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的假期〕〔电影救末日〕〔平湖二流〕〔奋斗在九十年代〕〔乘龙佳婿〕〔生命如花终有期〕〔蜀山游子〕〔裁决使〕〔瑶光女仙〕〔第十三名巫师〕〔嫡女难逑〕〔偷个宝宝:总裁娶〕〔山野春情〕〔神运武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之药业大亨〕〔一婚成瘾:冷傲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85章 帮白妖儿揉着双足
    ,精彩无弹窗免费!

    ————————蔷薇六少爷作品*爱奇艺首发————————

    温甜心看着白妖儿跟着管家上了木桥,进了别墅。

    她瞭望了一会儿,觉得夜风很冷,正准备在的士车里呆着等。

    忽然,一辆嚣张的银色跑车在黑夜中开来。

    “吱嘎!”

    在距离她只有半米远的地方刹车,温甜心差点以为要撞到自己,整个人都吓木了。

    罗雷冷冷地走下车,整个人散发着咻咻逼人的气息。

    温甜心傻眼,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他——

    “你!”

    “我什么我?”罗雷一把揪起她的领子,“死女人,你这几天对我有多嚣张,现在落我手里了,我就要统统嚣张回来。”

    “你带我去哪?我要去找妖儿——”

    温甜心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塞进了车里。

    跑车呼啸地开走,在一个小山丘上停下。

    山上种了一棵非常漂亮的梧桐树。

    站在这儿,可以看到整个b市夜火阑珊的美景……

    罗雷又是一个紧急刹车,差点撞到那棵梧桐树,温甜心这时吓得魂儿都快没了,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

    大手捏住她的下颌,罗雷开始逼问:“除了我,另外3个爸爸都是谁?”

    “3个爸爸?”

    “别跟我装蒜!”罗雷狠狠地将她的头压在椅子上,“你说错一句,我就脱你一件衣服。”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

    罗雷冷冷笑着:“今晚穿狗毛衣了没有?”

    “……”

    “如果穿了,我不介意再丢你进湖里洗一洗。”

    温甜心迅速摇头:“没有。”

    “很好,以后再不准穿那恶心的玩意儿。”拉下她的拉链,将她的羽绒服剥下来。

    “我再问你,除了我,剩下的3个爸爸都是谁?”

    温甜心后知后觉:“2爸爸是苍狼。”

    罗雷精光一闪,将她的毛衣瞬间脱下来。

    “你不是说我回答了问题就不脱了吗?”

    “我何时说过?”罗雷拍拍她的脸蛋,“我说的是,你不回答了脱你衣服。若你回答得我不满意,我还要脱。”

    那有什么区别?

    “3爸爸呢?”罗雷狠厉地问。

    “是南宫少爷。”

    “看不出来,你跟南宫也有一腿?”罗雷怒火三丈,又脱了她一件毛衣。这女人穿得可真厚,居然还一件毛衣。

    “你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一件羽绒大衣,三件毛衣?”

    “我穿多少你也管……”

    “4爸爸是谁!”

    “没有4爸爸,本来4爸爸是季先生可是……”温甜心话还没说完,剩下那件毛衣也被剥了。

    罗雷以为自己可以下口了,谁知道她还穿了件保暖bra……

    “你真是让我倒足了胃口!”

    罗雷脸色黑了,当机立断将她的保暖bra也脱了,终于看到她白嫰嫰的肌肤,小腹热流一窜,立即就硬了。

    他可是想了她好多天,浴火也憋了好多天……

    晚上睡觉居然都梦见这个死女人,在梦里摇着笨屁屁来唀惑他。

    “你滚开!”温甜心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激烈反抗起来。

    罗雷一只手摁住她,恶狠狠地问:“我问你,要不要嫁给季子昂?”

    他今晚就要把她带走,当然不会让她如愿嫁给那个虚伪的男人。

    但是,他就想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温甜心讨厌他动不动就强上她……

    讨厌他那张每时每刻都在诋毁她的嘴巴。

    更讨厌他凶神恶煞威胁她的样子。

    “你放开我,你再对我怎么样,我要叫人了!”

    “叫,你叫啊!”罗雷愤怒地盯着她,“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你叫破嗓子也没人听见……”

    “你再碰我,我杀了你!”

    “杀我?”罗雷笑了起来,“就你这手无缚鸡之力,你杀的了我?”

