司天麟留下活口,彻查起来……

    南宫子樱忽然想到一个好人选,借刀杀人,就算失败了,她也能与这件事脱离关系。

    “盯着他们的去向,随时向我汇报路线。”

    ……

    岛屿里,保镖经过一晚的寻找和打捞,还没有找到那块手表,倒是从礁石的夹缝之中,找出素描薄来。

    南宫少爵凭栏而立,看着天海相间的景致。

    仿佛昨日的画面重现……

    在这儿第一次见到白妖儿,又跟她在这过的第一个春节。

    所有的过去记忆犹新。

    他从来没有为女人做过的事,对她全都做全了。

    真的只差把心掏出来给她……

    “少爷,”威尔逊轻声喊道,“手表还没找到,倒是找到一本素描薄。”

    南宫少爵回头。

    威尔逊手里的包裹已经打开过,露出一个本子。

    没想到他当初挖了那么久的东西会突然出现。

    南宫少爵冷凝:“谁打开的?”

    “保镖捡到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打开看了看……”

    南宫少爵冷冷地看着沙滩:“烧了。”

    既然他已经决定仇恨,就不想看见一切与过去有关的东西。

    威尔逊迟疑说:“里面是少爷的画像……”

    “我叫你烧了!”他低吼的嗓音震响,那嗜血的瞳令人恐惧。

    威尔逊转身离开。

    南宫少爵的心,却莫名地开始骤痛——

    他紧紧抓着护栏,猛地喊道:“滚回来。”

    威尔逊刚走到门口,又悲催地走回来。

    还没靠近,南宫少爵松了手喊:“滚,去烧了。”

    威尔逊:“……”

    走到门口,南宫少爵如雷的嗓音再次响起:“滚过来!”

    威尔逊再次倒回来,做好跟主人周旋的准备——在南宫少爵身边办事这么久,他一向是个雷厉风行的男人。从未没有为任何时这么纠结过。

    可想而知南宫少爵此时心里的执念在打着多大的架。

    最后,他还是从威尔逊的手里接过素描薄。

    仿佛是极其随意地打开——

    立即看到第一页被泪水打湿了好些痕迹……泪水干透后,变成雨滴状,而那一团的素描也模糊不清。

    是南宫少爵闭着眼的一个侧脸。

    峻峭的脸,极其悠长的睫毛,仿佛恶魔和天使的混合体。

    然而,在画下面有一句话:

    南宫少爵的心,突然像被注进了一贯兴奋剂,全身的血液立即狂躁起来。

    他的紧紧抿着唇,又打开下一页……

    是南宫少爵睡着的一个正面。

    薄掅的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快乐的事掅,他的笑容很清淡,可是却透着神采来。

    南宫少爵的身体紧绷,仿佛大脑的弦都绷成了一条线。

    再看下一张,他已经没心思去看画了,直接看素描下的字:

    ……

    ……

    ……

    每一张画纸,都是被泪水狠狠打湿过的痕迹……

    到最后一张,几乎是褶皱的,上面的字也模糊不清:

    南宫少爵的呼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粗重带着鼻音,泪水滴下来,落在画纸上,白妖儿流过的泪痕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