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拜上〕〔穿越之弃妇荣归〕〔我真不是神仙〕〔百工匠心〕〔灵魂网络〕〔吕布之雄图霸业〕〔皮墨儿梦游仙境〕〔在海贼修仙的日子〕〔我的大小仙女〕〔未来之我是历史名〕〔时轮,命轮〕〔隐婚挚爱:前夫请〕〔都市超级医圣〕〔重生1980之强国崛〕〔我的女仙老婆〕〔八零军嫂有点苏〕〔绝美女总裁的贴身〕〔圣手仙瞳〕〔官印〕〔九朝杏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86章 她又见了南宫少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手表的做工还有风格,都像……

    司天麟看了看,果然在表盘上看到xm的logo。

    他的身形愤然僵起,早知道她要找的东西是跟南宫少爵有关,为什么他还是令了下人大半夜去打捞回来?

    昨晚他扔掉的xm的手镯,白妖儿眼睛也不眨。而这只手表,却让她差点丢掉自己的小命。

    直觉,司天麟知道这手表有所玄机,找到开关按钮。

    南宫少爵和白妖儿爱的誓言传出来……

    司天麟的眼神变得阴沉,狠狠地盯着白妖儿。

    手臂奋起,就要将那块手表硬生生地砸裂!

    可是在瞬间,他的手又无力地放下,走到床边,将手表放置在床头柜上。

    “白妖儿,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他俯身,握住她的脸蛋,“但是你的未来里,一定要有我!”而且只能有他。

    就让南宫少爵成为她记忆的一部分。

    很多时候,他不是不在乎,而是知道在乎只会将她推得更远。

    所以他假装不在乎。

    凑近了,这才发现白妖儿的脸颊开始腫起来。她被甩了一个巴掌的后续反应。

    司天麟看到她裂开的嘴角,还有点点鲜血,立即知道她经历过什么。

    在那个别墅里,她又见了南宫少爵?

    司天麟目光暗了暗,大概想到两人该是又吵了一架,否则,白妖儿不会哭腫眼睛。

    司天麟了解这两个人的个性,势在必得他们为什么吵架,以及他们——不会再有未来。

    但是,他已经无法容忍南宫少爵再挤进他和白妖儿之间。

    司天麟阴沉地笑了一下,让佣人拿来软膏,给白妖儿的脸颊和嘴角涂上药。

    他的女人,绝不能让任何人再有伤害她的余地。

    “帮她好好揉脚,不许停。”司天麟吩咐几个女佣,大步离开房间。

    书房,他握起手机,打到珐国。

    颀长的身影站在繁复迤逦的窗帘边上。

    “你最好是管管你的儿子。”

    他略偏着头,眼神阴沉,面容邪恶无比:“他若再敢对我的老婆下手,我也会下重手。你也不想和我和他两败俱伤吧?”

    ……

    “你就剩他这么一个儿子,你希望你们南宫家族以后断子绝孙?”司天麟感叹地说,“我是无所谓,我狠起手来,不差你当年的作风。”

    ……

    “没想到南宫老爷年纪越活越回去,年轻的时候心狠手辣,到迟暮之年反而后悔起来。”司天麟俊雅的脸上满是恶毒的笑容。

    ……

    “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司天麟转过身,脸色在黑暗中模糊迷离:“别再提过去,更别提我母親。你不配。”

    他点了烟,缓缓吐出一口气,似乎想到什么事掅,恶毒而悲伤地笑着。

    彼端,珐国。

    南宫老爷冷凝地挂上电话,一双红瞳幽暗的。他看着报纸,里面是司天麟在婚宴时跟白妖儿的合照。

    那高傲冷清的脸,跟年轻时的“她”如出一辙。

    南宫老爷拿出怀表盖打开……

    《圣诞玫瑰》的旋律再次开启,悠扬而悲伤。

    窗外,大雪开始纷扬,仿佛时光被一只手带回了过去。

    ……

    两天后,南宫家族的孕子大赛又一次开启了。据说是上一次的生丨孕儿没能为南宫家族延续香火。

    同上次大赛一样,不是任何平民百姓都有参赛资格。

    但是此消息一出,立即不胫而走,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白妖儿当然第一时间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别墅里的佣人都会谈,而报纸和电视里,也是铺天盖地的消息。

    她不明白南宫少爵又想要干什么,他不是离开z国了吗,为什么这次的生丨孕儿又给z国人参赛资格。

    他如果要女人,随便挑选,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地举行pk赛。

    那晚,她被抱回来,温甜心就失踪了。

    现在司天麟和季子昂全程封锁了b市,到处派人在缉捕两人的下落。

    居然直接在广告牌上,墙上,贴了缉捕两人的通报。

    “你们看……这不是那个会劈腿的美人鱼吗?”

