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玉景〕〔许你浮生若梦〕〔全能娱乐教父〕〔太古龙帝诀〕〔道君〕〔叶哥的传奇人生〕〔美女的超级高手〕〔婚色可餐:饿狼总〕〔毒萌双宝:父王,〕〔重生僵尸至尊〕〔养鬼专家〕〔我在末世旅游〕〔豪门弃少〕〔穿梭七零:千金俏〕〔最强女王:早安,〕〔最强狂少〕〔丹师剑宗〕〔妙手回春〕〔我老婆是鬼仙〕〔万圣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29章 你唯一的女主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甜心咬了下唇,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怕什么臊。对,死都不怕的人天下无敌了!

    “我绝对不换……如果非得换,也不要你……”

    “你说什么?”罗雷的脸色黑下来。

    “宁愿是保镖,也不要是你!”温甜心努力提了口气,大声地说,“听不清楚吗?”

    罗雷的脸色更沉。医生说她体质虚弱,他看她倒中气十足,哪有病蔫蔫的样子。

    他气得太阳穴痛,冷冷地揉了揉:“现在就换病房……”

    “是。”

    “有空调有盥洗间有浴丨缸的!”他阴狠地说,“再准备两套换洗的衣服。”

    “是……”保镖转身就要出去。

    罗雷又补充道:“尿不湿。”

    温甜心呛咳地瞪着他,他说什么,尿不湿?

    罗雷阴鸷地盯着她——女人,你以为我治不了你。

    大半夜的罗雷像扛死猪一样将温甜心扛在肩上,换了全医院最好的一间vip病房。

    这过程中他就顶着那股带药的尿味,快熏死他了……

    先到的保镖已经放好水,将房间初步整理了一番。

    罗雷将她放进卫生间,三两下就剥光了身上的衣服,先用蓬头将她冲一次,尤其是下面。

    温甜心两只手挡住关键部位,身体扭来甩去的不配合,反而溅了罗雷一身的水。

    “别乱甩,你是狗吗?”

    “走开,我不要你帮我洗……”她虚弱地喊着。

    “不想我帮你,想保镖进来帮你洗?”罗雷的眼睛冒着火,“温甜心,看不出来啊,你变成公交车了,是男人都载?”

    “是……”温甜心瞪大眼,“但是狗和罗雷不得上车。”

    罗雷火大了,他么的,就想一蓬头敲死这女人。

    狠狠地把蓬头拿给她:“行,你自己洗。”

    “……”

    “洗干净,洗仔细了。”

    “你出去……”

    罗雷就这么双手袖兜看着,斜斜勾起一边唇角:“我得监督你洗不洗得干净,若洗不干净,我还得親自帮忙。”

    温甜心:“……”

    他伸出一只手:“还不洗,看来是在等我帮忙啊。”

    温甜心没办法,只得快速地冲洗自己。

    “重点是下面。”

    让……让她当着他洗下面?

    温甜心眼睛瞪得圆溜溜的,鼓着一口气。不干。

    “快点!”他不耐烦地催促。温甜心毕竟在病着,这时候若不是尿湿了哪能洗澡。时间呆长了只会对她的身体不好。

    转念,罗雷又阴狠地想。她的身体好不好干他屁事?只要她吊着一口气死不了就行了。

    温甜心背过身,小屁屁对着他,不得不搓洗了下面。

    绝不能让他再碰自己了,因为他是头随时会发掅的野嘼……

    罗雷目光黯了黯,看她洗得差不多:“滚去浴丨缸呆着。”

    温甜心已经感觉有些冷了,而且她本来生病没吃饭就没有力气,站着都累。

    忙丢开蓬头,走进浴丨缸里。

    舒服地泡着水坐下,烫烫的感觉让她全身心地松了口气。

    可是紧接着,哗啦一声!

    温甜心睁开眼,罗雷剥衣服就跟剥鸡蛋一样,居然一分钟內就把自己剥得光溜溜的,也进了浴丨缸里来。

    他的块头那么大,水不断地溢出去。

    温甜心瞪着他:“你……”

    “我什么我?”他狠声说,“不是你这个脏货尿了我一身,我用得着陪你这脏货一起洗?”

    难怪他先让她在外面冲洗才让她进浴丨缸……

    “我不是脏货,你才是!”

    “不准顶嘴!”

    温甜心生气地说:“你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尿在浴丨缸里……”

    罗雷的眉头狠狠地菗了一下:“温甜心!!!”

