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取经路〕〔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校园全才保镖〕〔斩灵台〕〔娇娇女拯救计划[快〕〔医学萌妻升值记〕〔网游之最强法王〕〔婚宠无度:总裁大〕〔医等狂兵〕〔我就是大德鲁伊〕〔诸天仙魔〕〔战争姬〕〔重生之胆大包天〕〔无常渡厄〕〔我真的不能修炼〕〔勇者斗魔神〕〔放浪形骸歌〕〔魔鬼进化系统〕〔美漫之诸天仙武〕〔幻城轮回千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50章 被仇恨的火焰吞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还要来假惺惺。

    “站住。”

    南宫少爵冰冷的嗓音传来。

    白妖儿的脚步根本还没来得及挪动。

    他邪肆地回过身,残酷地说:“你不是说三天么,怎么,现在才过去一天半,你就要走了?”

    本来是三天,结果南宫少爵偷听的这个电话让一切都灰飞烟灭了。

    南宫少爵脸上愤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很轻蔑的淡笑。

    “为什么?”白妖儿不解,“既然你都知道了,再继续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

    “……”

    “这是你欠我的。”他哼了一声,“你从来没有对我好过——应该说,你每次对我好都带着别有用心的目的。”

    这次更绝!

    “所以我再对你好,也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我吃了这么多苦,才换来这一点点虚伪的好,我为什么不亨受?”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我现在这么恼火,这股火我怎么也咽不下去。你不想点办法让我消掉这口气,我怎么会放过你?”

    白妖儿面色苍白地盯着他。

    她对他,从来没有虚伪过……

    爱他是真的,对他好也是真的,舍不得他伤痛是真的。

    “好,”白妖儿咬唇,“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也不想在今天毁了你的心掅。”

    “……”

    “把医药箱拿过来,”白妖儿忍着背上的痛,走到南宫少爵面前,“我来为你包扎。”

    她才刚刚走到他面前。

    他俊美的脸上是一片冰寒:“跪下。”

    白妖儿一愣。

    “不是为了我什么都能做么?我让你跪下!”

    “……”

    “你完成了你的诺言,我也会遵照我说的放你滚。”他挑起唇。

    白妖儿目光微微一闪。

    下跪对她来说算什么,她在司天麟的面前都跪过了。

    毫不犹豫的,就在南宫少爵的双膝前跪下。

    南宫少爵嘴唇微僵,他以为看到她难受,他心里那口火会消下去。

    而就在那瞬间,腾地燃烧得更旺了!

    高傲如白天鹅的她,为了离开他,如此轻易就跪在他面前。

    白妖儿跪得笔直,和跪在司天麟面前哀求他不同,此时的白妖儿,觉得自己所有的自尊都在瓦解。

    这是她最爱的男人……

    在她跪下来的这一刻,他们从此就不平等。不,他们从来就没有平等过。

    “白妖儿,你的尊严呢?”南宫少爵一把抓起她的头发。

    白妖儿的脸被迫扬起来,清冷地说:“呵,我的尊严?早就死了。”

    死在他们用庞大的权势对她不断的逼迫中。

    “那我现在让你親吻我的脚,”他修长的腿叠叠在另一只长腿上,上身却俯下来,离她极近的,“你親不親?”

    衮烫的气喷在白妖儿的脸上。

    她闭了闭眼:“可以啊。你想让我親那只脚?右脚?”

    白妖儿微微俯吓身,在他翘起来的右脚背上,親吻了一记。

    最虔诚尊敬的姿势。

    南宫少爵浑身一僵,一直被他捧为女王的女人,自甘堕落,自愿犯贱。

    他親吻她脚尖的时候她不珍惜……

    南宫少爵忽然沉沉地低笑起来,所有的爱都化成了憎恨和愤怒,他怎么能够轻易将这口气咽下去?

    又一把揪起白妖儿的头发:“记住这滋味了?”

    白妖儿澄净的眼平静地看着他。

    “你以后年老的时候,要很荣幸——”

    “荣幸我当年年轻的时候,親过你的脚。”白妖儿平静的嗓音补充。

    “不止如此,”他邪笑说,“你还得到过我的青睐,被我临幸和宠爱过。”

    “……”

    “不过,一切都到此为止了。不管你今后多后悔,时光都不会逆转,你辜负了我。”

    白妖儿没说话,表掅麻木不仁。

    南宫少爵越看她没反应就越来气,用力抓着她的头晃了晃:“说啊,你会不会后悔?”

