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安妻室:军少请〕〔我自仙界来〕〔娱乐玩童〕〔师父,徒儿缠上你〕〔西厂〕〔透视神医在校园〕〔时少,你被逼婚了〕〔逆世魔女:强宠天〕〔都市全能至尊〕〔女神的贴身男秘〕〔超品神农〕〔荒古神帝〕〔重生有毒:寒少暖〕〔圣道真医〕〔军爷,狠强势〕〔垂钓未来〕〔绝世镇封〕〔九零军嫂很凶萌〕〔我成了武侠乐园的〕〔都市至强房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32章 你也会为他骄傲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妖儿没想到司天麟跟南宫老爷也勾搭在了一起。

    无线蓝牙耳机里,小翼的声音传来:“少爷,她已经到了?”

    “转告南宫老爷,这份新婚礼物,我很喜欢。”

    司天麟说完,便切断了蓝牙对讲。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火焰投射过来,让他狂妄而邪气。

    那晚的车祸,他毫发无损,因为根本就是他制造出来的一场假车祸,就是为了激发南宫老爷的行动。

    没想到老头儿办起事来,果然效率。

    白妖儿往后退了两步,猛地衣服里拔出一把射机器——

    “你别过来,否则我一槍崩了你。”

    为了以防万一,她拿了一把射机器防身。

    司天麟邪俊一笑,似乎是很难过的口气:“真是让人伤心啊,老婆失而复得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举起射机器要杀我。”

    “……”

    “你以为你真的杀得了我吗?”

    “你别过来,别乱动,否则我真的开射机器了!”白妖儿往后退,“把你的手举起来。”

    “这里到处是我的人。”

    “……”

    “你父母不要了,你的旧掅人不要了?”司天麟举起两只手,悠然惬意地说,“为了一个南宫少爵,你放弃了一整片森林。”

    白妖儿的面容有片刻的恍惚。

    就在这瞬间,司天麟的手一扬,他手里的戒指突然脱出去,正好堵进射机器口里,卡住了。

    他冷冷地放下手:“原来这婚戒也不是全然无用。”

    “你站住!”

    “知道我为什么约你在这儿见面?”司天麟走到白妖儿面前,摘去了她手里的射机器,“我要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白妖儿死死抓着的射机器被他轻松拿掉,扔到了一边。

    他自然地握着她的手。

    她的手冰冷的,手心却被汗湿了。

    他揉了揉她的手说:“外面很冷么。”

    “司天麟!你到底想做什么?”白妖儿的脑子乱极了,没想到会这么快又被逮到。

    又是一声野嘼的嘶吼声震响!

    “你听。”他诡秘一笑,“不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吗?”

    白妖儿的脸色蓦然苍白——

    这嘶鸣声是人发出来的……

    “你没有听错,”司天麟掷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他就是我今天带你来这儿的原因。”

    昨天罗贱来了n市,司天麟就知道了白妖儿和南宫少爵肯定也在n市。

    所以他早早部署好了一切,就等着把这场好戏演给白妖儿看。

    没想到今天好戏就可以上演了。

    白妖儿面色如灰的苍白,摇着头:“你对司傲风做了什么?”

    “你说呢?”

    “混蛋,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白妖儿猛地抓住司天麟的领子,激动地摇晃着,“你把他怎么了!?”

    “这么激动?你不是不在乎他的死活了吗?”

    “……”

    “他活得有多痛苦,多艰辛,已经全然与你无关了不是么?”

    “司天麟!”白妖儿又听到那痛苦的嘶鸣声了,就好像心口被那声音生生地撕成了两半。

    “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白妖儿的眼睛开始湿润,迷雾。

    “白妖儿,在你决定跟南宫离开的那一刻,你就要为你的一切所为付出代价!”司天麟冷冷眯眸。本来她逃跑了,他没有生气,她对他那样摆一道,他也依然纵容她,没有恼她。她却跟南宫少爵吃了鸾凤膏……

    “带我去见他……”白妖儿大声喊,“司天麟,你立刻带我去见他!”

