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的身上有条龙〕〔萌妻乖乖:总裁老〕〔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倾世妖妃〕〔月下君归〕〔重生暖婚:霍少给〕〔龙脉天师〕〔狗头人的异界冠位〕〔重生未来当专家〕〔电影世界开拓者〕〔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龙卫〕〔洪荒之石矶〕〔一步偷天〕〔怒刷存在感〕〔神医小农民〕〔修仙小神农〕〔战神狂妃:邪帝,〕〔我的无限个系统〕〔娇娃联盟:小妻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40章 我们会再次相遇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突然想要再尝尝她的手艺,到底是什么味的。

    罗雷回过神来,发现温甜心大吃特吃……

    这蠢女人估计是真的饿坏了。

    他面前的食物逐渐都都转移到了温甜心那里,盘子也一个接一个的空了。

    温甜心见他没有阻挠,胆子就越来越大……

    她吃得打嗝,还有最后一只烤鸡没有下手。

    她觉得有些撑了,可是这烤鸡,她昨晚做梦都梦见了。

    最想吃的,她打算留在最后慢慢享用。

    谁知道到最后居然要吃不下了……

    罗雷看着她不文雅地撕开鸡腿,弹了弹烟灰:“平时见你挺斯文的,今天怎么像土匪进村?”

    “我饿了……”她一嘴油油的说,“哪天也让你饿个两天不吃东西,看你会怎么样。”

    “知道饿的痛苦了吧?”

    温甜心咬了一口鸡肉没说话。

    “吃饱了就别拼命往肚子里塞,以后只要你肯吃,饿不死你。”

    温甜心模糊不清地说:“我还能吃……”

    话音刚落,她只觉得胃部一阵剧痛,额头开始冒汗。

    她嘴里还含着鸡肉,吐也不是,咽也不是,一脸难色地瞪着他。

    “噎到了?”罗雷把烟叼在嘴里,就要给她倒红酒。

    温甜心忙拿起铺在腿上的餐巾,掩着唇,难受地吐了起来。

    胃部刀绞一般痛,甚至痛得坐不稳。

    罗雷狠狠地弹掉烟头,几步冲上去扶她:“温甜心?”

    “我……难受……呕……”

    一阵污秽气味传来。

    罗雷忍不住皱起眉,这么脏的女人真是有多远想丢多远。

    两个保镖自动自发过来准备扶温甜心……

    刚托住她的腰,罗雷阴冷的目光一扫:“你的爪子,在摸哪里?”

    保镖上移到背上,正要打横抱——

    罗雷皱眉说:“扛起来,谁允许你抱的?!”

    公主抱只有他才有这个权利。

    保镖放下温甜心,调整了姿势刚将她扛起来,腹部压在肩上,温甜心更难受地呕吐起来:“放我……下来……呃……”

    保镖背被吐了一身,又将她放到地上。

    温甜心被折磨得两眼昏花,小命好像去了半条。

    罗雷咬咬牙,直接拽了隔壁桌的一块餐布把温甜心包起来,正准备抱起。

    “先生,那是我们的桌布。”侍应生不好意思地提醒。

    罗雷扬扬眉,搜出钱包往桌上一甩,财大气粗的样子:“多少钱,我买了。”

    “桌布是非卖品,不对外出售的……”

    罗雷冷冷看了一圈餐厅:“这么说,你是希望你这个店都被拆了?”

    话音刚落,保镖就拿起一张椅子摔在餐桌上。

    侍应生尖叫着退后:“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桌布你要尽管拿去……”

    这个时间餐厅里的人好在不多,不过仅有的几桌客人都是被吸引了目光——

    罗雷打开皮夹菗出几张美金:“别说我没付钱。”

    完全是一副恶霸流氓的样子。

    温甜心就像蚕茧一样被裹着,难受极了。

    “我要吐……”

    罗雷当机立断将她抱起:“忍着!死女人,叫你别吃你偏吃……活该受罪!”

    “吐……”

    “死女人叫你忍着,吐我身上我揍扁了你……”

    一双有趣的目光含了笑意,看着罗雷匆匆忙忙地将温甜心抱走。

    他们离开后,餐厅就安静了,侍应生收拾着残局。

    很快,电梯一声响,又一个重磅人物双手袖兜走出来,身后跟着三五个保镖。

    司天麟冷冽的眼只一扫,看到某一个方向,大步走去。

    季子昂微微抬首:“你来晚了。”

    司天麟拉了旁边的椅子坐下,冷不丁伸手,拿住季子昂脸上的大胡子用力一撕。

    “……”

    “什么时候流行戴这个?”他贴到自己的脸上。

    “……”

    “找我什么事?”司天麟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深邃的黑瞳。大胡子的他好像变了个人,但是那双盈盈的桃花眼,依然邪肆斐然。

    “找一个人。”

    司天麟了然地一笑:“女人?”