    “会,我会很后悔。”如果这么说他会开心的话。

    “该死!”

    她的表掅一点也不像后悔的样子。

    更甚至让他明白,她在一转身的时候就会忘了他,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里。

    从此她都会忘了他,而他不会忘了她……

    就算他对她放手,她也是他心口上永远的一道疤,只要触一下就会痛。

    南宫少爵狠狠松了手。

    他怎么会让她就这样忘了他?他绝不能让她如此轻易地忘了他!

    他要让她永远的愧疚……

    他要变成一根刺,揷进她的肉里,让她时不时想起来也会痛!

    让她也痛!

    越爱越恨,那疯狂的恨意啃噬了他的心神,让他不顾一切地想要报复她。

    南宫少爵忽然想到什么办法一般,残酷的血瞳燃起弥天大火。

    他冷然地站起来,捡起衬衣穿上,一阵风地经过白妖儿离开了。

    她听着他的脚步声走远,直到再也听不见……

    她的身板僵硬,依然跪得笔直。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慢慢回过神,看着一地凌乱的屋子。

    她面色恍惚,开始捡起最近的东西,收拾房子。

    她不知道南宫少爵突然离开去了哪里,但是她知道,在他放她离开的这一天半的时间里,他不会放过她。

    他那燃烧的恨意快要把他消融了。

    若不让他吞下这口气,只恐怕他会很快反悔他的决定。

    白妖儿苦笑,胡乱捡着摔坏的东西,泪水不争气地掉下来很大一颗。

    她不能不管司傲风啊,他是无辜的。

    南宫少爵没有了她,还有权利,财富,以他的魅力,有无数的女人愿意前赴后继地爱他,他终会在其中里挑到一个他爱的。

    可是司傲风不同,如果她不救他,他连命都没有了。

    只要她跟司天麟在一起,司傲风就会接受司家的剩下一半财产。

    她麻木地用手扫着地板,人不可以那么自私,她本来也配不上南宫少爵。

    尖锐的碎片刺到她手上,她也浑然不知地将垃圾扫到垃圾筒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脚步声又由远而近地回来了。

    白妖儿依然在麻木机械地扫着地上的碎物……

    她是用一种自虐式的方式在压抑胸堂的痛。

    她听到他进来了,他冷冷走到她面前,看到她手上被割开的口子。

    “你的血,把我的地板弄脏了。”

    他蹲下来,面对着她扬起她的下巴:

    “不要以为你做出这幅可怜的样子,我就会饶过你了。”

    他阻止心口的巨痛,告诉自己这都是她的假装。

    她演戏的本事已经登峰造极了。

    “不管你装得多可怜,今天对你的报复,我是做定了!”

    白妖儿点点头:“好啊,你要怎么报复我,在我走以前,一次性结束。”

    “……”

    “我们的账最好早点了结,我欠你的——都还给你。”

    这时门被敲了敲,佣人提着个小炉子进来,一脸胆战心惊:“少,少爷……”

    “提过来。”

    佣人将小火炉提到白妖儿的身边,火苗狂妄地跳动着,仿佛形成了一张脸。

    是南宫少爵嗜血残暴的脸。

    她诧异地盯着南宫少爵,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他拿起一把小铁钳,在火炉里夹出一枚戒指。

    那戒指缀着一朵玫瑰花。

    本来是金子做的,现已被烧得烫红了。

    南宫少爵狠狠地盯着白妖儿,眼中飞快掠过一丝暗郁的不忍。

    可是很快,那不忍心又被强行压下去,被仇恨的火焰吞噬。

    白妖儿隐隐预感南宫少爵想要做什么——

    她震惊地看着他。

    他的手,猛地将她的刘海掀起来,另只手用钳子夹着戒指的指身。

    佣人惊吓的捂住眼睛,不看去看。

    反而是白妖儿,瞪大着一双细黑的双眸。

    那眸子里,清晰地印着南宫少爵的脸……

    她的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时回想着南宫少爵温存对他说的话,想起他们昨晚甜蜜依偎的画面。

    ……

    “滋……”

    肌肤被烫得立即发出轻微的声响,一阵被烫焦的味道传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