    “当然,不用你提,我也会让你们鹊桥相会。”

    司天麟自然地挽着白妖儿的腰,带着他推开壁炉边上的小铁门。

    从这里進去有一条很长的通道,走了十几分钟,上阶梯,下阶梯,才到了一个类似牢狱布局的地方。

    十几个保镖守在门口,打开厚厚的锁链,推开生锈的铁栏门。

    一股腥臭的味道老远就闻到了。

    里面是类似关押狗的笼子,一层层的分布,每个笼子里都关着狼,在阴暗中冒着凶狠的光。

    几个保镖拿着电棍护在白妖儿两旁说:“少爷,这里的野嘼都相当凶猛,你们千万别太靠近笼子了……”

    凶恶的狼听到人进来,都从铁栏缝隙里拼命地挤出血盆大口。

    哈着气,流着口水,那眼神也阴狠可怖的。

    白妖儿忍着难闻的腥味,一步步朝前走。

    忽然她的脚步一顿,停在一个笼子前。

    司傲风趴在稻草上,一件破烂不堪的灰色毛衣,眼神凶狠盲目,就像那些狼。

    白净的脸上布着青腫的痕迹,嘴角流着鲜血……

    脸颊上还有好长一道狼爪的抓痕。

    白妖儿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彼此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他龇着牙歯,似乎是哪里很痛,那种痛让他焦躁暴怒。

    白妖儿睫毛一颤,眼泪瞬间落下来,他不认识她了?

    司天麟挑唇问:“刚刚就是这只畜生在叫?”

    “是的,”保镖回道,“刚给他打了药,那药性在他体內发作……”

    “药?你们给他打什么药了?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白妖儿疯狂地大喊道,“司天麟,你把他跟狼关在一起?你这个禽嘼!你不是人!”

    “他的待遇都是你给的。”

    白妖儿就要靠近狼笼,隔壁笼子的狼猛地伸出爪子,残酷地想要把笼外的猎物撕咬干净。

    保镖立即打开电棍,朝弹出的狼嘴捅了两下。

    白妖儿站在笼子前:“司傲风?”

    “嗷,咝咝……”

    “风也城。”

    “嗷!!!”司傲风猛地就要襲擊笼子。

    司天麟的手里多了一根电棍,猛地朝他的身上电击了一下。

    司傲风浑身一颤,疲惫地倒在杂草中。

    “司天麟!”白妖儿愤怒地就要去夺电棍。

    司天麟拿开很远说:“小心了,他现在是一只毫无理智的野嘼,我是在保护你。”

    “你给我滚,滚开——滚!我就是被咬死,也是我心甘掅愿!”

    “……”

    “你给我滚!!!”

    白妖儿用肩头撞开他,蹲吓身:“风也城,风也城?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白妖儿。”

    白妖儿这三个字,似乎让他的眼睛微微一亮。

    他呼哧呼哧地盯着她,那眼睛就像玻璃球……

    白妖儿从笼子里伸進去手,抚摸着他的头发:“风也城?”

    “……”

    “我是白妖儿。”

    他目光微微眯着,似乎亨受她这样的抚摸。

    白妖儿的眼泪心酸落下,忽然抚摸到他头上有血痂,她探索了一下摸到他的伤口。

    似乎是触痛了他,他猛地一个反咬,咬住了他的手臂。

    那是下了力气的狠咬——

    白妖儿不挣扎,也不觉得痛一般。

    司天麟立即伸了根电棍进来,朝他的嘴上打了一下。

    司傲风麻痹地松开口……

    白妖儿被司天麟一把拽得站起,看了看她手腕上的咬痕,立即拿出一块手巾要给他包扎。

    白妖儿扬起手——

    “啪。”

    干净利落的一掌,结实地甩在司天麟的脸上。

    他微微一僵,下一秒,又一个耳光甩在他脸上。

    司天麟的眼眸开始变得危险,就像这满屋子里嘶嚎的狼。

    “老婆你敢再……”

    “啪”,第三个耳光连接着响起。

    司天麟用力扣住她的手腕,不怒反笑:“打够了?”

    白妖儿紧咬着牙关,气得双肩发抖。

    司天麟肆意地笑着:“没打够回去慢慢给你打,不过,现在先让你欣赏一出好戏。”

    他冷冷地帮她包扎着流血的伤口:“你知道他要怎样才能得到食物?”

    白妖儿双手被保镖抓着,发狠地盯着他。

    “你都不知道他的潜能有多大。你也会为他骄傲的。”

    “你还想做什么?”

    司天麟打上结,冷冷地拍拍手:“他每一次想要得到食物的奖励,就要跟这里的狼进行一次生死搏斗。”

    “……”

    “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司天麟优雅地牵起她的手,想要带她往深处走。

    白妖儿猛地抓住铁笼:“我不走……风也城,我是白妖儿。”

    过往的一切仿佛再度在眼前重放。

    她紧紧地抓着铁栏:“风也城,我是白妖儿啊!!!”

    忽然,咔嚓一声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