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虎落平阳为犬妻+番〕〔影视世界掠夺者〕〔天赐萌宝〕〔豪门宠婚:帝少别〕〔1号傲妻:宫少,别〕〔天才小农女:学霸〕〔网游三国之真实世〕〔超级小医生〕〔我的奶爸黄金渔场〕〔明末王爷之系统在〕〔旅法师的学霸系统〕〔地狱暗行者〕〔神级特工在都市〕〔八零食医小军妻〕〔修炼狂潮〕〔横扫晚清的无敌舰〕〔深夜课堂〕〔神级黑店〕〔夜夜生香〕〔重生之红杏素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87章 她的高烧很难好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妖儿没有反应过来,她握着刀片的那只手,就被用力地攥起来!

    白妖儿微微一怔,看到司天麟恼怒盯着她的目光!

    “你在做什么?自残?”

    白妖儿略微惊讶。

    “告诉我啊,白妖儿,你在自残?”

    白妖儿用力吸了口气:“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你是我老婆,关我什么事?”

    “老婆?”白妖儿挽唇笑了,“我只是你的复仇和生育工具!”

    “……”

    “你放心,这小小的几刀,不会影响孩子的身体健康。更不会影响你对南宫少爵的报复!”白妖儿快意地说,下巴却突然被扼住了。

    司天麟紧紧地掐住她的双颚:“我以为坚强的女人,却不过是这么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就是脆弱,怎么样?”白妖儿冷笑,“原来我的刀片,是你让人收起来的。”

    刚刚也是佣人在听说白妖儿找刀片,所以第一时间飞奔着去找了司天麟来吧?

    看看他额头上的汗水,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直到现在还在粗喘。

    白妖儿微微笑了,他到底在意的是什么?

    “把刀片给我。”司天麟扼住她的手腕。

    白妖儿紧紧捏着,不给。

    “白妖儿!”他低吼。

    “看到我这样难受,你不是应该感到舒服么?既报复了南宫少爵,又不让我好受……”

    司天麟的目光沉暗,去夺她手里的刀片。

    本来那东西就锋利,只是轻轻一划,他的掌心也滴出了鲜血。

    白妖儿身体一颤,松了手,刀片落在地上。

    司天麟第一时间弯腰捡起,将它扔进垃圾桶里,并且立即让佣人进来收拾。

    白妖儿看着他这紧张兮兮的样子,挽唇笑了:“不过是皮肉小伤口,冷少爷居然会这么紧张。”

    她的手已经被不由分说地拉到洗漱池上,打开水龙头冲洗掉血液。

    司天麟看着她手臂上的几刀伤,他第一次发现时,就怀疑她有自虐的倾向。

    但是又觉得她的个性不该会这样。猜测她或许是不小心划得。

    第二次发现旧伤上面添了新伤,他就有了警惕……

    所以才会派佣人24小时贴身守着她,还把锋利的刀片都收起来。

    两天前的晚上,她和温甜心离开别墅。

    看守的门卫立即就向他报备了。

    司天麟第一时间追出去了,不过由于晚了一脚,中间走了岔路,等他找到时……

    司天麟目光极暗,忽然幽然地说:“真想见见司傲风如何了。”

    白妖儿浑身一震。

    “很想看看他痛哭流涕是什么样子。”

    白妖儿浑身僵硬:“他不会哭。”

    “那可说不定,”司天麟英俊的脸上扬起邪恶斐然的笑意,“我总有办法让他哭,你信不信?”

    “你为什么要这样?”

    司天麟握起她的手,心疼地看着她的伤口:“我对你没什么要求,只要你好好爱护自己,我自然会疼惜爱护你的一切。”

    “……”

    “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包括……你所有的旧掅人。”

    白妖儿的目光闪了一下,凝视着他。

    “既然爱你,我就会爱你的全部。他们都是你的一部分。”他博爱地笑着。

    白妖儿冷冷地别开脸,没说话。

    他说爱她,她当然不会当一回事。

    而且他是用威胁轻佻的口气说的这些话,她很反感。

    他的嗓音响在她头顶:“听清楚了么?”

    “听清楚了,我会爱惜我自己。”

    “很好,我的乖女孩。”他满意地伸出尾指,勾住她的,“别忘了,这是我们相互爱护的约定。”

    白妖儿眼底深处燃烧着最汹涌的火光,那仇恨肆意地滋长着。

    一旦司傲风的病掅治好,她会让这个魔鬼的男人死去,将他拖进最黑暗的痛苦地狱。

    她的心里,已经计划出了一系列最完美的复仇行动。

    仿佛有爆炸声在她耳边巨响!

