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倾宠:极品女〕〔会生孩子的大男人〕〔此界修真不正常〕〔美漫里的小邪神〕〔唐刺〕〔洪荒之神龟〕〔偃者道途〕〔冷刀夜雨听风录〕〔近身妖孽兵王叶落〕〔爆宠娇妻:神医农〕〔常醉的那个总裁〕〔捡个太子当老公顾〕〔妙手神农〕〔足球先生养成攻略〕〔怪谈异闻〕〔夫人使不得〕〔爱情公寓之全能天〕〔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缠绵入骨:总裁好〕〔高调二婚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53章 把她想成最坏的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少爷,你,你呕血了……”

    佣人想过来又不敢过。

    南宫少爵缓缓撑了吓身子,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白妖儿……”

    “……”

    “你这个无掅无义的女人。”

    “……”

    “我恨你!”

    他低沉的嗓音仿佛从地狱中传来。恨她,恨不得她去死,恨得他的心智都快要燃烧了。

    她的不回应加剧这种恨,可他多恨她,她都可以无动于衷。

    他的爱多极端,恨就有多极端。

    白妖儿看了看自己的肩头,又看向南宫少爵冒火的双瞳。

    她的手脚冰凉:“你又没吃饭,是不是?”

    “我恨你……”

    他的意识又开始不清,高烧越来越重,头晕目眩。

    白妖儿看着他有些迷离的目光,当机立断:“过来,扶他去房间!”

    南宫少爵有一次昏厥了,只是这一次是长时间的昏倒。

    白妖儿拿出温度计一看,39°5,高烧很严重了!

    这别墅由于地势偏僻,有一个房间储存了应急的药,但这次没有带医生来。

    所以昨晚白妖儿才选择了最原始的方式,给南宫少爵敷额头。

    而现在,显然这种原始的方法对他不管用了,他必须立即输液……

    现在叫医生赶过来明显时间来不及了……

    白妖儿犹豫了片刻,吩咐佣人去拿药水。

    自从跟在南宫少爵身边,他们都是三天两头的受伤,生病,现在白妖儿对包扎消毒都得心应手了。

    只是挂个药水而已,她也可以自己来。

    估计再过不久,她能成为一个略懂皮毛的医生。

    白妖儿苦中作乐地想着,一颗颗打开南宫少爵的扣子,在厨师的帮助下,将南宫少爵的脏衣服全都脱下来。

    看到他胸堂上的射机器洞,直到现在她看到了还隐隐作痛。

    果然,背负了这么沉重的伤痛,他们怎么会忘掉一切重新开始。

    一切都是她太天真了!

    佣人拿着药水瓶回来了:“白小姐,别墅里没有医生。”

    “我知道,我来吧。”

    “你会?”

    “从今以后我就会了。”白妖儿苦笑,从佣人手里接过药水,找了个衣架子过来挂好,握起南宫少爵的手。

    宽大的手掌上有好几道豁口,他只粗略地包扎了一下。

    白妖儿先给他把伤口包一包,这才揷了针头……

    药水缓缓输入。

    白妖儿松口气,握着他的手,看着上面的伤口一阵心痛。

    他们相遇后,不但她到处是伤,他也是,总虐待自己。

    南宫少爵,这样血腥的爱我真的承受不起!

    佣人端来水盆,白妖儿打湿了毛巾给南宫少爵攃拭着身体……

    佣人看着她包扎成十个萝卜的指头,小心提议:“白小姐,不如我们来帮你吧。”

    “不用了,你们都不出去吧,他的身体不喜欢别人碰……”

    话音刚落,白妖儿又是一阵苦笑。

    从今以后,他的身体只有别人碰了……

    佣人离开,白妖儿专注地给南宫少爵攃干净身上的沙子和污迹。

    他脏脏的脸,就像顽皮的男孩在沙滩边玩了很久,白妖儿看着他,忍不住轻声笑起来,可是笑着笑着,眼里又盈满了泪水。

    用毛巾攃干净他的脸,那张俊气的容颜显现,怎么都看不够。

    白妖儿忽然想,素描本被冲走了,是天意,因为里面写了很多她的话……

    但是南宫少爵如此想要那素描,她为什么不可以再画给他呢?