    “还有被戴绿帽子的虐童狂。”

    “只要帮忙捉到这两人,或者提供线索,一个人头一千万?”

    早晨,出去买菜的三姑六婆们围在小区的公告栏上看着,议论纷纷。

    “一千万?好多钱啊。”

    “真怀疑这对奇葩的夫妻就是趁机炒作的,一天到晚老是捣腾事儿……”

    “他们不是在闹家庭內部矛盾么?怎么现在又一起携手私奔了?”

    “这悬赏肯定是假的啦。”

    “管它真的假的,如果看见了,打个举报电话,或许就有一千万掉下来……”一个小妹拿出手机,“我倒不如记一下手机号。”

    “说的也是,我也记一下。”

    罗雷长得这么醒目,帅气,加上她和温甜心出镜率高,在这之前本来就是网络红人了。

    他们只要出现在公众场合,很容易被认出来。

    在人流汹涌的广场上,也用大屏幕播放着缉捕令。

    一千万,这个奖金扔出来,立即令小市民们都跃跃浴试。

    一辆嚣张的红色法拉利停在路口等红绿灯,南宫子樱摘下墨镜,降下车窗,也看到了这悬赏的消息……

    一眼,就认出了温甜心,她就是那个在盛世婚礼上出现的第二对新娘,白妖儿的朋友。

    南宫子樱妖冶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丝笑容。

    “我认识她。”副驾驶座上,白美琳指着大屏幕说,“她叫温甜心,是那贱人的好朋友。”

    “你知道她在哪?”

    白美琳摇摇头。

    南宫子樱戴上墨镜:“啧,今天可真热闹。”

    又是南宫家族的生丨孕儿pk赛,又是温甜心和罗雷的缉捕令。整个b市可是热闹非凡。

    南宫子樱被放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是到处找白妖儿的消息。

    首先,她知道南宫少爵在b市——

    有南宫少爵在的地方,必然就有白妖儿,所以派了人手到处在b市打探消息。

    遇见疯狂追车的白美琳是意外。

    自己的人在跟踪白妖儿时,跟丢了。司天麟的手下警惕性太高,保护措施也做的很好。

    而且,南宫子樱本来就没什么权势,只能给点钱买些人手去做事,但是根本打不过司天麟。另外,她恐怕不能親自对白妖儿下手……

    因为南宫少爵已经对她起了疑惑之心,白妖儿再出点什么事,一定第一个调查她。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掉出个白美琳。

    一切,都是天意。

    白妖儿,我这一个月受的折磨和煎熬,我都要加倍奉还给你,让你血债血偿!

    ……

    白妖儿看着窗外的庭院,背脊打了个冷颤,总感觉全身冒出一股寒意。

    心里很慌很乱,有一股非常不安的预感。

    不知道是因为温甜心的消失,是因为南宫少爵的生丨孕儿大赛……

    亦或是,那晚的伤痛她还没有平复?

    肩上突然多了一件外套,佣人提醒说:“少奶奶,你身体虚,还是多躺在床上休息吧。”

    白妖儿转过身,心里那针扎的疼痛出现。

    她只要是醒着的状态,就会想念南宫少爵,心里的愧疚排山倒海地襲莱。

    她淡漠地走进卫生间,在菗屉里翻着,发现她一直放在里面的刀片不见了。

    白妖儿打开门,冲佣人问:“我放在菗屉里的刀片,你是不是收起来了?”

    “什么刀片?”

    “算了……以后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

    白妖儿关上卫生间的门,皱着眉,那种突然襲擊过来的痛,让她无法忍受。

    她在房间里来回地踱步,用力抓住自己的头发。

    她觉得自己可能有精神狂躁的症状……

    每天都会有个特定的时间,抑郁得不行。

    找到一个电动剃须刀,白妖儿打开槽子,从里面拿出刀片。

    原来疼痛都是会上瘾的。

    自从第一次在手臂上割下血口,纾解压力后,这就成为她最常态的方式。

    她捋起衣袖,在白皙的手臂上用力割下去。

    疼痛让她闭上眼,对南宫少爵的愧疚就少一分。

    忽然卫生间的门猛地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