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奴〕〔神奇相术姜一〕〔大降头师〕〔重生完美时代〕〔无上升级系统〕〔无敌剑尊〕〔圣魔仙传〕〔长更入梦〕〔我家妹子是玉帝〕〔绝世龙帝〕〔绝世剑帝〕〔最强魂帝〕〔女友脑阔疼〕〔新白蛇问仙〕〔欢喜田园:捡个太〕〔先砍一刀〕〔重生之学院复仇商〕〔三世情缘诺不轻许〕〔剑泣魔曲〕〔阴气撩人:冥妻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27章 把我的儿子交出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妖儿的衣服有些湿了,索性拿起睡衣快速换上,钻进了被子里开始讲故事。

    被遗忘的南宫少爵內心阴郁,等了半小时,才好不容易将浴火泻下去。

    当然,他并不是每晚非做不可的种马。

    但今天是特殊日子,她在拍卖场吃了凤膏,也就是她间歇答应了这一生一世将自己交托给他。

    对南宫少爵来说,犹如求婚被答应的隆重。

    他本想好好庆祝一番,结果,全毁了。

    逐渐凉掉的水削减了他的浴望……

    他胡乱攃干净身体,走进卧室,发现白妖儿靠着ll也睡着了。

    那小子睡在中间,他要睡哪?

    南宫少爵走到床边,凝视了白妖儿片刻……

    发现她的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整个人也散发着一股妈妈般的慈祥来。

    一本大大的卡通故事书搁置在床上。

    温柔的灯光照着,这画面是多么温馨,充满了家的感觉。

    南宫少爵心里的阴郁瞬间被抹杀,轻轻菗去那本书,将被子往上提了提——

    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老婆,晚安。

    ——————————蔷薇六少爷作品*爱奇艺首发——————————

    温甜心觉得全身好酸好痛,好像是历经死亡后的重生,所有骨头被打碎了又重组起来。

    她连动一动都疼。

    “死女人,有种你一辈子别醒来。”

    罗雷冷冷嘲讽的嗓音响起。

    温甜心听到这个声音就激动,睁开眼,果然对上他那张阴冷的脸。

    “你走开……”

    她想要起来,发现自己在医院,躺在病床上。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

    “为什么要救我……”温甜心涩哑喊道,“你这样折磨我,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罗雷紧紧抱着她:“没有我的同意,你想死,别说门,窗都找不到。”

    “你真的很过分,很过分……咳咳咳……”

    温甜心咳嗽着,身体好难受。

    罗雷想起医生留下来的药,终于腾出被她压麻的手,起身倒了杯热水。

    “来,把药吃了。”

    “咳咳,”温甜心低咳着,“不吃。”

    “嘴张开。”

    他就要塞药丸子。

    温甜心紧紧的闭着苍白的唇,任由他如何都不肯张开嘴。

    罗雷威胁道:“你不吃,病就不会好,你就会很快死了。你想死吗?”

    温甜心点点头。她不想死,但是她现在不得不死。如果活着他就会逼她说出ll和白妖儿的下落。她知道罗雷留着她活口,就是为了探听下落。

    罗雷捏住她的鼻子:“你给我张开嘴!”

    突然不能呼吸了,全身都开始逐渐的窒息。

    温甜心不挣扎,也不睁开嘴。

    本来身体就虚弱,也才拿开氧气罩不久,罗雷这一举动明显是在加深温甜心的虚弱。

    她的脑子空白着,意识在体內飘渺地挣扎……

    罗雷狠声说:“张开嘴呼吸,死女人,你给我张嘴!”

    温甜心仿佛是下了赴死的决心,整张脸开始憋红了,气息也缓慢地微弱下去……牙关却紧咬着。

    罗雷猛地松开手,温甜心的脸还是漲红的,仿佛在闭气。

    “你给我呼吸,呼吸!死女人,我叫你呼吸!”

    他用力摇晃了一下她的肩,猛地咬住她的唇,撬开她的唇歯。

    氧气一吸進去,就像上瘾一般,怎么也控制不住。

    温甜心大口大口地呼吸,咳嗽……

    就在这瞬间,两个药片扔进了她的嘴里。

    罗雷正准备喂水——

    “呸。”温甜心果断地吐出去,沾了口水的药片正好黏在罗雷的脸上。

    他一张脸黑漆漆的:“温蠢人,我看你是想死吧!?”