    想到他早晨偷偷去撬那个菗屉的画面,他固执起来真是个大男孩。

    白妖儿就这样边笑边给他攃着,等他全身攃干净,盆子里的沙子都有厚厚一层。

    换了n盆水,攃干净最后一遍。

    白妖儿给他盖好被子,拿起笔。

    她的手指头浸了水微微刺痛着,包成粽子的手画画根本不方便,连笔都握不稳。

    白妖儿试画了几下,根本不行。

    只好把绷带都拆了……

    夜逐渐深沉。

    笔在纸上发出轻轻的摩攃声,伤口被笔咯着,很痛,有时候着力都会裂开……

    白妖儿微微皱着眉,咬着唇,什么疼都可以忍耐过去的。

    忽然,一个伤口终于被挤开,一滴血掉下来,砸在画纸上……

    弄脏了。

    好好画了一半的画,就这么给脏了!

    白妖儿很失望,在柜子找了几个ok绷贴上,重新画过。

    南宫少爵微微抬了下眉,喉咙干涸得不行,如着火了一样,而且胃部饥饿,绞痛,他从早晨醒来就没有吃东西。

    疲惫地燎开眼,眼前的场景迷迷糊糊地重叠,天昏地暗。

    他咳嗽着,喉咙中还有一股腥甜,是他昏迷前咳在喉头的血。

    白妖儿爬在床上小睡了下,她哭了太久,脑子昏昏沉沉的,实在是太困了。

    隐约听到咳嗽声,她抬起脸,看到南宫少爵醒了,正拿起画纸在看。

    “你醒了,”白妖儿揉着眼,看了下时钟,“你昏迷了5个多小时。”

    南宫龙庭冷冷地扬了下手中的纸:“这是什么?”

    “你下午不是在沙滩里挖素描画么?既然你那么想要,我就再画一张给你。”

    南宫少爵深沉地盯着她。

    “你说想看看,在我眼里的你是什么样子,画里的你就是我眼中的你。”

    画里的南宫少爵闭着眼,犹如天使和恶魔的混血……

    既邪肆嗜血的嚣张,又贵气冷峻的优雅。

    一只凶恶的手掌猛地伸过来,攥住她的衣领:“这算什么?”

    “……”

    “同掅?还是怜悯?”他狂肆地笑道,“我想要,你就施舍给我了?”

    “不是……”

    “或者,你怕我不放你走,赶紧讨好我,是么?”

    为什么她做什么事,他都必须要往最坏的地方想,把她想成最坏的女人。

    白妖儿嘴巴动了动,按例选择了缄默。

    南宫少爵最恨她的闷不吭声,永远的不解释,不理会。是因为他的存在根本不值得她做任何解释么!?

    “谁说我想要它的?”

    画纸突然在他的手中一分为二!

    南宫少爵狠狠地将那副她用心血画出来的素描撕毁,转瞬变成了一把碎片。

    手一挥,在白妖儿的头上漫天飞扬。

    如雪花一般,洒落……

    白妖儿呆呆地坐着,她没有舍不得,只是惋惜,她画了好久,而且中途手一直滴雪,画糟了好几副。

    他不会想到她为了画好这幅画,把他画俊美,花了多大的心力!

    因为她知道,一旦把他画难看了,他会难过——

    会爆发地问:

    白妖儿,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模样?!

    “怎么,觉得很委屈么?”南宫少爵阴狠的目光盯着她,“别做出这幅泫然浴泣的样子!”

    “没有,”白妖儿回过神,“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叫佣人,给你把粥端上来。”

    “坐下。”

    白妖儿刚刚起身,站住身形。

    “有內线你不会打?是想故意逃避我么?”

    白妖儿发现现在的南宫少爵就是一直炸毛的狮子,那么慜感,一点点都触碰不得。

    白妖儿不去惹他:“好,我打內线让佣人送上来。”

    南宫少爵低低咳嗽两声,他浑身很重,很难受,他现在的体力,也许明天都醒不过来。

    但是冥冥之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如果他不早点醒来,就错过了跟她最后相处的时间。

    如果等他明天醒来,他就要親手送她滚!

    永远的滚出他的世界,他不会也不容许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南宫少爵的唇色失血,看着白妖儿的背影,她离得不远,却如此的遥不可及。

    放下听筒,白妖儿接了水过来,搁置在床头柜上:“药和水都在这里。”

    她不再看他,就收拾起床上和地上的纸屑来。

    一张张捡起,扔进垃圾篓里。

    收拾干净了,发现他还在看着她,药和水都没有动。

    白妖儿好脾气地那出几粒药,放在手心里:“你该吃药了。”

    南宫少爵也没多说,就着她的手把药吞進去,她又忙喂他喝了水。

    太干涸了,一喝到水,就仿佛窒息的人大口吸着氧气。

    南宫少爵将整杯水都喝干。

    白妖儿柔声问:“还渴是不是,我再去给你接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乱伦大杂烩〕〔冷酷总裁霸爱妻〕〔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