    “反正我打了那么多药水,有的是尿……”

    “你怎么会变得这么没有脸皮?”罗雷吃惊不小。

    温甜心咬了下唇:“对待没脸的人,要脸就是输了!你这么不要脸,我干嘛要脸。”

    “……”

    ——————————蔷薇六少爷作品*爱奇艺首发——————————

    司天麟坐在落地窗前,惬意地欣赏着窗外的夜景。

    小翼敲门进来,端着一系列的按摩精油等用品。

    跪伏在他身边,親自为他一颗颗解开衣扣:“少爷,南宫老爷寄过来的贺礼,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没有拆开,原样退回去了。”

    “嗯。”他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也按照你的吩咐,把那些照片也一并捎了过去。”

    司天麟半眯着眼没说话。

    “相信南宫老爷很快会知道少奶奶的消息。”

    司天麟扬起手,看了看手中的结婚戒指,那仿佛是对他的一个极大的讽刺。

    娶回家的老婆,一天都没有伺候过他,反而天天陪伴在南宫少爵的床上。

    他冷讽起来……

    小翼帮他脱去上身的衬衣,将椅子摇下去,为他涂抹上精油,细细地按摩着。

    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又浴言又止的样子。

    司天麟闭着眼,却仿佛知道她想问什么:“背叛我的下场,只有一条路。”

    “……”

    “那就是死。”

    小翼想要为苍狼求掅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

    司天麟妖冶地挽起红唇,接下来,南宫老爷要出山了吧。他很乐意见到两虎相斗的场景。

    “那少奶奶呢?”小翼大着胆子问。

    司天麟脸色一冷。

    小翼说:“她也背叛了你,为什么她就……”

    司天麟霍然打开眼,手轻轻地爬上她的脖子,抚摸着她脆弱的喉管。

    小翼的身体瞬间僵硬起来。

    司天麟只是轻轻抚摸了一下问:“你很怕我。”

    “……是尊敬。”

    司天麟轻声笑了笑:“既然如此,就不要问多余的问题。”

    “可是苍狼从小陪伴在少爷身边,他这次出走,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也许对方用少爷的命要挟他?”小翼哀求说,“我和苍狼在少爷身边忠心耿耿,从无二心,难道还比不上只跟你相处了几个月的白小姐吗?”

    司天麟那目光清冷地流转,声音不响,却威震而冰冷:

    “白小姐?”

    “……”

    “你要时刻记清楚,她是冷太太,你唯一的女主人。”

    白妖儿是他的,只是他的!

    但是一想到她和南宫少爵吃鸾凤膏的掅景,他的脸色逐变,理智彻底粉碎了。

    手一扫,桌子上的精油瓶全都扫落在地上。

    从来不酗酒的他,遇到任何时都可以笃定淡然的他,这一刻,却有种想要酩酊大醉的想法。

    跪伏的小翼被一脚踹到地上,司天麟冷冷地起身,拿起衬衣穿上。

    深夜里。

    金色的跑车风驰电掣地在宽阔的马路上咆哮。

    下着雪,地面湿滑,玻璃上的雾气阻挡着视线。

    雨刷不停地来回扫动着,那雾气被刮了又起,起了又刮……

    就仿佛是一个人的手,在玻璃上描绘着一幅画。

    渐渐的,白妖儿冷漠的侧脸出现……

    司天麟的神色一变,紧接着,那脸露出清淡的微笑,变成司母的面容来。

    就仿佛有鲜血泼上来,一滴一滴,在黑夜里下着血雨般泼开。

    司天麟甩了甩头,一身的酒气,突然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夜的寂静,紧接着,是一声轰然的僮击声。

    随后两个大车灯紧紧亮着刺来……

    小翼听说司天麟醉酒后开车出去,就紧跟着追上来了。

    远远的,车灯看到跑车僮击在海边的护栏上,她震惊!

    跑车一个甩摆,还没停稳她已经推开车门冲出来:“少爷——!!!”

    雪花寂静又飞扬地慢慢飘落着。

    珐国。

    《圣诞玫瑰》的钢琴曲在室內缓缓流淌。

    转皮椅上,南宫老爷猛地从梦魇中惊醒,他揉揉了眉心,扬了下手。

    在弹琴的琴师立即站起来,行了个礼退下了。

    他又看了一眼跪在他面前帮他敲腿的佣人:“全都下去。”

    他拿起桌上的一块怀表,这是送给司天麟被退回来的“新婚贺礼”。

    这块怀表跟他那块施洛华的手表是一对型号……

    打开怀表盖,里面镶嵌的照片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抱着婴孩。

    那婴孩黑色如玛瑙石的眼瞳,遗传自女人。

    从婴孩美丽精致的五官中,依稀可以看得出几分成年后司天麟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