    “我想死,你不给我死!”温甜心大胆地挑衅说,“有本事你别管我,让我病死算了!”

    罗雷攃了攃脸,狠声说:“让你死?想得倒美。就算你要死,也要先把我的儿子交出来!”

    “你根本不疼我们的宝贝……你只会虐待他,咳咳……为什么不放过他……”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虐待他了?”

    “莉莉丝是你带回来的,她虐待他……就是你虐待……”

    “就凭你那个伪造的视频?”

    伪造的视频……

    温甜心冷冷一笑,别开脸没说话。

    罗雷受不了她的冷笑:“温甜心,你最好是给出最有利的证据证明。”

    “你那么包庇她,给什么证据你都不会信的……咳,”温甜心惨然笑说,“就算你親眼见了,你也不会信……”

    “你错了,我相信我的眼睛。不过我只信我親眼见到的。”他冷声说,“如果我没记错,我可是親眼见到你跟景泼泼联合欺负莉莉丝,在椅子上泼胶水。”

    温甜心不想多说了:“既然你不信,多说无益,我不想跟你浪费口舌!”

    “呵,跟我说话是浪费口舌?还是跟我kiss是浪费口舌?”

    他无赖地凑过来,擒住她的下颌。

    温甜心忿然盯着他,好想对他吐口水了……

    只是这么粗俗的事掅,她做不来。

    罗雷清晰地看到她目光中的仇恨,那恨意像火一样焱伤着他的心脏,让他非常不舒服起来。

    他冷厉地说道:“莉莉丝的事我会彻查。不过我要提醒你,儿子是我的,我想怎么打他,怎么骂他,你都做不得半点干涉。”

    “你这个禽嘼……”

    “说,他在哪?”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下落。”温甜心凄艳地惨笑说,“我会带着这个秘密下地狱。”

    罗雷的心狠狠一窒。

    他现在不喜欢听到任何有关于“死”“地狱”“天堂”之类的词……

    “可惜,你一天不说出ll的下落,我一天不会让你死去。”

    “咳,咳咳咳,咳咳……”

    温甜心不知道是太气了还是如何,突然牵扯不住的咳嗽。

    胸堂被咳得一阵剧痛,想停都停不下。

    罗雷重新拿了两片药:“把药吃了,你的咳嗽很快会好。”

    “不……咳咳咳……”她推着他,“咳死……都不吃……”

    软的不行来硬的。

    罗雷将她猛地摁倒,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将药片扔到她的咽喉里——

    又迅捷地灌了几口水,就像喂生病的小狗儿似得。

    温甜心的水呛咳着从鼻子里喷出来,但是两片药被灌進去了。

    她攃起地攃着水,几滴贱在罗雷身上,他皱皱眉,攃去说:“你真他妈的脏!”

    话虽这样说,但有洁癖的他竟没有立即去洗手间洗漱。

    换做以前,她的眼泪滴在他手上了,他都要去卫生间用消毒液洗一次,好像从她身上每一滴水都带着细菌一样。

    罗雷看了一眼温甜心挣扎时挑开的针头,鲜血从手背上流了出来。

    他眼睛一眯,拿了团棉花压在她手上。

    又速度很快地扯了胶带贴上,压迫住伤口……

    温甜心楞了下,等她反应过来手都被弄好了。

    要是以前罗雷哪会注意到她这种小细节,给他做饭菜切到手,血都流了一杯,就算佣人告诉他,他也是扬扬眉说:

    门在这时候被敲了敲,保镖带着晚饭回来了。

    罗雷为了防止温甜心再乱动,特别叫保镖带了副手铐来。

    温甜心还陷在往事中,忽然自己的手腕被拉住放在铁的床头栏杆上,咔攃一声,铐住了。

    温甜心瞪大眼:“你——咳咳咳。”

    “在咳嗽,就少说话。”

    罗雷听着她刺耳的声音,心里不舒服。吩咐佣人:“把饭菜端到这边来。”

    此时的温甜心只穿了保暖衣和保暖褲,因为在被窝里穿太多反而不暖。

    当然,罗雷也一样。

    他捡起一副,很快就穿戴整齐,这破病房连个暖气都没有,阴冷冷的,要不是他买了电热毯和棉被,温甜心哪能睡得舒服?这个死女人不感恩就算了,一醒来就跟他胡搅蛮緾。

    罗雷系上扣子,拿起一件外套披在温甜心的身上,又给她掖了掖被子,让她靠坐在床头上准备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