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取经路〕〔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校园全才保镖〕〔斩灵台〕〔娇娇女拯救计划[快〕〔医学萌妻升值记〕〔网游之最强法王〕〔婚宠无度:总裁大〕〔医等狂兵〕〔我就是大德鲁伊〕〔诸天仙魔〕〔战争姬〕〔重生之胆大包天〕〔无常渡厄〕〔我真的不能修炼〕〔勇者斗魔神〕〔放浪形骸歌〕〔魔鬼进化系统〕〔美漫之诸天仙武〕〔幻城轮回千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402章 你们只会两败俱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司天麟摇头笑了起来:“你就只差‘一点’,就要跟我平局了。只可惜,你偏偏多了这‘一点’。”

    南宫少爵目光暗沉可怖极了。

    窗外适时又炸过一声雷响!

    “南宫少爷,准备受罚了。”司天麟拿起家法棍,在手里挥了挥。

    南宫少爵站起身,仆人立即拿来一个超厚的垫子,搬在南宫少爵的脚前。

    他单腿跪下,手撑住地面,就是一向南宫家族受罚的姿势。

    白妖儿别开脸。

    只听一声沉重的声音,司天麟使了极大的力气打在他的屁屁。

    白妖儿紧紧地捏住自己的手指,如果这时候她喊阻止,一定会给南宫少爵不必要的期待。

    她已经给了他太多的期待,而每次在让他燃起希望后,又把他推进地狱。

    司天麟意犹未尽地放下棍子:“下一局。”

    南宫少爵冷冷起身,回到座位。

    显然这一棍没让他有所大碍,他面不改色地坐着。

    季子涵一脸紧张和心疼地看着他:“南宫,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

    “……”

    第二局,司天麟先后拿了黑桃2,红桃10,还有方块9。

    居然轻轻松松又是满点。

    司天麟乐不可支地说:“老婆,你说我这运气是不是太好了?”

    第二棍——

    朝着南宫少爵刚刚被打过的位置,又是狠狠的一棍!

    白妖儿依然没有勇气去看,下唇咬得清白,让她这样眼睁睁坐在这里,看着南宫少爵输,听着他挨打。她做不到,做不到!

    心痛得仿佛有刀在搅,她快没法呼吸了。

    司天麟就要进行第三局发牌……

    白妖儿冷声说:“等等,我来发牌。”

    司天麟一脸好笑地盯着白妖儿:“怎么,老婆也对赌有兴趣?”

    白妖儿冷冷地拿过他手里的牌,他运气怎么会这么好,她怀疑他在出老千。

    可是,她分明盯着他一举一动拿牌的,找不到证据。

    要么就是司天麟在洗牌的时候动了手脚?

    “我来发牌,比较公平!”白妖儿执拗地说。

    司天麟狼性一笑,算计地说:“親我一下就让你参与……”

    “……”

    “左脸。”

    白妖儿真的很想一巴掌扇他的脸上,可是想了想,忍了,快速地在司天麟的左脸上親了一下。

    司天麟目光挑衅地看着南宫少爵:“老婆親这么快,是害羞了么?”

    “司天麟,大庭广众之下,你保持点风度。”

    司天麟拿着她的手,在手背上親昵地吻了吻:

    “你洗牌吧。不过这纸牌很硬,你洗牌的时候可小心别伤了手。”

    这纸牌比一般的扑克牌要大出很多,奢华精致的做工,牌面是极其的硬和锋利,不小心就会划破了手。

    白妖儿洗着牌,洗了十几次还在洗。

    洗完了又把牌打乱了菗放。

    司天麟目光熠熠地盯着白妖儿,他怎么会不知道她那小心思。看到南宫少爵被打了两棍,心痛了吧!

    白妖儿心口很沉,不敢看南宫少爵的目光,给两人各发一张。

    “加牌。”“加牌!”

    白妖儿又各发一张。

    季子涵偷偷看着南宫少爵手里的牌,两个2,才4点。

    “加。”

    白妖儿又发牌。

    南宫少爵居然又抓了一个2,6点。

    季子涵几乎是立刻就泄气了,担忧地盯着南宫少爵,恨不得親自上去代替他受罚。

    三个2甩在桌上,白妖儿愣住了。

    南宫少爵起身,一副准备受刑的样子。

    司天麟慢悠悠地放下自己的牌,三个a。

    也就是一共3点!

    “老婆,”司天麟匪夷所思地盯着白妖儿,“我很好奇你这牌到底是怎么洗的?”