    “……”

    “对了,就算给你一把刀,你也不敢下手么。”

    罗雷从靴子里菗出一把匕首。

    他不但是随时带射机器,也是时刻带着刀的……

    匕首的刀柄塞进她的手里,他抚摸着她的脸颊,清冷地笑道:“这里四下无人,你杀了我也没人发现的。”

    “……”

    “杀了我,你就可以跟季虚伪逍遥快活了。”

    温甜心瞪大着眼:“你别逼我,我做得出来。”

    她已经告诉自己,再也不要跟这个渣男发生一点关系了。就算是死!也不想再有牵扯!

    可是现在又被抓到了……

    温甜心菗出刀刃,明晃晃的寒光已经让她握着的手开始发抖。

    罗雷捏着她的下巴:“不敢是么。还是舍不得对我下手?”

    “……”

    “温甜心,你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季虚伪。我会把你带回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四个字,在温甜心的心里已经变成梦魇。

    他拉下她的褲子,挤进她的双腿間……

    衮烫的部位焱着她,她瞪大了眼。

    “你还有机会下手,我数三秒钟,你放弃……”

    温甜心用刀子压在自己的胸堂上。

    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他。

    罗雷脸色一变,红色的鲜血已经迅速刺穿了她洁白的肌肤。

    罗雷的心开始慌,看着红色的血液滑下来,她的手发抖着还在用力。

    “你疯了!”他迅速扼住她的手腕。

    温甜心的眼里有着某种坚定的决心:“我不要你,死都不要你……”

    罗雷的心,在那一刻仿佛被刀子硬生生地刺中了。

    “放手!”罗雷紧紧扣着她的手腕,怕她乱来,刀子已经進去一部分,又不好随时打掉,菗出来也怕大流血。

    温甜心紧紧地攥着刀子不撒手:“我不要……”

    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下来。

    “到底要我怎样你才放过我,罗雷。”

    罗雷的目光发空,手背的青筋暴跳着,怕扼得太重了,她的手骨会断。

    太轻了,她又不肯松手……

    “我不碰你。放手,放手!!”

    罗雷穿回自己的褲子,拉上褲链,被她这样一搅,什么浴望都没有了。

    温甜心默默地喊道:“我的褲子也穿上。”

    没想到她变得这么清白烈女了。

    罗雷小心挪动着她的身体,把褲子穿上,却蹭到滴下来的鲜血。

    说实话,他的心痛得厉害,宁愿温甜心这一刀是捅到他身上。

    她这么弱小,抵抗力又差,不知道熬得住吗。

    “温甜心!?”罗雷发现她的视线开始游蕩,用力怕拍她的面颊。

    温甜心迷幻着说:“我……我有些晕血……”

    “你现在才开始晕!?”

    是现在才开始害怕。这些流了这么多,可都是她的血。

    一想到这儿,温甜心就吓得彻底晕了过去……

    ……

    别墅里,医院进进出出,还好白妖儿被送到车里以后,司天麟给她及时做了保暖措施,又一直在给她按摩进过冷水的双脚。

    “少夫人和孩子都很好,只是少夫人着了凉,有些虚弱罢了。”医生回道,“另外她的脚,在这种天气里碰冷水是大忌。以免年纪大了会落上风湿,最好现在就多按摩,活络血气……”

    司天麟让人拿来最好的精油,親自帮白妖儿揉着双足。

    白妖儿迷蒙地睡着,似乎是梦见了伤心难过的事,眼泪一直没有断过。

    干燥的双唇蠕动着,在叫着谁的名字。

    只要凑近了,就会听见……

    “南宫少爵……”

    “对不起。”

    “南宫少爵……对不起,对不起……”

    每一句,都是玻璃片扎进司天麟的心口里。

    他凝着面孔,没有停止揉着。

    卧室里的暖气很足,白妖儿打着药水,睡在厚厚的羊毛毯之中。雪白的毛趁着她白皙的肌肤,她宛如新生的婴孩……

    司天麟背脊僵硬地坐着,一直保持着揉着的姿势。

    两个佣人服侍着白妖儿的另一只脚,看着少爷这失魂落魄的样子,都很诧异。

    半夜,保镖敲开了门。

    “少爷,你让我们在湖泊里捞的东西,我们打捞出来了。”

    因为不知道要打捞的是什么,酒瓶,漂亮的石头,不小心掉进湖里的鞋子……

    最终,看到那块手表。

    “应该就是它了……”保镖小心地呈上来。

    司天麟僵硬的身形略停,起身来洗干净了手,这才接过手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