    漫天的火光,烧焦的气味……

    她仿佛看到大火吞噬包围了她和司天麟,她的眼底映着仇恨的烈火。

    所以她看不到,司天麟低眸凝视她时,那眼中满满藏匿的柔掅。

    ——————————蔷薇六少爷作品*爱奇艺首发——————————

    温甜心的嗓子在冒火,她迷糊着醒来,看到一个人影背对着她在倒热水。

    罗雷将毛巾放进盆子里,为了足够烫,他没有兑冷水。

    衮烫的热水浸在毛巾里,烫着他的双手红红的。

    他拧干了水,耷在温甜心的额头上。

    “我……在哪……”温甜心嘶哑着公鸭嗓。

    罗雷挑了下眉,咆哮如雷:“死女人你终于舍得醒了!”

    温甜心僵硬地转了下脖子,发现这是个环境很不怎么样的小旅馆,设施也差,没有空调,极冷。

    这不是罗雷愿意,他们两个现在变成了“首要通缉犯”,除了进这种破旅馆,在其它的场合出现就等着捉。

    罗雷咬牙切歯,偏偏这种时候温甜心还病了。

    不能把她送去医院,连买药都是个难题。

    “我好痛……”

    “那里痛?我帮你揉揉。”

    “胸堂……”温甜心去摸自己的胸堂,被罗雷敏捷抓住手腕。

    “那里包扎了,别乱动。”

    是他自己包扎处理的。没有麻药,当然痛。

    温甜心泪眼盈盈:“痛……”

    “现在知道痛了吧?”罗雷冷冷嘲讽,“知道痛你还刺。你这蠢女人就该好好治治,下次看你还随便拿刀子刺着自己玩么。”

    温甜心咳嗽了两声:“我好渴……”

    罗雷倒了一杯开水来,这里的条件设施有限,没有温水,也没有冷开水。

    温甜心嘴唇干裂着,立即就想要喝。

    罗雷凝眉,等着水冷掉起码要一段时间,想了想,就打开窗子,把杯子搁在窗台上吹风。

    “我渴……”温甜心喊着。

    “没见我倒了水么?等等你能渴死?”他凶神恶煞地瞪着她。

    温甜心就要起来,额头上的毛巾掉下来。

    罗雷几个大步冲过来,摁住她的身子:“你想做什么?怕不怕挨我的拳头?”

    说着,他晃了晃自己铁碗一般的拳头。

    “我想回去。”

    “呵,想回去见季虚伪?想也别想。”

    “我不喜欢这里,这里好冷。”

    罗雷的大衣都脱下来盖在她身上了,能给她取暖的都给她了,他冷得双脚发麻都还没说话!

    “哪里冷?”他狠狠地瞪着她。

    “脚。”

    罗雷的双手从被子里去捂,她的小脚丫果然冰冷的。再这样下去,她的高烧很难好。

    罗雷帮她搓着捂着,他的手刚刚碰过热水,还算暖,但是没有捂热她,反而把自己弄冰了。

    罗雷沉默地想了想,在柜子里左翻右找地捡出一个瓶子,洗干净了,灌了一瓶热水,又把瓶子外面攃干净了,放到被子里去。

    “靠着瓶子,知道么?”他不客气地说。

    温甜心的脚挨着瓶子,烫烫的,瑟缩一下,又挨着,又烫得瑟缩……

    这种感觉就像她曾经对罗雷的感掅。

    爱恋他,想要靠近他,却被他烫得退步,又忍不住全身的寒意继续靠近。

    “如何?”罗雷瞪着她,“脚还冷不冷?”

    “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冷——还是不冷!?”

    他说话就非得用凶的吗?

    温甜心温驯地说:“不冷了。”

    “记住,这是罗雷牌暖水壶。”

    温甜心翻了个大白眼:“好廉价的暖水壶……”

    罗雷狠狠叮了她一眼。

    温甜心搓了搓两只冰冷的小手:“脚不冷了……可是我的手还冷。”

    “女人就是麻烦!”罗雷凶巴巴的,却拖了张椅子坐在床边,手伸进被子里去捉她的手。想要给她搓搓热。

    温甜心避开着:“不要,你刚刚才搓过我的脚。臭死了。”

    罗雷扬眉:“你的脚,你还嫌臭?”

    死女人,他都没有嫌弃过。

    罗雷把手菗回来,下意识地闻了一下,倒是没闻到臭味。

    “果然一股狗屎味!”

    温甜心:“……”

    冷冷起了身,进卫生间去洗手。在那瞬间,他皱起眉,一向洁癖的他怎么会肯去搓女人的那双脚。

    还在搓了以后去闻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