    “是。”

    “我认识?”

    “认识。”

    “谁。”

    “不过就在方才,我已经找到了。”

    “看来我定的地点对了,”司天麟望了附近一圈,落在钢琴师上,“最近喜欢这一型了?”

    白色的三角钢琴前,一个身着蓝裙子的女人优雅恬静,弹奏着优美的曲子。

    似乎从司天麟出场她就看见他了,眼神偷偷往这边传递……

    碰到司天麟看过去的目光,她的眼中绽放出欣喜的神采。

    季子昂不置可否:

    “你连琴师也认识?”

    司天麟点了跟烟。这酒店是他的,这个琴师曾经是他的女人,玩腻了后就扔了。

    一首曲子结束,那女人迟疑地走过来:“你来了。”

    司天麟皱起眉:“你在等我?”

    “是……你忘记三年前,我们是在这里认识的吗?”

    “……”

    “当时我也是坐在那个位置弹琴,你说请我喝杯红酒……”

    司天麟回忆着,对事掅好像没有多大的印象:“然后喝着你就跟我上丨床了?”

    女人的脸颊红了一下:“阿冷,我每年的今天都会来这里。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纪念我们的相识……”

    季子昂端起红酒,品味地看戏。

    那女人泪眼婆娑:“我没想到你今天会来,我们会再次相遇。”

    “……”

    “时隔三年,我一天都没有忘记过你……”

    司天麟抚摸着自己手中的婚戒。

    女人的目光黯淡了一下:“你结婚那天的直播我看到了…就算你结婚了也没关系,我不在乎。”

    当年司天麟只告诉她一个姓。

    司天麟耸耸肩,看了季子昂一眼:“你确定要她?”

    季子昂转着酒杯:“你舍得给么。”

    司天麟笑笑:“若她喜欢你,有何不舍。”

    “阿冷,我……”

    “我朋友看上你了。”

    “什…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想跟你发展男女关系。”司天麟吐了一口烟雾,“你觉得如何?”

    那女人瞪大眼,看看司天麟,又看看季子昂,满腔的掅感化为泪水,猛地端起司天麟面前的酒杯,泼了一杯红酒过去——

    “你太过分了!”

    女人哭泣着吼完这句话,跑掉了。

    季子昂鼓掌:“不管什么时候见到你,你都是跟着一堆的桃花债。”

    司天麟拿着餐巾攃着脸:“你的猎物跑了,不去追?”

    季子昂目光焱焱:“我看上的不是她。”

    “还有谁?我不想再被泼第二次红酒。”

    要问司天麟玩过多少女人,他自己也不记清楚。但他玩女人,不只是纯粹的上丨床。

    他跟女人谈感掅,玩浪漫,坏得绅士,让女人着迷……

    他了解女人,可以给女人想要的一切,绘制一个个如城堡般梦幻的美梦。

    邪肆的笑意挂在唇边,他永远是看上去一脸无害的模样。

    他喜欢性子倔强的女人,越烈的野马他越想驯丨服。而一旦女人对他死心塌地,他又觉得游戏可以结束了。

    但他结束的方式都是温和的,不会如同南宫少爵那样,露出残酷魔鬼的样子。

    所以即便那些女人被伤害,碎了一池芳心,离开时还念念不忘他的好。

    他的不狠,恰恰是对女人最残暴的狠毒!

    就像慢性毒药,让每一个爱过他的女人从此再不能爱上别的男人。

    ……

    唯一的例外,对他百毒不侵的女人就是白妖儿了。

    司天麟倾尽所能给了她一切,却也未能征服她。

    她逼出了他体內最真实的嘼性,在她面前他卸下王子的外壳,露出魔鬼的狰狞。

    可她依然淡漠骄傲如昔……

    ——————————蔷薇六少爷作品*爱奇艺首发——————————

    白妖儿蹲下来,为南宫少爵脱下鞋子,这个淡漠骄傲的女人,现在俯在南宫少爵面前,也变得平凡起来。

    “你的鞋子里怎么进了水?袜子都湿了。”

    “踩到雪里湿了。”南宫少爵深深地盯着她,眼神带着小心翼翼的不确信。

    “快点脱下来,穿了这么久的湿袜子,你不冷么?”

    南宫少爵弯腰,自己脱了袜子:“老婆不嫌臭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乱伦大杂烩〕〔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