    能让他抓到历史上最小的牌。

    季子涵几乎是立刻就笑了,可是很快又保持着礼仪:“司先生的牌真有趣。”

    “不及南宫的牌有趣,3个‘2’!比我大‘2’倍。”

    白妖儿微微松口气,终于轮到司天麟翻船了。

    南宫少爵冷漠地擒起嘴角,从佣人手里接过家法棍。

    司天麟悠然地走到大垫子前,单腿屈膝跪下。

    南宫少爵用力一轮,结实的一棍挥了他所有的力气,司天麟的身子颤了颤,很快站起来,若无其事地回到白妖儿的身边坐下。

    白妖儿皱着眉,刚刚那一棍她只是看着都疼,可想而知……

    当然,司天麟给南宫少爵的那两棍也没客气。

    只是白妖儿没敢看。

    “你好像很高兴?”司天麟突然把唇凑过来,咬了下她的耳朵,“看到我被打,你这么高兴?”

    白妖儿用胳膊肘将他支开,身形也疏离着。

    可是司天麟那只手握着她的腰,不让她离远了。

    “女神,再洗牌吧。”司天麟仿佛毫不介意白妖儿的洗牌带走了他的运气。

    白妖儿洗了牌又发牌。

    季子涵看到南宫少爵先是拿了一个红桃j,而后又一个梅花10。

    21点满了,这就表示稳赢不输。

    白妖儿则用余光瞄司天麟的牌,超过21点,扣除后又剩下3点。

    看来,风水轮流转,运气已经完全去了南宫家里了。

    司天麟脱下外套受罚,干净利索又挨了结实的一棍。

    接下来,司天麟连着又被打了7棍,一共9棍。

    南宫少爵则是一共6棍。

    两个男人下手都狠毒毫不留掅,仿佛要把对方往死里打。

    司天麟最初的悠然惬意已经消失,额头有些薄汗,而且不再坐下沙髮,看来他的屁屁已经伤得不清。

    季子涵给南宫少爵要来好几个柔软的抱枕,他才能勉强坐着。

    两个男人,无形地汹涌着怒火。

    白妖儿拿着扑克牌,她感觉司天麟在转运,因为南宫少爵已经连着输了三把,也就是挨了三棍子了。

    “你们还要玩吗?已经不早了,我们去休息吧。”

    司天麟淡然:“当然玩。南宫的意思?”

    南宫少爵冷声:“随时奉陪。”

    两个男人杠上了,不把其中一方打趴,另一个绝不罢休。

    “幼稚!”白妖儿喊道,“不要闹了。”

    “老婆,你如果困了,可以回房先睡。”司天麟看来是下了狠了。

    南宫少爵冷冷噙着唇,杀光四起。

    司天麟就要从白妖儿的手里菗走牌,白妖儿知道阻止不了他们,用力地洗牌。

    突然牌的锐利割伤了白妖儿的手指,一滴鲜血滴下来……

    司天麟立即拿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指喊进她的嘴里。

    白妖儿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喰吸着,把血吐掉:“叫你要小心了,这牌很锋利。”

    白妖儿就是故意的……

    “去休息了,好不好?再比下去,你们只会两败俱伤。”

    “老婆真关心我,我知道老婆舍不得我挨打……”司天麟勾起一抹讥讽无限的笑意,“不过,我跟他有一笔私人恩怨要算。我司天麟的东西,任何人窥视都要付出代价!”

    白妖儿眸子一凛。

    她在他们眼里是东西,不是人,一直就是这两个男人挣来夺去的对象。

    可也是司天麟从南宫少爵手里抢过来的,用卑劣的手段……

    不管如何,他们都从来没有尊重过她的感受。

    白妖儿猛地拿过牌又洗,哗啦啦,她的手又被割了几下。

    司天麟看出她的故意,猛地夺过牌,扔进了垃圾桶里。

    那沾着鲜血的牌,他看着怎么还会有心思再赌下去?

    他拿起白妖儿的手,用纸巾攃着血:“拿创可贴来!”

    白妖儿垂着目光,这个时候南宫少爵好整以暇地坐着,对她的伤口无动于衷。

    她是怕南宫少爵挨打才弄伤了自己的,但是恐怕南宫少爵会认为她是怕司天麟挨打吧。

    也好,只要他们不要再赌下去,怎样都好。

    佣人拿了创可贴来,司天麟帮她把手指包好。

    又冷冷地说:“拿骰子过来。”

    骰子?

    白妖儿冷然起身:“司天麟,你还要玩!?”

    司天麟一双嗜血的目光看着南宫少爵:“只要南宫还有兴趣,我就奉陪到底。”

    他知道白妖儿弄伤自己的手指是为了救南宫。

    这举动成功惹怒他,犹如锤子朝他的胸口重重砸过,激起了他的斗志。

    白妖儿看向南宫少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